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民国沉浮>119-120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19-120

小说:民国沉浮 作者:陈晓的天空 更新时间:2015/4/25 13:40:22

119

三个人坐车赶到江门,第二天几个人坐车赶往台山,竹下连夜赶去海侨,陈大福带着叶塘住在旅馆里等待竹下的消息,海侨属于海防地区,那里盘查的特别严格,特别是去的路上。

陈大福在旅馆里一直等了五天竹下都没回来,陈大福心里就觉得不好,旅馆里的职员也有点怀疑自己了,再住下去肯定要出事,陈大福果断地带着叶塘离开了县城,躲去了郊区一个公私合营小旅馆里,每天自己都去县城旅馆附近转悠一次。

一直等了快半个月,陈大福急的嘴里都起泡了终于看到了竹下的身影,竹下很狼狈,行李也丢了,只提着个烂公文包,身上脏兮兮的,如果手里没有公文包,竹下现在的样子就跟街头乞丐盲流差不多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到郊区没人的地方,竹下拿起陈大福手里的馒头就大口啃起来,看来竹下是吃了大亏了。

吃饱后竹下告诉陈大福,海上已经很难出去了,他们其实是被连累了,一股国军分队最近在福建登陆,被发现展开了枪战,大陆沿海现在全部都被戒严了,所有船只一律不得出海,外来的渔船也不能停靠进来,一路都是盘查人员,竹下好不容易才混去了码头附近,夜里去海边差点被查出来,警犬追了竹下好几里路,竹下躲到一条臭水沟里才躲过追捕,绕了很远的路才回来。

两个人商量来商量去,都没什么好办法,看来这边就是铁笼子好进不好出啊。竹下建议去广西陆路出境,陈大福想去广州碰碰运气。最后还是竹下的意见最可行,两个人回去旅馆把叶塘带上,连夜赶去搭车。

几个人吃尽苦头半个多月后好不容易东躲西藏来到广西,陈大福才知道自己是真的没文化,广西那边就是越南,那个地方北方现在也是施行共产主义,南方倒是民主政府,可惜要穿过整个越南北方,竹下也不会越南话,再说了只要靠近边境都戒备森严,除了有边防军各个山口的哨卡,最头疼的就是民间的民兵了,他们熟悉地形,躲去哪里都不安全。

没办法他们只好继续往云南那边去。

陈大福在大陆东躲西藏,香港这边闹翻天了,雨馨刚好家里有事要找陈大福商量,给加藤家里打电话,加藤告诉雨馨,他怎么一点也不知道陈大福来日本了,也从来没听陈大福跟他说过。雨馨一听就急眼了派人去机场出境处查询,这才发现陈大福根本就没出境。

问过了所有陈大福认识的朋友,都说不知道,詹姆士和杰瑞也说没看见不知道,这下雨馨就慌了,又等了快一个月,还没有一点消息,雨馨就把事情跟舅舅舅妈、姆妈说了,请她们拿主意。

几个女人都没主意,老李一看不是个事,运用自己老关系去暗中打听,终于听到点风声,陈大福已经拿了英国护照,其他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李姆妈怨恨自己女婿,招呼都没有就消失,还骗雨馨说去日本了,都没把自家女儿当回事,整天在家里跟女儿唠叨埋怨。

快过年的时候,陈大福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雨馨每天都急的吃不好睡不好,心里也开始怨恨陈大福对自己太绝情,一句话都没有就这样消失了,联想到陈大福走前安排的一切,几个女人一致判断陈大福就是故意的,她们猜测陈大福怨恨家里办事害死了蛋蛋。

香港圈子里开始传闻陈大福失踪的消息,只是嘉湖集团和陈大福家里一直都没有正式公布消息,大家也都是猜测。

几个家里的女人们每天都过来问雨馨和李姆妈,李姆妈最后实在忍不住,她已经听雨馨说过陈大福已经当众宣布过嫂子家跟陈大福有特殊关系。带着众人去一直不参与的嫂子家里,质问嫂子到底知道不知道陈大福去哪了,嫂子确实不知道,既然陈大福没告诉自己和他家里人,肯定有他的道理,大家对嫂子的回答很不满。

