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民国沉浮>029-03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29-030

小说:民国沉浮 作者:陈晓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5/3/19 15:37:10

029

天已经大亮了前方还没动静,公路上已经开始零星有大车通过了。快九点的时候,左边很远的地方突然响起几声爆炸声,跟着枪声就像炒黄豆一样响起来,听起来离陈大福埋伏地方有几百米远,有山坡挡住看不到。看来大牛小队是断后或者是打援的,大牛在前面没动,陈大福向公路前方观察,还是没动静,后方已经打成一锅粥了。能听见掷弹筒发射出的爆炸声。

陈大福看到自己距离公路有100多米,这个距离冲锋枪可能打不到那么远或者是打不准,只能用步枪。前面大牛开始拉枪栓了,陈大福身子紧张的有点发抖也跟着把枪栓拉起,打开保险,这时陈大福才发现自己弹夹都没装上,赶紧手忙脚乱地把保险关上插上弹夹把子弹上好。

枪声离自己越来越近了,看来这边战斗很快就会打响,突然从前面山坡拐角处冲出十几个带着钢盔的日军,一边跑一边回头射击,其中还有两个军官,还有200多米大牛没有开枪,陈大福也把步枪瞄准,越来越近了陈大福都能看到日军脸上的表情了。

陈大福心里急的不得了,身子不抖了可手指还在抖,陈大福蹲下来给了自己一个耳光后就好多了。这时他隐约听到公路尽头传来卡车和摩托的声音,看来鬼子增援快到了,大牛的枪终于响了,陈大福急忙把向自己瞄准的目标射击,没响!陈大福急出一身冷汗,难道自己的枪是打不响的?没道理啊老兵们都帮自己检查过好几次了!

靠!保险还没打开!陈大福懊恼地打开保险开了一枪,奔跑中的目标不好打,陈大福恼火地拉开枪栓又开枪,还是没打中!陈大福盯上那个军官了,心里计算了一下提前量,稳稳地击发,目标终于倒下了!陈大福激动地抬头看那个军官有没有被打死,被大牛歪头呵斥一声陈大福赶紧趴下。

日军这才知道前后有人,都趴在公路边的洼地跟大牛陈大福他们对射起来,日军两挺机枪在拐角处断后,陈大福就怕目标奔跑不怕对射,静止的目标对于陈大福来说是优势,看准钢盔中间的红心开枪就行了!中正式步枪弹只要打中红心了基本上都能穿透过去。弹仓里剩下的二颗子弹射出去,对于陈大福来说对方简直就是活靶子。

叭叭几颗子弹打在陈大福身边,有一颗擦着陈大福的肩膀飞过去了,把陈大福吓的魂都没有了,刚才自己打的痛快了,忘记了人家手里也有家伙。陈大福一身冷汗缩在坑里大喘气,好半天才壮着胆子把枪架起来。

机枪对追赶的队伍威胁太大,陈大福压进一个弹夹,压低头只露出眼睛瞄准离自己将近300米的目标射击,等弹仓打空了,两挺机枪旁边倒了三个人。没办法,谁让操作这种机枪的日军最好打呢,半个身子都露出来了,不打真对不起自己。日军机枪也停了,很快山拐角处就出现了自己人在冲锋,有人在冲锋时倒下了,剩下的还在闷头冲锋。

陈大福正准备拿冲锋枪靠近,突然右边传来几挺机枪的扫射,子弹在陈大福的头顶穿过,日军的援兵到了!山崖上的机枪也响了压制对方的机枪,大牛弯腰向右边转移支援,陈大福也趁着机枪停下的空隙弯腰跟大牛去右边。

两个人刚离开几颗榴弹就砸了过来覆盖了刚才他俩的单兵壕,陈大福连滚带爬紧跟着大牛趴在一颗大树后面,大牛喘了几口移动到另一个地方架起枪。

两辆卡车跳下来黑压压的一片日军,摩托已经被打翻了,陈大福听到至少有四挺机枪在响。掷弹筒把弹药发射到追击的部队人群里,追击的国军都趴下了,公路边的日军残余只剩下不多几个了,但他们还在顽强地向后方射击。

陈大福趴在一颗老树下,对几百米外的鬼子掷弹筒射击,自己变态的眼睛能把目标看的清清楚楚,一梭五发子弹打过去,日军的一个三人掷弹筒小组完了,机枪也被居高临下的机枪压制了两挺,陈大福压进子弹,对剩下的掷弹筒小组射击,不到两分钟日军剩下的掷弹筒小组被迫拎起家伙弯腰快步转移了,追击的国军部队趁机爬起来冲锋,付出伤亡把剩下在公路边的几个日军干倒了。

