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引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引子: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5/10/1 11:44:15

引子:

(日本人步步紧逼,侵占东北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张作霖有意摆脱日本人的控制,接过遭到日本特务的暗杀。身负家仇国恨于一身的张学良,自知以东北之力无法抵御日本的侵略。选择了率领东北易帜,归复中央,集合全国之力抵御日本的蚕食。可是蒋介石并认为东北宣布归复中央,中国便形成了统一,一接手就开始了清党活动。)

一阵阵尖锐的警笛声,将奉天讲武堂第九中队的学兵们从睡梦中惊醒。

“快!快!紧急集合了。”

“又紧急集合,不折腾人,会死啊!”

“教育长就站在院子里,你小子别找不自在。”

“啊!王教育长来了,大家都麻利点。”

随着一个个寝室的窗户亮起灯光,寝室里传出的不光是慌乱的穿衣声,还有一声声充满睡意的抱怨。

仅仅不到三分钟,一百二十五名穿戴整齐的学兵,精神抖擞的站在了教育长王瑞华的面前。

奉天讲武堂九中队的学兵集合完毕后,才发现站在院子里的不光是教育长王瑞华,还有一些荷枪实弹的宪兵。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宪兵来干什么?不知道咱是少帅嫡系中的嫡系吗?”

学兵们在偷偷的议论着,猜不透宪兵到东大营来的目的。

“同学们不要惊慌!尊东北边防军张司令长官命:配合国民政府清党委员会,严厉审查各部中的异党分子。”

王瑞华将话说完后,后退一步向宪兵司令陈兴亚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大腹便便的陈兴亚,向前走了几步,高声说道:

“我知道你们都是张总司令的学生,宪兵司令部本不该过问奉天讲武堂学兵队的事情。可是我得到举报,在你们中间有异党分子在活动,因此我不的不亲自来查明情况。”

言毕,一挥手。只见两名手持花机关的宪兵,押着第十中队的张寄千和郎乾枢,紧跟在宪兵司令部侦缉处处长雷恒成的身后走了过来。

雷恒成来到学兵们面前后,用目光扫视了众人一眼,转头问张寄千和郎乾枢:

“这里面那些人经常和你们一起参加秘密活动?”

张寄千和郎乾枢默不作声,雷恒成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大声念道:

“平射炮科刘伯刚、机枪科卢透云、迫击炮科刘鸿霖、第九中队文书方靖远……….出列。

雷恒成一口气念了八九个学兵的名字,接着这八九名学兵被蜂拥而上的武装宪兵依次揪了出来。

眼见着自己的好友要被宪兵带走,陈靖亚挺身而出,高声质问道:

“他们犯了什么错,要你们宪兵队来带人?”

雷恒成一笑,转身将一摞从寝室里搜出的《满洲红旗》《关外》杂志扔到陈靖亚眼前,高声说道:

“这些刊物宣传赤化,他们藏匿这种刊物就是赤色分子。奉国民党东北分部令,一经发现绝不放过。”

陈靖亚刚经陈伯刚介绍,加入了反帝大同盟,这些刊物就是反帝大同盟刊印的。这时为了保护他的介绍人陈伯刚,他当即说道:

“这些刊物都是我偷偷散发的,他们很多人都不知情。你们不要冤枉好人,将他们都放了,我跟你们走。”

教育长王瑞华的父亲曾是义和团地领袖,与陈靖亚地父亲同出一门。王瑞华家的父亲被清政府查抄后,陈家也曾给年幼的王瑞华多方照顾。此时王瑞华见陈靖亚跳出来承担所有的责任,心里大吃一惊,当即走上前去呵斥陈靖亚道:

“你捣什么乱!给我滚回去。”

接着靠近陈靖亚小声说道:

“你小子不要命了?这种事也往上凑。清楚异党分子是中央国民政府下的令,到了他们哪里不死也要扒层皮。”

王瑞华是一片好心,可陈靖亚却不领情,将脖子一梗,高声说道:

“东西是我偷着放的,他们并不知情。好汉做事好汉当,要杀要刮我一人承担。”

