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民国沉浮>033-034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033-034

小说:民国沉浮 作者:陈晓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5/3/20 17:56:11

033

原国军湖州游击大队上个月被日军扫荡围剿,由于军官判断有误部队被日军击溃损失很大,上级研判后决定把游击大队全体军官召回后方回炉,游击大队和嘉湖大队合并成立嘉湖支队,由李长官指挥。几天后在新改编的嘉湖支队第二大队接应下到达总部驻地,只有六十多个老兵几乎没有军官,李长官和新任大队长孙长官带着几个基层军官对四大队进行整编,这次上级派来补充的老兵和军官,大都补充到上次打残了的第二大队。

陈大福走马上任带着大牛和两个老士官组建四大队第一中队,孙长官只给陈大福20个老兵4个补充新兵,陈大福按照支队的编制分成二个小队由两个老士官任队长,李长官从支队总部拨了两挺轻机枪和四个机枪手给陈大福,陈大福请示了上级,决定把火力集中使用,把上次缴获的掷弹筒带回来交给了大牛,跟总部支援的两挺机枪一起组建了火力小组,由大牛指挥。

整编换装快半个月中队就已经磨合的差不多了,第四大队配合第一、第三大队出了次警戒任务后总部评估第四大队已经形成战斗力了。这时已经快到腊月了。第四大队的驻地也被划分到离总部不远靠近湖州方向的一个山谷里。

12月初为了配合浙江衢州附近国军大部队作战,上级给嘉湖支队下达了牵制作战计划,123大队全部出动,第四大队回防总部警戒接应。整个作战一直持续到12月中旬结束,各大队都损失不小回到驻地,上级的补给也由于日军封锁没能及时到达,支队暂时都失去了再次作战能力转入休整,连伤兵都没能及时得到医疗。

作战结束刚开始休整的嘉湖支队突然接到上级紧急情报,日军马上就要对嘉湖支队进行围剿报复,从杭州、湖州、嘉兴、太湖调集部队扫荡围剿,主要进攻作战是从嘉兴调来的一个野战大队。支队也接到情报员发来的情报,周围的日军都已经在调动,各个交通要害都加强了日军,形势一下子紧张起来。

支队总部紧急制定了作战计划,驻地山区面积大,判断日军不能携带重武器进山来围剿,但支队不能等日军封锁交通线再慢慢缩小包围圈,驻地迟早会被找出来,那个时候想突围就难了,只能提前趁日军刚刚调动部队的时候转进。由于支队刚刚作战结束没有及时得到补给,伤兵又太多,部队只能转进(撤退)到湖杭公路以西山区背靠国军大部队避开日军攻击。计划马上得到上级批准,时间紧急几个大队还没开始休整就马上动员集结趁日军没有部署好转进(撤退)。

现在支队最完整最有战斗力的第四大队这次接到的作战任务最重,支队要求他们打开公路缺口守住掩护断后,孙长官知道这次作战的凶险,接到任务马上回来召集三个中队长开会部署作战任务,命令下达后部队马上就开拔了。

陈大福带领第一中队行军掩护支队总部,到达第二大队驻地后按照计划一中队继续往西方向做尖兵突进为部队开路。晚上一中队和总部分开的时候,李长官叮嘱陈大福一定要注意战场形势的突变,计划赶不上变化,一旦突击不了不要犹豫马上调头和一大队汇合执行备用方案。

凌晨时分陈大福带着部队到达公路边,按照计划他和第二中队要在早上六点发起进攻并守住公路两头,第三中队穿过公路后接应掩护后面的大部队,第一和第二中队要守住缺口坚守住等待大部队通过。

陈大福命令部队原地休整吃点干粮,吃完后部队扔掉不必要的物资只带弹药和水壶两天份量干粮。他带着大牛和两个队长在山腰处观察地形,冬天的凌晨漆黑一片,公路上一堆堆的火堆照亮了公路,陈大福看着下面的公路上日军哨卡,不时能看到巡逻队和哨兵的身影,情报显示这个哨卡现在已经被加强了,有十几个日军和一个班的南京政府军,离这个哨卡几里地就有日军哨卡驻守。

陈大福看了看下面,在雨衣里对照地图和几个士官小声商量,火力小组就在山腰处建立火力点,离哨卡有200多米远,已经在机枪精准射击范围里了,早上六点是日军出操的时间,机枪要在日军出操时扫射,掷弹筒把全部11颗弹药打出去。两个小队在陈大福带领下在机枪打响后迅速插进用手雷解决残敌。解决残敌后火力点暂时不过公路,继续留在原处守住路口等待大部队通过后接应。

