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铁骑尖兵>第二十三节 棋高一筹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三节 棋高一筹

小说:铁骑尖兵 作者:关中军刀 更新时间:2016/1/22 7:26:13

一阵阵洪亮的番号声,把偌大的营区唤醒了。一缕缕朝霞洒向整齐的营房,一身迷彩的官兵开始了清晨的越野训练。

一大早,秦文海也被士兵排山倒海般的番号声叫醒了,他脸色有些苍白,俩肉眼泡肿得红红的,看样子一宿没睡好觉。昨晚,独剑秋现场指挥,卫生队长亲自上阵,在秦文海屁股上打了三支肌肉针,又输了三大瓶葡萄糖,这样几折腾,就到了两三点,加上秦文海不停地上卫生间,一夜未眠人折腾得不成形。天亮前一会儿才睡踏实。

这样的事情,独剑秋总是深入第一线,肯定要看到针头结结实实地扎到你屁股上,才会心满意足地离开的。

他还装模作样地给大家说,秦旅长这喝得不少,打了针、输上液,我们就放心了,深更半夜万一出了个啥事,我们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对人民军队也是极端地不负责任。

关大庆一身酒气,摇摇晃晃地过来,看到秦文海这个样子,他也不好说什么。秦文海就在床上躺着,像是睡得很死。估计他上前叫几声,他也不会哼哼两下,真醉的人就很难叫醒,如果假醉了,更是一千遍一万遍也叫不醒。

独剑秋这狗小子,硬是棋高了一筹,挖了个坑把他埋了。秦文海有苦说不了口,送上嘴边边的肉,猛虎能舍得不吃。怪只怪自己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了。

听到关大庆的声,秦文海想睁开眼,哪怕一个眼神对视,关大庆也能猜出他眼里的话。可是独剑秋在场啊。他只能在心里喊,大庆啊大庆,你就不能学学那个装疯卖傻的熊二,把这些家伙给我赶走,让他们滚,马不停蹄地滚。

“关参谋长,感觉怎么样,要不要也给你输个液。”独剑秋热情地招呼关大庆。

“首长也在啊,我、我过来看看秦旅长,我身体没事,不用输液。”说完像躲瘟疫一样走掉了。

独剑秋故作叹息状,把他家的,真是失礼了,这家伙没喝好。

等看着秦文海打完了针,输上了液体,才倒剪着双手放心地走了。心想,老子若是小人,给你拍几张光屁股的照片,时不时给你寄几张,看你敢不瞧老子眼色。

实际上,在秦文海他们挑选装备时,猛虎旅新闻干事楚天舒,就拍下了他们的面部特写和身材的照片,不过,当时大家对拍新闻在旅电视台、网络上播放,习以为常了。再则秦文海他们只顾挑装备,压根儿没往搜集作战数据上想。

这一夜,秦文海几乎没睡着,心里翻江倒海地恨,一波一波地涌上心头。

嘀嘀嗒嗒的起床号响过,独剑秋、林墨瀚洗漱完毕,几乎前后脚地来到了旅招待所,在大厅里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说起昨晚上的酒战,一个个兴奋地不得了,像战场上围歼了敌指挥部一般。

秦文海也是被军号叫醒的,这会儿听到大厅里的说话声,猜想,这一帮家伙肯定是在调侃他的,这次是彻底地出丑了,本想装个醉酒趁早结束宴请,没想到独剑秋心鬼得很,治人的招法这么毒。老兽医专治驴拉稀,他秦文海竟然倒八辈子霉运地撞上了。

他点上一支烟,若有所思地吸了几口,和关大庆等人一块下了楼。独剑秋正和林墨瀚说着什么,见秦文海他们下来了,独剑秋止住了笑,趋前一步:老秦呐,你昨晚把我喝高了,从来没有这么高过,酒逢知己千杯少啊,从你这房间里回去,我衣服都没脱倒头就睡了,夜里吐得一塌糊涂。酒场上看得出,你也是个实在人,宁让肠胃破个洞洞,不让感情裂条缝缝。