过年期间,李姆妈天天来嫂子家里闹,嫂子家里被李姆妈烦的正常生活都受影响了,师兄林大栓敬重李姆妈是陈大福岳母,一直很尊重她,不肯跟她闹翻。嫂子被李姆妈闹的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雨馨。

嫂子猜测陈大福大概是去帮蛋蛋完成心愿寻找她的家人去了,大家一听就炸锅了。

几个女人七嘴八舌地说起大陆的恐怖,以陈大福的身份去大陆就是找死,反动军官出身,地主家庭、军统特务、大资本家,哪一条都够枪毙了,再联想到前段时间左派报纸上刊登的有国军进犯大陆被打死的消息,陈大福不是三头六臂,几个女人心里都觉得陈大福肯定已经被打死了,要不然这么久都没一点消息回来,再怎么说家里孩子都是陈大福亲生的,过年了都没消息,估计凶多吉少了。

家里顿时乱作一团。

陈大福现在正跟着竹下背着叶塘在大山里穿行,他们在大山里迷路了,好在两个男人有功夫,竹下有丰富的丛林生存经验,两个人带着叶塘倒也没饿到,只是生活很艰苦,遇到人家还得躲开,一路从大山里艰难地向西去。

詹姆士也有点沉不住气了,他找来杰瑞商量,杰瑞耸耸肩,他接连派人去了很多次了,渔船都不能靠岸,那边已经戒严了,按照约定两个月接不到,这就说明陈大福已经选择了另外地方出境了,他们能做的只有等了。

这次陈大福是特意交代不告诉雨馨,当年他跟着部队作战几年没消息,蛋蛋就一直在师傅老家等自己,这次他也想看看雨馨内心深处对自己的感情,也想看看她会怎么做,事情做的确实有点不厚道,但陈大福真的很想知道,自己老婆是要跟自己过一辈子的。蛋蛋已经走了,陈大福想知道雨馨能不能经得起考验。

过完年,又过了正月十五,陈大福还是音讯皆无,小报上已经刊登了陈大福失踪的消息了,各地朋友纷纷来电询问,雨馨只好告诉大家,陈大福只是暂时失联,有消息马上会通知大家。这下子大家都相信前段时间的传闻是真的了。

詹姆士为了稳定公司里浮动的人心,也为了增加客户对公司的信心,逼不得已通过律师发表申明,嘉湖集团已经得到陈大福董事长的授权,公司运营不会因为董事长的出行有任何改变,集团公司会正常供货给所有客户。在此期间,不会对公司做重大人事变动和重大投资,请大家一如往常支持信任集团公司。

看到集团公司的声明老潘和嫂子紧急磋商后也通过律师发表申明,以集团公司第二第三大股东名义宣布将继续支持集团公司管理层,承诺不干涉公司运营!保障公司稳定。

紧跟着大律师行也发表申明,宣布陈大福的股份已经被陈大福本人授权暂时托管,张淑芬女士(嫂子)得到大律师行的授权暂时代理董事会主席,他们代表第一大股东支持集团公司正常运营。

集团公司几位权重董事会股东的申明极大地稳定了集团公司里职员的稳定和客户的信心。香港商界和普通市民们都纷纷猜测陈大福的去向,各种版本的演义都出来了。陈大福的真实去向也得到了各驻港组织的秘密关注。可作为陈大福太太的方雨馨一直都没有发表任何申明,这让关心陈大福公司前途的朋友们都开始担心起来。

一个月后,大律师行没看到方雨馨的申明,按照约定,直接抛出了陈大福签署的一系列文件主要内容,很多都是秘密签署家里人并不知道,消息一出在港台又引发了大家的猜测和疑问,大家纷纷猜测陈大福的太太会怎么做。

