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血色黎明>猫捉老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猫捉老鼠

小说:血色黎明 作者:帝国骑警队 更新时间:2015/7/1 7:13:34

寒风瑟瑟当中一小队印藏边境警察部队的士兵正在营地里休息,他们的行进速度很快;借助GPS的帮助他们的行动路线准备通过山南地区的原始森林穿越山口返回阿鲁纳恰尔邦;次仁多吉正看着地图啃着压缩干粮,一旁的朴一宇则抱着一支自动步枪靠在岩壁上休息,已经连续行军超过三十个小时所有的人都已经到达了一个体力上的极限,次仁多吉找到地图上的一处山洞里让小分队休息并且抓紧时间补充体力。

还需要走几天才能够到达山口?朴一宇第一次来西藏,不过他对西藏的高海拔缺氧以及这里的恶劣气候感到吃惊,虽然战斗中小分队没有减员但赵中天的行动队还是有一名队员因为高海拔引发的肺气肿而丧命,为了不拖累小分队行军,那名倒霉的雇佣兵被他们埋在了一个坑里。现在朴一宇带领的小队又有一名雇佣兵发生了高原反应,虽然他们都是经受过特种作战训练的精英战士,但依旧难当天气。

五天!次仁多吉话不多而且英语也不太好,说起话来总有一些藏语口音和饶舌,很多时候他俩交流的时候次仁多吉需要多次将一个词汇说出来才能让朴一宇听懂,虽然这些人都去过美国但英语水平实在不怎么地!恐怕我们的追兵也离我们不远了我们需要抓紧时间上路了。次仁多吉生性多疑,战场的感知能力相当强悍,这十几个小时他总感觉自己的身后有一股解放军的部队在偷偷的跟着他,不过他几次放出去诱饵最终都没有发现什么。不过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白玛仁吉的特种兵和他们之间的恩怨也令他们感到害怕。

你说的对,这两天我也感觉我们的身后有一股追兵在跟着我们,他们不着急消灭我们可见他们想要等到我们撤退到山口附近的时候再下手;不如我们和他们做个游戏吧!朴一宇担心这些追兵会给自己造成麻烦所以主张小分队假装继续前进,然后在一个适当的地方打身后的这群追兵的一个埋伏。但次仁多吉有自己的想法,他摸了摸脸上的一处刀伤:“他们正想让我们停下来,我猜对面已经在我们的前面布下天罗地网了。”

你是说解放军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撤退路线么?朴一宇心中有些惊讶,他感觉中情局制定的撤退路线绝对不会暴露,这不同于贡布扎西的人马制定的撤退路线,显然贡布扎西那边泄密的可能性更大一些,但这是中情局制定的方案,所以他还是对撤退路线心中有数的。次仁多吉留着和贡布扎西一样的山羊胡,有些时候在他思考问题的时候总是会如同贡布一样下意识的摸一摸自己的胡子。

对方跟踪了我们至少有十五个小时了,我觉得我们身后的敌人就是白玛仁吉的队伍,他们对这一带的地形了如指掌,他们甚至还清楚的知道什么地方能够通过一批骡马、什么地方能够攀登上去;看着认真样子的次仁多吉,朴一宇也停顿了几秒钟略微的思考了一下他的搭档所分析的现在小分队险恶的局势;如果如你所说的那样的话,我们即便走到山口也会全军覆没,是不是可以更改一下行军路线呢?

中尉,贡布长官在提斯普尔发来紧急讯息要求我们立即改变行动路线。一名印藏边境警察部队的藏人背着电台跑进来。瞧,我们的猜测一定程度上被后方认定了,如果连提斯普尔的后方都发来讯息让我们改变行军路线的话,那就说明我们已经暴露了!次仁多吉熟练的在地图上重新的标注了新的行军路线,然后指给朴一宇看。在这里,原定接应地向下游走大约三十公里的地方,都是在雅鲁藏布江的南岸;

这里地形你熟悉,既然你制定了行动方针我就听你的好了!朴一宇也不废话,他知道整个小分队的生死此时需要依仗这些流亡藏人的。十分钟以后这批小分队悄悄的离开了山洞,甚至连脚印都已经清扫的一干二净,看上去就跟没有人来过这里一样;不过这只是应对与普通人来说;二十分钟以后二十几个身穿着数码迷彩和丛林特战服装的解放军特种兵就出现在了这里,一名特种兵蹲在一处大石头旁用手摸了摸石头然后又把手凑到鼻子前。

有青稞酒和饼干的味道,看起来是木斯塘的那些狗崽子们回来了!白玛仁吉一挥手不消一刻这群特种兵又迅速的投入到了追击的序列当中,白玛已经能够从任务的情报上得知此次行动绝非只有他一支特战队参与,所有参与进来的部队如同是骑在马上的猎人将一群烈马赶到预设好的栅栏里一样,这群人现在或许只发现了白玛一支特种兵,但白玛相信至少有三支以上的特种兵在参与追击。

三天以后,次仁多吉的小分队看见了波涛翻滚的雅鲁藏布江,对于连续72个小时强行军状态的他们来说看见雅鲁藏布江已经算是成功一大半了,让弟兄们休息到天黑,然后我们从下游渡过去;