陈大福和几个士官详细商量了计划,分头安排去了。

早上六点日军准时出操,南京政府军也跟着日军出操了,可惜他们和日军离的有十几米。陈大福已经在山下埋伏来不及做安排了,只能看大牛的了。

日军刚刚把枪架在一起准备跑步,两挺机枪哗哗地响了,掷弹筒也拼命地发射榴弹,一下子就打倒七八个日军,陈大福带着弟兄们端着刺刀冲上前去,没有电视里呐喊,那是要消耗体力的,闷头冲锋十几个手雷扔过去先把日军打垮了,伪军纷纷躲避,有的扑上去想拿枪,被老兵们近距离用刺刀干倒,突然日军警戒火力点的机枪响了,陈大福身边一下子被打倒几个,陈大福已经来不及躲避了,弯腰冲进哨卡,一个日军端着刺刀就给陈大福一个突刺,陈大福让过突刺,迎面把弹子扔出去干倒一脚踹开,火力点里三个日军来不及调转枪口,被陈大福身边的大栓用冲锋枪扫射,陈大福进去用刺刀把没死的补刀,子弹打在沙包上飞溅过来的石子把陈大福脸上擦出几道口子。大栓弯腰端着冲锋枪为陈大福警戒,陈大福抄起日军的机枪就向奔逃的伪军扫射,兄弟们也用刺刀把剩下的伪军解决了,这次战斗陈大福交代了不留俘虏。

大牛已经发信号了,远处二中队的战斗也好像已经结束,只能听到零星的枪声,陈大福来不及照看伤员马上集结部队重新部署防守阵地。没一会第三中队就快速冲过了公路在对面一个高地上建立了接应点。大部队也紧接着冲下山过公路了,几百号人抬着伤员,十几分钟就全部冲过公路了。方雨馨跟着大部队一边喘着大气冲过公路一边寻找陈大福的身影,可惜没找到。

陈大福看着部队已经冲过去了,正松了一口气打算把山上的大牛接应回来,突然公路尽头传来马达声,大部队还没走远还要抬着伤员,总部还有很多非战斗人员,自己这个时候如果撤退,难免大部队会被日军咬住。

这时另一边也开始枪声大作,掷弹筒嘭嘭地炸响,一听陈大福就知道第二中队也被攻击了,日军来的好快啊。陈大福赶紧发信号让大牛过来公路这边建立火力点,就是以防万一二中队被打垮,大牛就过不来了。

大牛带着火力组拎着机枪快速地冲下山过来了,陈大福大声喊着让他去公路那边300米的地方建立新火力点掩护接应。日军卡车已经停下来,在500多米远的地方日军下车开始用掷弹筒和机枪攻击了,陈大福现在已经没有地势上的优势了,只能趴在哨卡沙包上往日军能看到的目标开枪,身边的兄弟操作日军留下的机枪也开火了,给大牛争取时间。

一颗颗榴弹在陈大福不远处炸响,机枪被炸停了,临时机枪手被炸的血糊糊的。陈大福耳朵被爆炸声震的有点听不清了,一个打滚跳出沙包避开另一枚榴弹,日军的掷弹筒太准了,陈大福在地上滚动到路基下,继续往日军开枪,打倒了二个试图冲锋的日军。

大牛的火力点终于开火了,陈大福看看手表,大部队已经过去快二十分钟了,二中队那边现在好像已经被打垮没动静了。陈大福命令不远处一个士官带着兄弟们赶紧向大牛靠拢撤退,按照计划大牛接应到他们后带领他们向三中队靠拢撤退。

陈大福心里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一起撤退,按照计划自己算是完成了,可一霎间就决定自己不能撤退,刚才也看到了支队那么多伤员弟兄还有桂花、方雨馨一帮女兵,如果被日军咬上伤亡肯定很大,虽然支队有一大队断后,可自己知道现在一大队根本就没有战斗力只能拿命扛,自己还得坚持一会牵制掩护为大部队争取时间。

大栓说什么也不肯走,伤员也留下了实在是走不了,陈大福眼睛有点红了哑着嗓子吩咐他们都把军装整理好。希望他们穿着军装被日军俘虏不会被枪毙。这是自己昨晚离开的时候方雨馨偷偷告诉自己的,穿平民服装开枪抓到就会被当作间谍立马枪毙。

陈大福带着三个伤员和大栓坚持了几分钟,撤退的弟兄们一路狂奔在路上倒下几个,大部分已经和大牛汇合了,陈大福现在已经狠不下心来丢下伤员自己撤退,命令没受伤的大栓先走,自己没有权利留下老家还有老婆孩子的大栓送命。大栓红着眼睛看了看陈大福,咬咬牙扶住一个伤员弟兄弯腰撤退了,走到半路就被日军机枪打倒了。