这时雷恒成笑着走了过来,阴阳怪气的说道:

“没看出来,这里还有个英雄。好!老子成全你,给我一并带走。”

随着雷恒成的喊声,两名宪兵走上前抹肩头拢二背,将陈靖亚困了起来。陈靖亚并不反抗,反而大叫道:

“那些书是我放的,与他们无关,将他们都放了。”

听到陈靖亚地喊声,雷恒成笑笑说道:

“中央政府有令,对异党分子采取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方针,一个不放全部带走。”

教育长王瑞华见被抓的学兵足有二十几个,有些着急,指着雷恒成大声说道:

“这里是奉天讲武堂,不是蒋介石的中央军。到这里抓人需要少帅的命令!”

雷恒成见王瑞华阻拦,当即怒声说道:

“王教育长别忘了,现在东北军政府已经归复中央,就连少帅也要听国民政府的,难道你敢抗命不成?”

二十几个学兵被宪兵队带走,可不是个小事。教育长王瑞华立即给帅府打电话,想将此事报告给少帅张学良。可是得到的回答竟然是少帅生病住院,不方便打扰。情急之下,王瑞华想到了这些事的源头,奉天讲武堂政治科教官叶开。立即告了假,骑上自行车,向住在苏家屯78号的叶开家奔去。

王瑞华并不是反帝大同盟组织成员,但他知道毕业于黄埔军校武汉分校,参加过北伐的叶开,是东北反帝大同盟的领导者之一。便将此事的详细过程告知了叶开,并让他想办法解救被抓的二十余名学兵。

叶开立即召集王宜之、孙东恒商议对策。

“是不是咱们里面出了奸细。”

王宜之有所怀疑的提醒道。

叶开摆摆手,说道:

“是平射炮科的刘伯刚,在野外偷看《满洲红旗》时,被九中队司务长武克文撞见了。武克文就将此事向总队长王静轩做了汇报,不知道怎地竟然捅到了宪兵司令部。”

与张学良、李宜春同为奉天讲武堂第一期毕业,现为奉天讲武堂步兵科教官的孙东恒说道:

“少帅力排众议,顶住了日本人恐吓威胁,领导东北四省实现易帜。为的就是集合全国之力,遏制日本列强控制满蒙的野心。可是没想到,那个蒋介石一心施行专制统治,对日本人侵略野心非但视而不见,还一味制造白色恐怖。”

毕业于齐齐哈尔工业学校,因积极领导五卅运动遭通缉。因而投笔从戎,报考了奉天讲武堂第三期,现为奉天讲武堂兵器科教官的王宜之说道:

“尤其是那个吴铁城和张群,到东北后竟然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不到东北不知中国之大,不知中国之富,不知中国之危。东北已经红透了半边天,如果不马上采取措施必然重蹈外蒙覆辙等,夸大苏俄在东北势力的言论。”

叶开说道:

“东北反帝大同盟的工作刚刚展开,就有这么多同志被铺,这是我们的失误,必须要进行检讨。但目前的当务之急,必须先将这些同志救出来。”

王宜之想了一会,说道:

“我与同期毕业的边防军第二十四旅旅长黄师岳私交不错,我找他看看能不能过问一下?”

叶开说道:

“奉天讲武堂是张学良的基干部队,我想他张学良也不愿意,看着那些国民党党部分子将手伸到这里。以我之见还是要试探一下张学良的态度!也便于我们制定下一步发展计划。”

与张学良、李宜春同期毕业与奉天讲武堂,且与两人交好的孙东恒听罢,马上起身要去找张学良。

叶开提醒道:

“叫上李宜春也好有个掩护,避免暴露身份。”

孙东恒点头应允,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奉天兵工厂迫击炮厂厂长李宜春的电话。

此时张学良正在病中,孙东恒和李宜春以探病为由赶到病房时,黄师岳已经来过了。

当孙东恒将宪兵司令部到奉天讲武堂学兵队抓人的情况,告诉张学良后,张学良说道:

