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墨绿风暴:群狼出击>第二十五章:兔窟制敌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五章:兔窟制敌

小说:墨绿风暴:群狼出击 作者:熠辉 更新时间:2017/9/11 20:21:55

军事行动:逐客令(CN)/血色十字军(US)

地点:韩国·釜山

时间:2055.9.20 10:30 0003hrs

我看了看我的团队,战士们的脸上都被尘土糊得黑乎乎的,但这让他们坚定的眼神更加夺目,越发让我看到了大家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气势。我不禁想到百年前的抗战战场,那革命先烈们用生命筑起的血肉长城。无数的勇士前赴后继,将不可一世的侵略者赶出华夏大地。国家陷于危难之时,有那样大义凛然的勇士,实乃国家幸甚,民族幸甚。现在,我们是在国外,可以认为是为了完成祖国交给的任务而战,也可以认为是为了邻邦的民族存亡而战。我们作为这之中的一份子,并无他求,只求国家安定,民族安康。不仅仅是我们民族,还有每一个爱好和平,追求民主自由的民族。

“你们谁跟我下去?”我问。“我!”战士们几乎同时回答。一答完,大家都看着对方笑了起来。“队长,你指定吧。这里你是头儿。”启扬说。“这真是难以定夺啊。”我还没遇到过非要挑人不可的时候,但是很明显现在不是犯难的时候,于是我看向伍溢少校。“这样吧,”伍溢说,“虽然理论上我们这小队没有接到指挥部的命令,但是咱们是一个团队。我派管玄跟着你,你再找三人。你们和美军沟通一下,你们先下,找到别的方法把我们也运下去。当然我们也不闲着,我们会在上面找方法下去。只是,我们得组成战线,否则咱就不是钻兔子洞而是钻蝎子洞了。”大家听后也都点了点头。信哲又想跟我下去,但这次我拒绝了他。他毕竟还是年龄小的兵。我挑了带着轻机枪的海鹏和梁战,又让启扬跟着。启扬的脑袋比我们谁都好用,他能更好地观察形势然后作出准确的判断。志岳带剩下的人留在地面,寻找其它办法下去策应。金玧亨说这座要塞花了好几年才造出来,讽刺的是韩国人现在得想办法对付他们自己的要塞。

我们初步计划在电梯里用美军带来的便携式掩体搭建一个简易阵地。美国和韩国的特种队员在掩体后和电梯侧面布防,我们五个人待在他们后面。电梯是独立供电,从地面直达要塞底部,由于内外侧的门都有防弹设计,敌人是没法在我们下来之前破坏电梯的。所以他们只要发现电梯有动静,就一定会上好膛在门口等着。

我们五个人配备着可以快速充能的光学迷彩,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在电梯门打开,美韩军队和敌人开始交火后冲出去。电梯门够宽,我们有机会在美韩军队吸引火力时冲出去占领有利位置然后和美韩军队交替掩护。如果停在底部的另外那部电梯还能用,上面就能派更多人下来了。这个计划唯一的问题是我们不能确定能不能与上面的人保持联系。

我们这支先遣队除了我们五个中国人,还有米切尔挑出的八个三角洲队员,另外七个人是韩国士兵。中国和美韩一起执行任务,这在几十年前是会被人当做笑话的。但是,时代变了,观念不变就得被淘汰,而在我们这,不变观念可是要死人的。

电梯开始下降,我的心跳也开始加速,手里死死地握着我的枪。大约半分钟后,我们就到底了。电梯轰的一声停了下来,然后门口指示灯亮了起来,响起了刺耳的蜂鸣声。紧接着外面就“噼里啪啦”地打来无数子弹。我们当然也要在临时掩体后面就位。门慢慢打开了,美国和韩国的队员开始向外还击。海鹏和梁战一边顶着一个和光学迷彩连接的盾牌,从掩体两侧以低姿态走了出去。敌人正把精力集中在掩体后面的美韩士兵身上,突然半空中飞来几枚手雷,然后“啪啪”几响,敌人全数倒地。冲突中一名韩国士兵阵亡,一名美军士兵受伤。我们没空管伤兵,只能让他坐电梯上去带支援。我们其他人就要速战速决,往前冲过去占领金玧亨说的火控中心。那里可掌管着成吨的武器系统。