方雨馨已经被家里姆妈和小舅妈的撺掇下六神无主了,舅舅也一直不表态,老李对这种事其实也是没有任何经验,陈大福的失踪引发了这么大后遗症这是老李所不愿意看到的,他一直在揣摩陈大福到底要干什么?但以老李的直觉,他能肯定陈大福不会就那么轻易死在哪个角落里,但陈大福这么长时间失踪没一点消息,老李心里还是非常担心,他知道如果陈大福一旦真的失踪不回来,几家人包括集团公司、的士公司、基金会都会受到地震。

老李最担心的还是自家外甥女的举动,在陈大福没有确切消息之前,雨馨的一举一动都会收到大众的关注,担心她处理不好等,自己的位置又有点尴尬,万一出面担心给人留下口舌,给不了雨馨什么好意见,只是安慰雨馨不要急要稳住。

老潘也一直关注雨馨的动向,现在非常时期,自己本来就一直跟雨馨处的不是那么融洽,在家里和老婆讨论起陈大福失踪事件时问道老婆这段时间雨馨的动向,潘太太倒是把这段时间女人之间的是和老潘说了“方雨馨现在已经六神无主了,家里都听李家老太太的,我看啊雨馨这次要处理不好会出问题,外面传陈大福已经死了,好像李家老太太还挺。。。”潘太太有点说不下去了。

虽然说两家相处这么长时间,雨馨和李家姆妈一直都和潘太太来往不是那么密切,特别是李家姆妈说话一直都不给老潘面子,但这次潘太太还是觉得李家老太太会坏事“老潘,看在陈大福面子上,我看你还是去提醒一下雨馨,毕竟你俩以前还是同僚,不能就这么看着雨馨被老太太拖下水”

老潘摇摇头“要说也是你去说比较好,我感觉陈大福不会死,他身边有一批人帮他办事,连我都不知道没见过,但我知道那帮人非常厉害,陈大福自己也非常厉害我们都见识过的,现在不是战争,他就是去了内地也不会那么轻易被人打死,情况再恶劣陈大福自保还是没问题的。依我这几天猜想,他肯定是被什么事拖住了不方便联络,你去跟雨馨卖个好,你们女人之间好说话,让她赶紧发表一个声明,晚了就没效果了,毕竟雨馨还是陈大福太太”

潘太太深以为然,拉住小丽去找雨馨说话,雨馨最后还是在潘太太好心提醒下匆匆发表了一份申明,表示会支持陈大福做的决定。

现在市面上关于陈大福的传闻很多,有人说他跑去外国隐居了,有人说他伤心过度躲去深山里为太太修行去了,更多的人认为陈大福已经死在大陆了。李家姆妈就是那更多人当中一员,陈大福的失踪本来老太太还是很担心的,后来外面传闻陈大福死在大陆了,老太太为女儿担心的同时也有点窃喜,陈大福创下多大的家业李家姆妈是知道的,家里几个孩子,长子还不是亲生的,这让老太太心里开始有了想法。

嘉湖老兵联谊会用实际行动来支持陈大福和嘉湖集团公司,凡是在报纸上刊登对陈大福不利消息造谣中伤的,都被老兵们冲击报社,要小报社把作者交出来,一时间又引发了左派和右派报纸开始互相攻击,工团和工会也越发对立起来,爆发了好多次小规模肢体冲突。

陈大福家里来了很多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大部分冒充的都被安保赶走了,只有一位自称李姆妈侄子的留了下来,他确实是雨馨表哥,只不过是离的八竿子远,李姆妈现在身边正缺人帮自家女儿,看到这位远房侄子是读书人能说会道,就做主把他们夫妻留下来了。

为这件事老李差点跟老妹子翻脸,这个侄子不知道怎么打听到先去的士公司找到老李,老李不想掺合陈大福的家事真烦呢,跟这个远房侄子坐下来一聊才发现,这小子一直拐弯抹角打听陈大福家事,这让老李很警惕,几句话就把他打发了。

