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血天路>第132章 工作调整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32章 工作调整

小说:铁血天路 作者:吉大可 更新时间:2018/7/12 7:33:48

进入1952年以来,朝鲜战局就像是被冰封了一样,交战大局好像被巨大的冰层冻结了,只有双方对峙的前沿,就好像是几条裸露的冰裂缝,还在吱吱咋咋的发出刺耳的噪音。

我们的邻居Y国,为此,充当起了交战双方调停国的角色。

其实,Y国军队原本,也想在朝鲜战场上小试锋芒,但我军战争初期就奠定了不畏强权,连战连捷的优势格局,令这位刚从殖民地漩涡中爬出来的邻居,不得不审时度势,重新寻找它所梦想的大国定位。

扛起两大对立阵营之外的第三方势力主导国这杆大旗,无疑是Y国目前最为有利的选择。如此一来,可以两边得利,两边都不去趟浑水。

我们新生的人民政权,为了打破西方列强的封锁,对地处我国西南的几个邻居,采取了相互协商,相互谅解的和平共处原则。

对此,我们不得不做出一些必不可少的让步,这也是形势所迫,大势所趋。

在这场,两个曾经的殖民地大国之间的首次军事对峙事件中,我们也是如此。

……

这一下,可激起了一心要把罪大恶极的哈吉尼雅孜,捉拿归案的王三七的满腔怒火。

此时,他正拿着电话听筒的手,气得不住地颤抖,极为罕见地厉声质问着靳书记。

“靳书记,我想不通。哈匪的强盗行径已经铁证如山,为什么还要放走他,这样做,可是后患无穷啊!要是这样,老子我还不干了!靳书记,你另找他人来负责涉藏工作吧。”

靳书记从来没有听到过,王三七如此粗暴的话语,一时间,是愣在了当场。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三七,你先冷静一下,我这正要跟你说另一件事呢。你这样的态度,你让我怎么开口啊?”

三七他能冷静吗?阿里边防线,上千将士都在发出愤怒的同声吼声,坚决要严惩哈吉尼雅孜这个恶棍,他给昆仑山一线我军制造了多少麻烦,欠下了多少血债,说放就给放走了吗?

驻守高原的将士们不理解,将士们有怨气,将士们的愤怒与不平,都化作电报,一起砸向了负责漠南军分区涉藏工作的信鸽小组组长,王三七这里。

三七一下子沉默了,拿着电话听筒的手,不自觉地慢慢放了下来,整个人无力地跌坐在信鸽小组办公室的椅子上。

电话的另一头,靳书记还在极力地劝慰着三七:“喂,喂,喂,三七,你到我这里来一下。喂,你听到了吗?”

三七这一下,可给事务繁重的靳书记,出了一个大难题。

他本来要传达上级的新指示,为了配合即将开始与Y国的边界谈判,新藏公路大规模修建工作暂缓进行,主要精力将放在维持现有道路的畅通上。

这可怎么办?

同在地处喀什噶尔漠南军分区会议室,一直在为地方事务忙得不可开交的姚立功,善解人意地递上了一支烟。靳书记本来没什么烟瘾,这次,他毫不客气地接过香烟,大口地吸着,权当是舒解一下心中淤积的不快。

缓过一阵之后,靳书记把手中的烟卷,往桌上的烟灰缸里狠狠地一按,掐灭了烟头,眼望着面前的老战友,嘴里喃喃地嘀咕着。

“这还没把暂停修路的事,通知到他呢,他要是再知道了这事,那还不得闹翻天了!”