日军开始分兵包抄了,掷弹筒又被日军打响,陈大福跟掷弹筒较劲了,只要有人靠近掷弹筒就把他放倒,这玩意一炸就一片威胁太大,刚才就差点被炸到了,机枪没什么准头,压制可以准确射击很难,陈大福在现场基本上没看到几个是被机枪打倒的。

后方的部队上来了,几挺轻机枪就架在公路基边上跟日军机枪对射,陈大福只压制掷弹筒顾及不了机枪,日军包抄的队伍也被其他小队拦住了,战斗开始变成胶着。没有了掷弹筒,日军在地形不占上风一时间也没办法,但二中队更麻烦,现在这个样子撤退不了又吃不了对方,万一日军再来增援或者包抄二中队就危险了。

掷弹筒一时没人敢去拿,陈大福抽空向其中一挺机枪开火,大牛也爬过来陈大福身边,现在跟日军的距离,除了掷弹筒、机枪和特等射手,其他人都打不中目标,日军的枪法真不吹的,国军步枪打不中,对方可是打的很准,对射的结果就是日军把二百多米内能看到的国军打倒了。

陈大福这边离日军有四百多米,除了机枪和掷弹筒,步枪都威胁不到自己。大牛已经看到陈大福的枪法了,他把自己的步枪递给陈大福,让陈大福不停开枪,自己帮陈大福压子弹。陈大福如鱼得水,兼顾掷弹筒和一挺机枪,硬是没让他们开火,己方的四挺机枪压制对方的两挺,其他步枪都是在干扰射击。

国军的一个射手也在山坡中间开始射击了,不过他的位置不好,没几下就被干倒了。田上尉弯腰跑过来趴在大牛身边跟大牛商量撤退的事,战斗已经打了快半个钟了,部队伤亡已经很大,日军的增援随时会到,田上尉命令大牛的小队断后。

田上尉带着部队抬着伤员撤退了,留下两挺机枪给大牛快速地钻进大山,陈大福不敢回头看,他只能压制对方,如果放松压制撤退就会变成追击那损失就大了。自己所在的小队好像只剩下山崖上的火力点和身边的两个人,加上两挺机枪只有十一个人了。

大牛留下一个老兵帮陈大福压子弹,他带着两挺机枪去后面建立火力点掩护撤退,陈大福已经打的火气出来,忘记了危险,直到身边的老兵提醒才把枪里的子弹射出去,背着枪弯腰向后面拼命奔跑。

前面奔跑的老兵被打倒了一下子摔在地上,陈大福弯腰拉起他跑,可没跑几步老兵的胸口又中枪了眼看就不行了,陈大福吓的不敢停下,借着大树的掩护一头扎进树林里,向撤退方向拼命奔跑,前面大牛的机枪响个不停掩护他们撤退,山崖上的火力点也下来了,跟陈大福汇合后在大牛后面建立了火力点掩护大牛他们交替撤退。

陈大福蹲在树干后面把步枪压满子弹,大牛带着机枪组快步跑过来了,经过陈大福身边的时候大声喊一起撤退,陈大福看两边的日军都已经包抄过来,后面日军已经开始追上来了。现在已经不能交替掩护了只能全体撤退!陈大福背起步枪,把冲锋枪夹在手臂上跟着大家一起往大山里撤退,山高林密,子弹嗖嗖的在身边穿过,一个机枪手被打中了,副射手架起他,大牛也去架他。

陈大福一看带着伤员迟早被追到,跟大牛喊“牛队长你带兄弟们先撤,我来断后!”大牛边跑边回头看陈大福“不行,你必须跟我走!”,陈大福不管他了,趴在大树后面架起步枪,山崖上下来的机枪小组也停下来把机枪架起来开火。

大牛带着机枪和伤员快速地走了,陈大福透过树林看到追兵快过来了,瞄准一个拿指挥刀的,一枪就把他放倒了,身边的机枪也响了起来,把几个试图包抄的日军拦住。追兵都趴下了,陈大福把探头的放倒2个,射过来的子弹啪啪地打在自己身边的树干上,陈大福在地上滚了几下又把步枪架起来。