我们正在往前走,突然天花板上传下来一阵剧烈的震动,还震下来很多尘土,我们路都差点没走稳。“是爆炸!”一名美军士兵说。“上面出了状况吗?”又一个美军士兵接过话来。地面似乎是出了点情况,不然路上的灯也不会突然随着震动闪了几下。我正打算呼叫志岳,通讯器里突然传来了志岳的声音:“战狼,我们···遭到···攻···正在找···你们快···不然···”看来我没空回复他了。敌人似乎正准备用什么武器把要塞给炸了。虽然我们还不清楚敌人是用海军还是用要塞内部的武器,但志岳他们肯定遇到麻烦了。眼下唯有攻入火控中心,才能搞定一切。

敌人跟着了魔似的胡乱向我们射击,我们在规避如雨的子弹时还要找火控中心的位置。幸得光学迷彩和战术盾牌的帮助,我们终于打翻了守卫大厅的敌人。韩军又死了两个人。这一路杀过来,我们也算是顾头不顾腚的了。大厅的确很宽,但守在这里的敌人比上面相对少了一些。火控中心就在前面了,我和米切尔相互看了一眼,朝对方点了点头,说:“我们一起去。”

我们用老办法进了火控中心,从我们破门时杀死的敌人身上拿到钥匙,在我们和美军都拿到与敌军有关的数据之后,我们一人一边,启动了火控中心的武器系统,也在这时联系上了志岳他们。地表的美军刚接到伤兵,天上就噼里啪啦砸下来无数的炮弹。志岳他们还有美韩军队及时寻找掩护,只有钦光和伍溢在拉人是受了一点不碍大事的小伤。可是囤积在那里的物资多数被炸毁了,要塞的一部分薄弱外墙也被炸塌。我们控制要塞的火力系统,朝着向我们开炮的目标——一支日本海军小舰队进行还击。除了还能运行的岸防炮,要塞底部还存有很多反舰导弹。我们不准备吝啬这个要塞的弹药储备,把有的东西全往那支舰队上砸过去,不然一旦他们和我们中国海军接触,又免不了一场恶战了。

我们的海军和日舰已经相当接近了。指挥部立即下令海军发动攻击,而让我们立刻撤出战斗。“上尉,”米切尔在我要往外走时按住了我的肩膀,“你是个很不错的士兵,我想天使站在你和你的团队这边。”“你带路,米切尔。”我回话道。

我以为这次任务又在我们特种队员毫发未损的情况下圆满结束了,负重的身子也不知什么时候也轻松了许多。我舒心地喘着气走出了火控中心的门。几名韩国士兵走在我前面,米切尔他们跟在后面。刚走进大厅,突然传来一声枪响,前面的一个韩国士兵倒地而亡,又一声枪响,一名韩国士兵腹部中弹,倒地后流血不止。见那个不知道在哪的敌人还要继续向韩国士兵,我忙去把那名韩国士兵推进掩护,正要转回射击,拿枪的右手突然一阵直攻心肺的剧痛,眼前一阵血红。我向右翻倒到了地上,枪落在了手边。我看了看鲜血淋漓的右手,上臂的疼痛难以忍受,只能直喘粗气试图让自己好受一点。可是我现在觉得我似乎动不了了。海鹏射杀了那个敌人,原来他是一个躺在地上的濒死之人,还想拉人一起下地狱。刚才他处在我的视觉死角,所以我没有发现他。

我的听觉和视觉开始变得模糊,我不知道是谁跑到了我的跟前大叫着我的代号还是名字。是海鹏,还是梁战?我努力地让自己清醒,我只是手受了伤,还不至于就这么光荣了吧。我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把我往后拖,还有零星的枪声。我有感觉到了超重,上电梯了吗?