多年从事思想政治工作的姚立功,最大的特长就是善解人意,他看着一脸铁青,令他颇为敬重的一把手,把自己桌前盛满茶水的茶缸,轻轻地推到靳书记面前,语气和缓地说着。

“三七他一时不理解,转不过弯子来,这也在所难免。不如这样,暂时,给他调整一下工作岗位,让他从旁观者的角度,好好地冷静一下。”

满脸不快的靳书记听后,倒是不住地点头:“是啊,旁观者清嘛,再说了,眼下大雪封山。涉藏、涉路工作都没有那么急迫。好吧,你通知老钱,你我二人赶到三分区去,我们三人开个党委书记会,让秦玲参会做记录。”

此时的秦玲,已经被任命为漠南军分区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很快,就要从地处三分区的藏指,重回喀什噶尔上任了。

……

都说三七是一个事业为重,擅打硬仗,顾全大局的汉子。但这一次,可是真把他的心给伤透了。

把你死我活的敌人哈匪给放走,今后,这仗还怎么打,兵还怎么带?

他是连气带急,一下子,病倒了。连续两天是高烧不退,严重时,神智都有些模糊。嘴里翻来覆去地就是那几句话:‘放跑了哈吉尼雅孜,我怎么向牺牲在高原上的战友们交代啊!’

急得秦玲这两日是一有空儿,就往昆仑山隘口战地医疗队跑。

在她和白衣战士们的精心呵护下,三七总算是高烧褪去了。这不,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上两句话,秦玲就接到了开会的通知。

……

书记会刚一开始,副书记兼常务副司令钱进,就憋不住了。

“老靳,这事,我这个旁观者可想不通嘞,更别说三七了。上级为什么不详细说明一下这样做的理由呢?”

姚立功一听,怎么老钱都不理解,军分区班子成员,一半人都有意见,这可让靳书记太为难了,接下来,这工作分工调整的事,可怎么进行呢?

要说,能够昂首挺立在艰苦异常的边塞,指挥调度大军,那各个都有钢铁般的意志,姚立功也不例外,他当即开口解释道。

“上级一定是从大局出发,从雪域高原的边境安宁着想,暂时放弃一些局部利益,咱们一定要顾全大局嘛。这一点,在战争年代,我们经历的还少吗?”

姚书记说的没错,钱进联想到战争年代,很多当时不理解的举措,最终,都被证明是必须如此才行。他这样一想,也就不再作声了。

靳书记一看,时候差不多了,随即,把话题扯到正题上。

“三七最近大病一场,身体需要恢复。涉藏、涉路的工作,按照上级指示,又必须循序渐进。我的意见,涉藏工作,重点放在清理内奸这件事上,内患不除,存后顾之忧嘛!”

说到这,靳书记扭头看着身旁的姚立功:“这件事,老姚,你带领保卫科,要深入开展工作。”

“新藏公路当前重点就是保畅通,这方面,老钱,你带领哈景明和杜国辉,尽力而为吧。”

说着,靳书记把目光聚焦到了,面带一丝不解的钱进脸上。

一直在低头记录,在书记会上,没有发言权的秦玲听后,不免暗吃一惊:‘三七他今后干什么呢?’

靳书记跟着,就把话题联系到了三七的头上。

“三七前一阶段,一直在高原和筑路一线奔忙,这人也不是铁打的,近来,身体又不大好。我提个建议,是不是让他先从一线撤下来,搞一搞地方工作,或者军队内部的保障工作。”

说着,靳书记刻意停了一下,眼看着与会的各位,都是低头不语,只好,接着说下去:“比如,部队的男女兵管理工作,……”

靳书记的话刚说到这,在一旁作记录的秦玲,忍不住‘嗤嗤’地笑出声来。

还是这位善解人意的姚副书记,及时出来解围了。

“要我说,我们大家对三七的了解还不够深入,在这里,我先做个自我检讨。别看他大个子一条,干起事来,很会照顾各方利益,我完全同意靳书记的提议,发挥一下三七潜在的所长之处。”

听到这,平日里不拘言笑的钱进,也忍不住‘嘿嘿’笑了。

“老姚,这事,我看,你和靳书记一唱一和的,肯定是事先商量好了。好吧,我也不反对,不就是先让三七休息一下嘛。但是,我有话在先,这筑路的事,一旦提到议事日程上来,还是要三七出来挑头才行。”

靳书记一看再无异议,当即决定会议结束,并对秦玲说道:“秦玲,会后,你把会议决定,通知到三七本人吧。”

正在收拾着记录本,准备离去的秦玲,不免为之一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忽闪着:“靳书记,我通知他合适吗?”

