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民国沉浮>019-02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19-020

小说:民国沉浮 作者:陈晓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5/3/15 16:19:56

019

转眼就快到端午了,陈大福本来就不矮的个子又长高了一点,现在自己估计都快170了,嘴上也开始有胡子了,陈大福特意把胡子留下,这样看起来就老成点。蛋蛋笑话陈大福的胡子怎么看也是个生蛋子。蛋蛋变化最大了,脸上的婴儿肥也少了,越加亭亭玉立,两个小包子也在陈大福眼皮子和手里变成了馒头了,吃得好睡的香没烦心事,皮肤越发白嫩,个子也快150了。蛋蛋平时除了买菜和去毛老师家里基本不出门陈大福也放心。

他们在上海没熟人,只有孙姨和老方两个,老方也在上个月跟银行撤走了,听说日本人要把租界全部撤销,要把敌对国的外国人抓进集中营里。家里的现大洋已经足够他们几年用度陈大福也不担心,有了这个安全的孤岛,自己和蛋蛋就能安全地躲过战争。

晚上陈大福和蛋蛋在床上看着摆在床头上的竹筒都有感慨。今天在街上看到的难民,如果没有竹筒,两个人就是他们中间的一员朝不保夕。在这个战乱的时代,像他们这样过上这样生活的,真是命运垂青啊,陈大福已经不怪哪路神仙把自己送到这里了,在这里他才能过上梦想的生活,还有个娇妻在身边,前面吃的苦只是人生的考验而已。陈大福对于外面的世界没太多的同情和担心,自己只是个农民工啥也不懂啥也不会做不到救国救民,也没有能力改变任何东西,只能随历史的潮流把自己一家安排好。

陈大福和蛋蛋历经苦难也算是体验过战争的残酷,都不愿意再去面对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两个半大的孩子只想着不引人注意相依为命好好活下去,两个人自从有钱后就经常讨论将来,躲过战争还有三年多,不管以后谁做主人陈大福都要去香港,最迟49年就走,自己才不想经历中年时挥舞着红宝书、挑着忠字舞、唱着老三篇,到老了被拆房子征地的命运。这两年也不能就这么无聊地浪费掉,陈大福开始为他们将来做准备了。

自己也得学点防身的套路保护两个人,这是书上学不来的。蛋蛋也支持陈大福学点功夫在身,两个人商量好一个学文一个学武也好打发时间。还好离弄堂不远就有个武馆,只要交钱就能去学。

武馆不大,就在弄堂里隔了一个地方出来,陈大福找到武馆里,里面学员不多也就十来个的样子,老板兼教练是个山东人大概50多岁,儿子也在武馆教拳。听说陈大福的来意,老板热烈欢迎,每个月1块钱随到随学。只是陈大福不想学他吹的十分厉害的谭家拳,在陈大福看来都是样子好看不实用,陈大福只想学自己那个年代的特种兵学的一招制敌和散打。

老板很厚道地表示这个他教不了,陈大福也垂头丧气地准备回去,老板叫住他“少爷,你想学的我这里是教不了,但我的师兄应该可以,不过他已经不收徒了,你如果想试试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不过他收的不便宜”。陈大福现在不差钱,当即表示价格好说,只要值就行。跟老板约好第三天过来听信。

一见面陈大福就知道自己被老板骗了,这哪是什么师兄嘛,做他师傅都够了,穿的比他们当初来上海的时候还要差,只是干净一点,郑师傅,这是武馆老板给陈大福介绍的,干瘦的一个小老头。一点也看不出有身手的样子,不过人是老了点眼睛却泛着精光。

陈大福都怀疑这个老头是不是想找个地方安身吃饭,骗骗自己这个假少爷,又或者就是这个武馆老板找人合伙来骗自己!这哪是什么不收徒了,陈大福怀疑随便一个人只要肯给吃给住他都能答应,自己可不能做冤大头。

