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三十九章中东路事件背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三十九章中东路事件背后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8/2/11 16:10:32

  三十九章中东路事件背后

  自从蒋介石、汪精卫之流,背叛了孙中山先生制定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发动反革命政变之后,国民党便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以坚持三民主义的宋庆龄、李济深、邓演达等国民党元老为首的左派,一派便是打着三民主义的旗号,实质上却背离了中山先生思想,以蒋介石、汪精卫为首,维护资本家利益为首的政治集团。

  叶开深知要想打到贪婪的帝国主义列强,实现中国独立自主的伟大目标,必须忠实的执行孙中山先生提出的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政策。这样一来那些将自己标榜为党国精英,却只知道捞钱捞权的国民党党员便将其视为异类,成了国民党当权派的迫害对象。张学良明知道叶开等人是东北国民党左派的重要领导人,为遏制国民党当权政府对东北军政府的清洗,与国民党左派保持默契的关系,在叶开等人逃到东北后为这些人都安排了职务。

  冯庸毕业于北京陆军讲武堂。这个北京陆军讲武堂与保定陆军讲武堂同出一辙,因此冯庸与同样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倾向于国民党左派的陈诚、黄琪翔等人关系密切,也敬重叶开等人的高尚人格,因此与他们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此番叶开破天荒的亲自来送学生,想必送来的人也绝非等闲之辈。冯庸有心帮叶开这个忙,但作为冯庸大学现任校长,怎么也不能破这里的规矩。随即问那年轻人道:

  “你叫什么名字,在哪里读的书,学的是什么专业?”

  年轻人还未回答。叶开马上接口说道:

  “他叫李少铎,是个孤儿,在北平慈幼院读过书,又在西北军当过童子军。”

  冯庸看了看李少铎,说道:

  “既然当过兵,就编入特战训练班吧!至于合不合格,自然由陈教官说了算。”

  冯庸知道陈靖亚与叶开有师生之谊,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便将考核的事推到了陈靖亚的头上。

  陈靖亚自然也想让叶开满意,便走上前上下打量了李少铎几眼,说道:

  “有股军人的气势,你在西北军里都学过那些东西?”

  按照陈靖亚的意思,李少铎应付一下,走走队列拉几个架势便能过关,可是这个李少铎一开口倒将陈靖亚吓了一大跳。

  “骑马、射击、劈刺、计算炮火射击诸元、武装泅渡、绘制地形图都会。”

  陈靖亚、冯庸、叶开都是高等军校里出来的军人,听李少铎报出这一系列科目,可以认定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一名职业军。可看看李少铎的资历,让他们又觉着这个年前人是在吹牛。冯庸以怀疑的口吻,问李少铎道:

  “你是不是在说大话?”

  李少铎身体笔直,敬礼道:

  “请教官考核。”

  陈靖亚抬手打开腰间的牛皮枪套,抽出一把俄制左轮手枪,递给李少铎说道:

  “拆了它,并组装好。”

  李少铎接过手枪,看了看,说道:

  “俄制纳干转轮手枪,俗称七音子。口径7.62毫米,采用气封式转轮,有单动型和联动型两种。你的这支是联动型,属于沙俄骑兵标准配置。使用7.62毫米埋头弹,无论在威力还是射速、精度都比盒子炮差。可这枪有个还好处,出枪便能打,是近身防御,应对突发事件的利器。”

  说话间,将眼睛一闭,单手持枪,手指飞动,顷刻间一支完整的左轮手枪已经便成了数个组件。

  俄制纳干左轮手枪在中国的东北、西北地区数量较多,因此不管是军人还是土匪,对此枪较为熟悉。但这种单手拆枪的本事,除了长期使枪且技术精湛的人外,绝非一般人能做到的。

  李少铎将枪拆解后,蹲下身子,将手枪零件一个个摆放在面前,从衣襟里掏出一个血色三角面巾,将自己的眼睛蒙上。双手齐动,不一会一支完整的左轮手枪又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陈靖亚从枪套上取下一粒子弹,递给李少铎指着三四十米处的旗杆说道:

  “目标旗杆顶上的圆球,一枪命中算你合格。”

  纳干左轮手枪是俄国沙皇时期的武器,有效射程只有五十米,且由于扳机太重,如果不是经验丰富的射手,大力扣扳机的动作会影响射击精度。从这个距离上目视旗杆的圆顶,只有一块奉洋大小,若想一枪命中难度实在不小。

  李少铎接过子弹,推入弹仓。身体正对旗杆,两脚分开稍大于肩宽,双膝微曲,形成弹性支承,两脚尖稍向内合,含胸塌肩使身体重心下降。两臂自然伸出,右手握枪,左手虎口在上掌心向内,围握扳机护圈。或掌心向上,托握握把下方,并使枪身缓缓上抬。这种持枪射击的姿势,优点在于能能吸收手枪的后座,稳定射击状态,从而让射手保持三点一线的瞄准状态,提高射击精度。

  “叭”

  一声清脆的枪响过后,伴随其中的是子弹撞击旗杆铜圆顶的清亮响声。

  “好!”