走到身旁的姚书记,紧跟着就是一句:“你是政治部主任,书记会议记录员,再合适不过了。”

随即,响起了秦玲特有的温润嗓音:“那好,我就按照靳书记的指示,通知到他本人。如果,他有不同意见,我再向各位书记汇报。”

已经大步迈过门槛儿的钱进,当即停住脚步,回头补了一句:“不用跟我说了,只要跟靳书记和姚书记说就行了。”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很明显,对这事,他绝对不愿意掺乎进来,

……

要说,在这偏远的沙漠边缘,荒芜的昆仑山脚下,野战医疗队病房的条件还真不错。

一水儿的瓦顶土坯平房,整齐地排成两排。第一排是治疗和办公的场所,第二排则是病房和医护人员的住所。

虽然,病房房间不大,但窗明几净,阳光充沛,三七最为惬意的就是,平生难得地独享一回单间住宿。

这可太方便了,自己干什么都不会打扰别人,多自在啊!

正在得意之时,推门而入的秦玲,不待三七起身,就照本宣科地宣布了书记会议的决定,免去三七一线的工作,主抓军队男女兵管理。

令秦玲万万想不到的是,王三七却得意洋洋地躺在病床上,翘着二郎腿,《军民大生产》的曲调,在嘴边上惬意地哼唱着,一副享受生活的惬意神情。

气得秦玲再懒得理他,一甩长发,扭头走出了病房。

……

还真别以为,三七这是在作作样子,其实,他巴不得赶紧脱手眼前的差事,省的到时候,再落得个千夫所指的地步。

他此刻的心里,正在暗自盘算着,不就是让我来当红娘嘛,这有什么了不起。都说国家,国家,这没有小家,哪来的国家。

正想到得意处,雪域高原普让军营,土旦旺堆的身影,一下子,又浮现在了他的眼前,他脸上随即蒙上了一层阴影,躺在病床上,仰面朝天地暗叹一声:‘可惜,阿里边防官兵的婚姻之事,咱已经无权过问了。’

都说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这不,三七还在医疗队里,得意地享受着病号生活。办事麻利,干练利索的九嫂,就怀抱着一个厚厚的档案袋,兴冲冲地闯了进来。

一进门,不待三七搭话,径自往床沿上一坐,一边低头打开档案袋,一边喋喋不休地念叨上了。

“三七,这回可好了,我又跟你和秦玲一起工作了。”

事先毫无准备的三七连忙起身,正预下床,被九嫂温柔有力的臂膀给按住了。

“行了,我们又不是外人,你好好歇着,我来给你念。”

三七一听,还真把我当红娘使了,得得得,阿弥陀佛,我还是赶紧发挥作用吧。

“九嫂,咱先别急。这些事,我完全相信你,会办得妥妥贴贴的。都说正人先正己。九嫂,我问你,钱司令现在怎么样了,明确表态了吗?”

九嫂一听,不知不觉地,涨出了一个大红脸。没好气地顶了三七一句:“咱这说工作呢,你怎么又扯到我这来了?”

一看九嫂那副认真的样子,三七这下可来精神了。他是上身一挺,长腿一挪,麻利地从病床上站到了房间里,两眼放光地低头盯着颇为不自在的九嫂。

“九嫂,我这说的可就是工作啊!你想,我们当领导的要是不带头,大家怎么跟上来啊?”

