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墨绿风暴:群狼出击>第二十八章:碎裂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八章:碎裂

小说:墨绿风暴:群狼出击 作者:熠辉 更新时间:2018/3/1 15:23:17

不知不觉,我发现我们的船在海上孤零零地行驶着,周围已经没有别的军舰了。我们的船执行机密航线,原则上,只有窦司令所在的指挥部知道我们的位置。我扶着栏杆望向海面,叹了口气。

“怎么了队长?心情不好了?”我一转头,说话的是正向我走来的梁战。和他一起来的还有子林,“队长焦头烂额?最近的行动确实是很繁多啊,可是,我们不是每次都能搞定吗?要对自己有信心,我打从来的时候就非常信任你,信任大家,老大。”我看着梁战,略带内疚地摇了摇头。他们还斗志昂扬,我却厌战了,这要是传了出去,我恐怕会被笑死。梁战一直都是那样,虽然他的枪法不比志岳好,体能不比子林强,但是他的意志和素养绝对不输给我们任何一个人。从上海开始,他就和我们扭成一股绳。我至今仍记得那架被我们合力击落的直升机。海鹏绝对没有看错人。

我应了梁战一声。

“队长什么时候都披挂整齐?”梁战又问。

我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备。是的,我不仅没把机械外骨骼卸下来,连枪也随时带在身边。梁战说我是高度紧张了,子林也附和他的话。我想现在,他以前的武警同袍看到他,一定会心生羡慕的。

我们聊了一会。聊了家乡、民俗、小时候的事,以及如何来到这个地方。梁战说我们的出身不尽相同,但我们的心一定是连在一起的。不论战斗到什么时候,他都会永远将后背托付给我们这些战友。今晚月光明朗,夜色下的梁战,黝黑而棱角分明的脸庞折射出他一名标准战士的英姿,完全能让那些不务正业的纨绔子弟相形见绌。

突然我想去解决私事,于是便拉上子林一起。梁战一个人留在后甲板上。我和子林进了机库,然后转向进了附近的洗手间。

“队长你穿这么多解个手多费劲啊!”子林说道。这次我没答话。我不知为什么,从回到船上开始我就没有卸装备。我不知道是懒得卸,还是不敢卸。

“队长你咋啦?”子林似乎察觉了我的心神不定,“你上船以后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有心事吗?”我依然不答。直到他拍了我一下,我才说了声“没事,就是休息不好吧。”子林似乎对我这个回答一点都不采信。按他的说法,我是我们这群人里执行力最好,精神最好的家伙,但凡有任务我绝对是冲在前面的。

离了洗手间,我习惯性打开了通讯器,准备和此时正在舰桥的凌涛交流。我呼叫了舰桥,可是凌涛那里只传出来“沙沙”的声响。我尝试再次呼叫,可是结果依然如此。黑洞洞的机库没有一丝声音,静得让人有一股莫名的寒意。现在正是舰上大部分官兵休息的时候,我们的军舰也早已远离韩国海岸,按计划航线行驶。此时我们正处在一艘孤舰上。远处的机库大门,开了一个缝。一线月光照进来,照在我们银白色的支援机上,刚好照到机窗,反射入我的眼睛。这时子林也走了出来。子林只穿着作训服,戴着帽子,没有带武器。

我一边尝试再次接通舰桥,一边朝机库大门走。子林跟在我后面,看着我越来越零碎而焦急的步伐。我走到门口时,梁战正在甲板上踱步。他背对着我们,朝左舷走去。我刚转过头——

一声清脆的“啪嗒”声。

探出头时,梁战已经倒在了地上。子林和我,同时目睹了,这一幕。

我们至亲的战友,梁战,在一声清脆而微弱的“啪嗒”声响后,倒在了地上!

我觉得我的心都快跳炸裂了!

子林半张着嘴,大喘粗气,不敢相信这一幕,就发生在我们面前。

然后,两道黑影逐渐接近机库。我的本能依然还在,我立即拔枪,从门后转出。看准了面前全副武装的黑影,一枪一个,把他们打死。我跑过去从一个敌人身上抢来一把枪,扔给子林。

“拉警报!拉警报!有敌人!”我不知道我撕心裂肺喊出这句话时,眼睛里到底是干涩的还是湿润的。我没时间思考了。他们杀了梁战!他们杀了几分钟前还在和我们谈笑风生的优秀特种兵梁战!