  冯庸对神枪手情有独钟,不由得拍手叫起好来。

  陈靖亚一把将叶开拉到一旁,低声问道:

  “此人什么来头?看这身手,绝对不是只干过童子军这么简单。”

  叶开低声回答道:

  “是共产党派来监视日本人的。国民政府在外交上已经将苏联逼到了墙角,苏联方面已经开始秘密向中苏边境集结部队。为了确保日本人在中苏开战时不会趁机下手,特地将此人调来监视日军的都动态。”

  陈靖亚心里一惊,问:

  “咱们和苏联真能打起来?”

  叶开说道:

  “依我看,我们的张总司令未必真心想打,只是借着苏联国内爆发危机想施展一下,在国内外树立一下威望。南京的蒋委员长却非常想打。不过,不是中央军打,而是逼着东北军与苏联开打。东北军与苏联交恶,对于国民党中央政府来说,有几大好处,一,可以迎合西方帝国主义列强反苏反共的政策,二,对东北军也是一种削弱,第三,则可以将张学良紧紧绑在反共的战车上,使其不得不听从南京政府的调遣,可是他们却忽视了盘踞在南满铁路上的的日本关东军。苏联方面之所以通过各种渠道尝试与中国政府和平解决此事,可那些宵小之辈为了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根本不顾东北的安危,一味煽风点火将事态一步步推向了战争边缘。”

  陈靖亚心系哈尔滨分厂的生产,问道:

  “哈尔滨的形势怎样?”

  叶开摇摇头说道:

  “在国民党中央政府的指示下,哈尔滨特区行政公署张光张景惠,不光查封了驻哈尔滨苏联领事馆,还捎带脚将中东铁路局、远东商船局、远东国家贸易局、远东煤油局、中东路机车总厂及三十六棚各工厂职工联合会一并给封了。不但封了,还将包括中东铁路局苏方局长在内的大批管理人员给抓了起来。任命自己的亲信郭宗熙就任中东路铁路局副局长,任命原中东铁路管理局理事范其光为中东路铁路局代局长。在此期间,日本关东军特务头子土肥原,亲自坐镇哈尔滨,指挥云集于中东路沿线的白俄匪趁机作乱。整个哈尔滨城,乃至中东路全线陷入了一片混乱当中。苏联方面既想维持中东路现状,又害怕中苏交恶日本人从中渔利,对苏联形成威胁,便请德国驻中国领事从中斡旋,希望能和平解决此事件,可是国民政府外交部门已经断然拒绝了德国的调解,和谈的希望已经非常渺茫。”

  陈靖亚问道:

  “苏联方面既然害怕日本人从中渔利,为什么不答应我们的条件,将中东路交还给东北军政府?”

  叶开说道:

  “中东路是苏联维护其远东利益的堡垒和基地,苏联政府自然不愿意轻易放弃。如果当今国民政府或东北军政府,忠实秉承了中山先生联俄联共辅助农工的三大政策,苏联方面或许会考虑放弃中东路权益,可是现如今的南京国民政府反共大于应对外强的侵略,使之不得不为自己在远东的利益做打算。”

  陈靖亚点点头说道:

  “中苏一旦交战,日本人必不会轻易放弃此侵占东三省的绝佳机会。冯庸大学就建在南满铁路附近,距离日本人在沈阳的总部满铁奉公所只有两百米的距离,将这里作为监视日本人动向的观察点最合适。”

  这时,冯庸见他们两人一旁窃窃私语,便大喊道:

  “知道你们师生情谊深,也不能让我们在这里看着你们师生热聊吧!”

  叶开一拉陈靖亚,对其小声说道:

  “根据目前的形势来看,对东北威胁最大的是日本人,而不是苏联,要对付日本人必须和苏联结盟。近期有个大人物即将来东北,相信随着这个大人物的到来,必能化解这场危机。”

  “大人物?”

  “那个大人物?”

  陈靖亚充满疑问,才将要问,叶开已经拉起陈靖亚的手,走回到了冯庸和李少铎身边。

  作为一名资深的职业军人,冯庸对李少铎是满意的。此时特战训练班才将初创,冯庸有心让李少铎做战术教官,但叶开考虑到李少铎的身份需要保密,还是让他做了一名学兵。

  

0

三十九章中东路事件背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