九嫂忍不住瞥了一眼,看似全无正形的三七,赶忙补救了一句,生怕被这个大个子给戏弄了:“这事,没听说过需要领导带头的。”

跟着,就像模像样地模仿起三七的话语:“要我说,最应该带头的就是你和秦玲了,你们的事已经这么久了,早就该办了。想当年,要不是陆姨……”

九嫂原本语气温柔的话语,说到这,禁不住哽咽了起来,一时,竟难受的说不出话来。

三七也不禁一番惆怅:“是啊,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正是陆姨她们这些先烈们,用一腔热血换来的啊!”

两人为此是默默无语,都把思绪带回到了战火硝烟的激情岁月之中。

恰在此时,秦玲手拿着一个薄木板纸夹,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

“呦呵,九嫂在呐,我还以为,这家伙倒头大睡做美梦呢?”

三七冷不丁地,被从身后传来了一句,是猛然一个机灵,当即,从回忆中跳了出来。

心细如丝的秦玲,眼看着九嫂湿润的眼眶,就知道他们两个肯定是想起了什么往事。为了调节一下气氛,俏皮地跟上一句:“三七,你这跟九嫂也开始攀亲带故了吧?”

三七的反应也是极快,配合地相当默切:“我怎么觉得这屋子里,冒出一股酸气来啊?”

九嫂听后,则是破涕为笑,知道这‘两口子’是在她面前唱双簧呢,随即,机敏地说着:“那还不是从你臭脚丫子里,冒出来的怪味。”

可这玩笑归玩笑,等待他们的正事,实在是太多了,还真没时间就这样打趣儿闲聊。

秦玲麻利地打开三七的住院病历夹,一弩嘴,随手递给了他。

三七赶紧接过病历夹,还以为是要他看病历呢,当即,从头开始,认真地看起来,哪曾想,九嫂轻轻地拿手一指页面下方的空白处,示意他,拿起夹子上用细线绳系着的铅笔。

“干什么?还要签字画押吗?”

三七的话刚一出口,就听门外一个清丽的嗓音,瞬间飞至:“干嘛?还想赖在我们医院里,坐享部队福利了?”

三七闻言,这话可是非同小可,‘这丫头咱可惹不起,想躲还来不及呢。’

赶紧在病历上草草签完字,病号服都忘了脱,迈步就往门外走。刚一出门,就被门外等候的一干人给震住了。

原来,不仅只有小媛,靳书记、姚书记、钱司令和柱子、二娃他们都在场。

姚书记望着已经恢复健康的三七,还是那种诙谐的口气:“怎么样,三七,我们迎接你出院的阵势不小吧?”

三七一看,主要领导都在场,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又要开会吗?”

姚书记眉头一扬,笑嘻嘻地说道:“已经开完了。”

再看,三七一脸疑惑的样子,靳书记也不想让大病初愈的三七再过多耗费脑筋,语气沉稳地跟上一句。

“现在,全军上下正在大力开展正规化建设,这也是我军从抗美援朝中汲取的经验。分区机关正式成立司令部、政治部和后勤部。经组织研究决定,姚书记分管政治部,老钱分管司令部,你分管新成立的后勤部,有什么意见吗?”

三七一听,这活儿,自己过去可没干过,心里当然有些不高兴,但,这总比闹情绪后没事干强多了。随即,没好气地跟上了一句。

“行,不就是吃喝拉撒玩儿,这些杂事嘛,没问题啊!”

他话音才落,姚书记顺势插话道:“哎哎,三七,你可小心贪多嚼不烂啊!这玩儿的事可不归你,那是政治部的职责,到时候,你把银子准备好就行了,哈哈哈。”

看着眼前笑声一片的战友,三七此刻却笑不起来,他忍不住低声嘀咕着:“那还有信鸽小组的工作呢。”

三七话音虽小,但事关机要工作,大家的笑声很快就收敛了。

靳书记刻意把声音放得和缓一些,试图宽慰一下眼前这位战将。

“这件事,组织也研究了,既然叫信鸽,那总是要展翅高飞的嘛。过去,在你的带领下,它一路从硝烟中走来,现在,该到放飞的时候了。”

说着,靳书记上前一步,轻抚着三七宽厚的肩头,语气中肯地说着。

“你从现在起,不再担负此项工作了,信鸽小组的工作,按照部队正规化的要求,对内,正式纳入司令部机要情报工作范畴,作为司令部的副参谋长,二娃和柱子,今后,将承担这项工作。

对外,则由政治部直工处牵头,秦玲还要继续过问这项工作。

当然,在必要时,你还是要参与指挥的,对此,你没意见吧?”