陈大福让机枪小组往后接应,让他们先撤,两个机枪手收起机枪往上奔跑了,边跑边用手提着机枪回头扫射,看到他们跑出一百多米了,陈大福把步枪里的子弹都打光了,来不及压子弹了,背起枪就往山上跑去,一边跑一边把胳膊夹着枪口朝后的冲锋枪头也不回头看往后面射击。一梭子弹打光,胳膊肘里冲锋枪里弹出的弹壳飞溅起来把皮肤烫的生疼,陈大福也跑出几十米了。

轻机枪在前面掩护射击了,一个弹夹打完陈大福大声地让他们赶紧跑,自己跟的上,一边跑一边把冲锋枪的弹夹换上。快到山顶的时候突然自己左边肩膀一麻,一朵血花被子弹带出来了,陈大福被打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陈大福躺在地上摸出手雷,拉开铁环向身后扔下去,一连扔了二个,手雷顺着山坡滚下去,身后被炸成一片夹杂着惨叫声。

机枪手也居高临下扔手雷掩护,陈大福手脚并用艰难地爬上山顶,汇合两个机枪手顺着山脊快速地向后方撤退。后面的追兵也追上了山头,一颗子弹把一个机枪手打倒了,另一个机枪手试图扶住他被他挣脱了,受伤机枪手挣扎着把机枪架起来,咬牙大喊坚持开枪扫射,陈大福看到这样情形三个有两个受伤也不跑了,躲在一个大石头后面,让另一个机枪手帮自己压子弹。

追上山顶的追兵只有七八个,嗷嗷叫地边开枪边追,陈大福接过步枪,五发子弹放倒三个,把空枪递给机枪手,接过装满子弹的步枪又打到一个,自己受伤的左边的手臂握不稳了。追兵都趴下了,他们已经知道今天干倒他们几十个战友的特等射手就在前面了不敢再轻易露头出来。

机枪手趁机把受伤的战友接应过来了,趴在地上帮他包扎伤口,陈大福把步枪架在石头上,向敢于探头的日军射击,干倒一个胆子大的日军后就没人再敢出头了。其实日军这时只剩下4个了,陈大福担心山下的日军追上来包抄,让身边的机枪手先撤,两个老兵没动,继续用机枪瞄准防止有日军包抄。

陈大福看对面的日军不出头,就让机枪手撤退引诱他们出来,自己有把握把他们全部干倒。机枪手小心地撤退了,故意暴露身形,看日军不露头也不上当,陈大福干脆爬起来飞奔追机枪手,接过机枪三个人快速地奔跑起来,陈大福还不时回头看,后面已经没有追兵了。

三个人一头扎进密林里,跑着跑着陈大福觉得喘不过气来头开始发晕了,子弹打穿肩膀,前后都在流血,胸口都被血染红了。失血过多的陈大福越跑越慢,机枪手带着伤员已经跑出很远了,陈大福晃晃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继续咬牙往下跑。

头越来越晕了,陈大福已经跑不出直线了,顺着向下的惯性陈大福控制不住一下子袢倒在地上滑下很远,手里的机枪甩出去了,陈大福喘着大气竭力想站起来,身子软的怎么也站不起来。

自己今天这是要死在这里了吗?陈大福知道今天自己第一次正式参加战斗就栽了!刚才的战斗中自己至少打死打伤快十几个日军了吧,自己值了吧!迷迷糊糊地陈大福想起蛋蛋,想起师傅老两口,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自己就这么去了,会不会醒来后又回到当年上海的工地上了呢?迷迷糊糊陈大福中听到身边有人过来,可自己怎么也睁不开来眼睛,恍惚中感觉好像是包工头老叔抱住自己,这是在地下吗?包工头怎么跟大牛长的那么像?大牛队长不是已经撤退了没死吗?

030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三天了,陈大福一睁眼睛就看到方雨馨和桂花坐在床尾小声地聊天,桂花正在说上次战斗的事,二中队被打残了,战亡四十多,伤了十多个,不过日军也没占便宜,统计的战果日军至少死三十多,加上伤员半个中队被打残了,据军统在占领区情报,日军拉尸体的卡车足足装了两卡车,这是国军在占领区对日作战的一次以少打多的战例,已经被国防部通报全军了。

田上尉被授予忠勇勋章,,其他人员都收到不同勋章和进衔,连桂花都得到了表彰一次,军衔也升到上等兵。国防部二厅的特派员已经在路上了。

陈大福没听到有自己什么事,一着急哑着嗓子开口问“两位姐姐,怎么没有我的表彰呀?我可是打倒了十几个”,两个人正聊天,听到陈大福插话,都站起来惊喜地看着陈大福“大福醒拉?太好了,长官们一天都要问无数次,你现在是英雄了,赶紧好起来,大家都惦记你呢”桂花说完赶紧跑出去叫人了。