警铃响了,红色的警灯把原本黑暗的机库闪得通明,那么刺眼夺目。来的肯定不止这两个人。我觉得舰桥的通讯失去肯定和他们也有关系。我和子林冲上尾甲板,看到两条锚钩挂在右舷栏杆上。剩下的敌人肯定从右舷甲板绕开机库了。他们似乎很清楚我们这艘船的部署,兴许还知道我们这艘船上的路径。我近乎绝望地呼叫了志岳。所幸,我们自己的通讯频率还在工作。志岳和我讲话时,周围全是枪声和子弹打在金属上的“噼啪”声。看来,他们和海军官兵已经和敌人交上火了。

“我派了一小队人到后甲板和你们会合,他们提前在敌人来前冲出了下层甲板。”

“敌人有多少?”

“不知道,但我们这里看样子有十几个,我接不通舰桥,他们肯定派了更多人去抢那里!我们得快点!舰桥那点人守不住的!”

话说完,吴锐、启扬和伍溢少校从机库后面按掩护队形出来了。

“他们这是在捅马蜂窝!”吴锐气呼呼地说。

“可是,他们杀了梁战!”我指着梁战的尸体说。吴锐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是我们现在都很清楚,这不是在玩游戏。梁战死了,死了就回不来了。我们必须集中精力在对抗敌人上,如果不保住这艘船,后果不堪设想。但是我现在也不敢想象这次我们要怎么化险为夷。

我们五个人从右舷搜索着向船体前部前进。到一个舱口前,我们发现门被锁死了。我立即使用近距离侵入装置,强行把门解锁。我一脚把门踹开,然后闪到一边。启扬和子林一左一右冲了进去。我们逮住了几个正试图占领这片区域的敌人。将他们迅速消灭后,我们继续向舰桥推进。我想志岳他们一定是被困在下层了,肯定没法去管他们。如果我们不先夺回可能已经被占领的舰桥,这艘船的武器系统会对我军舰队造成相当大的威胁。

我们来到一处转角,又遭遇了登船的敌人。这些敌人比我们之前遇到的敌人素质好得多,明显是受过特训来对付我们的。好几次我都差点被他们给打中,如果不是及时找到掩体并且敏锐地观察战场形势,我早就成筛子了。就在我们躲在转角后面抵抗敌人火力时,一枚手雷落在了我们面前。

“小心!”离手雷最近的吴锐立即捡起手雷就往回扔。可是手雷在他脱手后不久就“嘭”的一声炸了。我站在吴锐后面,并没有被炸伤,但是爆炸声和气浪把我给震聋了几秒钟。我回过神来时,却看到吴锐躺在地上,鲜血淋漓。他身边流了一大滩血,左脸像是被撕掉一块肉似的被炸伤,而左前臂,已经看不见在哪了。

“啊!——”吴锐声嘶力竭地呼喊。我只能过去把他拖回来。他耷拉着左臂还留着的一块肉,血正不断地往外面流,留下一道鲜红的拖痕。我分明从那块散架的结缔组织中间,看到了一小块已经裸露在外的骨头。伍溢立刻上前,熟练地拿了一管镇静剂,朝着吴瑞大腿一针刺下去,接着他开始拿器械。“快走!我照顾他!”伍溢对我喊道。“坚持住!我回来找你!撑住!”我碰了碰说完就头也不回地往前冲,子林和启扬跟在后面。往前走的时候,我找到了吴锐被炸飞的左手。

我们向前突袭把敌人撂倒,然后向下一个舱室推进。到门口时,我们突然被侧面飞来的一梭子子弹压制住不能向前。我正准备组织突进,这时我听到拐角处传来声音:“你们都看好这个地方!我们把他们干掉就去舰桥!”

