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极度边缘线>第五十八章 还阳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八章 还阳令

小说:极度边缘线 作者:左伏冲 更新时间:2018/2/13 15:47:29

我如杀神附体一般,手按着刀柄满目的狰狞。小薇走过来握住我摸刀的手柔声说道:

“你冷静冷静,要为曹大人想想,你再大闹一次,他可就要撑不住了。”

是啊!我心中暗想:曹大人一向待我情深意重,甚至说有些护犊子都不过分。现在无论远近,很多大鬼小鬼都认定了我是曹大人身边的红人。还有一见如故的陈到,一直都是拿我当兄弟一样的对待。还有不打不相识的夜游……我不可以这样自私,即使我们能够成功地杀出阴曹,所有和我有过密切接触的鬼,都会受到株连。

几个弟弟和曹大人的感情也是不错,纷纷劝我不要冲动,要从长计议。我木然地坐回椅子上,脑中一片纷乱,想不出一点稳妥的办法。

看到我这个做大哥的如此焦急、无奈,三个弟弟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献计献策。梓垚甚至几次提出来让我干脆就还阳好了,他们几个人听天由命,爱咋咋地了。每次一提出,我都是坚决摇头反对。将心比心来说,换做是让我喝碗孟婆汤去投胎;从此以后各不相识,和亲人们也永不相见;不但忘记了今生,也不知道来世会是个什么样子,那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宁可陪伴他们永远生活在阴曹之中,也不会抛弃他们而独活的。

桑歆勉勉强强想了几个策略,也是无关痛痒,没什么价值。杪寅讲大道理滔滔不绝,真拿个主意的时候,也是纸上谈兵毫无实用。小薇基本上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办法,最多的只是偶尔跟着插句嘴什么的。

冥思苦想了半天,我依然焦头烂额的理不出头绪,开始胡思乱想起来。我突然想到了鬼谷子,要是他肯给我们指点一下迷津,我现在马上就遁去结界问问他。可惜的是那是要遭天谴的,师父就是敢说我也于心不忍啊!想到了鬼谷子,我联想到那本天书。这阴曹地府也不见个太阳月亮,天书是要在月圆之夜才可以观看,说不定问问天书,或许就能有解决的办法呢!月亮……天书……天书……月亮……我突然感觉这两者之间似乎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哎!对了,我一下子茅塞顿开,豁然开朗起来——

天书是需要有月亮才能看的,月亮只有在阳间才能看到。鬼谷子给我天书的时候,一再交待和叮嘱我,以后这天书对我有大用,一定要妥善保护。这里面不就暗示着我是一定会回到阳间的吗?不然我如何使用天书?鬼谷子那么大的能耐,绝对是不会草率行事的。从而我也明白了鬼谷子为什么把珍贵的天书交付于我,他不敢离开结界,天书也就形同废物,开始的时候我还真没想到。我的脑洞开始进一步的扩展,如果这一切都是天意,也就迎合了杪寅所说的“天赐良机”那句话。鬼谷子等了上千年,杪寅等了五百年,都没有等到。而我就不同了,屡屡遇到奇迹、奇缘,可能独独就我有这种良机。如果按着天意不可违来继续推演,无论如何,让我回到人间都是必然的结果,经历的是什么过程就不知道了。只要我恪守一个态度,小薇和三个弟弟不和我一道还阳的话,说出大天来我也不走。那不就让阴曹被动的违反了天意吗?我虽然上过天,但还是不懂这个天意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神秘力量。既然推算出有这种力量钳制阴曹,明天见到阎罗王,我就以不变应万变,最终还是会达到目的的。

我哈哈大笑起来,一时之间喜不自胜。本来我的面色阴晴不定,嘴里又自言自语、嘟嘟囔囔,突然之间失了态,把大家给吓了一跳。小薇哆哆嗦嗦地探过手,摸了一下我的额头。

“你没事吧……?”众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没事儿,没事儿。”我气宇轩昂地一挥手。“我已经把事情捋顺了,结果都在我心里,只是不方便说出来。大家参照四弟说过的那句话,明天必须做到一点——以不激怒阎罗王为底线,我们五个人一定要软硬不吃的始终聚集在一起。其它的我来对付,现在我们来演练一下,明天可能发生的情况,每个人需要怎样去说去做……”

大家见我这么果决、自信,纷纷打起了精神,坚信不疑的重新开展了讨论。大家设想了几十、上百种阎罗王可能会说的话,会如何来判,又一一准备了怎样对付的话。甚至连可能发生的突发情况,都做了几个预备方案。小薇自始至终一直紧挨着我,搂着我的胳膊,将头深深地依靠在我的肩头。我们彻夜未眠地熬到凌晨,连杪寅的名字也改为了甄水,最后实在找不出破绽,自认为天衣无缝了才罢休。