“陈兴亚在到学兵队抓人时,并没有向我报告。奉天讲武堂的学兵,即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学弟。即便是有什么事,也不应该在没通知到我的情况下,擅自派兵去抓人。”

李宜春看了看病榻上的张学良,关切的问道:

“这么点小事还要惊动少帅,是下属办事不力,你也别为这些鸡毛蒜皮的事费心,还是要注意的身体要紧。”

张学良苦笑一声,说道:

“当年老帅不肯在五路协定细目案上签字,日本人就在皇姑屯将他老人家炸死。现在日本人又以商租权的问题来逼迫我,听说日人荒木已经与蒋介石接洽东北商租权问题。蒋有心答应日本人在东北购买土地的要求,以缓解日本人吞并东北的野心,幸亏胡汉民等一些国民政府大员的一致反对,此事只能不了了之。日本人如此急不可耐,中央政府表现的又如此软弱无能,我不装病躲起来又能怎么办?”

李宜春长叹了一口气说道:

“少帅易帜,本是想集合全中国之力遏制日本人的野心,没想到国民政府竟然置这大好的白山黑水于不顾,一味打内战,着实让人寒心啊!”

张学良说道:

“日本人能造世界上最优良的军舰、大炮、飞机、坦克车,而我们呢?奉天兵工厂虽然能造枪、炮,但连一根山炮炮管也要向他们订购。如果战端一开,他们将优质钢材的供应一断,咱们兵工厂的那些设备就是一堆废铁。怎么和强大的日本对抗啊!”

说到兵工厂,引起的李宜春的烦心事。向张学良建议道:

“前阵子洪中带领技术委员会,炼制出了锰硅合金钢材,经试验与外国所产的高级钢材在质量上相当,足以用来制造枪管和炮管。可是满铁公司却利用手里的特权,断绝了生产此钢材所必需的煤炭和钢铁供应。迫使我们不得不改用西安八大壕的煤炭,大冶铁矿所产的生铁,徒增了大笔运势费用。现在的兵工厂积累欠款甚巨,已经到了无以为继的地步了。”

张学良想了想说道:

“听子文讲,现今欧洲地经济危机愈演愈烈,英美好多工厂都存在产品滞销,开工不足的情况,这正是我们引进欧洲先进技术的最佳时机。我已派叶弻亮、王卓然去了欧洲,寻找合作伙伴。借消减兵费的机会,将兵工厂改民用工厂。这样既可以摆脱日本人的控制,又能弥补兵费的不足。”

李宜春点点头说道:

“国富民强,才是强军之本。老帅这些年不遗余力的加强扩大兵工厂,除了打内战外,原材料供应核心技术都被日本人控制着。一旦日本人有啥不轨之心,咱们苦心经营多年的兵工厂必然为日本关东军所用。”

张学良叹息一声,说道:

“老帅岂能不止日本人的野心,可老帅刚准备加强与英美的合作,以遏制日本人的势力,便遭了日本人毒手。”

张学良一直对张作霖步步退让的对日政策不满,也曾多次劝过张作霖不要过多依赖日本人。可那时张作霖的奉系军队多依靠日本人提供武器,才能对抗直系军阀和北伐军,只能以一个个不平等条约换取日本关东军的支持。直至贪恋的日本公使方泽带田和满铁总裁山本条太郎,软硬兼施、轮番逼迫张作霖签订满蒙五路条约,才逼的张作霖无路可退,断然拒绝了日本人的无理要求。

张学良执政东北后,立即制订了在葫芦岛修筑大型港口,自行修建四(四平)洮(洮南)、吉(吉林)长(长春)、吉(吉林)敦(敦化)等铁路公路的计划。目的就是打破东北权益由日俄控制的僵局,为东北驱逐列强奠定基础。