剩下的两个伤员知道这次已经走不掉了,喊着让陈大福撤退他们掩护,陈大福也知道这次自己算是栽了走不了了,运气好的话自己是军官能去战俘营里等抗战胜利吧。狠狠心咬牙看着前面继续开枪,几颗榴弹炸过来,陈大福身上又中弹了,背上至少有两颗弹片,陈大福没感觉到疼痛只感觉到热辣辣的,身边的伤员也被炸的血肉模糊没声音了。

陈大福被硝烟呛的喘不过气来挣扎着想站起来,耳朵里被爆炸声震的已经听不到枪声了,他趴在地上回头看到大牛带着弟兄们已经撤离了,对着那边笑了一下,又几颗榴弹炸过来,陈大福一下被气浪吹到在地上砸在一块石头上晕过去了。

034

日军过来打扫战场,唯一活着的就是陈大福了,一个日军端着刺刀挑开翻看了陈大福衣领上的军衔,身上都是血还剩下一口气就把他交给了卫生兵,卫生兵背着医药箱过来给陈大福检查了一下,身上几处伤口给简单包扎了,一副担架把他送到卡车车厢里后送,大部队继续追击国军了。

陈大福在摇摇晃晃的车厢里醒过来,晃了晃脑袋头晕恶心,半眯着眼睛才发现自己身边全是日军重伤员,车厢里到处都挂着血浆瓶,一个带红十字袖章的卫生兵在忙着照看他们,陈大福头晕的厉害估计是脑震荡了,偷偷地活动了手脚都没事,身上的枪支都没有了,好在竹筒还在身上牢牢背着,那里可是有自己全部身家。

背上痛的厉害不过能感觉到已经被包扎了,自己就在车尾卫生兵就在自己头上,陈大福想到刚才应该是这个卫生兵给自己包扎了,心一软没打算把他弄死,自己有机会跑就不想做俘虏了,特别是知道自己没有那么坚强能保证自己熬得过宪兵不会说出情报,新驻地自己和口令作为军官可是知道的。

活动了一下手臂陈大福衡量了一下自己的体力,趁卫生兵不注意,强忍着头晕扶住车厢板弯腰站起来在卫生兵的脖子处砍了一掌把他打晕轻轻放在自己的担架上,车上的重伤员大都昏迷着,几个醒着的重伤员动弹了几下,他们也不知道陈大福是国军俘虏,浑身军服都是血糊糊的看不清。陈大福偷偷蹲在车厢后面看看后面没有车,抽出卫生兵身上的手枪,趁着山路卡车的速度不快溜下车滚到路基下面了。

这时几个日军伤员才知道不对劲尽力大声喊起来,可惜卡车噪音太大没人理会,陈大福已经钻进林子里了。等到卡车走远陈大福已经钻进山林里很远了,在一个山腰处陈大福喘着大气扶住树干躺下来休息,掏出怀里的地图对照看看四周,估计这里离二中队作战地方不远,找了根树棍杵住往部队撤退方向追去。

身上的伤越发痛的厉害了,头晕恶心折磨着陈大福,逃荒路上练出的倔强让陈大福坚持着不让自己倒下,一路还要躲过日军追击部队,走了一段路后陈大福实在不行了找了个山洞休息,睡到半夜后头才没那么晕了,可身上开始发热起来陈大福知道自己身上的伤口发炎了,陈大福躺在地上挣扎着解开竹筒给自己灌了几口,捡起树棍坚持着起身趁着夜色继续往部队计划集结地慢慢走去。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陈大福在山林里意外遇到了两个被日军打散了的二中队老兵,其中一个还受了轻伤,好在他们身上还带着干粮,陈大福饿坏了三个人吃了点干粮喝了水,两个老兵扶起陈大福继续往前去。

陈大福已经昏昏沉沉了被两个老兵架着走,陈大福不时清醒过来指路,两个老兵已经没有体力了,陈大福看大家实在没力气了给他俩下令让他俩丢掉手里的武器减轻负担,走一路歇一路,干粮早已经吃完了只能喝水,终于陈大福看着眼前不远的山头告诉两个老兵“就在前面了,大伙再咬牙坚持一下!”