我踱步来到窗前,轻轻推开窗户,窗外灰蒙蒙的一片。其实我的心里还是没有底,但是哪怕只有一分的把握,我也要说成是十分,这样才能稳定军心。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只有坚定了团队的信心,才能增加胜利的砝码,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这时,灰暗中走来几个身影,到了门口才看清楚是几个仆役,原来是给我们送早点的。并传话给我们,吃完早点以后去曹大人处集合,准备进殿面君。

大家食不甘味的把饭吃完,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匆匆赶到判官府的会客厅。我们刚进大厅,曹大人便从屏风后面绕了出来,看来是早就在等着我们了。

官轿按例是在府门外候着,曹大人走在前面,我差半步跟在曹大人身后,二弟、三弟、四弟和小薇略远一些跟在后面。

“阿泉,想好最终的打算没有?”曹大人一边走着,一边语重心长地说道。“如果你同意留下,将来你的前程都包在老夫的身上,你的未来会远胜于陈到。”顿了一下,曹大人又艰涩地说道。“如果你执意要回返阳间,老夫也不会阻拦你,有什么要求,趁现在赶紧和我说。但凡我力所能及的,都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你实现。”

我的泪水差一点就要夺眶而出了,眼看着离大门已经不远,我无暇他顾,从牙缝里艰难地咬出几句话来:

“学生别无他求,杪寅的事情您是了解的,我现在已经收他为四弟。阎罗王问及杪寅的时候,惟愿恩师能给证明一下,就说杪寅是我的孪生弟弟,名字叫做甄水。至于以后的事情,就由学生来一力承当,无论任何结果,绝不会再累及恩师。”

“好吧!好吧!不过你记住了,以后无论遇到什么麻烦,只要你想回头,为师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为师的大门也永远对你敞开着。”曹大人点点头叹了口气,满面的黯然。

这时已经来到了大门口,官轿和轿夫还有几名随从,都呈现在了眼前。我的泪水也终于忍不住流了下来,我狠劲地抹了几把,拼命想把眼泪憋回去,却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

曹大人回身呵斥道:

“你是个男人,你的弟兄们都在看着你呢!你就是这样做大哥的吗?”

说完话一拂袖子上了官轿,几名随从在前喝声“起轿”,轿夫抬起轿子大步流星地往阎罗殿赶去。我领着几个兄弟和小薇,紧随其后快步而行。

曹大人最后这句呵斥倒像是长辈教训晚辈,让我更加的感恩,也感受到一种久违了的父爱。

不长时间便到了阎罗殿外,殿门外纵横交错排列着几十名禁军鬼卒;个个全套的黑铁甲,手持利刃杀气腾腾;中间留出了一条通道,一直通往殿内。曹大人下了官轿,径直往殿内走去,我们一路紧跟。到了殿门口,看到殿门上高悬金匾,上书“五殿阎罗王”五个大字。门口站着两名金甲军官,看到曹大人立即躬身施礼。曹大人点点头算是回礼,举起一只手往前挥了一下,我们便跟着进了大殿。

大殿内迎头摆放着一只青铜怪兽,怪兽旁边罗列着很多刑具,再往两边看去,到处是一簇簇正在行刑的鬼卒。鬼犯们的污血随着皮鞭、钢索到处飞溅,惨叫声不绝于耳。不时还有鬼卒押着鬼犯,从两旁的侧门进进出出。

穿绕过行刑的鬼卒,老远能看见阎罗殿的正堂。阎罗王居中而坐,面部看不太清,头顶上的匾额能看得清四个大字——善恶盱彰。左右分两列站着几十个文武鬼官,再外围站着一些禁军。一个鬼影从队列中迎了过来,走进了发现正是夜游。我赶紧将七星宝刀解下来,双手递了过去,口中说道:

“谢谢夜游大人,这次剿匪亏得这口宝刀了,发挥了极大的用处,现在完璧归还。”

夜游爽朗地哈哈一笑,单手绰过宝刀。先是对曹大人躬身施礼道:

“曹大人好,一会儿您请这边来,天子要求暂时让您回避一下,随后再上殿面君。”

然后拍拍我的肩膀笑道:

“小兄弟,我说过多少次了,以后不要再大人长、大人短的叫了,要叫我大哥我才高兴。哈哈……”

“是,大哥……”我对着夜游一抱拳,心中却有些发酸。

夜游引着曹大人往大殿东边的一个小偏殿走去,随即正堂的阶角传来一声吆喝:

“传甄泉、武梓垚、桑歆、丁小薇上殿……”

我迟疑了一下,怎么只有我们四个人?立即又回过神来,杪寅是后加进来的,阎罗王当然不知道了。

“阿水,你先稍等一下,等我们上去把情况说清楚了,你就可以上去了。”我抓着杪寅的胳膊轻声说道,暗中加劲捏了一下,提醒杪寅要沉住气。

杪寅点点头,“嗯”了一声没有说话,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

我谨小慎微地走在前面,他们仨跟在后面。过了前面的十几层台阶以后,是递次增高的三层平台,每层高出半个人头。前两层平台的两侧站满了大小鬼怪,从服饰和气度上来看,区别不是很大。最高的那层平台,两侧共有四把椅子,端坐着蓝、绿、紫三种袍色的大官,其中空出一把椅子,估计应该是曹大人的座位。我半低着头没敢观瞧几个官员的相貌,心里明白这就是传说中的四大判官了。平台的北部位置,又高出来大概一个人头,偷眼一瞄巨大的桌案后面,坐着的就是威严而凶恶的阎罗王。桌案前方是一条长方形的大香炉,桌案两边各有一个圆形的小香炉,异香扑鼻却并不呛人。桌案上摆列着笔墨纸砚,还有几摞子书,策什么的。

走到那四把椅子的中心交叉点位置时,离阎罗王的桌案也是不远不近了。我感觉这个距离应该很合适了,便噗通跪倒向上磕头,口中高声喊道:

“拜见阎罗天子。”

二弟、三弟和小薇也跪在我后面随声附和,声音不分先后,倒还算是整齐。

阎罗王没有说话,我也不敢抬头看,停了一小会儿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我心里开始紧绷起来,怕是哪里做的不周全了?

如何操作拜见阎罗王的礼仪,我没有问过曹大人,也没问过其他的鬼。曹大人曾经有过暗示,不过我没有借机去问。因为我早有谋划,对待阴曹的态度在战略上要傲在骨子里,战术上要谦恭在表面。因为我本来就无罪,是误堕阴曹地府的,其他兄弟和小薇也是死不服气。所以这个自称我就给免了,说“在下”吧有点不敬,说“罪人”吧我们都不认,说“臣子”吧又不伦不类。三呼万岁、诚惶诚恐的那种戏精套路,我们又不削去做,也不愿丢掉气节去讨好阎罗王。

“底下候着的那个是什么鬼?”阎罗王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声音犹如闷钟响起,令人压抑而又震撼。

没想到阎罗王先是问了这么句话,我有点意外,但是早有准备,开口说道:

“底下那个‘人’是我的孪生兄弟,名字叫做甄水,与我同行的时候,‘不小心’一起‘误入’阴曹的。”

“不小心”这个词就是模棱两可了,意思到位又没有火药味。如果说是“不幸”什么的,就有点谴责阴曹的意味了。“误入”和被抓都是一个结果,但是我用的是误入,没有使用被抓这个刺耳的词。

显然这种棉里带针的语气,阎罗王听得出来,一下子勃然大怒道:

“土地庙前的点名记录,确实显示是错拿了你。但是这个所谓的甄水,当时又何曾出现来着?现在突然冒出来,你们胆大妄为,竟然连本王都敢欺骗,还不从实招来。”

“当时火车失事的时候,所有乘客都摔得七零八落,我弟弟甄水就是在现场和我失散的。而且他和我一样,并不在抓捕名单之上,只要他一直没被发现,阴曹自然不会知晓他也误入了地府。”这些问话早就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所以我对答如流,基本上毫无压力。“甄水突然进入阴间,又与我们失联,恐惧心促使他一直东躲西藏。直到剿匪前期,他流落到牛家庄巧遇到我这俩义弟和丁小薇,后来又得知剿匪讯息,才一起赶到战场上和我汇合。还望大王明察。”

一番话让我说得有理有据、不卑不亢,阎罗王一下子哑了火。

“都起来吧!抬起头来说话。”阎罗王的口气缓和了许多。

我们四个“人”站起身来,抬头向阎罗王看去。这次看的非常清晰,阎罗王虽然长得凶恶,黑漆漆的大四方脸上却不失威严和几分正气。阎罗王扫视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

“如果所言不虚,那么你们可以有得到两支‘还阳令’的机会,传甄水上来吧!”

‘还阳令’?我心中一怔,还没回过神来,杪寅已经接到传唤,屁颠屁颠地跑了上来,跪倒磕头……

0

第五十八章 还阳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