秦文海心说,我不实在能行吗,你就是一个强奸犯,恨不得捏着我鼻子往嘴里灌。

他咧了咧嘴,笑得有些不自然,朝各位点点头,清了清嗓子说,昨晚上我出丑啦,给大家添麻烦了,多谢照顾。到这份上了,他不得不把戏演得真一些,要是大家知道他是装醉的,那更丢大人啊。好事不出名,坏事传百里,秦文海可不希望他被传成一个段子,被人们在饭桌上千万次地意淫。

独剑秋盯着秦文海的一张苦瓜脸,关切地问,老秦,如果身体不行的话,今天先休息一天,明天到火车站货场装载吧。

秦文海着急地说,我们还是今天就装载吧,旅里各项工程正在开建,这事那事的,需要你批准签字,不能长时间走开,能尽早走就尽早走。

也是,不当家不知道当家的苦和累,你那里又是刚起步,万事开头难啊。我也就不多强留你了。这样吧,我给你调整十多台性能好些的重型装备。

秦文海怔了一怔,眉头扭了起来,独旅长,我不是挑选好了吗?就那些了,定了就不要再作调整了。秦文海心里以为独剑秋反悔了要改变主意,就死死地坚持自己的选择。他认为,他挑选的那些装备就是最好的。

看着独剑秋不可捉摸的脸,心里愈加地不踏实,一阵山风无遮拦地吹过来,秦文海不由颤抖了一下。他给独剑秋说,老独,咱可不能随意变卦呀,我就要哪些装备。秦文海固执己见,眼里露出一副十分较真的样子。

还是信不过我,你真要那些装备啊?独剑秋见秦文海这个样子,说道,这样吧,先别急着作决定,我领你去个地方看看。说罢,自己大步流星走在了前头,黑豹上校撒欢地在独剑秋身前跑着。这么多人,独独他一个头盔,真是特立独行,十分地扎眼。秦文海这一行人,心里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独剑秋葫芦里卖的啥药,狐疑地跟在独剑秋屁股后面向前走去。

营区外边,是一片高低起伏的辽阔山地。紧挨着营区,就是坦克、步战车车库。在干净整洁的车库院子里,一排排战车卧在那里,上面覆盖着一层绿色的车衣。

独剑秋倒剪着双手,给值班军官下令,将战车全部发动,一台台开出去转了一大圈。这一开不当紧,秦文海真是傻了眼,肠子都悔青了。他挑选了那么多重装备,只有一台是好的,其他的全趴在了窝里,不是等于一堆废铁吗?这独剑秋揣摩透了我的心思。

独剑秋脸上笑着,那是胜利者的笑,连看秦文海一眼都不看,意思是你输了,我不晓得跟你一般见识。

机关算尽反误了卿卿性命,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秦文海一到猛虎旅,脑子里就绷着一根若有若无的弦。结果,还是被独剑秋算计到了坑里。秦文海那个气呀,一张瘦脸立时黑了下来,没想到,独剑秋给我玩了这一手,而且他选车的成绩单基本上为零。这不是羞辱人吗?但话说回来,真的有点怨不得人家,你自己挑选的吗,只能是老母猪尿窝——自作自受。

独剑秋笑笑说,老秦,实话给你说,你来之前,我们接到军区通知,说是中原军区要来挑装备,我一想,我们不能把好装备给他们,咱们是一家人呀,你们、特战旅都需要啊。我们就匆匆地统计列表,原想让他们挑的,没想到你们先来了,所以就想让你尽情挑的。

独剑秋继续奚落道,咋也没想到,你们都以为我是害你们的,我会把好东西藏起来,所以你们就使小心眼挑了差的。我的同志哥,你们猜错独某人的心思了,我是那样小气的人吗。包括你秦旅长。说句不客气的话,你们输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上了,你再把我俘虏一次,我的人格也不至于如此卑劣。

