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同朝为官>第一百一十八章、王珍珍心思缜密 上官均释疑解惑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一十八章、王珍珍心思缜密 上官均释疑解惑

小说:同朝为官 作者:代平 更新时间:2017/9/13 10:07:07

不见上官均走进光泽县衙门,尤捕头连忙骑着快马来到了邵武。

“糟糕,上官均极有可能已经到了光泽明察暗访,他兴许已经掌握了官、巫勾结的人证、物证,你尤捕头必须给我赶快回去,让巫师、巫婆停止活动,叫何氏钱庄关门歇业。”得知上官均不在和平,又听光泽捕头禀报说他不在衙门,刘鄂顿时万分紧张,仿佛末日即将来临。

“大人真是的,一杯水都不给喝,您就让小的沿路返回,丝毫不知体恤下属。”尤捕头十分不满地责备着。

刘鄂无比愤怒地大声呵斥:“是命重要,还是喝水重要,赶紧给我滚回光泽,出了差错拿你是问,你这个不知轻重,冒昧行事的蠢货,还要本官体恤下属?也不撒尿泡照照自己配不配!”

尤捕头本以为刘鄂大人会夸他几句,得些奖励,没想却被他骂了个狗血喷头,数落的百般不是。因此,尤捕头连忙退下,忿忿不满地返回光泽。

刘鄂心想:上官均不是一般的朝廷官员,他表面上是遭受贬谪,成为自己的下属官员,可上官均的身份极其特殊,他是太后的外甥,是神宗的表弟,太后、皇上将他贬为光泽知县,必然有太后、皇上的目的所在,难道会是高源源进京后将光泽所发生的事情禀报给了她的姐姐高太后?若是这般,我刘鄂就是坐以待毙,劫数难逃。刘鄂瞬即又否定是高源源向姐姐高太后禀报了光泽之事,因为自己极为尊重上官家族,只要是上官家族的红、白喜事,刘鄂都从不落下,定然到场,几十年来如一日,从未间断,她高源源不会,也不应该将光泽之事告诉其姐高太后……刘鄂晃了晃脑袋,却又突然间大声喊道:“不对头,若高源源不是冲着我刘鄂,而是针对李月娘和游瘸子,李月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上官均的大媒人,而高源源又极为注重上官家族的好名声,她一定是要求太后、皇帝将次子上官均贬到邵武光泽,以实际的作为,捍卫家族的清誉和名声,或许高源源和次子上官均已经怀疑到我刘鄂的所作所为与光泽命案有紧密联系。否则,母子二人就不会一口拒绝刘鄂参加上官凝公在墓前竖立神道碑的肃穆典礼……

刘鄂在衙门里不停地来回度步,不断地肯定,否定,他好后悔,都悔青了肠子,自责皆是为老不尊,晚年不保才导致的结果。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上官均能看在我刘鄂几十年来对上官家族特别关照的情份上,不予追究,网开一面。但刘鄂也深知这个愿望的实现几乎为零,上官均和他父亲一样,从不接受别人的馈赠,更不会接受犯人的贿赂,他与唐代五周时期的狄公和大宋仁宗时期的包公十分相似,是个不畏强势、铁面无私、廉洁正直的大宋清官。

游瘸子和李月娘没有听从尤捕头的命令,而是继续在“三仙庙”里装神弄鬼,那个钱庄的何老板也没有关门歇业,还是坚持营业,不停纳客,每天有好几万的银两进帐,且按分成一一登记。

何老板将人头和数目一一对应,重新抄写一份,偷偷地拿给了光泽新任知县上官均,他希望自己能功过相抵,给光泽的受害之人一个交代。

且说,上官均经过几天的观察和暗访,已经有了足够的人证、物证来检举刘鄂和尤捕头以及游瘸子和李月娘的罪行累累,可是他又苦于自己是个七品知县,难以扳倒刘鄂这个五品知府。

见丈夫唉声叹气,王珍珍笑了笑道:“案子已经明了,为妻也可以恢复身份,夫君,是否为了扳倒刘鄂知府而唉声叹气?”

“都怪我一时心急,没求得皇上任何意旨,是如今,我这个下级官员又如何能够扳倒上级官员刘鄂?”

