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民国沉浮>027-028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7-028

小说:民国沉浮 作者:陈晓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5/3/19 14:43:02

027

两个人都没说话,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按照领头的指路,陈大福开了半个多小时之后把车拐进一条小路进了山,到这里了领头的好像才松了一口气,陈大福也想起来自己的包裹还丢在树坑里了,好在里面只有干粮和衣服和剩下不多的大洋,竹筒还背在身上。

小路更加窄了,陈大福放慢车速,已经不用指路了只有这一条路可以通行,车子在一座山脚停了下来,前面已经没有路了,陈大福把卡车停在林子边熄火,还没下车林子里就出来了十几个穿国军军装的军人,有男有女都背着枪,看到领头的下车都围上来。

领头的挥挥手让大家去后面搬东西,陈大福下车了,看到陈大福一身的血,一个背着药箱的女兵过来帮陈大福包扎伤口,陈大福告诉她自己只有胳膊上有伤,其他地方都没事,卫生兵还不信,检查了之后才相信了,把陈大福的胳膊熟练地包扎好,还给他吊了个纱布把胳膊挂在胸前。

十几个人很快就把车厢里的货搬出来了,用绳子把有用的木箱子捆扎在背上,连几个女兵也背起箱子,伤员伤在腿上被抬上担架。陈大福拒绝上担架,背起箱子杵着树枝跟着大家一起往深山里转移了。

大家背着箱子爬山,一路气喘吁吁的都没力气说话,陈大福这时才感觉到胳膊上的伤口疼的厉害,自己走惯山路了背着箱子倒没觉得很累,走到半路的时候陈大福还把身边的一个体力实在不行的女兵身上的枪背着了,拉住她一起爬山。

翻过几个山头,中途还休息了一次,下午的时候终于到一个山洼里的营地了,接应的军人过来帮大家把箱子卸下,大家都躺倒在地上喘气。有人送来了水,陈大福也灌了几口。

营地很大有二十多个军绿色帐篷,整个营地里包括刚刚进来的好像有三十多人,都穿着军装,不像是游击队好像是正规军,路上的时候陈大福仔细看了女兵胸前的布条,上面没有番号,只写着:忠义救国军、姓名军衔等,没有陈大福以前看到的臂章。

在一个帐篷里一个中年军医把陈大福临时包扎的伤口打开,伤口已经裂开了好大的口子肉都翻开了需要重新缝针包扎,没有麻药疼的陈大福头冒冷汗身子直哆嗦,坚持着不喊出来丢脸,痛的快晕过去缝了五针才包扎好。军医又询问陈大福身上还有没有伤口了,陈大福抹着汗一脸害怕地告诉军医肯定没有了,边上的领导和几个女兵们都被陈大福逗笑了。女卫生兵给陈大福屁股上扎了一针消炎。

旁边的卫生兵把另一个伤员腿上的伤处理好,他只是被弹片擦到了伤的不重不需要缝针,只需要包扎休息就行了。陈大福就跟这个伤员留在帐篷里的小床上休息,女兵拿了二碗粥过来给他们吃了,陈大福一身汗津津很想去洗澡,不过看看胳膊上的伤口就放弃了这个打算,今天是累到了,现在一放松身子就软了,迷迷糊糊地陈大福就睡着打呼了。

半夜里陈大福被身边伤员吵醒了,伤员一直哼哼哈哈的。陈大福醒来后自己胳膊痛的厉害也没心情理他,下午时候就已经知道他的伤不重。抹黑起身去外面放水回来后到头又睡。可惜已经睡不着了,胳膊上的伤口好像疼的更厉害了,索性坐起来跟身边的伤员聊天“大哥,伤口疼的厉害吧,我也是,下午的时候那个军医大哥太狠了,好像缝衣服一样,连麻药都没有”,伤员不好意思地说“兄弟,吵醒你了吧,昨天多亏你了,要不然我们都回不来了,这次情报有问题,原来以为只有4、5个鬼子押送物资,来不及通知作战中队,大队长就带着我们总部警卫队去拦击,谁知道会冒出十几个鬼子来”伤员顿了一下“兄弟,我们夜里就埋伏在那里了,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我们都没发现?”陈大福没好气地说“大哥,我比你们早到那里,我真冤早知道你们在那里打仗,我多走几步路再休息就好了,你们来的时候我就在你们旁边,看你们都带着枪怕误会就没敢出来”

