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改变罪名>罪有应得 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罪有应得 3

小说:改变罪名 作者:巴夫 更新时间:2018/6/13 22:10:43

3

就在法院宣判赵克利审判结果的时候,耿天隆也在家中收看电视。他明显的苍老多了,魁伟的身躯微微有了些驮,白发占了整个头发的绝大部分。过去红润的脸膛没有了颜色,颧骨突了出来,眼光也没有了过去那种敏锐犀利,呆滞多了,眼圈发黑,眼袋也掉了下来。他现在已经完全赋闲在家。

滨江市出了这样大的问题,是他怎么也没想到的。省委已经决定他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虽然不是对自己的处分,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也是一种不处分的处分。让他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他没有什么意见,也没有更多的想法,就像当初去政协工作一样。这不仅是组织的安排,也是年纪大了的原因,这是任何领导都要面对的事实。自然规律,任何人都不能抗拒,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嘛!

让他想不到也想不通的是自己的儿子耿卫国,竟然成了杀人犯。一直引以自豪的乖儿子竟然指使他人买凶杀人,竟然犯下了那么多的罪行。

耿卫国被抓获后,公安局长王浩明亲自到他家向他汇报了案情。他爱人梅洁听说儿子犯杀人罪被逮捕,当场就昏了过去,被送到医院抢救才慢慢苏醒过来。他毕竟经过大场面,老革命老领导了嘛!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虽然脸色黑得有些怕人,但没有发任何脾气。听王浩明简要地介绍完案情后,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希望你们按照法律规定办理。”王浩明他们临走时,他还起身送到了门口,并与前来公安局的领导握了握手。但在他的内心却异常痛苦。在自己功成名就,大业垂成的晚年,本想为当地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尽到自己的全力,把滨江市最后一个国有企业的包袱丢掉,谁知竟使自己的儿子误入了歧途。为了得到改制企业而与有关人员结下了深仇。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儿子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而指使他人杀害了对他有恩的结拜兄弟。对滨江市领导班子中出现的问题,虽然这完全是个人的责任,但作为一把手的他从内心也感到非常内疚。

更使他觉得委屈的,是朱军送给他六百万元股份的事情。市委为了整顿机关干部作风,加强党风廉正建设,汲取商业银行破产案件的深刻教训,召开了全市干部大会。新任市委书记简黎明通报了赵克利、司空无度、朱军在滨江市原商业银行破产案件中的违纪违法行为,并要求全市广大干部要从中吸取深刻教训,搞好廉洁自律为人民掌好权用好权。并要求大家在规定的时间内主动说清自己的问题,特别是收受了朱军投资公司股份的同志,更应该在规定的时间内向组织说清楚。在规定的时间内说清楚的既往不咎,不在规定时间内说清楚的,够纪律处分的纪律处分,够法律处理的交司法机关处理。省纪委的康书记在会上代表省纪委领导表了态,特别强调市委领导班子成员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内主动说清自己的问题,起好带头作用。会议为了收到更好的效果,还特别请了老书记耿天隆做了发言。耿天隆在会上严厉谴责了赵克利、司空无度、朱军等人的贪污腐败行为。认为是他们给滨江市广大干部队伍抹了黑丢了脸,希望大家同他们划清界线,更应该按照市委和省纪委领导的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说清自己的问题。

他在发言的时候,虽然没有人公开议论,但大家心里都明白,只要你老书记能说清楚我们一定说清楚,只要你按时上交我们一定按时上交。但在规定的时间内,滨江市干部中没有一个人找省纪委和专案组的人说清任何问题。纪委很着急,因为这个事情涉及面太宽,如果把凡是收过朱军股份的干部都“双规”起来,滨江市百分之七八十的干部都要涉及进去,那么打击面就太宽了,这不是我们党的一贯政策。我们党的一贯政策是孤立打击少数,教育挽救大多数,法不责众啊。康龙虎等人在分析时认识到,大家的眼睛都可能盯在老书记耿天隆身上,他如果不起带头作用,这件事就可能推行不下去。因此决定新任市委书记简黎明和省纪委的领导一起找他谈心,在谈到原滨江市商业银行改制过程中隐瞒私分国有资产,并给有关领导送了大量股份的事情时,康龙虎语重心长地说道:“老耿啊,我们都是为党工作多年的老同志了,受党多年的培养教育,提拔重用,我们在晚年的时候一定要经得起经济大潮的考验啊。有什么问题向组织说清楚就行了。滨江市在商业银行的事情上一大批干部身不由己的卷了进去,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思想问题认识问题,我们不希望都成了腐败问题啊!希望你在这件事情上带好头,这不仅是你的带头作用,也是教育挽救绝大多数干部的需要啊!”