“钦光?别开火!我是煜钧!”我听出了钦光的声音,连忙朝那边喊。拐角那边的确是钦光没错。他带了几个人在这里和敌人鏖战,准备突袭舰桥。幸而我们两队人马成功会合。但是这时候志岳向我们呼叫:“老薛?我们打到甲板上来了!你们在哪?该死的!游鲲号侧面的反舰导弹发射架打开了!你们快点啊!”

我应了志岳,立刻朝舰桥推进。我们在舰桥室门外摆开了突入队形,准备攻击。我心里不断在祈祷,希望凌涛和卯思宇没事。这时我依稀听到里面有骂人的声音,我和钦光相视点头,我对门锁使用了侵入装置。当门锁“咔”的一声解开时,钦光立刻把门推开一个缝,我往里面扔了一颗闪光雷。我们几个人杀了进去,把周围敌人全数击毙。凌涛正被敌人捆着盘问。我冲向前去,一枪朝凌涛面前那个敌人砸去,他没反应过来就被我砸到。我把他扑倒,朝他脸上狠狠揍了几拳,然后扯开他遮住口鼻的口罩。进去时钦光很默契地没朝那家伙脑袋上射一枪,而是让我过去砸他。他也知道我们必须抓活的。

在将近二十分钟的激烈战斗中,我的耳边随时都是噼里啪啦的枪响,现在,清净下来了。但是,我也正是在清净下来之后,才陷入无边的恐惧与伤痛之中。吴锐的左手被整个炸断了,而梁战不明不白地死在了敌人的枪下,甚至还不是在战斗中牺牲的。我想我们所有人都没想过,他会就那样死在后甲板那里。我扶凌涛起来,他缓了一下劲,然后解释了一下情况。说话间,伍溢也带着丁烈灿和管玄来了舰桥。其他三个人被他派去照顾别的伤员,他来是想确认舰桥还有多少人活着。

舰桥的系统没有被破坏,而导弹也没有锁定我们的舰队。因为凌涛死活都不向敌人交代口令。事实上,如果没有凌涛的面部和声纹扫描,舰上的大型武器也是无法使用的。所以敌人只打开了发射架。这也许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可是,敌人在行动前就用干扰器把军舰对外的通讯装置给关停了,我们也无法和外界联系了。这群敌人偷偷摸摸登上我们的舰船,一定是事先掌握了本船的航线。凌涛的分析甚至证实:敌人连这艘船的结构也十分清楚。

“告诉我,你们是谁派来的?”伍溢突然揪住那个被我们活捉的敌人,一把把他“哐当”一声砸到墙上。但是那个人没有说话,只是摇头。“也许他不懂中文?”钦光问。这个敌人看了钦光一眼,然后继续看着伍溢,但似乎他丝毫没有惧意,就好像他握着我们的把柄一样。我依稀觉得哪里不对劲,就给伍溢使了个眼色。伍溢似乎是想放开他,就转过身去。这时那个人突然蹦起来,伸手打算按他身后墙上的一个按钮。这个时候启扬也突然朝他而去,和伍溢一起一左一右把他摁倒在地。他们两人搂开他的袖子,发现他的左手上戴着一个东西。是某种设备,但不是手表抑或是我们用的微电脑之类的。伍溢冷笑一声,走过去把他的头盔拿了下来。这是个黄皮肤的家伙,但看上去不是日本人。“你懂中文啊。”伍溢说,“你怎么知道背后那个按钮是‘消防喷水’呢?想跑啊?”伍溢把手伸进了他脖子,然后拉出来一块身份牌。这下在场的人除了启扬和伍溢全都被吓了一跳。这个人的身份牌制法和我们的完全相同,他是叛徒。

这个人想找机会跑掉不是没有根据的。他们行动之前,事先了解我们的船。因为担心我们会侦测到他们,就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断掉了和他们上头的通讯。经文烈检查,他左腕上戴着一个信号发生器。一定与他们的总部相连。如果发生器被毁或者他的脉搏停止,也就是示意总部他的阵亡。他来不及在我们打进舰桥时毁掉发生器,所以他的身份一定不简单。

这个时候,他左手上的发生器发出“滴”的一声,然后闪动的指示灯熄灭了。接着,他头盔上的通讯器传来了声音:“黑爪,这里是鹰巢。事情办完了吗?”敌人刚想喊,我就一把把他的嘴堵上,然后对着通讯器说:“任务失败,我们没能利用目标的武器。我打算把这艘船炸了。”

