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民国沉浮>031-03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31-032

小说:民国沉浮 作者:陈晓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5/3/20 12:31:10

031

伤口一好陈大福就带着三人小组跟着三中队出任务了,这次的任务跟上次不一样,作为军官和火力压制小组长,陈大福也参与了任务发布。情报显示,明天上午往太湖方向运送补给的日军车队要经过防区边缘,护送的估计一个小队日军,三中队有一百一十号人,轻机枪都有五挺,吃下这三十多号日军问题不大,一中队在外围警戒援军配合作战。

情报来的比较晚,任务一发布部队没有集结就分头出发了,陈大福带着两个助手跟着情报员和二中队支援的一个机枪小组出发了。

陈大福接到命令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他们要在晚上九点之前到达指定位置和三中队汇合,还有几十里山路时间很紧,陈大福带着干粮连午饭都来不及吃。

一路猛赶路翻过一个又一个山头,傍晚的时候他们在一个山头休息吃干粮,大家都累的不行,陈大福看了看地图,跟情报员核实了现在的位置,离目标已经不远了。休息了半个小时陈大福帮机枪手把机枪扛在肩膀上赶路让他们轻松点,自己现在已经知道了,部队里挑选机枪手一般都挑选体力好的老实人,因为战斗中机枪手伤亡最大,陈大福在心里对机枪手报以同情不过自己也知道这也是没办法。

陈大福领头在前面走,不时地吩咐他们注意脚下有石头或者坑洞下坡之类的,终于在不到八点的时候到达指定位置。情报员去跟三中队的哨兵接头了,陈大福看三中队还没到就在山腰处就着一点点月光观察地形来,下面就是弯弯曲曲的公路,远处有灯火,按照地图上标注的,那是双林镇,那里有日军一个小队驻扎,最快到达现场可能的援兵就是镇子上,离这里只有大约十公里路程,日军增援部队半个小时就能坐车到达这里,也就是说这次战斗要在半个小时内解决。

陈大福仔细研究了地图,把自己撤退的路线记住,看了下面,在山脚下离公路300多米远的地方找到了一个理想中的阵地,那里有几块凸出的大石头,正面就是公路,右边调转枪口就能打击援兵来的位置,撤退的路线陈大福也看好了,机枪就架在小组后面十几米远的树林里,只要能掩护那十几米,他们就能钻进树林撤退。

陈大福把想法跟几个老兵说了,几个老兵黑暗中看不见地形,不过听到陈大福的介绍都觉得可以,进攻撤退长官都想到了。这时情报员带着三中队的吕长官过来了,战时没那么多礼节,两个人商量了一下,陈大福把长官带到能看到阵地的位置指给吕长官看,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长官,长官仔细看了地形,又用雨衣盖住灯光看看地图,同意了陈大福的安排,陈大福他们的任务就是压制火力,不需要冲锋,两个人约定了撤退的信号和路线,吕长官匆忙走了。

陈大福带着几个老兵先选定了机枪阵地,在一颗大树旁边挖机枪工事平定了前方的射界,陈大福带着两个射手走到自己选定的大石头边,围着两块大石头看了一圈,两块大石头都是坚固的山石,两块靠在一起上面大下面小,两块石头中间刚好有将近半米宽的射口,陈大福知道掷弹筒的厉害决定把自己射击口开在石头下面,把石头下面尽量掏出一个位置出来,人就趴在位置上射击,后面再挖一个单兵壕,大栓就在单兵壕里为陈大福装子弹。

贺民在大石头旁边挖单兵壕配合陈大福。安排好又考虑了一下细节,觉得没什么遗漏大家就开始动手了。晚上十一点多基本上都搞好了,陈大福想了一下,去树林里找了几根手腕粗的小树用铲子砍倒拖到机枪阵地,为两个机枪手搭了一个掩护,吩咐他们早点休息,外围有哨兵不用警戒,仔细交代了战斗打响后机枪的作用。他们不用做压制火力,只需要在有日军向这里冲锋的时候打击和掩护射手撤退,临走时陈大福又想起来回头告诉机枪手,让他们在附近在找一个备用机枪位。

两个机枪手小声地告诉陈大福,刚才他俩就已经看好旁边一个位置了,陈大福老脸一红,这两个机枪手都是老兵了,怎么会不知道选备用机枪阵地?一切安排好陈大福卷起雨衣倒在自己的位置上睡觉了,现在自己已经经历过战火不再睡不着了。

第二天早上陈大福几个在自己位置上吃过早饭,陈大福想起来告诉贺民,让他用破布把步枪的枪管和瞄准镜包起来,战斗没打响暂时不要把枪架起来,省的有反光,自己也把枪管包好了,把冲锋枪组装好连弹夹交给大栓,如果有日军冲锋或者撤退途中作为突击火力。

说完后陈大福才发现自己第一次指挥几个部下参加战斗就这么絮絮叨叨,很多事都应该提前安排好怎么临头了才想起来安排?自己真是菜鸟不是个合格的军官,看来上级要求军官一律需要培训不是没道理,自己大话说出来也不知道长官们会不会笑话。刚才的絮叨会不会让几个老兵在心里鄙视自己呢?