没几天老李才知道这小子被雨馨姆妈留下来了。老李深深地为自己外甥女担心起来,本来没外人在掺合,老李也在暗中关注这件事,有什么不好的苗头自己再出面处理,老李是老派人,他觉得这件事就是陈大福家事,自己不能轻易插手,再说了陈大福也没留下什么话给自己。他了解陈大福,陈大福临走时交代的这么仔细,说明他都已经安排好一切了,怎么会轻易死在大陆?可惜他的话雨馨和她姆妈都听不进去。

雨馨从小就失去父亲,是姆妈一手把她拉扯大,对姆妈的话基本上言听计从,自己没太多主见,当年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又托付给陈大福,本来就是最好选择了,可惜了。老李只好密切关注雨馨家里的一举一动,希望雨馨能想明白不要做错。

没多久,侄子的媳妇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只剩下那个油头粉面的侄子在家里了,雨馨也感觉到不对劲,几次跟姆妈说起都被姆妈一顿说辞给拦回去了,说家里房子那么多,那么大,又是真亲戚怕什么?说这家里一团糟正需要身边有人帮,何况陈大福留下这么大产业。雨馨一听就不高兴了,又不想和姆妈争执。

牛婶实在看不下去了,借口过来看孩子跟雨馨隐晦地提出雨馨不合适留下一个正当年的男人在家里,毕竟家里男主人不在家。

牛婶走后,雨馨下楼看到自己姆妈正跟表哥说的高兴,把姆妈叫到房间去说“姆妈,表哥自己没有家吗?表嫂走了这么多天了,怎么没看到他去找她回来?天天在家里,我都觉得不方便”姆妈一开口雨馨就晕了“馨儿,你表哥根本就没结过婚,那个表嫂不是真的,是他女朋友,都已经分手了,我天天在家看着没什么不合适,你表哥是个文化人,懂得多,你以后有事要多请教他,刚才他还跟我说,如果当初他早来的话,那种文件就不应该签名,你表哥懂法,那种文件就是欺负人,我们可以去法院申请取消这些不合理的文件,让你掌握公司董事会,他会帮你,要么你去跟你表哥好好谈谈?你表哥是真关心你,找你几次你都不搭理人家,这样不好,外人看到还会说你没家教。。。”。

雨馨一听就差点晕过去二话没说,吩咐佣人收拾行李,让司机马上上来,她给舅舅打了个电话,她要带着孩子们要去坪洲住一段时间,李姆妈和表哥目瞪口呆地看着雨馨,雨馨现在看到他就恶心,招呼都没打就带着孩子们离开了。李姆妈生气打电话给大哥诉苦,老李听到老妹子在电话里吱吱喳喳,一句话没说就把电话挂了。

听到电话里咕咕的声音,李姆妈才知道大哥真的生气了。

第二天,杰瑞就带人过来把这个恶心的家伙扔了出去,雨馨早上通知他的,杰瑞很高兴陈长官的太太能做出正确选择,一大早他就带人过来了,不理会李姆妈的叫唤,直接就把他带上汽车拉去公司训练营。在训练营里这个油头粉面的家伙被老兵们修理的连他妈都认不出了,连哭带喊把事情交代了出来。

当天杰瑞把口供交给雨馨,雨馨看完气的浑身发抖,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表哥,在陈大福家里偷了陈大福收藏的翡翠和字画,已经被那个女人带走了,他自己身上还藏了在家里偷来的钱,一条大丫的短裤。

方雨馨再也不想跟自己姆妈见面了,姆妈刚才还打电话过来教训自己目中无人,做了有钱人太太就不认亲戚,连自家姆妈面子都不给,让雨馨马上把表哥送回去给他道歉。

杰瑞去老李家里,把口供和物证交给老李看,老李看完后,跟着杰瑞来到陈大福家里,李姆妈还在打电话找人,看到大哥过来,立马站起来准备告状,指着杰瑞“大哥,我们家侄子呢,送回来了吧,这个鬼佬,昨天早上就是他带人把闯进来把人拉走的”

