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二战之我是蒋纬国>第001节 重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001节 重生

小说:二战之我是蒋纬国 作者:飞星骑士 更新时间:2016/4/28 9:11:08

时间:民国二十五年(公元1936年),盛夏七月。

地点:江苏省,吴县第二区(苏州)。

这是一栋坐落于苏州南部城区十全街蔡贞坊的江南园林式风格的南方四合院,高墙围立、铁栏森严,但古朴典雅、清幽宁静。庭院内的主楼是两栋三层三开式青瓦别墅,气派而精致,主楼四周环绕三个大小不等的荷花池,假山凉亭点缀其中,空地间竹木掩映,遍植果木花卉,使得庭院俨然犹如一座美轮美奂的小花园。不难看出,住在这栋庭院里的人家必定非富即贵。

今天下午,这户人家里出了一件怪事。

南主楼二层的客厅里,一小群人正在惴惴不安、心神不宁地来回踱着步子,共有七个人,从衣着打扮上可以看出这七个人里包括一个医生、三个女佣、两人都年约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以及一位年约五旬、体形富态、慈眉善目的老妇人。现场笼罩在一种惶恐不安的紧张气氛中,老妇人手握一串佛珠,神色悲苦而虔诚地对客厅里供桌上的一尊观音像不停地念经诵佛:“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啊,请您显显灵吧,您可一定保佑他平安无事啊…”那个医生踌躇一会儿,走到旁边一间卧室的门口,敲了敲门:“二公子…你还是让我看看吧…”

“我×!”回答医生的是从卧室里传来的这声十分粗俗不雅的惊喊大叫。

门外那两个小伙子里,其中一人摇头苦笑:“他这是第二十二次‘我×’了。”

“阿弥陀佛,罪过,罪过…”老妇人闭上眼,双手合十,“菩萨啊菩萨,请您大发慈悲…”

另一个小伙子走到二层阳台上,通过那间卧室的南面向阳窗户,仔细地向卧室内看了看,然后摇头叹气。“看到什么了?”摇头苦笑的小伙子走过来问道。

那个小伙子摇头苦笑:“风哥,他还在照镜子,都照了快半小时了。”他正说着,卧室里再次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我×”。

这个叫风哥的小伙子顿时又担忧又焦躁:“建镐今天下午到底怎么了?不就睡午觉时不慎摔下床了么?怎么醒来后好像变了一个人,行为又变得这么匪夷所思,难道…摔坏脑子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房门紧闭的卧室里,一个二十岁的青年坐在一面镜子前,呆呆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脸,这张脸堪称剑眉星目、玉树临风、英俊不凡,若放在二十一世纪,绝对是炙手可热的一枚“小鲜肉”,但却看得青年本人毛骨悚然,他脑子里更是掀起了一阵阵惊涛骇浪,同时天塌地陷、电闪雷鸣。半个多小时前,正在睡午觉的他不小心从床上滚下并惊醒过来,脑袋撞在地面上,摔得头破血流,然后他像梦游般两眼发直地看着自己身处的房间,接着,他急如星火地飞奔出去,在外面转了一大圈后又犹如遇见鬼般地跑回来,关紧房门,翻箱倒柜,找到一面镜子,最后就是此时外面众人看到的这样子:一边照镜子一边鬼叫般地连续叫了二十多声“我×”,并且还抽了自己七八个耳光。

“我×!”青年再度大叫,他神色近乎扭曲,眼睛里迸射着极度不可思议、极度难以置信、极度震撼、极度骇然、极度惊悚的怪异目光,同时他浑身剧烈地哆嗦着,四肢剧烈地颤抖着。

