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东北陈家>四十一章械斗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四十一章械斗

小说:东北陈家 作者:朋朋 更新时间:2018/3/11 14:35:16

  四十一章械斗

  满铁副总裁,松井洋佑站在宽大的玻璃窗前,倾听着从冯庸大学校园里传来的枪声。他知道,这是冯庸大学学生兵进行军事技能训练。

  满铁株式会社,是日本通过日俄战争获得了南满铁路权益后,为了经营满洲,在为日本皇室服务的国策会社基础上成立的。因此这个政客、军人、商人、浪人、学者组成的商业集团,名义上是个半官半民的公司,实质上则是直接受日本皇室控制,经范围非常庞大,涉及经济、军事、情报等多个领域的殖民集团。

  松井洋佑出生于日本山口县,这里被称为产生日本右翼政治家的摇篮,像伊藤博文、山县有朋、寺内正毅、桂太郎、田中义一都出自这里。

  打小受日本极右翼思想熏陶的松井洋佑,十一岁便到美国学习生活了十多年。从俄勒冈大学毕业后,回国参加了外交官考试,并以优异成绩被外务省录用。从这时起,松井洋佑活跃在日本外交领域,其活动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从1904年起到1921年,他在中国任职,被称为“大陆派”外交官。1904年松冈洋右作为领事官候补被派到上海。日俄战争后,日本迫切需要了解中国的外交人员,于是他又被派到中国东北。这时,日本已经通过条约从俄国手中获得了旅顺、大连,设立了关东都督府,松井洋佑担任关东都督府的外事课长,专门与中国打交道。

  此时的松井洋佑不但是为日本皇室和日本财阀服务的政友会议员,又是极力呼吁满蒙生命线,主张强硬外交,用武力解决满蒙问题的急先锋。

  冯庸大学距离满铁奉公所不过两百米,犹如悬在日本人床头的一把利刃。自冯庸大学特战训练班正式开训以来,天天有手提机关枪的哒哒声传到松井洋佑的办公室里,这种哒哒声着实让松井洋佑有些坐立不安。

  门一开,满铁属员村田琢磨走了进来。松井洋佑转回身,看了日本陆军出身的村田琢磨一眼,若有所思的问道:

  “近几日冯庸大学校园内训练的枪声越发密集,你能从这枪声中嗅出什么味道吗?”

  村田琢磨侧耳倾听了片刻,说道:

  “这不是奉造七九式步枪和捷克造步枪发出的声音,是德制MP18冲锋枪击发时发出的声音。从枪声可以判断出,他们正在对学员进行标准的突击训练。”

  “突击训练?”

  松岗洋佑用疑惑的眼神看了村田一眼,问道:

  “你怎么能从枪声里判断出是突击训练,而不是普通的军事基础技能训练?”

  村田琢磨说道:

  “这种连续的哒哒声是由德造MP18冲锋枪发出的,连续两三声是针对单个移动目标实施短点射,四五声是针对固定或密集目标实施的长点射。一战后期,德国人为了打破堑壕战的僵局组建了暴风突击队,并为此设计制造了比轻机枪重量轻,使用手枪子弹的MP18冲锋枪。暴风突击队的战术以小战斗群为主,装备轻机枪、冲锋枪、小口径迫击炮及手榴弹,寻找到敌人的薄弱处后以惊人的速度突进,从而达到消灭敌军火炮阵地,阻击敌军后续部队的目的。这种战法在战争中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甚至在一些方面取到了骑兵所不能及的作用。东北军是较早引进这种战术武器的部队,并在实战应用中取得了较好的成效。因此冲锋枪这种战术武器,在东北军中装备量并不少。”

  松井洋佑虽然是个政客对军事上的事情并不太懂,但也能从村田的介绍中了解到,一旦这支尽在咫尺的学生兵大规模装备了这种战术武器,则变成了一支极具攻击性的部队。不由得有些担忧的说道:

  “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报,冯庸大学有师生七百余,而它的兵器库里有五百四十条枪,其中还有五十余挺轻机枪。这就意味着中国人在我们满铁奉公所不到两百米处放了一个加强营,如果他们再装备了攻击性极强的德造冲锋枪,就变成了一把随时可以取我们首级的利刃。”

  村田是日本在在东北组建的铁血樱花团骨干成员之一。这个简称血樱的日本情报组织,由狂热的退役军官和流落到东北的日本人浪人、朝鲜浪人组成。其头领是满铁守备队的情报参谋石井修三大佐,副头领是参谋军官吉野文一郎中佐。显而易见,这个血樱的组织绝非一般的民间社团组织,而是受满铁直接控制的军事情报机关。

  听了松井洋佑的话后,村田琢磨说道:

  “请将此事交给我吧!不过是一群小娃娃,我保证不出一个月便让他们连校门都不敢出。”