伤员咧嘴笑了一下“兄弟,那是我们有缘嘛,看你跟鬼子打架身手不错啊,要不是你我也不能立功昨天就跟警卫队兄弟们一样躺在那里了,说起拼持刀鬼子实在厉害,很多老兵都不愿意跟鬼子拼刺刀,可也没办法谁让我们手里的家伙不如鬼子呢”伤员心有余悸地说陈大福也感叹“我以前逃难路上看到过几次日军,他们吃得好又训练有素,我们连飯都难吃饱,光是体力上就不如他们,更不用说他们手里的家伙了”

伤员在黑暗里点点头没出声,过了一会伤员小声说“小兄弟,你是不知道,我当兵的时候老兵们就经常说,鬼子拼刺刀有章法,还有配合战术,打枪还特准,几百步远一枪一个,还有大炮掷弹筒,更不要说天上的飞机了,听老兵们说起几年前上海保卫战,哪天不是当兵的用身体抗住大炮飞机,很多上战场的部队连鬼子长的啥样都没看见就被大炮炸死了,听说死的人都来不及埋”陈大福知道伤员说的是真话,听完也没出声了。

过了一会伤员躺在床上问“小兄弟看你样子没当过兵吧?”陈大福小声回答“没有当过兵,在上海跟师傅学过几下乡下把式,这是我第一次打鬼子呢真过瘾,鬼子再厉害也是爹生娘养的能打的死!面对面打不过可以暗地里下黑手嘛。大哥你们是哪里的国军?”

伤员回答“我们是忠义救国军,直属国防部的正规军,兄弟我看你身手好又会开车,干脆加入我们部队也好奔个前程,听说美英已经参战鬼子已经不行了,长官们说再熬几年鬼子就败了,那个时候我们出去就是党国功臣了,我去年刚从赣州军官速训班出来,跟着补充兵来这里现在都已经是少尉了,这次立功了运气好的话还有机会进衔授奖”伤员笑的嘴都裂开了。

陈大福听到这里陷入了沉思,要不要加入呢?在上海的经历让自己想到了如果自己有军装护身,凭着自己学历和身手搞个军衔应该不难,到时抗战胜利回上海,帮会应该不敢再追究了吧,再狠的帮会也不敢跟正规军叫板,如果帮会真的那么牛逼,应该能查到师傅老家,自己难道还要带着老两口和蛋蛋去亡命天涯?还能去哪呢?到处都是带枪的惹不起,功夫再深也强不过枪子。

这里已经是浙江山区了,凭自己的身手打不过还能跑得过,何况刚才还救了他们长官立了功,现在选择加入国军应该是最好选择了,自己参军了师傅老两口那就是抗战军属了,地方政府应该会照顾一二不会让帮会欺负吧?看看竹筒里的地契就知道自己的出身不可能加入另一方了,何况自己还有那么多身家呢,想到这些陈大福在心里做了决定,一松懈人就困了又睡了过去。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没看见伤员,自己床边放了一套半旧的军装,陈大福摸了一把身上的背心,看到挂在床头的竹筒放心了。换上军装出了帐篷,门口的卫兵笑着把陈大福带到食堂边,简单洗漱了就跟着大家一起吃早饭。

吃饭的时候男男女女的军人都对陈大福报以笑容,陈大福也客气地对大家微笑点头,排队的时候,路上陈大福帮忙的女兵过来让陈大福坐下不用排队,没一会两个女兵就把两个馒头和一碗粥带来给陈大福,路上的女兵自我介绍叫方雨馨,二十岁杭州人,中尉情报官。另一个叫王桂花,四川人是卫生兵,陈大福边吃边介绍自己,陈大福,17岁初中毕业,老家河南,正准备去浙江乡下投靠亲戚。