除了“我×”,已经没有其它词语能形容孟翔此时极度操蛋的心情了。

孟翔差不多已经搞清楚状况了,眼前这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不可思议、难以置信的,让他完全手足无措。要不是确定了自己此时所在的这座城市是如假包换的三十年代的苏州(此时叫吴县第二区),孟翔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无意间闯入了一个正在拍电影或拍电视剧的剧组现场,或者是谁在合伙跟自己开一个规模空前的恶作剧,甚至,他还很怀疑自己是不是神志没清醒从而出现了幻觉。其实这一切还要从半个多小时前说起。大学毕业后由于找不到工作所以干起网络写手这一行的孟翔因为熬夜码字所以严重缺乏睡眠,这天中午,他起床后匆匆扒了两口饭便继续码字,但实在坚持不住,就趴在电脑桌上打个盹,结果重新睁开眼时,他发现自己居然身在一个完全可以用古色古香来形容的奇怪房间里,自己则四仰八叉地倒在一张款式都可以给他爷爷奶奶那一辈人用的大床的床边下,并且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都可以送到博物馆里,包括自己身上穿的这套民国中山装式学生制服。心惊肉跳的孟翔急忙一骨碌爬起身,发现房间里有一张书桌,桌子上摆放了很多书籍和报纸,仔细一看后,他目瞪口呆,因为他看到这些书籍报纸上居然印的都是繁体字,并且,报纸上的新闻照片都是原始的黑白色,最最诡异的是,报纸上的日期竟然是“民国二十五年”,换算一下的话,民国二十五年就是公元1936年,这简直是匪夷所思、莫名其妙。按捺不住的孟翔火烧屁股般地推门而出,在外面狂奔了一大圈,于是,看清楚外面世界后的他的心脏在咯噔一声中掉进了万丈深渊里。

“老子…”孟翔嘴巴张得可以一口吞下一颗鸵鸟蛋,眼睛也瞪得眼珠子都快要滚出眼眶,看着镜子里的这张完全陌生的脸,他声音发抖,连话几乎都要说不顺溜了,“老子…穿越了?”

应该肯定,孟翔的心理承受能力还是非常强悍的,没有被“时空错位综合症”当场击垮,毕竟他没有因为三观瞬间彻底颠覆而当场疯掉或者捶胸顿足大喊大叫“我要回家”之类的话。说到底,人要是真穿越了,估计没几个人会精神崩溃,毕竟后世网上的穿越文多得泛滥成灾,看多了穿越小说,自然就拥有了强大的“穿越综合征免疫力”,只要没有穿越成动物或男人穿越成女人、女人穿越成男人,大部分看过穿越文的人在真正穿越后都会迅速冷静镇定下来。孟翔已经确定,自己的意识在打瞌睡过程中从二十一世纪的新中国鬼使神差地穿越到了三十年代的民国时期。“我勒个去!睡觉都能穿越?不是被雷劈了才能穿越吗?”孟翔张口结舌,他有些想笑,但其实还是想哭,他此时非常惊惧,惊惧“穿越”这种堪称反科学、反人类的事情居然是真实存在的,毋庸置疑,这种事的发生概率是极低的,低得无限接近于零,所以他就别指望再“穿越”回去了,如果指望这事再发生一次并且还会“准确无误”把自己送回原先那个时代和原先那个“肉身”,那概率不亚于连续中一百次彩票头奖。因此在惊惧之后,孟翔开始感到绝望和痛苦,因为他知道自己再也见不到父母双亲和亲朋好友了,一切都断了。