老李气的看着自己的妹子,把手里的口供摔到妹子脸上“你自己好好看看,你招的什么货来家里,差点害死馨儿”。

李姆妈拿起口供,仔细看了后大声地喊叫“这肯定是屈打成招,文和不是那样的人,我从小就看他长大,怎么会,肯定是冤枉的,你把他带过来,我要亲眼看到他当面讲”,杰瑞听不懂李姆妈的杭州话一言不发,老李骂“你就是个搅家精,这个家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做主?我早就警告过你,嫁出去的女儿倒出去的水,这里是陈府,不是李家!”

老李转过头来一字一字地告诉杰瑞“那个流氓我不想看见,你们看着办吧,我们李家没这号人”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杰瑞捡起口供,吩咐身边的安保“以后不许外人随便进出,这里是陈长官的家!”。

120

陈大福现在正带着叶塘和竹下坐在火车上,说起这段时间几个人都是满脸泪水,好不容易来到云南又遇到战备,缅甸的国军残余正在蠢蠢欲动准备反攻,边界线上到处都是部队驻扎,几个人凭着奎子的介绍信才蒙混过关,提着破烂行李爬上一辆运煤炭的火车去广州,实在是没钱买票了。

下了火车已经是半夜里,三个人饿着肚子在火车站哨兵旁边挤在一起休息了几个小时,这段时间的经历让他们都知道了,这哨兵的身边最安全,哨兵只要车站外面没人闹事就不管事,警察和联防看到哨兵身边的人也放心,坏人不得躲的远远的角落里哪个敢公开?

天没亮竹下就混在火车站入口处在一堆下车的旅客里转了几圈拿回来一叠钱,陈大福也没问竹下是偷来的还是乞讨来的,偷来的可能性最大,三个人简单吃饱肚子去对面商场买了衣服换上,没办法身上都快臭了担心被人当作盲流给收容了。

陈大福用水给自己和叶塘梳理了头发就坐车往宝安县赶,靠近边境一路上检查了多次,好几次陈大福掏出全家福才证明了叶塘就是自己妻子,自己是来广州外调,顺便带老婆去看看洋风景买点礼物回家送朋友。

一路上陈大福已经跟叶塘很熟了,叶塘跟蛋蛋的性格完全不一样,蛋蛋懂事温柔体贴,精明在心里,这个叶塘就是个假小子,性格豪爽,跟着两人钻丛林大山从不叫苦,这点倒是跟蛋蛋很像,陈大福也把自己跟蛋蛋的所有事都告诉了叶塘,只是没说自家的事。

竹下还是那个老样子,不起眼坐在最后缩在角落里,任何人一看到竹下,就会想到这就是个没见过市面的土干部,跟陈大福不一样,陈大福换了一身新买的干部服,插着钢笔,手里现在拎着上海字样的人造革皮包,身边的叶塘也一身城市媳妇打扮,两个人一路上都是假扮夫妻,时间久了,两个人都好像已经习惯了新身份,做事吃饭都很自然地好像老夫老妻了。

好几次陈大福脱口而出喊叶塘:蛋蛋,叶塘也答应,广东话里塘塘和蛋蛋发音差不多,陈大福开始觉得这是老天把蛋蛋带去天堂,又把另一个蛋蛋送到自己身边了。

最后一次盘查是出了汽车站,竹下很顺利就过去了,陈大福还得掏出相片来,费尽口舌才被几个联防放行了,陈大福跟他们说这次出差办完事带媳妇过来是特意来这里买进口肥皂的,听单位同事说,这里的肥皂又香又便宜。几个联防一脸鄙视地挥手让他们出去。

过了宝安县,他们就很谨慎地绕开有人的地方,手里有钱没粮票买不到食物,三人顺着将军岭往梧桐山走去,遇到有人的村子就躲过去,饿了就挖地里的番薯充饥。一直走了三天,他们才成功翻过梧桐山进入了沙头角,三个人把身上衣服清理一下扔掉不用的道具,凭着魁子的介绍信装作出差的干部走进沙头角,魁子给的介绍信是一级县政府的介绍信,比陈大福带的单位介绍信好使。