老头在旁边一直不出声很平常地看陈大福,武馆老板也许看出陈大福心思把他拉到外面,竭力地吹捧起来,他越是这样说陈大福越是有受骗的感觉,没当场走掉也是怕武馆老板翻脸,怎么说也得留点介绍费吧。

武馆老板看陈大福没有一点答应的意思,也没有为难他就进去了,陈大福松了一口气正准备回去,老郑出来了,武馆老板在他后面跟着。陈大福一看,还是掏钱吧。看到他们走近了,陈大福掏出2块大洋递给老郑“郑师傅,您今天辛苦一趟了”。老郑接了过去笑了笑。还好接了就没事,陈大福怕麻烦松了一口气。

老郑把握紧的手掌摊开,哎呀妈啊,两块大洋变成银陀子了。武馆老板在他后面洋洋得意地笑,老郑还是那个平常的脸色。遇到高手了,陈大福知道自己看走眼了,深藏不露啊。陈大福立马换了一副献媚的样子“郑师傅,您老太厉害了,小子我有眼无珠,您不要跟我小孩子计较”。

老郑开始有了点笑容“看你小子顺眼,给你开开眼,两块钱我就收下了,你可以走了”。陈大福现在哪里肯走,传说中的高手就在眼前,自己脑子没坏嘛“郑师傅,您看我有没有资格拜你为师”没敢说钱了,高人都是不喜欢钱的。

“我收徒有讲究的,一是要有品,二是要有钱,你只要出得起钱我会教你,不过不用拜师傅”陈大福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高人也喜欢钱的嘛,哪个王八蛋在网上造谣的?。话里已经听明白了,他的徒弟必须要有品有钱,看不出人品,就只教不收。

老郑一个月要五个大洋,比起老板这里一个月一个大洋,这是师兄弟吗?陈大福不嫌贵立马就答应下来。还主动说逢年过节另外有礼送,拍拍马屁吧。跟老郑约定明天就开始,明天一早就在武馆老板弄堂门口等他带自己去他家里学,还提醒陈大福记得把钱带上。

陈大福三观开始毁了,高人也爱钱嘛。

老郑家里只有个老婆子,微胖的身子年纪跟老郑差不多,按照年纪陈大福应该叫奶奶的,老郑只是让陈大福叫王婶不准叫师娘,干嘛叫的那么年轻,陈大福心里吐槽。家里破破烂烂的,房子是租的没几件家具,但收拾的很干净。王婶很客气,收了钱就出去买菜了。陈大福跟老郑去后院。

老郑开始教陈大福认识人体各个关节,陈大福奇怪地问他“练武不是要先练基本功吗,比如马步之类的?”老郑鄙视地看着陈大福“你只是临时学的,练基本功,你有那么多钱吗?没个三五年练不出来的”陈大福又傻眼了,练个基本功都要将近几百大洋了,难怪老人说穷文富武,原来练功要花这么多钱啊?歇了心思老老实实开始认真地听老郑教了。

020

陈大福开始了花钱买罪受的日子,每天天不亮就开始跑步,这是家庭作业。跑完回家吃早饭,然后去3里外的老郑家里被老郑摔打,中午拖着酸痛的身子回家吃午饭,下午又是家庭作业,做各种体能锻炼。晚上还要坚持跟蛋蛋学习英文。累的连饭碗都抖的端不住,蛋蛋心痛地劝说让陈大福不要去了,晚上两个人每天的功课,也跟蛋蛋每天新闻联播变成了每周一歌了,好在家里伙食在蛋蛋领导下,尽可能地帮陈大福补,陈大福也咬牙坚持了下来。

陈大福现在每天去老郑家里都不空手了,每次都带点常用的菜呀或者其他的肉类让两个老人吃的好点,近两个月了陈大福看出来老郑跟王婶过的十分的拮据,也对他们的人品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老郑翻那种石库门3米高的院子不费什么力气,他要是凭本事不会过成这个穷样子,陈大福开始理解老郑当初说的要收徒就要人品好的意思了。老头对陈大福每天带过来的东西不出声,也不说以后不要或者多点。刚开始是蛋蛋的意思,意思是拿点东西过去老郑平时下手会轻点。