陈大福心虚地看了看身边的两个老兵,两个人都在阵位上也看不出啥表情,陈大福定了定神回头看了看机枪阵地,要不是知道那里有机枪阵地,还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也就放心了。陈大福现在没手表,不知道确实时间,想自己要为自己搞块手表才行,看天估计时间会误事的。

天有点阴看不到太阳具体位置,陈大福估计都有快九点了,那边还没一点动静,耳朵也听不到有发动机的声音,会不会不来了?还是情报有误?陈大福等的有点心急,再一次检查自己的枪,可不能再出上次的笑话来,这次身边可是有部下了,要是再来一次自己以后就没脸见人啦!陈大福的脸隐约有点发热。

一直等到快十点多,陈大福才隐约听到前方有发动机的声音,精神一振终于要来了!过了一会前方发来信号,地雷也在凌晨准备完毕了,这次的地雷是上次特派员带来的金属感应雷,听说是炸坦克的美国货,木质大车在上面不会爆炸。

日军的开路尖兵坐着摩托过来了,没有发现异常顺利地通过了这段埋伏区,十几分钟后陈大福看到五辆卡车顺着公路过来了,比原先情报里多了二辆,卡车间距十几米开过来了,每个车头上的机枪都能清楚看到了。

陈大福把枪栓拉开打开保险等战斗打响。上次战斗后自己就没有了战场恐惧感了,只有兴奋和战斗欲望!看来自己天生就是战士!陈大福喜滋滋地想。

打头的卡车如愿地被炸的零件飞舞,零件中夹杂着肢体在空中。美国货就他妈不一样!山路狭窄,掉头那是需要时间和技术的,最后面那辆卡车最先受到攻击,山路两边的机枪像炒豆子一般把驾驶室打的支离破碎,日军纷纷跳下车滚到路边依托卡车和路基还击了,越跳越多,陈大福一看就傻眼了这哪里是一个小队的日军,简直就是三个小队一百多号人了!

看来多出的两辆卡车上面都是日军,战斗打响后没多久四个日军飞快地背对着陈大福拿出掷弹筒准备发射,贺民开始点名了,陈大福没有急于开枪,他听到了战场上有一挺重机枪通通通打鼓的声音,经过上次的战斗和老兵的介绍,陈大福已经能听出八勾是三八大盖、哒哒哒马蹄声那是自己人的轻机枪,咳咳咳咳嗽声就是日军九一式轻机枪。

终于他看到了第三辆车厢里,几个日军正围着一挺重机枪在哗哗地响个不停,枪口冒出的火花一尺多长。标尺已经调好,陈大福一枪就把重机枪射手打穿脑袋,副射手推开主射手,刚拉开拉枪栓就被陈大福干倒了,一个军官挥舞战刀指挥机枪,本来陈大福想打他的,但看见他身边的一个通讯兵正在准备调试电台,枪口移动,对着他的背上就开枪了,连同电台和通讯兵一起干倒。

军官吓一跳赶紧趴到卡车下面,这时陈大福已经顾不上他了,重机枪又响了,陈大福把剩下的两颗子弹送到临时重机枪射手的头上,把枪递给大栓,拿起身边的步枪正准备干掉军官,谁知道已经找不到他了。

日军三个掷弹筒小组有两个和一挺重机枪被压制了,重机枪周围已经死了一片,陈大福都能估计到车厢里已经挤不下脚了。终于日军发现了陈大福打黑枪的位置,两挺机枪转过来向这边扫射,打的石头啪啪的,由于位置好很难打到这边,掷弹筒也炸过来了,陈大福紧贴在石头下面开枪,几个日军在班长带领下往这边高地冲锋,陈大福顾不上他们,身后的机枪组一看日军向这边冲锋就扫射压制,大栓也操起冲锋枪压制。

掷弹筒发挥不了多大作用战斗就顺利很多,居高临下打击下面的日军,日军的伤亡开始大幅上升,现在几个掷弹筒旁边就是死亡之地,三人小组已经解决了三十多个日军了,终于日军剩下唯一的机枪也被高地上的机枪围剿了。

公路两边高地上开始往下冲锋了,战斗已经打了快十几分钟了,要尽快解决战斗才能撤退,陈大福开始把枪口对准顽抗的日军,专门找最凶的打,直到这边已经看不到站立的日军,都在卡车的另一边战斗了,陈大福还在卡车间隙里开枪。