沙头角就一条街,街中间就是界碑,对面香港那边也没几家商铺开门,这边只有一家供销社和国营饭店开着挤满了来参观购物的干部。很多干部看着对面的商铺里摆满的商品流口水,被偷偷做水客的本地人拉着去角落里交易去了,交易的大都是肥皂和饼干糖果,只要不过境联防和边防一般不管。

街上每隔几步就有联防看着不让越境,竹下很顺利就在刚刚进来的一群人当中混过去站在黑衣短裤香港警察身边了。两个香港警察看着竹下一脸鄙视地检查了竹下的护照才没出声。

陈大福感觉自己身上至少有几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和叶塘,两个人跟着人群去供销社买了点没用的,听说这里的食品不用粮票,陈大福两眼发光买了一堆饼干和叶塘当场拆开大嚼起来,实在饿坏了嘛。大家一脸鄙视都觉得这两口子实在丢人,哪个来出差的不是给家里或者亲戚带回去,就没见过有哪家两口子当场拆开自己享用的!

陈大福一边吃一边看周围,眼角看到两个黑衣警察巡逻过来了,这边的边防军刚刚过去,猛地把手里东西一扔,拉着叶塘就往街中跑,一个试图拦住陈大福的民兵被陈大福用脚踹开,身边好几个很有觉悟的出差干部回过神来一把拉住陈大福,陈大福拼命把叶塘猛地一推,叶塘被推过去了,竹下快步跑过来紧紧拉住叶塘不让她被拉回去,嘴里大声地用英文喊“救命,我们是英国人!”两个英警吹着警笛跑过来后叶塘才被竹下拉过去。

陈大福被几个干部缠住了,这是陈大福没有预料到的,现在的干部还真有责任感,过去的路被堵住了,他眼角看到几个警察已经把叶塘和竹下围在中间了,退后一步解开身上的竹筒用力抛过去,竹下拼命跳起来抢在手里,这时不远处边防军已经吹起口哨跑过来了,陈大福几下把缠住自己的几个出差干部打倒,这时一个边防军已经跑过来端起枪来顶住陈大福,陈大福赶紧把自己的方位对着香港方向让他不敢开枪,几个香港警察看到这边的冲突也很紧张地掏出手枪,陈大福拼命踹开两个联防几步就夸过界碑,把紧紧拉住自己的一个边防军也带了过去。

两边顿时紧张对持起来,不远处英军哨卡跑过来几个武装英警和这边的警察一起用枪指着这个边防军喝令他放下武器!陈大福看到这个战士紧张地把枪端在手里手指紧紧扣住扳机,担心他走火引发武装冲突,抢过去抓住他的一只胳膊把他从几个香港警察手里抢了过来用手大力一推,把他送到界碑那边。

陈大福大声用英文向赶过来的武装英警介绍自己是英国公民,误入对方现在回来了,从竹下手里接过自己的护照交给身边的警察,那边边防军离这边就几步远,他们也看到了护照,有人跑过来向这边拍照。

陈大福用普通话跟那边解释了一下,刚才逛街不小心过界了,都是误会,隔着界碑向对方展示了自己的护照,指着护照上面的相片给对方看,几个民兵联防很不服气地在那边用土话骂人,边防军也虎视眈眈看着对面的武装英警,没多久两边的联络官得到消息满头大汗跑过来隔着界碑紧急沟通。

没一会两个联络官都向自己人挥挥手,看到手势两边的枪口都放下了不再指着对方,边防军和联防的枪口朝上,英警的枪口对地上,双方的眼睛还都非常警惕地看着对方担心对方突然发难。