三个人边吃边聊,吃完后桂花抢着把碗拿出去洗,方雨馨把陈大福带到一个大帐篷里,长官穿着军装已经在里面了,陈大福一看还是个中校呢。看到陈大福进来,长官笑着上前跟陈大福握手“陈大福,谢谢你为抗日做了贡献,国家感谢你!”陈大福谦虚地回答“长官我是中国人,既然遇到了就义不容辞,不敢当长官夸奖”顿了一下“长官不怪我没早点出来吧,不瞒长官那个时候我真的很害怕。。。”陈大福越说越小声有点不好意思。

长官笑着让陈大福坐下“不用叫我长官,叫我老李好了,你还是我老李的救命恩人呢怎么会怪你?你这个年纪又是个老百姓在那种情况下害怕很正常,很多新兵第一次上战场还不如你呢,后来你还是很勇敢嘛”

李长官和蔼地问了陈大福基本情况,得知他还是中学毕业,早上的时候他已经跟同帐篷的伤员了解了一些陈大福的情况了,很喜欢陈大福这样的人才“陈大福,本来我们这支队伍是不能随便进人的,我们可不是杂牌军,是直属国防部的特殊部队,人员都是在各部队经过培训才能进入,不过你的情况特殊,怎么样有没有想加入到这只部队来?我可以帮你把材料报上去推荐你,鉴于你的学历和这次战斗中的立功表现,可以直接授少尉军衔”

陈大福已经想好了,既然能直接做军官李长官又这么给自己面子看好自己,立马站起来“李长官,我愿意加入为国战斗,为抗战献身!”李长官笑着让陈大福坐下“你先把自己的基本情况写下来,把户牌和学历这几年的经历写一遍交给方中尉,我马上安排把情况报上去,这几天你就好好休息养伤,应该很快就会有任命状下来的”说完叫帐篷外面的方雨馨进来,留下陈大福和方雨馨写材料,李长官就出去了。

陈大福仔细地把自己的老家、学历,逃难出来的经历写了一遍,前面只写户牌上的资料逃难出来,后面就写直接从郑州到上海,连同户牌、毕业证交给方雨馨,方雨馨仔细看了一遍让陈大福把掌握的技术也写上,陈大福想了一下在纸上添加了会开车,会修理简单机器,想了想又添加了眼力好,虽然没开过枪,不过自己对枪法有信心。

陈大福回帐篷休息去了,方雨馨拿着资料去找李长官报告去,李长官看到资料里写的这些技能有点不太相信,主要是陈大福年纪太小了。不过他见过陈大福熟练地开车和功夫,那个跟自己拼刺刀的日军怎么死的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检查过的,他在资料上添加了自己的判断和描述陈大福的功夫,请上级仔细核对陈大福的资料,如果都属实,他推荐陈大福直接加入军官编制。

核对陈大福的资料李长官有信心,他们这只部队就是军统直属的,对外是国防部二厅其实就是军统直接领导,要想查找一个有户籍资料的人那还是很容易的,方雨馨用电报把这次战斗的情况和陈大福资料报上去后,第二天嘉奖令就下来了,不过陈大福的资料还在核实中需要等几天。

028

陈大福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养伤,有时间就在营地里转悠或跟方雨馨聊天,很快就跟大伙熟悉起来。五天后上级核实了陈大福的情况把报告发到营地,随报告来的还有一份委任状和一份嘉奖令,报告很长,李长官看过后长长地叹了口气,陈大福家里十几口人都死在土匪手里了,只有他一个逃难出来,一大片家业都毁了,陈老爷还是老资格党员县参议,一个有钱少爷现在变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了,他以前的老师和同学现在有几个在重庆核实了陈大福的身份。

李长官把报告放好带着方雨馨过来找陈大福,方雨馨知道报告内容,心里很同情陈大福,陈大福正在食堂里帮忙,听长官找过来,赶紧把他们请到帐篷里,伤兵看到长官过来,知道有事找陈大福,敬礼出去了。

