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红军旗(上部)>第74章:烈血忠魂(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74章:烈血忠魂(2)

小说:烽火红军旗(上部) 作者:金蝉 更新时间:2016/6/3 7:34:55

徐元沛说出的这个人,名字叫刘曰善,中共招莱边特支委员兼莱阳边界区委书记、中共莱阳县委组织部长;同时,刘曰善还是梁秉锟得力的部下,洼子镇镇长和“莱阳乡村教育研究会”成员,这两项职务还都是县长梁秉锟亲自任命的,梁秉锟还把刘曰善比着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梁秉锟这么信任的一个人,居然说是共产党,梁秉锟当然打死都不会相信,。梁秉锟自誉自己的眼睛不瞎,如果刘曰善是共产党的话,他怎么能交给他如此重要的工作?

梁秉锟就是有这份自信,徐元沛说话了,徐元沛说:“看看县长大老爷,这件事情我开始不跟你讲,我就知道打死你都不会相信,我是想事情等有了眉目再报告给你,你又等不得,你看这事给闹的,让县长大老爷心里不痛快——”

梁秉锟就是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梁秉锟打断徐元沛的话问:“你没闹错,刘曰善真的会是共产党?这是不能搞错,这件事情如果搞错的话,你就是死一百次我都不能放过你,这件事你可得掂量掂量,这可不是儿戏!”

徐元沛十分肯地地说:“小的拿自己的性命担保,如果这件事情我搞错了,县长大老爷你就直接毙了我,我知道这个刘曰善不但是共产党。还是共产党的一个大官,中共招莱边特支委员兼莱阳边界区委书记、中共莱阳县委组织部长!”

梁秉锟对刘曰善太熟悉了,刘曰善, 字兰芳,莱西县马连庄乡河崖村人,曾任洼子小学教员。刘曰善在小学读书时,因家境贫寒被迫缀学,后经村人推举,在本村任小学教员。社会关系简单,跟梁秉锟很谈得来,对治国理政很有一套,两人一见话不但投机,还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梁秉锟为了启用这个人才,所以就毫不犹豫地委任他为洼子镇镇长,“乡村教育研究会”成员。做梦都没想到这个被他如此看重的刘曰善竟然以国民党镇长身份为掩护,从事共产党的革命活动,真是人心隔肚皮啊!

刘曰善既是自己的莱阳县第四区洼子镇镇长、“乡村教育研究会”的成员;同时又是中共招莱边特支委员兼莱阳边界区委书记、中共莱阳县委组织部长等职。 梁秉锟很难受受这个事实,甚至还有些痛苦地问徐元沛:“你准备如何逮捕刘曰善?”

徐元沛说:“钓鱼上钩,让他心服口服,县长大老爷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全程监控,以示公平、公正,对你也是一种最好的交代。”

这件事情对梁秉锟来说真是太大了,梁秉锟也巴不得有这样的一个机会验证自己的对错,问:“什么时候开始?”

徐元沛说:“这样的事情当然越快越好,免得时间长了节外生枝!”

徐元沛说得节外生枝是怕他叛变的事大白于天下,让所有的共产党员都对他有了防范,这样他这个捕共队队长再抓共产党就不那么容易了,梁秉锟点头:“那就开始吧。”

徐元沛投靠梁秉锟的当天下午,准备去抓刘曰善却没有直接去洼子镇,而是就一个人去了小庙庄,这一点梁秉锟开始并不十分了解。在小庙庄徐元沛见到了李文礼,李文礼当然不知道徐元沛已经叛变,也不知道特委书记张静源被杀,也不知道莱阳另一个县委书记徐元义已被共产党的特委正法,因为当时的信息不是那么畅通,这件事情也没有及时地在党内传达,被叛党分子徐元沛他们钻了空子,徐元沛到了小庙庄的时候,李文礼还是把他当成了青岛市委的通讯员接待,一点都没有怀疑徐元沛的身份,并带去见了小庙庄的党支部书记,并召集小庙庄的党员召开紧急会议。会议的内容就是“传达上级重要指示精神”,结果可想而知,小庙庄的七名党员,其中有五个党员徐元沛根本都不认识,甚至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就这样小庙庄的共产党员被徐元沛一锅端,其他的六名党员全部被保安团带走,关进了莱阳监狱,按照徐元沛的意思,只留下了李文礼一个人。

神勇的捕共队牛刀小试,就旗开得胜,就取得了不菲的战绩。对此,梁秉锟很满意,夸徐元沛说:“是个人才,共产党的克星,好好的干,我不会亏待你的!”