方雨馨敬佩地看着陈大福“大福你真厉害,这次作战你的功劳最大!放心你的伤不要紧,只是失血过多,子弹恰好穿过去了万幸没伤到骨头,上次你写眼力好我还以为你吹牛呢,我向你道歉,你的枪法确实好,回来后大家检查了你的弹药,你只用了35发子弹,基本上算是每二颗子弹都击中敌人了”,陈大福不好意思地说“我还用了战友的子弹没算进去”。

正说着帐篷里呼啦进来一群人,军医先给陈大福检查了伤口,满意地向李长官报告没发炎情况良好,陈大福心有余悸地问军医“大哥你处理伤口的时候还是没用麻药吧,怎么我感觉疼的厉害?”军医和大家伙一起笑起来“陈大福,上次你是平民,这次你是战斗英雄,待遇肯定不一样,我保证是用了麻药的”。

李长官微笑地问了陈大福感觉怎么样,有什么要求,陈大福听起来好像是长官问遗言一般“长官我的伤没事吧?刚刚军医大哥也说没事是不是?最好不要把我受伤的事告诉我家里人”李长官一听就误会陈大福不知道家人都死了的事,心情一下子就难过了“你放心养伤,你的伤没事你家里人肯定不会知道的,以后队伍就是你的家,我们都是你亲人”在场的都知道陈大福家人的事,听到这里心里都很难受,只有陈大福自己还不知道大家为什么这么伤感,不就是肩膀中枪吗?应该死不了吧?

田长官和大牛挤过来问候陈大福,伤好了以后愿意不愿意去二中队?他们那边还缺一个小队长,李长官笑着告诉田上尉“老田、大牛,你们不要再打这个主意了,当初把大福送过去参加战斗你还一肚子牢骚,以为我没听到啊?现在跟我抢人真不厚道!”田长官不好意思地说“你当初也没跟我说是特等射手吗,只是说17岁刚刚参军,我那是肯定要那么想了,这次战斗太凶险,如果没有大福的压制,我们这次肯定就回吃大亏了,以前伤亡的弟兄们大部分都是掷弹筒造成的,以前我们在其他战场上吃鬼子掷弹筒的亏还少吗?对日军的掷弹筒我们根本就没有反制的手段”。

大牛也说“长官,以前每次作战,机枪组能回来的就不多,掷弹筒对机枪的威胁太大,这次几个机枪组大多数能回来,多亏的陈少尉,这次本来是我要保护好陈少尉的,谁知道最后还需要陈少尉掩护我们一帮老兵撤退,想起来我都没脸,队里的弟兄们都希望陈少尉养好伤回去指挥大家,我可以做陈少尉的副手”公认的老实人大牛也动心思帮长官抢人了。

李长官严肃地告诉他们“这次战斗的过程已经上报了,国防部二厅参谋室研判后一致认为你们的指挥很完美,在当时那种情况下能全身而退给与日军杀伤,这在以往的战斗中没有过的,我们虽然是伏击,但面对的是一个缺编的日军野战中队,人数和火力上我们都处于绝对劣势,能把战果打出那么好,连总参的长官们看了战例都夸奖,给戴长官涨了脸,过几天特派员就要到了,大家回去后准备好汇报材料和平时的困难,趁这个机会把我们平时解决不了的问题争取都解决了,陈大福的去向连我都做不了主了,要等特派员来,我会尽量留住他的”。

大牛留下几个日军罐头跟大家一起都散了,李长官留下跟陈大福说话“你自己有什么打算,听上级意思要把你接回后方养伤培训”陈大福可不想去后方,这里离蛋蛋近“长官,我就留在这里跟兄弟们一起作战,我不想去后方,再好的培训也不如在战斗中成长,请长官转告”。李长官欣慰地拍拍陈大福的手“说得好!你放心吧我会尽量说服上级的,好好养伤,可惜你的年龄太小了,这次晋升军衔,上面争论的厉害,估计没你的份,不过勋章和奖励肯定少不了,戴长官是爱才的,好好干!”