蛋蛋肯定失望了,老郑下手越来越重,连王婶有时看到都说老头子轻点。老郑就当听不到,该怎样就怎样,有时候王婶越说,他暗地里下手更重了,搞的陈大福一个劲地希望王婶不要再插嘴了。其实陈大福也是感谢老郑的,他除了不教只有收徒才能教的,其他的都没有保留,自己也从不适应每天腰酸背痛地弯不了腰腿到了现在老郑下重手也能支持晚上跟蛋蛋活动,老郑也有时候嘀咕说“这小子还真是块料子”。

有时候陈大福常常在想,是不是自己在工地上干了三年的重活,把自己身体锻炼出来了,除了没有系统地练基本功,其实底子已经有了。老郑从陈大福的动作里面早就看出他没有学过任何功夫,只是奇怪陈大福一个有钱少爷怎么就有这么好的底子和毅力,老郑开始有意识地布置基本功的家庭作业给陈大福了,陈大福也动了拜他为师的念头。

快中秋了,蛋蛋这次非要跟陈大福一起去老郑家看看送节礼。今天是每月休息的一天,上午蛋蛋就把要送的礼品准备好了,陈大福带着蛋蛋坐车去老郑家里。现在蛋蛋已经不提不让陈大福继续学的话了,陈大福的身体她最清楚了,现在每天晚上的活动,蛋蛋能深刻地感觉到了,最长记录一再打破,蛋蛋也跟着受益,身子被滋润的越加光滑白皙。

老郑不在家王婶接待了他们,看到他们带了这么多东西,只说过福了。陪他们说了一会话老郑还没回来,王婶就去做饭了,她中午要留他们吃饭。

蛋蛋也进厨房帮忙去了,王婶看见蛋蛋进来,连忙要把蛋蛋往外面推“你是个小子,怎么会做饭呢”蛋蛋不出去“家里一直都是我做饭给哥吃的”王婶怀疑地看着蛋蛋,蛋蛋已经开始挽起袖子干活了。没一会,厨房里就传来两人的说笑声了。

陈大福正坐的有点无聊,陈大福都习惯了这个时候被老郑摔打,现在没事总觉得浑身发痒身子扭来扭去的,老郑刚好回来看见陈大福在椅子上不自在,他教了好多徒弟了,对陈大福的身体反应心知肚明“大福,要不要陪我去后院活动几下?”陈大福已经开始厚着脸皮叫他师傅了,只是他从来都没有答应过。陈大福脱下今天过来做客的外套,跟老郑去了后院,心里暗骂自己就是个贱骨头。

果然,被老郑重重地摔了几下,陈大福的劲就过去了,身体也没有不自在了。现在的自己已经能跟老郑过几招了,以前自己只要一近身就摔的老远。将近4个月的学习,进度连老郑自己都吃惊。老郑满意地带头回屋了,陈大福拍打几下衣服跟着老郑回去。

王婶带着蛋蛋上菜了,陈大福奇怪地看到王婶眼睛有点红,蛋蛋也是,都坐下后王婶跟老郑说话了“老头子,这是两个可怜的娃,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你以后要用心教”。老郑一脸不满“我什么时候没有认真教?”突然回过神来看着蛋蛋,他已经看出蛋蛋是个女孩了,老郑转过头眼睛盯着陈大福“你们是从哪里来的,怎么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

教了这么久,老郑很有职业道德,从来没有问过陈大福的事。陈大福望向蛋蛋,蛋蛋跟陈大福点点头,看来蛋蛋说了。陈大福不知道蛋蛋是怎么跟王婶说的,但蛋蛋不会说谎,应该是实话实说的。陈大福就把他们怎么从人吃人的灾区差一点就饿死,怎么艰难地活了下来,怎么来的上海,怎么让蛋蛋穿男装,除了那笔钱以外都说了,陈大福相信蛋蛋也不会说那笔钱的事。