“允许。”那边的指令很清楚,“动作利索点,半小时后去预定集合点,有飞机接你们。本部现在将进入通讯静默,你们回基地后自行报告,上面准备提前开始天灾行动。你们这些中国人办事情还算靠谱。”说完对面就挂了。虽然只是简短的通讯,启扬和文烈已经着手锁定通讯来源。“我们应该向总部报告!”钦光说。

“不!”我打断了他,“我们现在不能联系任何人!现在我们谁也不能相信!天知道我们部队里被敌人安插或者掉包换进了多少内鬼。”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或许是本能,或许是愤慨,总而言之,某种无名的意识正指引我朝我的直觉靠拢。“我们要假戏真做,就让全世界以为我们这艘船已经沉了。我们化装成他们,去他们的总部,把那里整个端了,然后阻止他们的天灾计划。这里头有叛徒参与,一定是针对我领土的危险行为,很可能会伤及无辜。”

“什么?”一名海军士兵质疑道,“我们不可能靠一艘相当于瞎了的船和一群残兵去阻止一个组织的庞大计划!”

“我们就是干这个的。”我说道。

“我同意小薛的说法。”伍溢拍了拍我的肩膀,“现在没时间思考。有句话叫兵行险着啊,以现在的情形,这是唯一的路。我们是解放军战士,什么时候都应该铭记祖国和人民给予我们的重托。就是只有一个人,也要义无反顾地去完成任务。”

“但是我们必须保留实力。”我说道,“我不能让太多人冒险,否则一次战斗我们就全完了。此行,我不带任何挂花的人,一点也不行。”

那个叛徒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了,我们把他就地枪决。然后,我们开始整理战损报告。游鲲号的武器系统能用,但是主机室在刚才的战斗中遭到严重破坏,现在只能用一半的动力航行。这场战斗,所有二十六个敌特战队员被我们全歼,但我们付出了三十八人阵亡、二十七人轻伤、十一人重伤的代价。牺牲的三十八名战士中,不仅有梁战,还有卯思宇。

卯思宇是在拉响警报后离开舰桥的,他执意将敌人堵在外面的舱室,不让敌人接近。但当时敌人突入的速度很快。他为了保护一名战友,身中数发子弹,当场死亡。我分不清楚他们两个哪个的死让我更心痛。一个是我看着被打死,一个死前还没和我们说上几句话。据说,钦光也是在和我们一起离开舰桥打扫军舰的时候才发现卯思宇不见了的。我不知道他看到卯思宇的尸体时,表情是什么样的,我也不敢再想。

当我要换衣服时,钦光和启扬拦住了我。

“我们需要外援。”启扬说,“我们不能全都进他们基地去。有狙击小组在从外面渗透进基地会好些。”“老薛,”许钦光瞪着我,“让我和你一起去。你副队长志岳的手也被弹片刺伤了,短时间内是没法瞄准了。我当你的狙击手,我要给卯思宇报仇!”

“这不光是国家和民族的仇!”我拍拍钦光的肩膀,“这也是我们的私人恩怨。我们会把他们都消灭的,钦光。”

“队长,这次行动,我们只能去八个人。不论发生什么情况,我们一定会听你的指挥,同生死,共进退。”启扬把我放在一旁的步枪递给我。我叹了口气,然后顿首,接过步枪。准备离舰时,我去到吴锐所在的医疗舱看他。血污没有掩盖他尚显稚嫩的面孔,他不能讲话,但他看见了我,用右手给我竖起了拇指,意思是他能撑住。

游鲲就交给凌涛和伍溢了。我们这些孤胆英雄只能期待自己能创造奇迹,活下来。只要行动成功,吴锐就能上岸治疗。到时候,我们的医生可以用他的干细胞在他的断肢处进行定向分化,让他的左手再长出来。也许当他回到我们小队的大家身边时,我会感到一丝安慰。我从来没想过战斗会进行到这种地步。以前没想过,以后,恐怕也难以想象。

0

第二十八章:碎裂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