这里所说的内外之分,主要是编制上归司令部,但组织上,则在政治部直工处(直属工作处)。由此可见,信鸽小组在军分区工作中的极为重要性。

三七忍不住避开眼前的靳书记等领导,目光投向了他们身后,表情坚定,目光如炬的亲密战友李启富(二娃)和邢国柱(柱子)。

他这不仅仅是透射出了万般信任,更重要的是释放出,对他们今后更趋复杂诡异的谍报对抗形势,寄予了无限的关切。

他太了解他们的老对手,文今夕和莒岚了。今后的硬仗,只会愈演愈烈,这将是一场躲在硝烟背后的生死较量。

要说,看似粗放,实则有数的钱副司令,面对此关键时刻,那可是绝不含糊,直面着三七说道。

“老伙计,今后,有什么风吹草动,你可得帮老哥我一把啊!咱们现在可就说好了,是分工不分家。”

三七满脑子都在想着如何交接情报工作,猛然,被钱进说完话后,有力的大手在背后一桶,再抬头,迎着钱进诡异中带有几分期待的目光,他这才恍然大悟,钱司令说的是一句双关语。

三七连忙在人群中,用眼光搜寻着九嫂的身影,回答他的,则是小媛迎面而来,令他畏惧的严厉目光。

就这么一照面,三七就预感到了,他今后的工作,婆婆妈妈的事,绝对少不了。

还是秦玲温润的话语,及时地提醒了他:“三七,今后,医院也归后勤部管理了。”

三七一听,当即条件反射般地迎上了一句:“要我说,还是你们政治部管更合适。”

说着话,他眼都不敢看小媛一下。

善于把握时机的姚书记,又发话了:“哎,这革命工作,可不是你推我让的事,三七,你就踏踏实实地接着吧。还有呢,政治部已将分配的女兵们,都安排到位了,今后,他们的衣食住行,你可要多上心嘞,哈哈哈。”

三七正在茫然不解之中,靳书记的话语,随即而至。

“三七,上级对女兵的安置工作极为重视,在这方面,政治部和后勤部要共同发力,考虑到老姚地方上事情太多,所以,党委决定,这件事,由你牵头,政治部和后勤部协助,我想,你不会推脱吧?”

三七就是想推脱,这领导也没给他这个机会啊!

这不明摆着嘛,熟悉的工作没了,不熟悉的工作来了,这能没意见吗。但看着,眼前一干领导们,早就串通一气的架势,他就是再争也没用啊?

对了,咱总得提点要求吧。

“靳书记,这后勤部长是谁啊?这我总能过问一下了吧。”

回答他的,依然是分管政治工作的姚书记,你想啊,对付这种对分工不太满意的主儿,怎么能让一把手冲在前面呢?

“过问没问题,选择可没门儿。”

大家可别误会了,好像,漠南军分区的领导工作缺乏民主意识,这也就是对待他王三七,都知道他鬼点子多,不如此,工作就无法顺畅地落实下去。

靳书记和颜悦色地说道:“后勤部长是洪一壶,副部长吴小媛兼军分区野战医院党总支书记。”

一听这安排,差点儿没把王三七给噎住,这不是哪壶不开拎哪壶嘛!

整天喊着要老婆的家伙,来分管女兵的工作。从来就跟三七不对付,自始至终拿他开涮的主儿,来当他的助手。这让三七还能说什么呢?

当然,只能是无话可说!归总一句话,接受组织考验吧!

3

第132章 工作调整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