徐元沛很自信,徐元沛说:“这仅仅是个开始,小老鼠捞木锨——大头在后面!”

紧接着徐元沛和梁秉锟就对李文礼进行审讯,徐元沛对李文礼介绍梁秉锟说:“这位是莱阳县县太爷梁秉锟、梁县长,梁秉锟你知道是谁吧?”

李文礼把脸掉到了一边,不愿意看徐元沛这个可耻叛徒的嘴脸,也不愿跟叛徒说话,一言不发。梁秉锟对李文礼的傲慢十分恼火,就凭他一县之长受到如此礼遇,梁秉锟真想立刻就砍下这个共产党人的脑袋来,而徐元沛似乎很有耐心,徐元沛说:“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能伸,人谁都不能一条道走到黑,人不是神仙,什么理想、主义的,那都不是能当饭吃的东西,人是一个吃人间烟火的动物,别人可以跟你过不去,自己就不要跟自己过不去了!”

李文礼说话了,李文礼说:“我怎么跟我自己过不去了,你这不是说的屁话么?”

徐元沛不生气,并不计较李文礼的态度,徐元沛很大度,徐元沛说:“这不很明显么,你不听我的话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不听我的话就得受皮肉之苦,这还是轻的,最后还得被政府砍掉脑袋,砍掉脑袋的共产党的头颅都要被挂在莱阳城门楼上示众,你的头也会被政府砍下来当球踢,也会被挂在莱阳城的城门楼上,你的家人想看你也只能隔空相望,你死了不要紧,你给你的家人留下痛苦,你的父亲母亲,你的妻子儿女,你想过他们的感受么!”

徐元沛这一点说得倒是不假,莱阳城门楼上从来就没缺少过挂共产党的人头那一天,李文礼想到这里,就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后脖梗,后脖颈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李文礼不说话了。

徐元沛拿出了他最后的杀手锏,徐元沛说:“为什么把抓到的其他六个共产党员押走,就留下了你一个,因为我对你有愧!”

李文礼不知道徐元沛这个时候,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这个徐元沛没吃过自己的一顿饭,也没要过自己的一分钱,他怎么能说自己对我有愧呢?

李文礼有些不解地抬头看了徐元沛一样,徐元沛这个时候的眼神应该是很感动人的,所为爱之深,情之切,这个时候肯定都能从徐元沛的眼神中找到。

徐元沛这个时候,说话竟然有些哽咽,徐元沛说:“你知道当初你是怎么走上共产党这条道的,还不是因为我,要不是我,你能走上这个错误的道路上,而且越走越远?”

徐元沛之所以这样说,徐元沛说得也不是没有道理,徐元沛是李文礼的入党介绍人,很多革命的大道理都是徐元沛跟他讲的,而且讲得头头是道,也可以说徐元沛就是李文礼的革命启蒙人,徐元沛说到这里竟然就真得掉下一滴眼泪来,徐元沛说:“很多事情你们大多数人几乎就是井底之蛙,大环境里共产党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在江西,蒋委员长正在指挥数百万大军对共产党红军进行一次次地剿灭,红军共产党被剿灭只是一个时间问题;再拿我们省的形势来说吧,中共山东省委已经经过了数十次被剿灭,今年7月的这一次几乎逮捕了所有省委干部,省委再建立起来那就不是容易的事情(这话徐元沛说得也是有那么几分道理,因为之后的三年多的时间里,山东省委一直都是空缺的,这应当也算事实),青岛市委也被捣毁,要不今天我也不会为政府做事,胶东特书记张静源被政府杀掉了(他隐瞒了被他哥哥杀掉的事实),我哥哥徐元义也被政府正法了(徐元义被共产党胶东特委正法,徐元沛在胡说八道),我们共产党已经走到了末路,你李文礼这么聪明的人,我就不明白了,难道你还要为共产党殉葬么?”

徐元沛说完这一切,还哭出了声,场面的真切,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断肠啊,李文礼被感动了,李文礼问:“你想让我干什么。”

徐元沛破涕为笑,在李文礼的肩头上狠拍一下说:“这就对了,其实也用不着你干什么,要得就是你的一个态度,一个表现,要你做的事很简单,就把这封信亲手交给刘曰善就行了!”

徐元沛说着就把自己亲手拟定好的一封信,从怀里拿出来放在了李文礼的手上,徐元沛问:“能做到么?”

李文礼并不是十分情愿地点点头,徐元沛说:“记住了,跟着政府走是没错的,吃香喝辣的好日子就在你的面前,要抓住这次机会啊!”

徐元沛这一次带着他的捕共队就向洼子镇扑过来……

0

第74章:烈血忠魂(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