大部队已经冲上公路没目标可打了,陈大福让大栓跑下去把离自己最近的掷弹筒和弹药拿回来。大栓放下枪速度很快地下去了,又很快地背着掷弹筒专用弹药背心和掷弹筒吃力地跑上来。陈大福看到卡车旁边日军军官身边的指挥刀,忍耐不住飞快地跑下去捡起指挥刀,割断刀鞘,眼睛看到日军手腕上还有块手表,心里一急来不及解开,手起刀落直接砍断手腕,拿起血淋淋的手表就跑回来了。

下面的战斗已经结束了,国军已经开始打扫战场焚烧日军物资,陈大福看到对面传来信号带着几个人就开始撤退,机枪手看到陈大福他们过来了,也收起机枪跟着他们一起撤退。

国军也开始快速地抬着伤员撤退了,远处已经能听到卡车的声音了,部队没有集结分头快速地进山按照预定路线撤退。陈大福跟着一个小队护送的伤员绕路回总部。

032

回到总部驻地已经是凌晨了,李长官还带着参谋和卫兵等他们回来,看到大家都回来了,整个营地都动起来安顿伤员和伙食,陈大福跟李长官汇报了战斗过程,把指挥刀送给了李长官,李长官看到陈大福手上血糊糊的还以为他受伤了,陈大福不好意思地跟长官汇报自己在战场拿了一块手表,解释了没时间看不方便,李长官笑呵呵地答应这块手表就归陈大福个人不用上缴了。

陈大福在食堂里找了个盆子,仔细地把手表洗干净喜滋滋地戴在手腕上贴在耳朵边听了一会,还是瑞士货呢,飯也没去吃就回帐篷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吕长官带卫兵过来总部汇报,一共击毙日军77人,跑掉三十多。焚烧两车军用物资,其中日军中尉被击毙,可惜中尉的指挥刀没找到,李长官笑呵呵地把陈大福送的指挥刀给吕长官看“陈大福早就拿到手了,你就不用眼馋了”。吕长官假装生气“这小子就知道拍你马屁,怎么说我也是这次战斗的指挥官嘛,缴获的指挥刀应该归我!”

吕长官对射手小组赞不绝口,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日军都是他们击毙的,特别是几个掷弹筒和一挺重机枪基本上没发挥作用,重机枪已经带回来了,听战士们说那辆装重机枪的卡车车厢里都是死人叠在一起,大都一枪爆头,血流的车厢里到处都是,情报里说只有三十多日军,这次如果没有射手小组他也没这么大战果。

几位长官把战斗过程和战果用电台报给上级,特意把组建射手小组在战斗里的作用详细跟上级汇报了,希望能在其他战区推广。

估计是上次给的荣誉够了,这次陈大福只是收到表彰记功一次,射手小组集体记功一次,李长官让陈大福把组建射手小组的思路整理好发给上级,上级颁发的奖金陈大福只是私下分给了机枪小组和两个手下,总不能太高调,这会让上级为难,作戏不能太深。

李长官还怕陈大福想不通,特意让方雨馨过来做工作,陈大福笑着对方雨馨说“馨姐我怎么会想不通呢?能上战场为国战斗又能安全地回来就是最大的奖励了,跟其他受伤、牺牲的战友比起来,我应该感恩上帝垂怜”说完夸张地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再说了我现在才17岁,总不能出个十几岁的中尉吧,上次给我授勋已经是上级对我的爱护了”看到陈大福这么懂事,方雨馨更加喜欢了,可惜自己比陈大福大好几岁了,要不然还真是个好选择。

方雨馨告诉陈大福一个好消息,地方政府已经找到他师傅家了,还带来了师傅的口信,让陈大福安心在部队,家里一切都好不用挂念,军饷也交到师傅家里了,由于保密的关系不能带来信件,这个口信也是转了无数次才到方雨馨这里的,上次陈大福得到国防部勋章才能顺利把口信带到这里。

这里是敌后,没办法跟后方通家信,能得到师傅口信陈大福喜出望外,这里除了几个高级长官,其他人都是几年没有家里的信息了。

陈大福跟着几个中队出击了很多次,大都数战斗都是小规模伏击,遇到大股日军就撤退或者被日军追击,陈大福身边倒下了很多熟悉或不熟悉的兄弟,刚开始自己每次回来都很伤心,时间久了慢慢地也就习惯了每次出击面对死伤的弟兄们了。

陈大福发现老兵们都有个习惯,出任务时讨价还价的老兵往往很勇敢,也能顺利回来,笑哈哈地不出声跟着部队去执行任务的,大多数都回不来,看来老兵们对任务都有直觉。

月底的时候陈大福小组跟着一中队伏击日军不知道怎么回事被提前发现,一中队孙长官果断下令撤退,两个小队的野战日军在山林里紧紧跟在屁股后面追了整天,陈大福小组跟中队跑散了跑的差点累死才带着小组甩开追击的日军。

再三确认追击的日军往西去了陈大福瘫在地上喘着粗气骂“狗日的这些短腿矬子怎么能跑的那么快?老子的腿都快断了!”贺民和大栓喘的都说不出话了,好半天贺民才喘匀了气“狗日的吃得好当然有劲,没看见他们边追边吃精粮吗?再追来老子也跑不动了就跟他们拼了!”