“爸、妈…”想到已经跟自己相隔在时空长河两端的父母,孟翔忍不住悲伤得潸然泪下,这种时空错位跟阴阳相隔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默然流泪了一会儿后,孟翔重新拿起镜子,强忍住悲伤,思考问题。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孟翔两眼无神,他思绪翻涌:“这个原本生活在民国的家伙已经跟原本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我调换了意识,我的意识附在了他的身体上,他肯定也是一样的,换句话说,‘此时此刻’在我家里、在我书房里、在我电脑前的那个‘我’其实是这个家伙,我的身体也已经被这个家伙的意识给附体了,那么…”孟翔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因为他猛地有了一个令他不寒而栗的想法,“二十一世纪的那个‘我’实际上已经变成了民国时期的‘他’,我来自未来,可以适应过去,他来自过去,肯定没法适应未来…”孟翔松了口气,“这么说,这家伙肯定不会打开我电脑,他没有开机密码,来自民国的他更加不会玩二十一世纪的电脑,所以不会发现我电脑硬盘里那些…等等,我在想什么?这他妈的是重点吗?重点是,二十一世纪的那个‘我’完全不认识我爸妈,我爸妈…该怎么面对一个突然间变得疯疯癫癫的儿子?送进精神病院吗?幸好,我还没来得及找女朋友(其实是找不到),否则岂不是便宜这货了?”

想到这里,孟翔愈发心酸难受,为自己父母而感到心如刀绞,不过,他随后又想起一个时间悖论:我不属于这个时代,那我就有可能改变这个时代,改变历史走向,过去被改变了,未来难道还会是原样?这好像涉及到“平行宇宙”的理论了吧?真复杂!算了,不想这些了!

扔掉镜子后,孟翔竭力理清思绪:现在是民国二十五年?日!真不是一个好年代!局势动荡、军阀混战、日寇入侵…老子也太倒霉了吧?如果老子穿越后要改变历史,这简直就是地狱模式、噩梦副本啊!想到这里,孟翔忍不住在心里大骂老天爷:为什么人家穿越到过去,要么带了一整支解放军野战师(有的还顺手带好几颗核弹头)或一整队彪悍的解放军特种兵,要么带了一台装满后世高科技的电脑,要么附身到手握重兵的一方大员身上,即便档次再差,也是驾驶着一辆坦克或一艘核潜艇进行穿越的,毕竟有一把趁手利器,以后保家卫国杀鬼子也轻松。而自己呢?自己简直就是“裸奔穿越”,什么都没有,被自己附身的这个精神已经宣告死亡的倒霉鬼貌似只是民国时期的一个普通大学生,别说以后的日本鬼子或是此时那些独霸中国一方的军阀头头们了,就是街上拿着菜刀的流氓地痞,都轻易地能把自己给KO掉,至于改变历史、振兴中华的宏图大计,简直想都不要想了,怎么活下去才是自己的头等大事。

“妈蛋!难道我就是传说中的‘悲剧穿越’?”孟翔顿时烦闷紧张不已。

穿越是后世网络上的一个热门话题,既然想穿越,肯定是要回到过去干大事的,当然了,穿越有风险,很多穿越都是悲剧穿越。孟翔记得很多由网友根据史实编出的悲剧穿越,比如:

某宅男穿越回去,发现自己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率军行走在一片山谷之中,周围披坚执锐小弟无数,所有人尽是古代军士打扮,顿时心头窃喜:“莫非老子穿越成古代某朝的大将了?”惊喜之余问身边随从:“此处何地?”随从答道:“回军师,此地名曰‘落凤坡’。”话音刚落,埋伏在山谷两边的益州军万箭齐发,把穿越成庞统的宅男,以及他身边的荆州军都给射死了。

某宅男穿越回去,发现自己身在一栋豪华大宅,家里竹简书籍堆积如山,丫鬟仆人成群,胸中尽是安邦治国平天下的韬略计谋,正暗自窃喜,忽听家人跑来汇报:“老爷,君上歿了,太子驷即位。”很快,穿越成商鞅的宅男被即位后的秦惠文王抓去五马分尸。

某宅男穿越回去,发现自己傲立在滔滔大江边,身边数万精兵听他差遣,正欲一展宏图,忽闻属下汇报:“王爷,我们已经到大渡河了!”话音刚落,四面八方无数清军杀来,穿越成石达开的宅男在大渡河边被清军伏击,战败被俘后被四川总督骆秉章凌迟处死。