第一章 怒打东洋溜

(日本人蓄谋侵占中国,从明治维新后便开始计划。我们应该佩服这一点,自这个计划制定后,不管掌权者如何更迭,任何政策都围绕这一计划进行。正如现在的中日关系,钓鱼岛之争,跳梁小丑石原慎太郎的表演,野田佳彦遮遮掩掩的稳健推进政策,安培晋三等在野党的强势逼宫。直至安培晋三上台,新安保法通过,日本打开了侵略扩张之门。一幕幕环环相扣,一个个人物轮番登台表演,犹如一个高明的导演在幕后巧妙的策划。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日本的脚步迈出那个小岛,开始征服全世界的旅程。)

说着无心,听者有意。张学良在与李宜春交谈时,并没有刻意避开王宜之。可是王宜之从两人的谈话中,感觉到了到了处在夹缝中的张学良有多艰难。自己作为东北反帝大同盟的领导者,应该帮助张学良摆脱日本关东军及满铁株式会社的控制。

回到叶开家以后,王宜之向叶开详细的讲述了张学良的计划。叶开思虑良久说道:

“中国缺少自己的民族企业,更缺少民族企业家。我们反帝大同盟应该为此而努力,毕竟国富民强,才是将列强驱逐出中国的唯一有效途径。”

叶开和王宜之加入的反帝大同盟,是由法国著名作家、共产党员巴比塞、作家罗曼·罗兰、苏联作家高尔基和中国的宋庆龄女士等一些著名人士,于1927年2月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发起成立的一个国际组织。这个组织一进入中国便得到了中共地下党的支持,并在上海首先建立了中国第一个反帝大同盟后,选派大量人员奔赴东北、河北、绥远等地建立分支机构。

此时正值蒋介石开始了清党屠杀,参加过北伐的地下党员叶开,作为东北反帝大同盟的第一批领导者,被紧急疏散出关。

既然张学良将奉天讲武堂学兵认定为自己学生,那抓了东北王的学生那还了得。陈兴亚接到黄师岳的电话后,诚惶诚恐,急忙将抓来的这八名奉天讲武堂的学兵释放。

叶开和王宜之、孙东恒以为通过这次事件,足以震慑宪兵司令部和国民党省党部成员,使之不敢再到学兵队闹事了。可是宪兵司令部和省党部的人倒是消停了,这些学兵可不消停了。

这些学兵各自被释放回本队一个月后,骑兵科个炮兵科正在进行毕业前的骑炮协同训练。身为骑兵科排长的陈靖亚,带领全排完成了一个侧翼迂回,突击劈刺训练科目,返回队列的途中,正好遇上举报好友刘伯刚的九中队司务长武克文,在殴打九中队学兵丁国英。

陈靖亚本来看着武克文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这次看到整天吹嘘日本军人如何了得的武克文,又在殴打自己的好友丁国英,更是怒气横生,催马便向武克文冲去。

武克文一个没防备,被陈靖亚的战马撞倒在地。武克文见是陈靖亚骑马撞了自己,也不示弱,抄起一个挖掘工事的铁锹,便向陈靖亚恶狠狠的拍去。陈靖亚自小就随陈子鄂骑马打拳,哪里会惧他。一拨马头躲开后,跳下战马的同时,抬腿一脚便将武克文蹬倒在地,紧着一个饿虎扑食,飞身将武克文按在地上就是一顿老拳。

一群学兵上前将武克文和陈靖亚拖开以后,吃了亏得武克文大叫一声:

“小子你等着!”

随即翻身跃上陈靖亚地战马飞驰而去。

被打的丁国英害怕陈靖亚为自己惹上官司,说道:

“靖亚你快走吧!武克文是步兵科大队长朱世勤的小舅子。那家伙在日本军校上过学,整天吹嘘日本军人如何了得,人送外号‘东洋溜’。拿学兵根本不当人,下手可黑着呢。”

陈靖亚也觉着自己闯了祸,可是自己的战马被武克文骑走了。一个骑兵丢了马,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只能待在哪里等武克文回来。

不一会,武克文和朱世勤骑着马来了。

身为教官的朱世勤,见是一个学兵排长。用马鞭一指问道:

“是你打了武克文吗?”

“是!”

