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墨绿风暴:群狼出击>第二十七章:再次值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再次值夜

小说:墨绿风暴:群狼出击 作者:熠辉 更新时间:2018/2/11 12:08:23

我们五个人正边吃零食边说着话,警笛突然又响了。我们房间天花板上的喇叭里传来凌涛的声音:“本舰所有人员就日常出勤岗位,我们要离港了!战狼,让你的其他队员们好好休息,舰桥这里需要你、启扬和文烈来一下。”我跟大伙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房间。我和启扬、文烈到达舰桥。凌涛正在指挥舰桥的人员进行出发准备。我问起他我们是否要出下一个任务,他十分肯定地点了点头。

凌涛把我们三个领到舰桥的全息显像桌边。他用手一点桌面,桌上显示出来的是本舰的暂定航线。“韩国?”文烈有些吃惊,“咱们又去韩国干什么?”“一开始我收到命令的时候也很奇怪,但是指挥部的首长们下达的指令很清楚。我们得再去一趟韩国,然后转道进入日本领土。”

凌涛把东海舰队的动向输入,桌上又多出来了舰队的动向。火箭军上几天帮东海舰队解决了几个大麻烦,东海舰队目前正在保持阵线待机。

“认得这个人么?”凌涛把一个日本人的头像投影出来。“认得,这个是和我们上次在首尔的行动直接相关的岛田博士。如果不是他,那次行动我们不可能撤出大部分在首尔的侨民并救出葛思源,虽然还是有一架撤离的飞机被击落。所以说,这次行动又是岛田博士提供的情报了?”启扬立马指出了关键。

“是的。”凌涛没多磨叽,“岛田博士在后续的询问中提到了一个和小鬼子‘火铳’计划相关的人。而这个人,似乎和你们之前在台湾逮到的那个蔡司庭有联系。”

“嗯看来大头针之间的线可以少用几根了。”我立马来了兴趣。原来,美韩部队在首尔的战争中抓到了这个人。他的代号是“地头蛇”,就是这个人一手策划并且准备残忍的化学袭击的。他事先秘密分批让执行计划的特务带着战剂来到韩国,再组织他们进行潜伏。等时机一到,就分开安置并使用这些化学战剂。虽然怎么运进来的我们没法再深究,但好消息就是,他还没来得及逃出首尔就被韩国人抓到了。现在“地头蛇”石井正被暂时羁押在首尔的战俘营。经过我们上级和美国方面的磋商,他们同意将石井移交给我军。所以,我们的任务就是去首尔接那个战俘。

“上头扔了个轻松活给我们?”文烈托着下巴说,“我怎么一直有种不好的预感啊?”

“你别乌鸦嘴了!”凌涛说,“这次行动游鲲号这宝贝我们都用不着。我们派几个人上岸,去接那个王八蛋,然后剩下的事情由海军的负责同志来解决。就是个押犯人的行动。我觉得,上头是想让我们顺道把这事给做了。毕竟那是个重要的犯人,以后打赢了仗,还得让他在法庭上接受人民的审判呢!”

“不就是讨论他怎么个死法吗?有必要这么正式吗?”许钦光调侃道,“照我说,把那家伙用他自己做出来的化学战剂给药死才是对他最大的仁慈。”

“行了!都别开玩笑了。那么重要的犯人,敌人难道会坐视不管?既然他和蔡司庭有联系,我们就不能敷衍对待。启扬,通知群狼,到达韩国后做好警戒工作。到预定地点接人就还是拜托给伍溢他们负责好了。这活他们最擅长。”说话间,我们已经开船了。游鲲在夜幕中离开了厦门市。快到韩国时,我和文烈驾驶支援机,启扬和伍溢等人乘机,我们离舰。路上我们联系了战俘营。