某宅男穿越回去,发现自己端坐龙椅之上,登基大典正在进行着,百官称贺,山呼万岁,顿时心花怒放,毕竟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刚刚登基的皇帝,没有比这个更理想的了,正得意着,一名将军火急火燎地奔来:“陛下!蒙古军攻城了!”于是,穿越成金朝末代皇帝完颜承麟的宅男当上皇帝不到一个小时就死在乱军中。

某宅男穿越回去,发现自己在一架飞机上,周围若干军人都对自己毕恭毕敬,顿时喜出望外,暗想着自己是不是穿越成某个重要大人物了,就在这时,前面的飞机驾驶员说道:“老板,我们马上就要到戴山了!”于是,穿越成戴笠的宅男连跑都没法跑,飞机撞山坠毁而死。

某宅男穿越回去,觉得自己身上霸气翻涌,记起自己是一个国王,正得意着,突然看到眼前盘子里放着一坨屎,旁边一使臣笑着道:“请先生尝辨。”于是,穿越成越王勾践的宅男虽然不会死,但要吃屎,因为此时的勾践是吴王夫差的阶下囚,为麻痹夫差并表达自己忠诚,勾践必须强忍住屈辱和恶心,给生病的夫差尝粪辨病。

某宅男穿越后发现自己面如冠玉、貌若潘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超级大帅哥,并且腰间还有一枚金印,上面刻着大司马三字,顿时心花怒放,心想自己不但穿越成了大美男,并且还位列三公,此等样貌、此等地位,无论是泡妞把妹还是振兴中华都是易如反掌,正得意着,一名宦官入内,微笑着道:“董大人,陛下召您侍寝。”于是,穿越成汉哀帝男宠董贤的宅男虽然不会死,但每晚都要向皇帝献出自己的菊花。

“难道老子也这么倒霉?”就在孟翔胡思乱想、浑浑噩噩的时候,卧室房门被再次敲响,那个医生在门外急声道:“二公子,开门吧!我帮你看看,没事的,你别紧张,你要相信我…”

孟翔心头一惊,他知道自己必须要正式开始面对这个时代,逃避或自欺欺人都是不行的,因此踌躇一会儿并深深吸口气后,他走过去打开门。顿时,客厅里的众人都齐齐地围聚上来,一起用担忧、关切、焦虑、不安、紧张、迷惑的目光打量着孟翔,那位老妇人喜极而泣:“建镐,你没事了?菩萨显灵,菩萨保佑啊…”她随后又非常虔诚地对观音像连连合掌作揖,“谢谢菩萨,谢谢菩萨…”

“建镐,你可算是开门了。”那个风哥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如释重负,然后上上下下地看着孟翔,“你没事吧?快让刘医生给你看看吧!”他望向那个刘医生,“刘医生,麻烦你了!”

“我没事!”孟翔满脸堆笑地连连摆手,“我真的没事!”他暗暗地想道,原来我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叫“建镐”。当然了,孟翔目前只知道发音是“jian,gao”,不知道具体是哪两个字,毕竟汉语里的同音字太多了。

“建镐,你真的没事?还是让刘医生看一看吧!”风哥显得非常不放心。

“我真的没事!”孟翔拼命摆手,他隐隐间感到自己“被精神病”了,“你们看,我不是好端端的吗?放心吧!我百分之一百没事!我…我只是…有点渴了,你帮我倒杯水来就行了。”

风哥再次上上下下、反反复复地打量着孟翔:“建镐,你最起码要把头包扎一下吧?你看,你额头上还在流血啊!”