陈靖亚的话音未落,“叭”的一声,朱世勤的马鞭便狠狠抽在陈靖亚地脸上。

要知道陈靖亚的父亲陈子鄂,可是下江地区最大的土匪头子西双胜。作为陈家的独苗陈靖亚打小净打人了,哪里被别人这么打过。抄起地上地铁锹,便向马上的朱世勤轮去。

朱世勤没想到一个学兵敢打教官,一个没注意,让陈靖亚一铁锹拍落马下。

陈靖亚一想反正已经打了,自己在讲武堂也呆不住了,不如先把这个东洋溜拍死再说。

趁朱世勤刚从地上爬起,还未站稳脚之际,抡起铁锹,向朱世勤头顶便拍。那个朱世勤在日本千叶军校也学过格斗,闪身躲过拍过来的铁锹,翻身上马一溜烟的跑了。

东北军与日本关东军交往多年,不但有众多日本军校毕业的军官,甚至还有日本军事顾问团。因此这支军队也延续了日本军队的一些恶习,教官虐待士兵的现象时有发生。可这次是学兵殴打了教官,那还了得。听了朱世勤报告的学兵队总队长王静轩,非常震惊,当即命人将陈靖亚关进了讲武堂重禁闭室等待处理。

事情上报到张学良那里后,张学良一听还是那个陈靖亚,当即命令卫兵闹事的陈靖亚和丁国英带到了医院。他要亲自问明情况,处理这两名胆大包天的学兵。

在教育长王瑞华的陪伴下,陈靖亚和丁国英战战兢兢的被数名卫兵押到了大帅府。

张学良看着眼前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年轻学兵,说道:

“我是奉天讲武堂的校长,也是第一期的学兵。这样论起来你们即是我的学生,又是我的学弟。说说吧!为什么打教官?”

陈靖亚胆子大,将脖子一梗说道:

“第九中队司务长武克文学日本法西斯,无故殴打学兵,丝毫不讲道理。这样的风气漫延开来,怎么能做到士兵敬重长官,长官爱兵如子,到了战场上怎么能形成强悍的战斗力?”

张学良也带过兵,不光是带兵,他带的奉军第二军与郭松龄带的第三军,可是张作霖麾下最能打得两个军。思想比较开放的他,讲究人权的他,不能说爱兵如子吧,也不会像旧军阀那样残酷的虐待士兵。听陈靖亚讲的有道理,便说道:

“朱教官和武司务长虽然有错,但军中自有军规,一名学兵打了教官罪不容恕。你们不要在奉天讲武堂待了,脱了军装回家吧!”

王瑞华一听,急忙说道:

“朱教官平日里的所做所为,讲武堂学兵们多有怨言,此事陈靖亚有错,但错也不全在于他。如此处置是不是有点难以服众?”

张学良瞅了王瑞华一眼,厉声说道:

“军人服从长官,是军人的天职。既然敢打长官,难道就没有胆量承担处罚吗?”

张学良态度急剧反复,让王瑞华始料不及,便不再吭声。

陈靖亚和丁国英同在哈尔滨工业大学上学时就交好,两人又是一起投笔从戎报考的奉天讲武堂,此次一起被驱逐出了奉天讲武堂,可谓是同命相连。丁国英觉着到此事由他而起,连累了陈靖亚,便歉疚的对陈靖亚说道:

“我的远方表叔是中东路护军司令丁超,咱们去投奔他,寻个尉官干吧!”

陈靖亚参加反帝大同盟已有数月,深受叶开等人的影响,便对丁国英说道:

“我要去苏联军校学习,你跟不跟我去?”

“去苏联?”

丁国英有些惊讶,问道:

“怎么去?”

陈靖亚说:

“讲武堂高级训练班的叶开教官,在北伐期间,给来中国指挥北伐军的苏联加仑将军当过副官。找他去,他一定有办法将我们送去苏联。”

叶开听了陈靖亚和丁国英的诉求后,一笑说道:

“我虽然与加仑将军相识,但那也是参加北伐时期的事。现在已经过去经年,时过境迁,哪有能力送你们去苏联学习?”

