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民国沉浮>021-02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1-022

小说:民国沉浮 作者:陈晓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5/3/16 16:51:50

021

新年到了,蛋蛋认师傅师娘为干爹干娘,比自己这个关门徒弟近乎多了,干娘整天笑呵呵的了,师傅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多了,看起来没那么渗人了。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现在他们家有家的样子了,陈大福和蛋蛋有人关心了,生活上有师娘,师傅对陈大福除了练功以外和蔼了很多。只是师傅师娘对于他们不结婚就住在一起很是不满,最后陈大福答应今年就会办事,他们才一脸不甘心地不追究了。

蛋蛋早就是自己老婆了好不好,你们的干女儿也是在自己后面认的好不好?眼里只有干女儿就没有我这个徒弟了吗?陈大福心里吐槽他们。“干娘也是娘,”这是师娘说的,陈大福回答她“师娘也是娘嘛,怎么没看见你为我这个徒弟想过?”。说完陈大福就被老郑拖到后院修理去了。自此以后,蛋蛋嘴里的干字就没有了,直接叫爹娘了。还经常挑衅地对陈大福说“要是你以后再敢欺负我,就让爹修理你”,陈大福坏笑地问她“怎么算是欺负?睡觉算不算?”

老两口打算让小两口跟他们住一起,可陈大福和蛋蛋都觉得住过去不方便,怎么个不方便两个人心里都有数,陈大福不敢去说只好蛋蛋去跟师娘撒娇借口房租交了两年不好退租,房东太太人也很好对她俩很照顾,师娘才答应等陈大福阁楼到期就搬,师傅知道后估计知道是陈大福在背后搞鬼,狠狠地给送了两颗板栗给陈大福,陈大福冤的像窦娥,最不想搬的是蛋蛋好不好?怎么从徒弟变成女婿就那么不招老两口待见?啥屎盆子都往自己头上扣?

陈大福突然心血来潮问师傅自己现在的功夫算怎么样的拉,师傅这一年多来对于陈大福这么变态的进度十分的满意,只有陈大福自己知道自己付出的艰辛。

师傅在一个下午带陈大福到当初的武馆去交流切磋。武馆老板已经知道陈大福拜师的事了,只是认为陈大福学了一年左右有点看轻,最后只有他儿子能在陈大福手下过十几招就败了,还是陈大福自己放水的结果。做人要低调,做事要低调嘛,刚才得意忘形了点,把人家几个徒弟三招就打趴了。

武馆老板不满地说师傅“师兄,你怎么教的这么出色的徒弟?当初是我给你介绍的啊,你可要留下两招给我儿子才行”,师傅还是一脸淡然,不过临走的时候还是指点了几招。

回去后老头先让陈大福骄傲一阵,然后就带陈大福去后院,先指出他刚才的不足,然后再狠狠地露了几招,留下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话走了。陈大福躺在地下心里估计老头子只剩下几招绝招没教了,迟早会教的。剩下的就是要勤加练习,加深内功和基本功了。

没多久师傅开始教陈大福暗器的使用了。师傅帮陈大福定做的暗器是很小的生铁弹子,比陈大福小时候玩的玻璃弹球还小一点。每天除了基本功和套路,大部分时间都是对着青石墙头上师傅钉在上面的木板用功,每天晚上都用手指扣大铁球锻炼手指力度。自从看到师傅手指一弹,看不到胳膊动就进去木板看不到了只留下一个小空,陈大福佩服的五体投地,更加用功学习起来。

师傅已经不再时时看着陈大福了,大部分时间都是陈大福自己在练习,师傅只是指点一下就回去躺在孝敬他的躺椅上喝茶去了,看来老头也是个会享受的。

陈大福跟师傅爷俩现在除了喝酒,又找到了共同点两个人都抽烟,师傅抽旱烟,陈大福帮他买好烟袋烟丝,自己抽洋烟,现在陈大福也能够熟练地把没有过滤嘴的洋烟抽完而不会沾了一嘴烟丝。好在这个年代的女人没有像他那个年代一样反对自家男人抽烟。闲暇的时候,陪老爷子喝点小酒对吹烟雾,日子过的很是逍遥。