街头那边黑压压一片人头都是来沙头角参观的外地干部,普通老百姓除了本地人都进不来沙头角界碑街道,香港这边不多的几个商铺老板担心冲突已经把店铺关了,躲在店铺里面看热闹。

界碑那边很多有觉悟的干部站在警戒线外围破口大骂有汉奸卖国贼外逃,既然已经过来了陈大福心情非常好也不生气,卖国贼自己可担不起,也没那个资格卖国好不好?再说了刚才自己就跟对方说过了自己是英国人,卖英国?估计女皇不会答应,陈大福笑眯眯收起护照跟着警察们去到石桥那边的岗亭里做笔录。

陈大福借用了里面的电话给杰瑞和詹姆士打了电话,詹姆士在电话里爆粗口挂了电话。杰瑞在电话里很兴奋地问要不要带支票去赎人,被陈大福笑骂“我在香港警察手里,赶紧带叶太太的证件来接人!”放下电话陈大福和竹下任凭警察怎么问,陈大福和竹下都回答等律师到了才能回答,因为叶塘没有合法证件,所以要等人来救驾。

竹下和陈大福用英文交谈,也让警察不敢小看他们,他们都知道陈大福几个就是闯关的,这几年从这里闯关的不是没有,但很少发生这样的恶性事件,刚才双方都差点开枪,那可不是小事件,刚才那个边防军带枪过界,处理好的话是外交事件,万一处理不好那就是战争!几个高级警官偷偷擦去脑门上的冷汗。

也不知道这几个人运气好还是不好,前段时间刚好有本地农民闯关,沙头角这边已经接到命令加强了警戒,如果正常过界那就能按照正常程序处理,现在事件搞这么大,估计要等更高级的官员来处理了,善后的工作也不少,几个高级警官一脑门子官司在一边商量。

这几个人一身对面土鳖打扮,根本就是不是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是误入,只不过两个人都持有英国护照,保护侨民也是他们的责任,那个女孩他们自称是陈太太,但他们拿不出陈太太证件。

中午的时候几部奔驰开了过来下来一大群人,两个英国大律师带着一名香港警务司的高级警官去跟警方交涉,特保们一下车就把陈大福护在圈子里,一群外国人围着陈大福几个,两个有名大律师,还有几个一看就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来,警察们才知道刚才闯关的肯定是个大人物。

对面的边防军和民兵看到这副情景,也知道了刚才他们放走的肯定是个重要人物,后悔的直跳脚,只是他们已经在英界只能干看着了,几个特殊部门的人紧张地抓紧时间对这边拍照。联络官也得到上级指示要求他询问对方真实身份,英警联络官也得到上司的暗示把陈大福几个人身份告诉了对方“只是几个普通英籍香港商人”

对方根本就不信,要求得到详细资料被拒绝,双方又在扯皮。

叶塘也被陈大福的朋友这么大场面吓到了,这么多鬼佬围着自己叶塘感觉非常害怕。陈大福搂住塘塘跟杰瑞、詹姆士介绍“这是我的姨妹,叫叶塘,这是我朋友詹姆士、杰瑞,那些都是我朋友,我们马上就能回家了,回家后我会告诉你一切的,现在不要说话跟着我走”。

杰瑞带来了蛋蛋以前用的证件,警察对照了一下看不出破绽,几个大律师和一位警务司高级警官作保留下来办理手续,对刚刚过来的三个人只好放行了,善后工作由他们负责。

刚才人多警官在场,一直拉着脸憋了一肚子气的詹姆士等警察走后就在陈大福胸前给了陈大福一记,叶塘生气地正要上前跟他理论,忽然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了,杰瑞抱住竹下“竹下长官,这次跟陈长官去了这么久,报酬肯定不少,欠我的钱该还了吧”竹下苦着脸“杰瑞,我亏大了,自己私房钱都贴进去,现在口袋里还有几分钱人民币你要不要?”陈大福和几个人都笑了起来,想不到一向严肃的竹下也会开玩笑。

一行人坐上车呼啸而去,留下一地灰尘。

0

119-12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