晚上的时候陈大福几个终于顺利地找到了新驻地。跟警戒哨兵对上口令后,哨兵认出了陈大福把快昏迷的陈大福背起来带到总部,李长官欣喜地看着陈大福说不出话,方雨馨眼里含着泪看着他。

陈大福没有说自己被俘虏了,只是说战场上日军以为他死了把他和死去的弟兄们丢在路边,他醒来才逃了出来。几个在总部的军官都说陈大福有福。陈大福发现很多熟悉的面孔都没有了,一个参谋告诉陈大福,断后的部队被日军咬住,为了给支队断后一大队军事主官田长官阵亡了,吕长官带着弟兄们回头去支援一大队也阵亡了,四大队里一中队大牛只带回来9个弟兄,二中队全军覆没,只剩下陈大福带回的两个老兵,三中队损失小点,也阵亡了八个,现在整个四大队加在一起只剩下三十来号人了。

大牛听说陈大福回来了带着剩下的弟兄们过来伤兵营里看望陈大福,看着一身惨样的陈大福大牛忍不住抱头大哭起来,兄弟们也都流着眼泪看着他们的队长,他们知道是陈大福带着伤员断后才给大家留了条生路。两个士官都战亡了,一中队只剩下11个了,陈大福用被子捂住脸哭了,感觉自己对不起那些阵亡的弟兄,第一次做中队长就把那么多朝夕相处的弟兄留在战场了。

嘉湖支队这次伤筋动骨了,原先五百多号人,现在只剩下不到二百了,好在新驻地离十五集团军三十一旅国军大部队不远,得到补给就没以前那么困难了,听方雨馨说,上级本来要求李长官把部队拉到国军大部队防区休整,李长官以伤员太多不能移动拒绝了,其实是戴长官不同意。陈长官的三十一旅已经派人在路上了,物资补给跟着就会到。

陈大福身上的伤口发炎溃烂了,脑震荡也折磨着陈大福,一连几天高烧不退昏迷不醒,背上的一颗弹片卡在骨头里面差点就伤到内脏,军医表示他已经尽力了这里没有条件做手术,按照支队以前的惯例,陈大福这么重的伤只能听天由命了,李长官考虑再三还是决定为陈大福争取一下专门为陈大福的伤和这次作战的事迹向上级汇报,上级还记得陈大福这个年纪很小的军官,命令支队把陈大福护送到广德,再后送到大后方。

老李接到命令心里叹了口气,陈大福能不能挺到广德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自己能为他做的都已经做了。大牛听说后带着弟兄们跟长官请求护送陈大福,孙长官正在陈大福床头边守着马上就答应了,方雨馨和桂花过来给陈大福清理了身体,两个人一边帮陈大福清理一边流泪,起码不能让陈大福就这么脏兮兮地去了,桂花还偷偷给陈大福灌了点自己在山上找来消炎的草药,迷迷糊糊中陈大福被裹上雨衣连夜被抬上担架。

大牛跟兄弟们说“各位兄弟,我知道大家都很累需要休整,可现在长官为了大家受了重伤躺在这里生死不知,我大牛不能眼看着长官就这么去了,这是我主动要求护送的,大家辛苦点为长官尽点力,我大牛谢谢大家伙了!”中队里的老兵们红着眼睛瞪着大牛不说话抢着抬起担架,大牛手一挥抢过一只担架抬手出发了,一行人担心陈大福路上熬不住基本上没怎么停下休息,艰苦跋涉两天后被送到广德。

驻守广德的川军第四十三集团军野战医院给命大只剩下一口气的陈大福紧急做了外科手术。大牛和兄弟们一直守在医院等到手术做好才跟兄弟们瘫在医院角落里睡过去了。第二天早上大牛留下个细心的老兵跟着照顾陈大福,把支队护送的命令交给老兵,他按照命令带着弟兄们和上级补充的补充兵物资回去了。

在广德一直昏迷的陈大福被部队后送到政府驻地黄山,政府统一安排把一批重伤员转运到南昌,南昌外围正在打仗炮声隆隆,国军几个集团军正在跟进攻的日军作战,在庐山脚下的陆军野战医院里住满了伤员,前线战地医院还在陆续不停往这边送伤员。

地方民工正加紧挖掘坟坑,医院旁边山谷里已经埋满了一堆堆黄土包。陈大福被丢在野战医院里被一位医生翻看了一番后给陈大福身上挂了个黄色布条后就没人过来管了,卫兵有点急了去医院交涉无果,旁边一位护工好心地告诉卫兵,伤员身上挂黑布条的就是放弃等伤员咽气,红色的马上就能得到救护,黄色的就是等待,现在医院里到处都是伤员,陈大福只是个低级军官又没有长官过问得不到重视,没办法卫兵找到医院后勤打算跟李长官联络求援,可医院怎么也联络不到李长官。