夜里在小阁楼里陈大福摸着蛋蛋的咪咪跟蛋蛋说话,现在蛋蛋的馒头已经变成大馒头了,一只手都差点抓不住了。下面也有了几根细小的绒毛,每次都让陈大福上下着爱不释手。他们在一起都一年多了,当初的担心害怕现在变成了师娘的心病,师娘偷偷带着蛋蛋去看了老中医后才知道蛋蛋以前身体受了很大寒气又饿伤过头要慢慢温补,好在底子好身体才没有垮,回来以后师娘就变着法做好吃的让陈大福带回去给蛋蛋温补。

蛋蛋一点动静都没有,陈大福是无所谓的,多玩几年才好呢,他们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自己怎么都不敢想象不到一个不大的小屁孩跟着他们后面叫爹娘的场面是多么的不和谐,对,是不和谐。在他们那个年代,十七岁当爹肯定会被人指脊梁骨的,二十七还差不多。

蛋蛋懒洋洋地躺在陈大福怀里,她好像也对干娘的担心没心没肺的,他们俩就在被窝里把师娘给卖了,一致决定这样挺好的,每天夜里不是费心耕耘播种,是要享受乐趣的。每种想到的花样他们都不腻地尝试着,对于陈大福每次提出的新花样,蛋蛋嘴上拒绝,身体还是配合的很好。

老两口对他们学习英文一直都不太感冒,不过也没有说什么,在他们看来,爱学习的都是好孩子,何况陈大福还经常把自己这个初中毕业生的身份挂在嘴边,老头没事的时候开始有意识地说一些他知道的江湖经验,也趁机加强灌输他所理解的道义。

在陈大福的理解里,虽然自己能理解老头的意思,但还是不完全接受观点,一路的经历已经颠覆了陈大福以前对社会的认知,师傅的价值观比自己高尚的多。陈大福没那么蠢去跟师傅辩驳,他怕自己的真正想法说出来老头会不会翻脸把自己赶出师门。

师娘比师傅开明,有时候她听到师傅的说教,不时地提出自己不同的看法,估计是儿子的死让老娘变的世故了,不过陈大福喜欢,老头光看陈大福的脸色就知道陈大福在想什么,只是在心里叹气没多说。

022

好日子过久了,警惕性就下降很多,生活总是会给平淡的生活找点意外,陈大福遇到事了。有天孙婶没时间蛋蛋去买菜买出麻烦了,本来就很水灵,这段时间过的好,又被滋润的厉害,蛋蛋现在成了很漂亮的大姑娘了。虽然平时穿男装留短发,但还是被眼毒的几个流氓盯上了,上海的流氓大都是青帮的,也有外来的过江龙,但在街市上调戏妇女的,肯定是本地青帮的人。

那天陈大福跟师傅出去办事了,等他晚上回来的时候,孙姨和蛋蛋坐在阁楼脸色都不太好,蛋蛋脸色更加差,陈大福就很奇怪问出什么事了,孙姨就跟他说了,那几个流氓一直跟到门口还一直拍门,刚走没多久,孙姨不敢开门。蛋蛋都吓的不敢出门了。

在上海被他们盯上了,就没有善了,陈大福也是一脸严肃,这边不是乡下,强龙不压地头蛇,比不了这些根深蒂固的流氓团伙。他们都是有钱有势有人的。陈大福的火腾地就起来了,欺负上门了,是个男人就不会忍,陈大福已经忘记了自己没学功夫时的软弱了。

是祸躲不过,躲土匪,躲日军,还要躲流氓!这个日子没发过了,如果被他们欺负了不敢出声,两人这只肥羊就会被这些流氓宰了,吃的连骨头都不会剩下。巡捕房要是靠得住,老母猪都会上树了,只能自己解决了。流氓在门口闹了一会,周围的邻居应该都看见了,陈大福让她们不要担心,自己先出去打听一下再说。

很好打听,这帮人在这边都很出名,是离这边不远一个弄堂里青帮下面的一个小堂口,老大叫荣叔是个老流氓,专门在这一片混,他们搬过来时间不长出门很少,听邻居们说,迟早要上门收保护费的。看来跟他们冲突是迟早的事。陈大福心里有数就回家了,免得蛋蛋担心。

花钱买平安肯定是个蠢主意,首先就不考虑,剩下的只有杀了他们。杀几个人陈大福没有一点心理负担,死人见的多了。但怎么样杀了他们不引起巡捕房和青帮报复,这是个难题。陈大福想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好的处理办法,跟这些流氓可没什么江湖道义可讲的。蛋蛋也是睡的不好,这让陈大福心里对那几个没有见面的流氓更是恨之入骨。