“是吗?”孟翔摸了摸自己脑袋,确实磕破皮了,“好吧!刘医生,麻烦你了。”

那个刘医生点点头,先让孟翔回到卧室里坐在床边,然后用棉签酒精擦洗掉他额头上的血迹,又小心翼翼地清洗伤口,最后涂上消炎药并用绷带把他伤口包扎好。孟翔转动着脑子,在刘医生忙完时,他指了指为首男子:“你…你过来…”

“建镐?”风哥惊讶地走上前。

“坐,你坐吧。”孟翔笑着道。

为首男子拿过一张椅子,坐在孟翔对面,用惊疑不定、忧虑不安的眼神打量着孟翔。“二公子,你的茶。”一名女佣端着一杯热茶走过来,双手端给孟翔。

“谢谢。”孟翔接过茶,然后吩咐这个女佣和刘医生,“你们出去吧,记得关上门。”

两人面面相觑,然后看着风哥。风哥点点头,女佣和刘医生一起出去并关上门。

孟翔确实渴了,他呷了一口茶,尽量不动声色、装作一副处变不惊的镇定表情看着眼前这个风哥,展开穿越者回到过去后的第一步套路,装失忆、不露陷地套话:“你认真听我说,我…我的脑子刚才好像受到了一定的撞击,有一些事情突然间忘掉了,但我感觉我的脑袋和身体都非常正常,就是暂时性地忘掉了一些东西,你现在帮我理一理、顺一顺思绪,可以吗?”

风哥急忙点头,然后十分忧心忡忡地问道:“建镐,你忘了什么?”

孟翔感到有些憋闷,他伸出手:“你有香烟吗?”他知道自己是烟瘾犯了。孟翔是抽烟的,虽然他已经穿越了,这个身体不是他原先孟翔本人的,但属于孟翔本人的精神还是依赖香烟。

风哥吃惊地看着孟翔:“建镐,你不是…不是从来都不抽烟的吗?”

孟翔有些无奈,他顾不上会露馅,支支吾吾地道:“我突然间想抽了,你可以给我一根吗?”

风哥犹豫了一下,摸出一包哈德门香烟递给孟翔。

孟翔暗暗苦笑一下,迅速点起一根哈德门,深深地吞云吐雾,然后迎着风哥的惊诧目光,摆出一副“我有苦衷”的表情:“你先告诉我,今天是…是几月几号?还有,今年是哪一年?”

风哥顿时大吃一惊,他一方面是吃惊“建镐”居然连日期都忘了,另一方面则是吃惊“建镐”抽香烟的熟练自如,他以前从来没看到过“建镐”抽烟,此时看到“建镐”第一次抽烟就如此轻车熟路,不得不诧异。风哥难以置信地回答道:“建…建镐啊,你真的没事吗?你…你居然连今天是哪一天都忘了?今天是民国二十五年七月七日啊!”

孟翔点点头,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心里则长长地叹息:“妈蛋!老子还真的穿越到民国了!”他接着又问了一个比刚才那个问题更加让风哥感到匪夷所思的问题,“我…是谁?”

风哥瞪大眼,他彻底呆住了,回过神来后,他用极度紧张和担忧的目光看着孟翔:“建镐,你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你是建镐啊!要不,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建镐,你的脑子好像…好像受伤比较严重啊?你万万不要掉以轻心…”他不只是紧张和担忧,甚至开始感到了恐惧。

孟翔无奈地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是谁?我叫什么?”

风哥心乱如麻地看着孟翔:“建镐,你叫蒋建镐。”

“蒋建镐?”孟翔心里思索着(因为汉字里有很多同音字,再加上风哥的方言口音问题,毕竟民国时期还没有推广普通话,所以孟翔也可能听成了其它同音字或发音相似的字),“这个名字似乎有点熟悉,但似乎不是什么历史名人,唉!老子果然没有那个好运气。”他再次无奈地道,“他们还叫我二公子,我到底是谁家的二公子?”他端起茶杯,有些沮丧地喝茶,他想知道自己是谁的儿子,自己有没有什么深厚的家庭背景或靠山,但他也没有抱太大指望。

风哥看着孟翔,脸上写满不可思议:“建镐,你忘了?你是蒋委员长的二公子呀!”

“噗嗤!”孟翔一下子把满嘴茶水都喷到了风哥的脸上。

59

第001节 重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