王珍珍随即从衣兜里掏出皇家之物——玉扇,速而又从袖裳里拿出了皇上亲书的圣旨,尔后满脸悦容,轻声笑曰:“夫君又可否记得我王珍珍说过,还有更大的惊喜留在后面?”上官均一听,极为配服地点了点头。

接着,王珍珍万分感谢地认真说道:“皇上和太后对夫君不错,在我王珍珍的面前再三道出贬谪夫君是出于无奈,并让为妻带来皇上的玉扇和他亲书的圣旨,其目的就是要给夫君更大的权利,将贪官、淫巫绳之以法。”

其实上官均的心里非常清楚,珍珍是个心思极为缜密的才女,皇上的玉扇和圣旨一定是他瞒着自己求太后向皇上给要来的。

上官均接过了王珍珍手上的玉扇和圣旨,他没有直接夸自己的妻子,而是内心无比感动地大声言语:“我上官均何德何能?竟然能得到皇上和太后的无比关爱和万分信赖,我决不辜负皇上和太后的殷切期望,一定依照律法,惩办凶恶。”

上官均没有遵照妻子王珍珍的建议到附近的洲、府调兵遣将,而是集中光泽县里所有的衙役、捕快到府里集中,并大声宣读了皇上的圣旨。

尤捕头听圣旨上说见扇如见朕,顿时吓得浑身颤抖,摔倒在地。而县主簿张同则借机向衙役、捕快振臂疾呼,要他们忠于光泽的现任知县上官均,否则是为犯上作乱,图谋不轨。衙役、捕快随即誓言、表忠,他们个个要求改过自新,以功抵过。上官均讯即向众人宣布,主簿张同兼任捕头,光泽钱庄的何老板是为本县的新任师爷。

张同先是不肯,说自己只是个落魄的秀才,从来没有拿过刀枪。上官均微微笑着,耐心安慰:“谁说秀才就不拿刀枪,再说,你张同是本县的捕头,需要的是用心、动脑,只要是虚心好学,认真琢磨,就一定能够当好捕头。”

上官均一面让妻子王珍珍骑着快马前往福州将邵武光泽出现的状况,以及自己即将采取的重大措施,用书信的形式全盘告诉福建的节度使,一面又叫何师爷去通知邵武知府刘鄂,让他到光泽钱庄按照分成领取钱财,同时还令新任张捕头带领衙役、捕快到“三仙庙”里捉拿淫巫,并且烧了神像,拆了仙庙,见此,光泽的百姓拍手称快,齐声叫好,大家纷纷焚烧面具,把牛鬼蛇全都赶跑。

刘鄂是来光泽分钱分财的,他的身边不敢带人,可是当他的脚踏到了光泽地界时却突然感觉不对头,于是,又想折返回邵武,何师爷苦苦劝道:“您刘大人还担心什么?难道是真的不想要那棺材本和养老钱,再说,您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黎川的老婆、儿子、孙子想想,人家一任州知府都十万雪花银,而您刘大人都当老了的邵武知府,还是两手空空如也,您这般何苦,又对得起谁?是真的不想回老家,跟她仙婆过好日子?倘若如此,我何某人都替您难过,感到羞耻。”

“和她个烂货过什么日子?你就把我刘鄂想成了这样?说句实话,我刘鄂不是不想要银子,可这钱财是牵扯到十几条的人命呀!光泽前任吴知县,正是由于我刘鄂的点头,那尤捕头才敢大胆地害死他,那些没钱治病的百姓,被淫巫的劣药害死,而我作为邵武的知府,却不是为死去的百姓讨回公道,而是给恶人撑腰、给坏人打气,致使淫巫的胆子越来越大,以至把无病的百姓和县中的绅士也抓了起来,榨取钱财…….”

“不是小的说您刘大人,您也要该给巫师、巫婆敲敲警钟,提个醒,别让您刘老爷的一世清名,毁在那对狗男女的手心里。”

刘鄂觉得何老板的话很有道理,可他又无可奈何地深深叹语:“我刘鄂还什么一世的清名,简直就是奇臭无比。”

刘鄂想:他何老板是可靠的,先前毕竟做过了自己的师爷,如果连何老板都不可信任,,刘鄂便没有活路可走,基此,他不由自主地跟着何老板走进了县城里。

“不是先去钱庄,再去‘三仙庙’的吗?怎么要去衙门里?”见何老板带着自己走的是去县衙门的石板路,刘鄂知府便紧张起来。

何老板解释道:“其实大人不必慌张,您想,大人是堂堂邵武军的刘知府,要比光泽的上官知县大许多,他上官均不就是一个小小的七品芝麻官,他又凭什么扳倒5品的刘知府,这不是天方夜潭,白日做梦,又是什么?”

“也不能这么说,上官均的身份不同,贬谪光泽只是暂时现象,他毕竟做过朝廷的监察御史里行,再说他出使辽国成功地阻止了辽、夏结盟,还叫辽皇让利多多,是大宋朝廷的有功之臣,是新旧两党文、武官员的学习楷模,可就这些,那还不是最让人担心的,而最让人担心的还是他的侦案能力和破案手段,这能力、这手段,从少儿时期的上官均就已经开始斩露头脚,当年邵武碰到棘手的命案时,正是小小年龄的上官彦衡帮我刘鄂拨云见日,释疑解惑,破获了案子。”

0

第一百一十八章、王珍珍心思缜密 上官均释疑解惑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