醒来时,我躺在一个十分熟悉的地方,周围一阵螺旋桨的嘈杂声。想起来了,这是我们的旋翼机。“队长,你醒了。”杨凯说,“你好好休息,任务完成了。志岳同志暂时接手了指挥工作,我们现在收到返航的命令了。”

“杨凯,管玄他们呢?还有钦光,钦光不是受轻伤吗?他怎么样?”

“他们都很好。他们就在对面那架支援机上。你看,我们要起飞了。我们知道你失血不多,晕眩很快就会好转,我和文烈估计的不错,特意让你在起飞前再看看这里呢。美韩军队要接手这个地方,现在啊你是我们这唯一一个需要照顾的伤员。你的枪在海鹏那呢,充满着荣誉和光辉。”米切尔的小队已经离开釜山要塞了,他们已经接到另作部署的命令,于是这次,我和米切尔不辞而别。

我的右手已经包扎好了,我用左手打开通讯器,联系到了凌涛和伍溢。是管玄给我做的战地急救,带我上来的也是他。钦光也本无大碍。据说为救他们国家的士兵这事,金玧亨还代表他们的上级来给我们道过谢。我们在对韩军事援助中表现出色,上级决定授予我们每个人一等功。游鲲早在日舰来前就先行撤离了釜山,游鲲作为特种战舰,要当好我们的行动基地。我们将返回游鲲舰,然后乘舰回国。目的地是厦门海军基地。巧的是卯思宇和丁烈灿都是厦门人,参军也是从那报名的。

我们有相当长一段日子没回本部基地了。于是我们向已经带马凯利他们回国的牛队问起了基地的情况。牛队说大队和我们的行动指挥部情报共享,他一直在关注我们的行动,而窦司令最近正和他指挥猎鹰中队和瑞狮中队进行西南边境警戒任务,以防破坏分子乘机而入。得知我受了伤,牛队在表示关心的同时,也调侃说没想到第一个受较重的伤的竟然是我。不过,这种没有定数的事情,谁说的定呢?机上,指挥部向我们宣布了决定将我们“群狼”、海鹰三人以及雷火六人临时组成特战分队,执行特战任务的命令。

悦昕一直坐在我身边,不时问杨凯我的伤情,还不止一遍地问该不该换药,要注意什么种种。着舰成功后,我吊着绷带走下支援机,坚持不要任何人帮忙。凌涛、卯思宇和许钦光回到了他们在舰上的本来岗位。领航员在凌涛不在的时候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接下来的航行的确就轻松许多。游鲲的导弹储备快用完了,我们即将回到厦门军港进行补给。不过我肯定不需要更多的医护治疗了,毕竟那颗伤我的子弹没打到骨头。

到厦门之后,我们严格遵守纪律,就在船上休息,坚决不上岸去住宾馆。不过烈灿和思宇可以回家探探亲。不久我就把绷带给拆了。虽然右手还使不上大劲,但伤好继续参战只是时间问题了。待在船上时,凌涛看我无聊,就把他收藏的漫画书借给我看。许钦光也以轻伤员的身份来我的房间和我一起看,而把志岳他们赶去扫甲板,说是活动筋骨。

但是这几天我们没少接待人。烈灿和思宇的家人直接不知用什么方法找到了舰上来,不止他们,军港的卫兵根本拦不住蜂涌而至的人民百姓,他们把军港几乎都挤满了,为的就是给在军港的海军士兵们送去一些食物、营养品还有药品。老人、妇女还有孩子,对着战士们说着很多的话,交织在一起,在远处无法辨清。最后还是军港负责同志出面在慢慢把他们劝走的。

我等着我们再次出征的命令,但这个命令迟迟没有下来。上级让我们耐心等待,又允许了我们在厦门简单休假。这天,赵悦昕突然到我房间来找到了我,说她是路痴,但很想看看这个城市,让我带她去逛厦门。我先是一惊,但短暂迟疑后,我还是答应了。因为我怕带不好她又怕他因为我的拒绝而不高兴,女同志的要求可真是要小心才是呢!

0

第二十五章:兔窟制敌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