  松井洋佑点点头说道:

  “现如今中苏关系日趋紧张,中东路上不久便会爆发战事。东北军一旦遭到苏联人的严厉打击,便是我们武力将张学良政府及他的东北军,全部驱逐出满洲的最佳时机。你们血樱在满洲经营多年,应该在这关系帝国命运的关键时刻有所表现。”

  第二日一早,十几个朝鲜浪人在村田的指使下来到了冯庸大学门口。此时正值冯庸大学开课时间,校门口的学生比较多。这些朝鲜浪人不但挥舞长刀炫耀武力,还对前来上课的学生极尽侮辱。值班老师黄绍谷为保护学生安全挺身而出,与前来滋事的朝鲜浪人据理力争。黄绍谷是五四运动的闯将,又曾在北伐军中担任过师部政治主任,有过从军的经历,可毕竟是个书生。俗话说得好,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更何况这些朝鲜浪人连兵都不是,尽是些仗着日本人的势力来东北混饭吃的朝鲜地痞流氓。

  言语不过三句,流氓头子八目益雄,挥起一拳怼到了黄绍谷的眼睛上。

  黄绍谷脸上带着一个金丝眼镜,文质彬彬,哪里禁得住八目这一拳。当时就眼睛流血,瘫坐在地上。众学生一看老师被打,纷纷挺身而出与那些朝鲜浪人扭打在一起。有那腿快的,飞跑回校园里叫人去了。特战训练班正在教军场上进行突击战术分解动作训练,有同学飞奔来报,校门口同学们与来寻衅滋事的朝鲜浪人打起来了。特战训练班的学员们一听这话,还未等教官下令,就抄起工兵锹纷纷跑了出去。

  特战训练班是冯庸大学唯一一个全天进行军事训练的特别班,全班二十七名学员,集中了全校体质最好,素质最高的学生。大家一见特战训练班赶来了,便自觉让出一条道路。

  来滋事的朝鲜浪人个个都手持长刀,杀伐极其凶残。那些奋起与其争斗的学生们虽然人数众多,但手里只有木棒和拳头,若论单打独斗,四五个也挡不住一个朝鲜浪人。

  第一个冲进混战现场的李少铎,眼瞅着学生们要吃亏,为扭转局势,首先向最猖狂的朝鲜浪人头目八目益雄扑去。

  八目益雄真名叫江天雄,他本是朝鲜国将门之后,朝鲜沦亡后被日本浪人八目币叶收养。自幼成长于武士之家的江天雄,从骨子里并未将自己当成朝鲜人,而坚定的认为自己就是日本剑道名流的传承人。

  他肩负着弘扬日本剑术的使命,到东北开设武馆后,便被满铁株式会社的特务机关给盯了。并一步步诱使其将好好的一个武馆,办成了日本特务机关操控爪牙的中枢机关,这个八目益雄也顺理成章的当上了朝鲜浪人团的首领。

  尽管八目益雄刀法精湛,且具备兵器上的优势,可李少铎七岁习武,又在苏联接受过两年的特训,功夫自然也是了得。将一把尖头工兵锹舞的是虎虎生风,虽然不能取胜但也能做到攻防有余,进退有据丝毫不乱。

  八目益雄没想到这些孩娃里竟然有如此高手,生怕一失手在众人面前失了颜面,在加了小心的同时,也依仗日本长刀锋利攻击范围远的优势,加快了进攻的力度。

  才将放倒了一名浪人的陈靖亚,远远看见手持工兵锹的李少铎,在八目益雄凌厉的攻势下渐渐呈现出败像,便飞身上前与李少铎夹攻八目。陈靖亚的功夫在讲武堂时就是数一数二的,自然艺高人胆大,单凭一双肉掌便能将手持长刀的朝鲜浪人放倒。

  八目益雄的功夫并不在李少铎以上,凭借长刀的优势还能略占优势,可是陈靖亚一加入,马上便在两人的夹攻下有些盯不住劲了。

  八目益雄在陈少铎和陈靖亚夹攻下,手忙脚乱,一个不小心,被陈靖亚一掌拍在了手臂上。

  陈靖亚自四五岁起便跟着陈老爷子拍沙袋踢木桩,一掌下去足可以碎石折木,八目虽是练家子但也经不住这一掌。顿时就觉着犹如被重锤击到似的,那只手臂再也无力握刀,只能单手持刀荡开李少铎的一击抽身后退。

  特战训练班学员虽然只有二十七人,但个个身手敏捷,体格健壮,再加上这大半月来的严酷训练,俨然成了一个极具攻击性的战斗群体。特战班二十七名学员从两翼冲进混战的行列后,当即就扭转了不利的局面。在人数上占据优势的冯庸大学学兵一起发起反击,直打的那些朝鲜浪人狼狈不堪,节节败退。

  

0

四十一章械斗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