午夜,江对岸的沙滩上点起了两处篝火,次仁多吉知道这是潜伏在国内的藏族特务为他们指引方向用的,他相信连续72个小时的强行军已经可以把身后的解放军追兵甩掉,即便他们用最快的速度追上了那也要十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在这期间他们有充足的时间休整,为跨过雪山做准备。看,江边有动静了;在森林当中一个狙击小组正监视着江面的反应;白玛仁吉的人到什么位置上了?趴在狙击小组左边二十米远处,一名中校正在用望远镜观察河对岸。

很显然他们把目标跟丢了,此前他们报告说一个钟头以后就可以追上来,但现在他们显然被次仁多吉的人马留下的假线索给欺骗了。狙击手颇有些得意的说道,这群特种兵从东南亚坐飞机回来只用了很短的时间就上了高原,然后用飞机空投到这里守株待兔等着次仁多吉他们落入口袋里。张建国中校是这支特战队的指挥官,他把特战队分成两队人马,一队由李浩指挥部署在靠近南岸的一处戈壁附近随时可以从提供侧射支援,第二队由他亲自带领埋伏在伏击圈的正面。

他们的重火力有两支12.7毫米重机枪和三具35毫米榴弹发射器,等次仁多吉的人马进入伏击圈之后他们就会开火抢先打掉赵中天的中情局行动队,然后争取抓几个印藏边境警察部队的藏族士兵,这样他就可以交差了。

不一会儿的功夫,江面上出现了三个橡皮筏子,橡皮筏子上坐满了次仁多吉的士兵,几个桨手正在费力的滑动船桨让小橡皮筏子能够不被水流冲的太远以至于错过登陆地点;为什么不再这个时候动手?李浩询问张建国是否可以动手;天空已经暗下来并且开始下起雨来,这严重影响了双方的侦查,而次仁多吉很着急如果雨越下越大,对面的篝火可能会迅速被浇灭然后无法再被点燃。

火力组优先打沉对面的橡皮筏子,至于岸边接应的特务留给第二组解决!张建国手中的俄制狙击步枪的准镜套在了橡皮筏子上的一个藏人;

打!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12.7毫米重机枪毫无征兆的从林子射出来密集的弹幕,橡皮筏子上的藏人如同割稻草一样被扫倒然后跌落进入冰冷的雅鲁藏布江,河对岸的次仁多吉看的肝胆俱裂,他忿恨的将手重重的锤向一棵树上,该死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朴一宇朝地上吐了口痰然后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旁边有些失魂落魄的次仁多吉,印藏边境警察部队的指挥官果然各个狡猾过人。

他们让一部分新兵和佣兵作为第一梯队乘坐三艘橡皮筏子渡江,而次仁多吉的底细和朴一宇的几个人留在岸上等待第一梯队上岸后发信号,现在第一梯队还没有到江心就被全灭,点燃篝火的内应立即丢下火把就跑,不过他的两条腿还是没有子弹快,两颗5.56毫米子弹打断了他的双腿,他只能够哀号着倒在地上翻滚。

这条路走不成了,选择第二方案!次仁多吉红着眼睛对手下说道,这些新兵大多是从尼泊尔和不丹的藏人移民和难民的后代中招募的,很多人的想法是借助这个平台来摆脱自己难民或者是贫困的身份,但次仁多吉还是派出了两个木斯塘后代的军官作为领队带着几个嫡系坐在第一梯队那里,现在这些人都全完了。

此时,在次仁多吉后方两公里的地方白玛仁吉正焦急的带领特种兵追击,前方传来密集而短促的重机枪射击声音嘎然而止让他感觉到自己可能要赶不上了,之前他们被次仁多吉巧妙布置的假线索所迷惑而走了不少冤枉路,气愤不已的白玛仁吉只能够加快行军速度边搜索边追击。联络一下张建国问问他们那边的情况如何。通讯兵很快联系上了封锁渡口的张建国小队,张建国表示他们刚才伏击了二个人的印藏边境警察部队并且抓了一名内应。不过张建国也表示自己无法渡江搜索北岸,希望白玛他们可以继续搜索一下北岸,因为张建国不确定贡布扎西就在那二十人里。

天空中两架米171型直升机出现了,夜间飞行的直升机打着航灯从西面接近,白玛知道木斯塘的那些游击队狡猾异常,他们绝对不会一次性投入自己全部的力量,他仍然相信在北岸至少还有一支二十人左右的队伍没有渡江,而贡布扎西很可能就在里面。

分成三组继续追击,马上联系拉萨,让他们再派三个组过来;我们需要拉网式的搜索。白玛带领特种兵很快陷入了一片漆黑的林子中追击次仁多吉去了;今天早上中国政府方面宣布在拉萨以南的雅鲁藏布江歼灭了一支向中印边境撤退的恐怖分子,据悉这一队恐怖分子手持印度陆军制式步枪和炸药,其炸药成分与被炸毁的青藏线铁路隧道内所找到是粉末相吻痕,中国政府已经就此事以及之前印度空军袭击巴基斯坦西亚琴冰川哨所导致一名中国军官受伤向印度政府提出正式外交召会。

提斯普尔特勤中心,真见鬼,你是怎么把人派过去的;布拉普拉准将如同是一头暴虐的狮子一样愤怒的指责贡布扎西,好像他的印藏边境警察部队能够被印度人真正控制一样,贡布扎西铁青着脸不吭声,他心中知道木斯塘的后代已经经不起这样几次渗透全灭的打击了。

30

猫捉老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