瞧瞧这话说的义正辞严,无懈可击,且让你找不出一丝可以反驳的理由。秦文海羞得无地自容,直想找个地缝子钻进去,没办法呀,只好一味地道歉。

说完这番话,独剑秋大度地说,老秦,我说的话别放在心上。说真的,建设强大的中国陆军,是我们的共同理想,冲这一点,我也要把最好的装备送给你,我给你调整状况最好的,如不信,我可以当场给你发动检验。

秦文海连忙用手制止了,他还能说什么呢。这一次是彻头彻尾地被独剑秋玩了耍了,挑选装备,差点挑了一堆垃圾。喝酒,又被独剑秋捉弄一番。现在人家又大人不计小人过似的,把你挑选上的性能差的装备,全部调整成性能好的,你还有什么话说。

脸上必须装出千恩万谢呀。更可气的,独剑秋明明把你玩耍了,还偏偏把答案告诉给你,这无异于揭开了伤疤,无情地羞辱你,践踏你的脸面。秦文海心中五味杂陈,心说,这才是高明呀,明明把你玩弄于股掌之上,还假装对你好得不得了,让你感恩戴德。

车场上,一台台迷彩绿的战车,隆隆地吼叫着,像巨兽们在怒吼,脚下的土地都在震颤。这一刻,秦文海还是感动了。不几日,他也将要拥有自己的战车连了。他幻想着,下一次的实兵对抗演习,他一定驾长车踏破北方山阙,指挥这些战车,打得独剑秋输个净光。

想到此,他走到独剑秋跟前,不解地问:老独,你真的不怕我强大了,再次让你陷入难堪之地?

独剑秋嘴角挤出几丝笑意,说实话,昨晚上我还在犹豫,把性能最好的装备给你了,等于你们有了锋利的狼牙,这不是助狼为患吗。可是再一想啊。我应该有这样的胸怀,不能计较个人的得失,为了打赢未来的敌人,我不怕你强大,就是明知下一次你仍然将我打倒在地,我仍然把最好的东西拿给你,让你们野狼的狼牙锋利无比,有了一流的蓝军,才能磨砺出一流的中国陆军。现在我们打了败仗,是为了以后在战场上打胜仗。

此语掷地有声,秦文海看着独剑秋,心中积蓄一夜的恨意,立时消退了,倒涌上来一股子敬意。

难道、难道,你就不给我提点要求或者是条件吗?秦文海注视着独剑秋的脸,试探地问。

我没有任何要求。独剑秋仿佛猜中了他的心思,一口坚决地回绝了,脸上看不出一丝异样。秦文海后悔得直想抽自己一个肉饼子,自己这样子不是小丑吗?

秦文海感叹,独剑秋你他妈的太棒了,让老子都五体投地地佩服呀。

独剑秋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张口说道:哦,我是有一个要求?但是,不知当讲不当讲。

老独,你尽管说。秦文海心中一喜,你冠冕堂皇之后,还有猫腻。独剑秋你终于张口求我了,不就是下次演习放你一马吗,有什么难为情的?

他等待着独剑秋说出口,独剑秋静静地思考着,秦文海急呀,恨不得从他嘴里拽出来那句难以启齿的话。他是真心地希望独剑秋提个要求啊,不至于使自己心理猥琐得那么孤单。

“我这个要求是——”

闻此言,秦文海脸上准备绽开笑意了。

“我真心希望你们在以后演习中用好重型装备,更好地磨砺摔打咱们陆军,你们心要毒、手要狠,招要硬,打就把对手狠狠地打趴下,这个对手也包括我猛虎旅。请记住,野狼对所有对手的心慈手软,就是对中国陆军英雄历史的亵渎!”

山风吹来,凉凉的感觉。独剑秋一脸的凝重,目光坚毅地盯着远方。

独剑秋的军容是严整的,凯夫拉头盔压到眉下,头盔上的虎头张着血盆大口,随时准备撕咬视线下的对手。

秦文海彻底地失望了。他没想到,这是一个性格如此鲜明、内心如此洁净的人。如果是女人,也许他可能会不顾一切地爱上独剑秋。

9

第二十三节 棋高一筹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