王婶已经开始抹眼水了,蛋蛋也小声地哭起来,他们在家里已经不提以前的事了,现在陈大福说的又勾起蛋蛋对那段恐怖生活的记忆了。

老郑听陈大福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只是重重地拍了陈大福的肩膀,差点把他手里的碗拍到地上,陈大福一口都没吃呢,倒饭是要遭报应的。几个人心情沉重地开始吃饭,王婶不停地给蛋蛋夹菜,陈大福委屈地看着蛋蛋碗里的好菜,蛋蛋看陈大福这样,扑哧笑起来,把多余的夹给陈大福。大家这才心情好点吃完飯。

第二天早上,陈大福正常去上学,老郑没有像往常一样不说话就进后院,带他进了家里,让陈大福坐在小板凳上,他坐到靠墙的一张大椅子上一脸严肃地问 “大福,你也跟我学了这么长时间了,有什么想法没有?”。有想法!当然有了!什么想法您最清楚了!陈大福心里吐槽赶紧站起来认真地回答老郑“师傅,我最想拜你为师了”。老郑嗯了一声,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嗯是什么意思?

这时王婶在里面出来了,原来她在家,还以为她去买菜去了。“大福,你师傅已经答应了,还不快拜师?”是啊,以前陈大福叫师傅,老郑嗯都没有给过的,这两个老人精,合着已经商量好了,只等陈大福主动提了。

规矩陈大福懂,赶紧跪下给老郑磕头,老郑一直等陈大福磕足三个头才让停下,没让陈大福起来。老郑严肃地开始宣布他的规矩,足足有十条,陈大福一一记下了,都是不能以武欺人和以武聚财之类的,老郑让陈大福说一遍,陈大福跪在地上一条一条地说了,还加上自己的理解。老郑满意地笑了,陈大福还是第二次看见他笑,笑的有点渗人。又拜了师娘,王婶高兴地让陈大福不要多礼,老郑又板着脸说礼不能废,又足足三个。

站起来后老郑开始告诉陈大福他的事。没有师门,不是陈大福想象的有个很厉害的大武林门派,都是老郑家传的,老家是浙西的,没有子女,唯一的儿子已经死在了淞沪战场,这也是老郑夫妻来上海居住的原因,要离儿子近点。说起儿子,师娘开始小声地哭了,师傅眼睛也红红的。

有三个师兄,都不知道在哪里。陈大福听到这里心里很不好受,老两口跟自己一样都是可怜人。武馆老板不是他师弟,只是认识,老板就碘着脸叫师傅师兄了。师傅又告诉陈大福,他年纪大了,已经没打算再收徒弟的,只是跟他们有缘,这么长时间了解了两个人都觉得陈大福人品好,资质又好,才动了收徒的心思,以后不会再收徒了,自己就是关门弟子了,希望陈大福能把老郑家的武功传下去。

师傅开始不让陈大福练以前他教的了,原来五块大洋的东西,只是糊弄他这种有钱少爷的,按照师傅的话说只是庄稼把式,对付几个闲汉没问题,其他就不行了。捡到宝了,陈大福嘿嘿地傻笑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陈大福就笑不出来了,浑身就像被拆散了一样,睡在地上装死狗都不行,以前只是半天上学,现在是全日制的了,早晚还得早自习、晚自习学习师傅教的吐纳内功,中午还要喝师娘炮制出来的中药,陈大福一边苦着脸喝一边想,看不出来啊,连师娘都深藏不露哦。

陈大福和蛋蛋偷偷地背着师傅把在郑州换来的两根小黄鱼给了师娘,让她留在手里家用,师娘推辞了几下眼红红地接了。终于到年二十九晚上了,听到师傅嘴里冒出了仙乐:放假三天。陈大福兴奋地在木桩上蹦起来,悲催地摔在地上了。

2

019-02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