快进城时,我们一路上看到的都是美韩军队,文烈没开探照灯,也没打开武器,还开了舱门让后面的乘客们可以坐在门口。这看起来确实就是个轻松活。这时,美军传来了通讯。

“美国人把地头蛇从战俘营押出来了。”文烈对我说,“他们会把战俘带到我们指定的位置。”“等会!”我发现情况好像有点超出我们能掌控的范围,“他们不是应该等我们到了再送过来吗?”“他们可能是打算等我们到那的时候就刚好送到吧。那些家伙有点急了,可能是想把事情早点办了吧。这黑灯瞎火没商场没饭店的谁都没兴趣逛不是吗?”文烈这样回复。

可是我一直觉得不安。我听窦司令说美韩军队实际上到现在为止也不能宣告完全巩固了首尔的防御。因为首尔相对来说还是个很大的城市,城内道路错综复杂,据悉美韩军队开进城区后,大小巷战每天都在爆发,这让二十多年来都没怎么认真打街巷战的美军有点吃不消了。敌军似乎变成了通讯静默的游击队,他们每天都在和美韩军队纠缠,这样的战术转变着实让人头疼。因为就算美军有最先进的定位设备,敌人也能利用废墟、小道甚至是管路躲开美军的搜查。显然,进攻首尔的部队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活着回日本。

“薛队,”坐在后面的烈灿说,“我看到他们的车了,就是在主路上行驶的那辆装甲汽车。”“目标已经确认,囚犯就在那辆车上。等等,就一辆?算了,我马上通知他们,文烈,我们兜一圈就过去。少校,我们准备接人吧。”文烈点头,扭转操纵杆跟了过去。夜幕降临却只有火光和远处的探照灯光的城市的确是一个恐怖的地方。

“这城里看起来算是,正常的嘛。”管玄在后面说,“等我们——”

管玄还没说完,通讯器就传来呼喊声:“我们遭到攻击!请求支援!有人袭击我们!我们——”话音还没落,通讯就断了。文烈急忙打开探照灯,那辆装犯人的车已经翻倒了,紧接着车所在的那架立交桥随着一声声巨响塌了下去。机上的人们不禁惊呼了一声。

“文烈,快就近把我和启扬放下去!启扬!我们准备战斗!”我说完就摘了飞行头盔。

“等等!”伍溢拦住我,“我和你们一起去。”“不必了少校。”我推开他的手,“您是专业人士,我需要你和你的人待在空中,好及时投入支援。我和启扬下去看看车里的情况。”伍溢听后,满怀信任地向我点了点头,然后使劲拍了拍我的手臂。他让子墨去坐副驾驶座协助文烈。文烈降落到旁边一个广场,虽然隔着桥还有点距离,但这是他能找到的最近的位置了。他提醒我们千万小心后,我和启扬一起跳下飞机,支援机呼啸着再次升空,然后开启探照灯沿路飞行搜索。

我们两人一路跑到被炸毁的桥下,看到了那辆被钢筋水泥块砸变形的车。我们借着机械外骨骼的力量,把一个车门砸开,把美军士兵从车里拉了出来。他们每人都受了轻伤。果不其然,地头蛇不见了。美军士兵说,车子掉下来后,敌人把后车门撬开,然后带走了地头蛇。

“这伙人要么是精英要么是散兵。”启扬说,“可是不管怎么样,他们在这城里都是亡命徒。咱们又碰上坏差了。”

“别多说了!追!”我和启扬朝美军士兵指的方向追去。文烈的支援机已经早一步到达,他开着探照灯照着那个家伙。他跟我们有百把米远的距离。那家伙拿着一把抢来的枪不要命地逃窜,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我和启扬跟在后面,几度想用枪打他的腿,可是他跑得远了些,我担心会误杀了他。更何况,街角正不断涌出武装到牙齿的敌人。他们在这毫无支援的死城里潜伏,想也知道是要做困兽之斗。因此,规避他们的火力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我一边跑心里一边咒骂着这不公的世道,老天似乎是觉得我们的运气还不够坏,净让我们碰上这些事情。从马尔代夫的意外情况、南海的水下要塞遭遇战、首尔的支援机坠落、釜山的负伤再到现在,我觉得我们什么事都能碰上,兴许下一次,我们甚至会在国内休息的时候遭到敌特战队的突袭。可是当特种兵,就是干这行的,别人都指望着这些突发事件能借我们之手妥善解决。