陈靖亚和丁国英见叶开毫无办法,真是灰心之极。

叶开看看两人有些灰心便问道:

“知道帝国主义列强为什么总是欺负我们吗?”

陈靖亚当即说道:

“当今中国就是一个虚弱的巨人,国民犹如染重病的病人。在此国虚民弱的情况下,我们只有唤醒国民奋发自强,驱逐一切帝国主义列强,建立一个富裕、民主、自由的新中国。”

叶开点点头说道:

“说得好!但部全面。国家弱,尽在工业弱,民众积弱,在于认识不到自由的重要。因此我们要兴办工业强大国家,办教育唤醒民众,将社会底层的工人、手工业者、农民团结起来,结成一股强大的力量,彻底砸碎这个旧世界。”

“现在张学良要将奉天兵工厂改成民用工厂,以图逐渐摆脱日本人的控制,急需大量技师。你们两个都是毕业于哈尔滨工业大学,不妨到那里去,为振兴中国的实业出一份力。你们此次加入民生厂,自然需要准备一份厚礼。为此组织上特地从香港购进了一批设备,并派来了一名得力的同志,负责奉天兵工厂的全部计划。”

说话间,会客室一侧的套间门一开,一名身穿旗袍,面容艳丽间略带几分冷峻的漂亮女人,款款大方的走了出来。

叶开介绍道:

“这位就是冷艳秋同志,朝鲜人,在英、法两国读过大学,是香港反帝大同盟负责人之一。以后你俩就协助她,在奉天兵工厂开展工作。”

冷艳秋款款大方的对方靖亚和丁国英伸,嘴角略带笑容的说道:

“同志你好!”

见美女主动向自己伸出了手,年轻羞涩的陈靖亚和丁国英,一阵局促,慌忙伸出双手,握住冷艳秋伸过来的玉手,答道:

“冷姐,您好!”

三人年纪相仿,这两个年轻人叫冷艳秋冷姐,显然有些不合时宜。

冷艳秋看了这两名青涩的年轻人一眼,也不计较,坐下后,将一大摞机械零件图纸放到茶几上说道:

“这套自行车和人力三轮车的图纸,是咱们在英国勤工俭学的同志设计的。考虑到了中国的实际情况,对自行车制造工艺和技术进行了简化,同时也通过改进车架、车轮、辐条、轮轴等部件,使之具有了载重170公斤的能力。三轮车则是专为取代洋车而设计的。据统计,东北三省共有洋车约十万辆,仅哈尔滨就有一万余辆,大的县城一两千辆,小的城镇也有几十几百辆,从事此行业者多达十万余众。这些以拉洋车为生的从业工人,生活极为悲惨。每月多的能挣一块奉洋,少的只能赚到半块。除去租车的费用,所剩寥寥无几。因此我们要以人力三轮车,取代黄包车,减轻他们的劳动强度负,增加收入,改善他们的生活环境。”

丁国英家里就是在哈尔滨开车行的,他知道这行业的利润,也知道拉洋车人的疾苦。想了一下说道:

“人力三轮车取代洋车,既能减轻黄包车夫的辛劳,又可以增加他们的收入,是个好办法。但那些列强为了攫取更丰厚的收入,一直垄断着充气轮胎和小飞轮的生产销售渠道。而以我们现在的实力,根本没办法制造出这些零部件,只能依赖从国外进口,英国和日本人的配件又非常昂贵。只怕我们即便是生产出来,那些车行也买不起。”

冷艳秋笑笑说道:

“不是咱们生产出来的东西没有竞争力,而是东西方列强不想看到咱们的民族工业强大。南洋的兄弟公司就曾在上海生产过自行车,但在英、美、日列强的封堵下,亏损严重,最终关门停业。我们已经和南洋兄弟公司,上海新中公司达成合作协议,由咱们组织提供资金重开两家公司,生产充气轮胎和小飞轮等精密部件。”

陈靖亚和丁国英一听,当即大喜,说道:

“只要咱们中国四万万同胞抱成团,何惧他东洋小鬼子。”

1

引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