卫兵是嘉湖支队老兵了,他知道支队是军统系统里特战部队,打听到南昌城里还有军统站,花钱拜托护工照顾陈大福,他自己进城去找驻南昌军统站帮忙。卫兵好不容易找到军统站出示了护送命令,军统站里一位副官接待了老兵,在得知陈大福是军统系统的作战军官又是战斗英雄,国防部勋章得主,在老兵的哀求下副官去请示了上级,把陈大福从野战医院里拉到一个野战军用机场,十几位得到勋章的中下级军官重伤员躺在担架上一直等了一整天才在日军的炮火声中被送上了回重庆长官的顺路飞机。

卫兵也在副官安排下被收缴武器挤上了飞机,帮着卫生兵把担架上的伤员全部用布条绑紧固定,伤员太多连几位将军都挤靠在角落里用带子绑紧,运输机在两架援华战斗机护航下起飞,起飞没多久就被两架日军战斗机发现攻击,两架战斗机拼命掩护被日军击落,运输机趁机爬高钻进云层才摆脱追击飞回到重庆,陈大福的年三十就在飞机上渡过的。

大年初一晚上陈大福就住进了重庆陆军总医院接受治疗。一直到年初四陈大福才慢慢醒过来,头还是晕的厉害一睁眼就要吐,卫兵欣喜地告诉陈大福,他已经昏迷了快半个月了,据医生介绍伤口已经没太大问题了,只是脑震荡严重还需要多休养。陈大福看到挂在病床头的竹筒放心了,卫兵把陈大福的内衣背心交给陈大福,他已经知道里面有金条了,一直帮陈大福保存着。

几天后国防部二厅一位副官来看望陈大福,留下新的美式军装和慰问金,副官还告诉陈大福,戴长官明天会和国防部长官过来给陈大福授勋。

第二天一大早,几个护士帮陈大福洗漱清理了后换了一间干净宽敞的病房,陈大福穿上新式军装,佩戴好昨天二厅带来临时借给陈大福的忠勇勋章,卫兵也换上了新式军装配发了美式冲锋枪站在病房门口。

早上九点,呼啦来了一群人把病房挤满了,最高军衔是两位少将,陈大福还不能起床,只能靠坐在床头给各位长官敬礼,记者们忙着拍照,闪光灯啪啪响,一位长官上前为陈大福介绍两位少将,一位是代表国防部的宋长官,另一位是二厅的戴长官,陈大福挣扎要下来被几位长官制止了。

宋长官代表国防部破例给陈大福授予四等宝鼎勋章,亲自给陈大福戴在胸前,在场的军官们都向陈大福敬礼祝贺,陈大福连忙还礼。戴长官上前亲切地和陈大福握手,亲手把陈大福的肩章换成中尉军衔,笑着跟大家说“陈大福中尉是我们二厅系统敌后特别支队的英雄,是国军的楷模!也是我们系统里最年轻的作战中尉,在过去的作战中履立新功,个人打死日军超过百人,年前作战中带领中队死战不退受重伤,消灭了两个班的日军,为部队转进做出了巨大贡献和牺牲,让我们给这位英勇的中尉敬礼!”陈大福听到长官虚报脸都有点红了,大家心里都以为陈大福那个激动的脸红。

陈大福给大家敬礼 “感谢长官们对下属的爱护,作为军人本应报国杀敌,比起百万在战场英勇作战的同袍战友,自己实在不敢当英雄称号,那些战亡的战友才是真正的英雄!我只是做了一位军人应该做的,现在得到的荣誉会激励自己以后杀敌成仁,为国效力!”

戴长官笑着拍拍陈大福的手,他第一次听到陈大福是在报告里,对陈大福的背景了解,现在看到这个刚满十八岁的下属,会打仗有文化特别是陈大福的背景太干净了,真值得好好培养,可惜了他不是浙江人,戴长官在心里遗憾地嘀咕。

第二天报纸很多都报道了陈大福的事迹,社会各界都纷纷来医院探访,陈大福打起精神和来的人应酬,陈大福按照长官副官的吩咐回答各种问题,陈大福遇到不好回答的问题就装作头晕听不到,特别是问道自己老家和政治上的陈大福都非常谨慎,不肯回答担心惹麻烦。痛苦的陈大福嘴巴都说干了只能偷偷让卫兵去医院求助,在医院的干涉下陈大福才消停了。不用再应酬的陈大福很快就取消了待遇回到原先的大病房养病,把收到的各种慰问食品分给同病房的几个伤员。

1

033-034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