第二天在家等了一天都没有来,两个人和孙姨都松了一口气,忘了最好。但陈大福心里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与其天天提心吊胆不如早点来早点解决,要不然好日子就到头了。下午陈大福带蛋蛋去师傅家里跟师傅说了,跟师傅商量该怎么做,其实陈大福是有点想法,就怕师傅抱着以前一直跟他说的道义说事。师傅和师娘商量了,师傅也看出陈大福憋不住想动他们手,考虑了半天老实巴交的老两口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好答应陈大福小心处理,师傅吩咐尽可能不伤人性命。陈大福嘴里答应心里可没那么想,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要不然后患无穷。

当天夜里陈大福去会荣叔探探情况,本来师傅不放心要跟一起去,被陈大福劝住了。师傅看了看家里的老婆子和蛋蛋就没坚持一起去了,吩咐陈大福一定要小心尽早回来。陈大福担心师傅心软不准自己下重手,自己可是想好了要杀了他们,查到自己家的可能性不大,毕竟这些流氓天天在外面惹是生非的得罪的人多了去了。以前担心其实是陈大福前世的惯性思维在作怪,那时候杀人肯定是要偿命的,现在?哼!以自己的能力自保肯定是没问题的,陈大福也打听了,那个荣叔手下没有太多人,平时看见的就5-6个,但他拜有更牛的老大,所以能在这片吃地头吃的那么滋润。

陈大福检查了身上,该带的都带了,还把以前的手刺也带上了。换了一身深色的衣服,没有开门师傅家从后门翻出去,七拐八拐按照邻居所说的路线,避开路上不多的行人,走到了这个不大的弄堂,这个弄堂还有弄堂门夜里要上锁的有人看门,陈大福在门口观察了几下,判断他们就在弄堂的底部那个小二楼里,其他的都是黑压压的,只有那个二楼还不时传出声音。

看好小楼位置,陈大福绕到后面,听了一会弄堂里没人,助跑了一下跳了进去,找到二楼蹲在楼下听了一下,有一个在楼下睡觉,看情形是一伙的,有杀错没放过,先解决楼下的留下退路。用师娘偷偷塞给自己的匕首慢慢拨开门栓,只有这个房间有人,其余的房间没有人,陈大福现在的耳朵很灵,光是听呼吸就能知道有没有人。

一个猥琐的中年汉子睡的正熟,陈大福深呼吸了一下平复自己心跳,自己不想弄的血糊糊的,拔出手刺一手用毛巾捂住他的嘴,,手刺隔着被子就插进他的左胸,不理他两只乱划的手,身子紧紧地压住他,没一会他就开始蹬腿了。拉过被子盖住脸,周围扫了一眼,没什么值钱的,也没有保险柜之类的,妈的是个穷流氓!

陈大福轻轻带好门在楼下听了一会,楼上左边的房间没人,右边的有人睡觉,呼吸很细,好像是个女人,中间有四个人在喝酒猜拳,不知道荣叔在不在。楼上大门没有关严,陈大福也没有蒙面,没打算留活口不在乎他们看见没看见,在自己眼里都是死人了。

轻轻推开门,面对陈大福的汉子看见陈大福一脸惊奇,看见陈大福空着手也没有警惕,在用上海话对其他人说,“老沙是死人啊,有人进来都。。。”没说完就瞪着第三只眼睛向后倒下了,这是陈大福第一次用铁蛋子杀人,效果很不错。声音有点大,不过刚才这帮人说话猜拳声音更大。

背对陈大福的反应最快,最快的肯定是威胁最大的,死的也最快,直接就在后面把手刺插进他的太阳穴,同时把手里的第二个弹子弹进旁边的那个人脸上,再伸手捂住自己面前人的嘴巴怕他喊出来。剩下一个喝的迷迷糊糊的也酒醒了,坐在凳子上傻了,陈大福都能闻到尿骚味了,鼻子太灵也不是都有好处。

陈大福拔出手刺指着他,血一下子飙出来喷的满地都是。听到隔壁呼吸正常没醒。留一个问就行了,剩下的不敢喊用祈求眼光看着陈大福,陈大福毫不同情,上前把手刺从下巴刺进去,一边按住他的头在凳子上了,手脚登了几下就不动了,陈大福松了口气,很好老实人,刚才真很怕他喊出来。在死亡面前他吓傻了,求生的欲望让他没敢喊。陈大福关上门,拿过一只酒瓶放在门后面,一旦有人进来会提前预警。