李长官严肃地向陈大福宣读了口头委任状,任命陈大福为国民革命军浙江嘉湖特别大队少尉参谋,并嘉奖一次记录,卫兵把两套新制服和装备捧进来放在床上。李长官说“正式委任状要等下一次补给的时候才能来,由于这次不能按照平时晋升规矩来任命军官,这几天一是要继续养伤,二要跟着学习部队的规矩和军官的职责,由方中尉负责,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回到后方培训后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官。”

李长官走后,方中尉拿出几本小册子让陈大福记熟,按照条例规定告诉陈大福“按照国军军官条例,少尉军官军饷20元,战时拿国难薪只有14块了,如果牺牲了可以有八十块抚恤金,可以在后方指定亲属,也可以在前方直接领取,你有后方指定人选吗?”陈大福想了一下问“老家还在日占区,也不知道家里人还在不在。浙江临安昌化郑家洼是属于前方还是后方?”方雨馨是老兵了也是本地人“那里属于后方有陈长官的十五集团军三十一旅驻扎,你有亲属在那里吗?”

陈大福心里就等着这句话了“我师傅师娘就是我亲人了,我参军了那么我师傅家算不算抗战军属?我担心我参军了没人照顾他们被人欺负,如果可以请帮忙把薪水交给他们,万一我以后牺牲抚恤金也交给他们,如果方便带个信给老两口,告诉他们我现在已经加入正规军了请他们放心”。

方雨馨忍住心头酸楚细声说“你就放心吧,你现在已经是我们二厅的正式军官了,上级会按照规定通知你师傅老家地方政府的,没人敢欺负抗战家属,特别是我们二厅的军官家属,我会把你的情况写成报告交给上级,会有专门单位负责不用担心,家里人安全我们军人才能安心在前线作战” 陈大福放心了“那就麻烦方长官了,我只有这个请求,其他都没啥牵挂”方雨馨点点头让陈大福把详细地址姓名写下来交给她,她会处理好。

这只部队的装备算是很好了,陈大福领到了从头到脚的新军装两套,水壶,皮带,军毯等装备,作为低级军官还配发了一只沪产仿20响大长瞄匣子枪和四个弹夹,拆开木匣子装在手柄上可以作为肩射武器,为了更好地发挥自己的眼力,陈大福跟方中尉申请了一把中正式长枪,一位老兵教了两天,陈大福学会了怎么操作和保养,可惜现在不能实弹试枪,只能等在战斗里学习了。

半个月后,陈大福的伤好的差不多了,军医给陈大福拆了线。陈大福正式在总部上班,李长官也没安排陈大福具体工作,只是让陈大福平时跟着总部警卫队一起出操学习,休息的时候陈大福虚心跟总部警卫队老兵请教作战技巧和各种老兵们习惯的手势,熟悉自己手里的武器,

嘉湖大队有四只中队都驻地在山谷附近,人数不定,整个大队有300多号人,在湖州附近伏牛山一带还有一只100多号人的国军游击大队,李长官也可以临时指挥,方中尉是情报官兼电台长,平时不出去作战,陈大福暂时没有分配到作战中队,一连几天,陈大福都要去问有没有作战任务,从小就爱枪,现在手里有长短两只了手痒的很。

终于在十月初,第二中队接到作战任务,陈大福跟李长官软磨硬泡如愿以偿地参加到任务当中,和王桂花去第二中队报道,桂花作为卫生兵也参加这次行动,由第二中队田上尉负责指挥这次行动。

第二中队驻地在离总部不远的一个山村里,等陈大福和桂花赶到驻地时第二中队已经在村外集结完毕,陈大福被临时分配到第三小队里跟着一位满脸胡子叫大牛的老中士,第二中队只有不到80人,每个小队只有不到20人,整个大队有作战经验的军官很少,但老兵很多,大多数老兵都是经历过多次作战有丰富作战经验。基层军官职位大都是士官代理。

这次作战任务陈大福不清楚,命令下达后陈大福跟着队伍出发到一路行军,晚上走到一座大山山腰处,前面传来命令原地休息,各小队长去田上尉处领取作战任务,大牛请陈大福跟着一起去,陈大福说“前辈,你是队长官,我第一次参加战斗是个新兵,我服从你指挥就行了”这让大牛对陈大福的印象大好,平时在部队里军官大都数都是读过书的跟农民出身不识字的老兵不同阶层,军官们面对普通士兵都有一股说不清的优越感。