陈大福的伤渐渐好了起来,只是流血太多还是有点虚弱,大家都把好吃的留给陈大福补身子,陈大福不好意思吃独食把大牛留下的几个罐头分给帐篷里的伤兵一起吃了。等到特派员带着记者被第一中队护送过来的时候,陈大福已经能下床行动了,但为了给特派员看到陈大福受伤,李长官跟方雨馨交代让陈大福继续吊住手臂。

特派员在长官们陪同下来到伤兵营慰问伤兵,其中有个便装的好像记者胸前挂着相机,其余都是军人,看军衔最高的是个上校。陈大福带着伤兵弟兄能站起来的都站在帐篷外面。看到长官过来,作为伤兵里军衔最高的陈大福跑步向前在长官们面前立正,大声地报告“报告长官,国民革命军嘉湖大队少尉参谋陈大福向长官报道,伤兵应到27人,实到27人,请长官训话”。长官们回礼,一个军官大声命令稍息。上校带着几个军官在李长官陪同下逐一和每一个伤兵握手敬礼并亲切慰问。几个站着的伤兵时间长了有点顶不住了身子晃了几下,长官看见了手一挥,两个军官在帐篷里搬来几张椅子请伤兵坐下,伤兵们不敢坐,长官眼睛一瞪,几个伤兵才在军官的搀扶下坐下。

长官从身边的军官手里拿过一个木盒子,打开拿出一枚勋章,亲自走到陈大福面前,陈大福赶忙立正,长官把勋章挂在他的胸前,给陈大福敬礼“陈大福少尉,我代表国防部为你授与忠勇勋章,以嘉奖你在抗日前线的卓越表现!。。。”跟来的记者把全部过程不停地拍照。

最后长官开始训话“同志们!在此抗战之际,我们每一个军人都要牢记军人的职责,我们的背后就是我们的父老乡亲,我们已经没有退路只有抗战到底!同志们!战友们!你们都是国家的英雄,是卓越的战士!我代表国防部向你们致敬!国家感谢你们的付出!正由于我们军人的牺牲国家才有胜利希望!作为一个老兵,我敬佩你们在战斗中英勇的表现!希望你们早日康复回到抗日战场再立新功!。。。。。”

授勋仪式结束后,记者拉着陈大福开始采访,并不停地为他拍照,陈大福已经被方中尉提前培训过了,很得体地回答记者各种提问,连带把几个上级都夸一遍,配合自己老实憨厚的笑容。记者和长官们都十分满意这次采访,欣赏这个年轻的军官。

陈大福自己得到的500块奖金,当即就委托长官把奖金分给这次战斗中牺牲战友们的家属,把长官们和记者都感动了,其实这是陈大福心里对那个掩护自己撤退倒在自己面前的老兵满怀内疚,当时自己是害怕了没敢继续拉住他。自己只是受伤了,和身边死去的弟兄比起来,自己简直太幸运了。

长官们纷纷掏钱出来放在陈大福捐出的钱上面,连记者都把自己口袋掏空了。围着的老兵和伤兵们都感动的眼睛通红,这次牺牲的弟兄们比以前的都幸运,起码他们家属以后的日子要好过很多了。

李长官在跟特派员汇报工作时,特意提到陈大福的经历和他的要求,特派员特别欣赏陈大福的那句:最好的培训就在战场这句话,临走时答应李长官让陈大福留在大队锻炼,至于陈大福军官的政训以后有机会再进行,毕竟这里还是日占区,很多必须的流程只能简化了。私下里特派员嘱咐李长官要好好保护和培养这个年轻的军官。

陈大福如愿以偿地融入了这个团队里,虽然他年纪还小,但已经得到了长官们和老兵们的认可,现在陈大福无论去到哪个中队办事都被老兵们善意地调笑,就好像是自己老弟一样关心他。

长官这次过来带过来一把带瞄准镜的进口步枪,指定给陈大福使用,陈大福跟长官建议,挑选一位枪法好的老兵跟自己一起配合作战,上次作战的经验已经总结了,一杆枪还不足以压制,再说自己也需要助手互相掩护,这把枪就给新战友使用,自己的枪法是天生的,不需要这把宝贵的步枪。

长官们研究后答应了陈大福的要求,配了一名枪法好的老兵和一位辅助兵给陈大福,辅助兵在战斗里只帮陈大福上子弹掩护,平时就作为陈大福的勤务兵。枪法好的老兵叫贺民,是个湖南老兵,勤务兵叫王大栓,是安徽兵,力气大手脚灵活。这三人小组一成立就变成了各中队的贵宾,几个中队长每次来大队开会都会跟陈大福套近乎,希望能跟三人小组建立私人友谊。

陈大福跟二中队的大牛关系最密切了,每次见到两个人都会在一起聊天,聊各自的家人,大牛还把自己多年作战的经验跟陈大福分享。可惜二中队这次伤筋动骨了暂时不能出任务,要等到补充兵到才能形成战斗力。

1

029-03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