大栓惨白着脸问“陈长官现在我们在哪里啊?别跑到日占区就惨了”陈大福抬头看看周围“光顾着跑路谁知道那边?不知道不认识,地图也跑掉了,先休息一下等会去找找看有没有老乡问路吧,先搞点吃的再说”大栓从怀里掏出半个馒头分开递过来“这还是早上留下的”

三个人分吃半个馒头,陈大福一边吃一边吐槽,还不如不吃,那么点还不够塞牙缝,肚子更饿了!灌了几口凉水混个水饱。陈大福在前面探路两个人抹黑跟在后面向东去,大山里也没找到村子休息,半夜里三个人只好找了个土坑用树枝盖着挤在一起迷糊了一夜。第二天一早贺民拉着两个人赶紧走,一直走了很远贺民才告诉两个人他们昨夜在坟坑里睡了一夜,回去一定要烧几注香拜拜菩萨去晦气。

陈大福不以为然,再怎么样总比被日军抓到关进战俘营要好的多吧,听说那里的伙食可不咋的。中午的时候陈大福终于远远看到山洼里有个小山村,陈大福正准备带路去,贺民拉住陈大福“长官,还是看清楚在过去,可不要糊里糊涂被日本人抓了就太冤了”

三个人绕到村子不远趴在山坡树林里观察了一会,村子不大就十几户人家,贺民架起枪观察,陈大福也趴在草丛里看着总觉得不对劲,村子里的转悠了几个老百姓穿的也太统一了吧,都是黑衣白衬衫?看的好像有点眼熟,陈大福突然想起来,这几个不就是便衣队嘛!难怪刚才看到几个老人在村里走路都是急匆匆的,村里肯定被便衣队控制了。

果然贺民收起枪严肃地告诉陈大福“长官,我看这村子有问题,那几个我看不像老百姓”陈大福点点头“看出来了,那就是日军的便衣队,部队昨天被追散了,这些人就在山里守株待兔呢”贺民看着远处问“长官,你看会不会有战友被抓了?我们要不要救?”陈大福心里也在挣扎,还没想好怎么说话,村子边一队日军开过来了,队伍中间还夹杂着几个国军战俘。

陈大福三个人都看到了,对看一眼就知道自己三个人不要说救人了,连自己都保不住,陈大福带着两个部下慢慢地退下来钻进山林里。三个人在山里饿着肚子乱转了两天才遇到一户山民,好在大栓身上还带着几块钱军饷,在山民帮助下回到营地,回到营地后三个人才发现他们遇到山民的时候就已经离驻地不远了。

大伙都围上来看几个人像叫花子一般狼吞虎咽,李长官闻讯赶来等他们吃完把陈大福带到帐篷里,笑着让他坐下“大福你可回来了,再不回来老孙都要被几个老伙计逼的上吊了,一中队跑回来的人都被派出去找人去了”陈大福没有问其他没回来的,他知道这些没跑出来的应该都被日军俘虏或者打死了,“大福过完年你就十八岁了,十八岁的少尉,在我印象里国军里除了在北伐期间有还很少。上级发来电报要求你回去后方培训汇报,我帮你挡了,回去后方几千公里太不安全了,这里条件艰苦一点,大山里日军没有战略目标,基本上不会来围剿。这次上级已经把湖州游击大队整合正式并入嘉湖大队,我们大队现在也升级为支队。湖州游击大队已经在路上,上级派过来的十个军官带着补充老兵跟湖州游击大队就要到了,你有没有兴趣去新组建的第四大队任中队长?”

陈大福可没信心指挥作战“长官,我只会打枪从来没有指挥过作战,我担心做不好”李长官笑着说“上几次作战你虽然指挥一个小组,刚开始表现不成熟可你成长很快,表现出的指挥思路已经得到了大家的初步认可,我再派几个有经验的士官协助你,你也可以挑几个人一起过去,这个游击大队的原军官都回去后方述职了不会再回我们嘉湖支队,剩下的都是老兵有作战经验,装备问题到驻地我来解决,整编之前暂时不会有作战任务给你们,孙长官也是你的老长官了,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你可以找他解决”。

长官都这么抬举自己可不能放弃这个好机会。陈大福答应跟着孙长官去新作战部队任职,贺民继续留在总部重新组建新射手小组配合其他部队作战,自己带大牛大栓和两个老士官去新组建第四大队任第一中队中队长。

3

031-03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