敌人没有什么像样的防空武器,所以文烈的压力会减轻许多。他在空中给我们提供支援,扫射那些企图攻击我和启扬的敌人。伍溢少校他们也在支援机上给我们掩护。这个时候,美军的援军也赶到了。我们围追堵截,把他和一群负隅顽抗的敌人包围在一栋公寓楼内。到楼下的时候,我第一次,产生了一种很负面的情绪:我很不想再追上去了,很荒谬地期待上级突然下许可让我们把这栋公寓楼推平,让那些鬼子连个渣都不剩。

我突然对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一名坚决完成任务的解放军战士是不该有这种情绪的。但是我现在困乏满身,顺势倒在了一堵被炸掉半截的矮墙边,拿枪的手不知什么时候也不听使唤,动也动不起来。我喘着粗气,试图平复这股突如其来的负面情绪,回到任务中去。这时,启扬来到了我身边。

“队长怎么了?受伤了吗?”启扬侧倒在我身边问,“没,”我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他的话,“我···刚才不小心绊倒了。”“没摔坏吧,赶紧起来!队长!”启扬说完边转为蹲姿,朝公寓楼开火,和赶来的友军一起压制楼内的敌人。

我心想决不能在这种节骨眼上半途而废,连忙挣扎着爬起来,和启扬交替掩护朝公寓楼进攻。我们的支援机飞到了楼顶,伍溢少校他们开始索降。而接到命令之后,志岳等人也正在赶来这里的路上。但是我们必须抓紧每分每秒。如果“地头蛇”玩“玉碎”我们就白忙活一场了。在美军的压制下,我和启扬冲进了公寓楼,文烈也在放下伍溢他们之后靠着楼悬停,用航炮扫射里面的敌人。没过多久,我们就到达了顶楼,刚好和伍溢等人把石井围住了。石井想掏枪,但是老练的少校一把就把枪给夺了下来。看着石井那副恼怒而又丧气的表情,我们当中有的人似乎还笑了起来。伍溢让我去把石井带过来。我收了枪,朝石井走过去。就在我靠近他时,我心中的怒火忽地又涌了上来。我抡起拳头朝他脸上结结实实地打了过去。“净给我们找麻烦!不是看你是重要目标,我早把你碎尸万段!”我骂了一句。石井只能捂着他的脸,因为他也听不懂我说了什么。几个小时以后,海军才来收人。我们结束回到舰上时,已经是当天傍晚了。我本来就晕乎乎的,一到了颠簸的船上,我觉得走直线比喝醉酒的人还困难。

很明显,在接到下一条命令之前我们又没事了。这种随时准备出任务的状态也和这一次又一次的麻烦一样开始让我厌烦。我甚至不知道接下来的任务该怎么安排,该怎么部署了。唯一值得我期待的,是总部反馈给我们的情报。因为前几次任务我们都是直接参与人,所以这次对石井的审讯结果会毫不意外地也分享给我们。

舰桥的小白板自从我们来后就多了些内容。我们把蔡司庭、水下基地、上海袭击、首尔袭击、岛田博士、石井这些事件都用便签和照片贴上,然后用大头针和细线将之连起来。那个惊魂未定的岛田博士还能给我们提供多少情报我不清楚,但是他所提到的敌“火铳”计划似乎和这些事件以及这些人都有关系。让我们费解的是,敌人是如何动员这么多战斗力,又是如何生产这么多化学武器的。这线索所对应的大头针现在还没法插上。

可我现在已经自我诊断:我开始产生厌战情绪了。我走到甲板上,望着大海,整理纷乱的思绪。这场军国主义分子挑起的战争,究竟何时,才会被我们终结?

0

第二十七章:再次值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