陈大福跟其他士兵一起检查身上的装备,刚才陈大福那么尊重牛队长老兵们都听到了,知道陈大福这是第一次参加战斗,几个老兵帮陈大福检查了装备,帮陈大福扎起裤脚和身上走路可能晃动的地方扎紧,一个老兵对陈大福身上不背水壶只带着竹筒很好奇,陈大福小声地跟老兵解释说这是老家带出来的唯一念想,能装很多水,比水壶装的多,大家七嘴八舌地小声聊起各自的家乡来。

这些都是老兵,很多都参加过淞沪会战,大小战斗都无数次了,特别是大牛,老兵们都服他,很多次战斗都是大牛带领大家,大牛也很照顾战友们,听说原本大牛能升军官的,可惜大牛不识字,大家都对大牛表示惋惜。

陈大福心里很清楚,要想在这支军队里得到大家的认可,光靠军衔肯定不行的,特别是自己年纪这么小就成为军官了,大家嘴里不说心里肯定是不服气,只能在战斗中出色表现才能得到大家认同。

大牛回来了,带来了军需官给大家发放干粮和弹药,陈大福领了五个弹夹中正式重尖弹,加上自己随身携带的20发,已经足够一次战斗了,又跟军需官领了几个手雷,蹲下来把身上的20响装配成冲锋枪,走到大牛身边把枪递给他“前辈,你是队指挥官,这把枪借给你使用”大牛看着自己手里的长枪摇摇头“这种冲锋枪射程太近,队里已经有一挺机枪,火力支援足够,我还是习惯长枪,你没有参加过战斗,等战斗打响你就跟在我后面听从指挥,这次作战你只是锻炼,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要冲到前面”。

陈大福知道这是大牛为自己好,或者上面有命令要求,跟大牛点点头“放心吧,我不会拖大家后腿,一定听从指挥!”。大牛检查了一下陈大福的装备点点头坐下拿出干粮“赶紧吃饱,等会出发后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有时候吃饭”,陈大福放下手里的枪靠在树边坐下拿出干粮吃饭。

半夜里开始下山了,大家抹黑走到一个山坡边,大牛带着弟兄们跟大部队分开转过山坡,穿过一条公路后在公路旁边一个不高的山崖处停了下来,大牛小声地把二个士官叫到一起用雨衣围起来看地图后下达命令,士官各自带着弟兄们分开了,陈大福看到有几个人开始从后面绕过山崖,估计是上崖顶了,机枪也带走了。

陈大福跟着大牛和三个弟兄走到山崖旁边的树林里开始挖单兵壕,陈大福按照大牛指定的位置在一颗大树边挖了个能把身体藏好的坑,大牛挖好自己的又过来帮陈大福加固整理,小声地告诫他把单兵壕周围的石子清理掉,那些石子被弹片蹦起来也会伤人。他的单兵壕就在陈大福的左前方。

陈大福把冲锋枪摆在身边,弹夹也放在顺手位置,把长枪架起来,看了看自己的射界,爬起身来走到前面,把一棵影响自己射界的小树苗劈断回到坑里,看到大家都在休息,陈大福也赶紧把眼睛闭上抓紧时间休息,可心里一直又紧张又兴奋怎么也睡不着。

天快亮的时候田上尉带着一个卫兵过来检查大家的位置,大牛没有起身招呼,田上尉没说话看了一圈就走了。

陈大福拿出一点干粮就着竹筒吃了几口,刚才眯了一个多小时现在清醒多了,心里还有点紧张,忽然感觉自己要撒尿,自己还是没经验啊,不敢乱动只好侧身掏出家伙就在单兵壕里撒了用泥土盖上,大牛转头看了看陈大福就转头看前面了。陈大福知道大牛肯定听到了自己撒尿了对自己这个菜鸟不满意。

1

027-028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