耿天隆是何等老练的人,一听康龙虎话中有话,冷静地说道:“康书记听到些什么关于我耿天隆的事情,请组织明确指出,我耿天隆一定向组织说清楚,应该受到什么处理的,我请求组织一定严肃处理。”

康龙虎见耿天隆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就开门见山地说道:“老耿啊,我们收到群众的举报,说你也收了朱军送的巨额股份,我们希望这是一份不确实的举报,但需要你自己说清楚啊。眼见距市委规定的时间不多了,你自己要主动,组织也好主动啊!”

“在这件事上请组织放心,我耿天隆是清白的,是说得起硬话的!如果我收了朱军一分钱的股份,我甘愿受党纪国法的任何处分,也请求组织彻底调查清楚。”耿天龙态度十分坚决也比较诚恳。

“我们相信你老耿是非常清正廉洁的,几十年的过去完全证明了你的人格,你的党性,我们非常相信你。那么,你是不是回去问问你的爱人,看她曾经收到过没有?如果确实没有收过,你相信组织是不会诬枉任何人的。”

耿天隆回到家中呆坐在沙发上发了很长时间的神,既气闷又伤心,也搞不清楚自己怎么在短时间就落到这种处境,自命清高清白顺风顺水的他,不仅儿子被逮捕,爱人住医院,还落到被省纪委谈话被怀疑的地步。真是屋漏偏遇连阴雨,船破再遭打头风。他不忍到医院去问爱人梅洁,她为儿子的事情,心脏病复发一直住院。但这件事又不得不问她呀!反复衡量,还是决定要去医院找爱人问清楚,他本想叫女儿一道去,后来一想还是不给她增加思想负担,自己一个人去的好。他没叫司机,自己出去打了一个车去了医院。

爱人住在一个单人病房,请了一个中年妇女做护工。见爱人病情稳定心情蛮好,非常高兴。爱人见他来看她也非常高兴,就问他些吃饭睡觉的事情,他都一一告诉了她。他见她心情好,找个机会把护工支了出去,婉转地说起工作的事,渐渐地就说到商业银行破产案件中不少的干部收受了朱军送的股份,省纪委要求在规定的时间内说清楚,否则要受到严肃处理。并说省纪委领导已经找自己谈了话,说有人举报也送给了他不少。他要梅洁回忆,朱军来过自己家没有?梅洁肯定地说没有收过朱军送的股份,但在他党校学习期间,朱军到家来过一次,好象还送了一个什么文件到家。由于时间长了,再加上家中出了这些不顺心的事情,就把这件事情忘了。耿天隆一听,估计到这件事情事出有因,当即说,你安心养病我回家找找,如果真有这样的事情自己一定赶快向组织说清楚。

梅洁一定要回家陪他找到那个文件,耿天隆坚持自己回去找。梅洁知道老头子鲠直,受不得这样的气,坚持说自己放的地方自己好找,一定要陪他回去。耿天隆犟不过她,就叫来司机把爱人拉了回去。二人到家,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最后在一堆书报里找到了一个信封,打开一看,正是朱军送的六百万的股份凭证。找到了那个信封,二人坐在沙发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耿天隆立即打通了康龙虎的电话,说自己有紧急事情要见他。梅洁一定要陪他去见康龙虎,说这件事情是自己造成的,一定自己去说清楚,耿天隆最后只好同意。

在简黎明的办公室,他把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向省纪委和检察院作了汇报,并表示愿意在全市干部大会上检讨自己的错误。由于耿天隆的带头,所有收受过朱军股份的干部都在短短时间内向组织说清了问题,避免了滨江市干部队伍的一次震动。

就这次事情后,耿天隆主动提出自己离岗休息,请求组织免去自己的领导职务。最后上级同意了他在家休息的要求,但仍然挂着政协主席的职务。

当他看完电视中对赵克利等人的法庭宣判后,不禁自言自语道: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会是这样!”

0

罪有应得 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