轻轻推开房门,一张大床占了一半的房间,陈大福走过去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在睡觉,长的还真不错,不过和自己老婆比差太多了。陈大福拉开被子她还没醒,内衣歪在一边,半边乳房都在外面乳头都看到了,睡的像猪一样熟,陈大福本来是应该用手刺去捣醒她的,现在想卡卡油了,用手探过去撵了一下乳头,手刺还是顶住她的嘴边,万一要叫就直接刺进去。

好在她第一眼看到的是顶在嘴巴里的手刺,眼睛瞪的大大的,没敢喊出来,就连陈大福一只手在她乳房上面都不觉得了,陈大福索性一把扯下她内衣,塞在她嘴里,示意她在头后面打个结,她哆嗦着上身坐起来,按照陈大福小声说的打好结,陈大福一把她推到在床上,不是要怎么样,是把她双手在背后捆起来再拉起来,她跪在床上只穿一条内裤,两个奶子挺挺的,陈大福对她说“我问你答,对就点头,不对就摇头”,她头点的像有病一样。

荣叔命大不在,但他已经是光杆司令了,手下的都在现在都是死人了,钱放在哪里她也不知道,荣叔夜里会回来,他基本不在外面过夜,看来要等他回来了,就怕荣叔像个地下党宁死不屈问不出来,就是搞不到钱荣叔也要死,钱只是顺带,谁让自己太穷呢。

这个女的不知道是吓还是冷,一个劲地哆嗦,奶子也跟着哆嗦微微跳动,陈大福把玩了几下没有上她的意思,谁知道有没有病。小福不理这些硬的厉害真没出息。再不杀她等会就下不了手了,陈大福狠狠心不看她,推倒后对她的后腰用枕头隔着刺了进去,自己不能因为一时心软留下后患。拉上被子把她盖上,去到客厅关了灯静静地等荣叔,又感觉血腥味很重,把剩下的酒倒在地上,酒味盖过了血腥。

夜里大约2点多,陈大福听到楼下有人走过来,到了楼下还喊“老沙”,老沙已经上路了不可能回答,等会一起上路走快点肯定能遇到,现在喊老沙走的有点远。走慢点荣叔应该能跟他兄弟们一起报道。看老沙没理他,荣叔骂骂咧咧地上来了没有一点警惕,开门进来就被陈大福敲晕了,猪一样沉,拉到里面床上绑好开始问话。

就在黑暗里问,他也不知道身边就睡着一个死人,荣叔老江湖,但在绝对武力面前,一切花言巧语都不管用,撇断几根手指头后很快就从地下党变成了叛徒,在床下的暗格里找到了几根金条和不多的大洋,陈大福一看这家伙这么看不起自己,又狠狠地修理了他,肋骨都打断了几根,荣叔堵住的嘴哭的眼泪呜呜的,这下老实了,在另一个房间里用他裤腰带上的钥叱打开的保险柜里,光是大黄鱼就有十几根,小黄鱼一堆没数,全部放进打好的包裹里,房契本票都不要,那个玩意招祸,还有一把烂手枪,这么烂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响扔大街都没人要,还宝贝地藏在保险柜里,真他妈没文化。

大洋也在这个房间的床底下(怎么这么喜欢放在床下呢?睡在钱上面身体会变的强吗)找到几百个,回到荣叔的房间,荣叔已经知道身边的死人了,按照他的经验知道陈大福不会放过他了,用绝望的眼睛狠狠瞪着陈大福,如果眼睛能杀人,陈大福死好几次了,陈大福也没在意他的眼光,跟个死人计较个屁。送走他之前告诉他“走快点,你的兄弟们都在前面应该不远”。

大洋太重了,这么多怎么都带不走还叮当响,只能勉强把金条带走,14跟大黄鱼,32跟小黄鱼,拎在手里沉甸甸的,大约有十来斤,想了想又把不占重量的本票房契带上了。再多就跳不过去那么高的围墙了。仔细地把可能留下的痕迹处理了,其实放把火最好消灭痕迹,谁让自己心软呢,殃及邻居就不好了。

2

021-02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