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第一军师>第六章 鬼谷之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鬼谷之辩

小说:第一军师 作者:木祺 更新时间:2016/5/8 22:48:09

“你骗我,秀儿明明是你的姐姐,你为何要说是你妹妹?”第二天一大早,小萝莉蔡琰就带着小萝莉秀儿一起来质问高雨。

  看着洗过澡换了一身新衣服的秀儿,高雨眼前一亮,以前秀儿虽眼睛十分灵动,但浑身脏兮兮的,看不出究竟是什么样子,现在洗过澡,身上十分干净,而且穿着小小的侍女装,显得更加可爱。

  “快说,你为什么骗我?”

  “就是,我明明是你的姐姐,你为什么骗二小姐?”秀儿也跟着起哄道。

  “。。。。。。”

  “说不出来了吧。哼,竟敢骗我。现在,我罚你每天给我讲故事,要是不讲的话,我就告诉父亲,说你骗人,你的品德有问题。”小蔡琰故作威严的说道。

  “呃,谁说我会讲故事的?”

  “当然是秀儿啦。你竟然知道这么多有趣的故事,现在你要每天都给我讲,听到了没有?”

  高雨想起这一个多月来由于东汉末年的晚上没有娱乐活动,而自己又不习惯很早就睡,于是就拉着秀儿做一些幼稚的小游戏,起初秀儿还很感兴趣,但不是高雨的对手,后来随着秀儿对这些游戏的了解,高雨每次都输掉游戏,输的人要接受一些惩罚,高雨有受不了秀儿想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点子,于是就说输的人讲故事,当然输的人总是高雨,于是高雨仅记得的几个小故事就这样面世了。现在看来,秀儿显然是把这些都告诉了蔡琰。

  在这个时代,人们最注重的就是品德了,如果被蔡邕知道高雨撒过慌,那么就代表着高雨的所有目标就此破灭了。无奈之下,高雨答应了蔡琰的条件,但高雨说的是在有时间的情况下自己会尽量的讲。高雨在心中暗道:小丫头就是好骗,都不知道我话中的语病。

  于是,高雨借口蔡邕那里有事,需要自己,就躲开了。临走前高雨拉着秀儿到一边,告诉秀儿要小心些,虽说蔡琰是未来的才女,但不保证现在她的脾气很好。“哎呀,放心吧雨弟弟,二小姐人很好的,没有看不起我,还和我一起玩呢,所以我才给二小姐讲你给我讲的故事呢。”

  高雨听后既有些心酸又有些悲愤,心酸的是秀儿终于有玩伴了,悲愤的是自己还要讲故事。

  躲掉蔡琰与秀儿,高雨找到蔡邕,想知道自己作为一个书童应该做些什么。可是蔡邕是找到了,但是在蔡邕的书房里还有另外几个人。高雨可是知道蔡邕的书房一般是不让其他人进的,能进蔡邕书房的可都是蔡邕的好友,而能和蔡邕成为朋友的可都是当世大儒或者知名权贵。

  高雨看到蔡邕像是和其他人在讨论着什么,讨论的正激烈,而杯中的茶水都空了。高雨想,当年看过的《唐伯虎点秋香》,作为一个书童,还记得有端茶送水这一项,就走进去拿起茶壶,向几个人的杯中填满了茶水。

  “咦?伯喈这是你新招的书童吗?怎么这么小?还这么眼生?”其中一个老者问道。

  蔡邕答道:“康成公。。。。。。”于是蔡邕就和那老者说了高雨的经历。“你这小娃,不是你生母,你竟能有如此孝心,殊为不易。”那老者说道。

  在蔡邕说过那老者是“康成公”,高雨就知道那人是汉末经学大师郑玄了。连忙回礼:“多谢康成公夸奖。”

  众人见高雨老成持重,不失礼数,都感觉很惊奇。“听伯喈说你擅长《鬼谷子》,不知对否?”这时另一老者问道。

  蔡邕说道:“这是当朝太中大夫桥玄桥公祖。”

  又是一个大儒,果然是“谈笑有鸿儒”啊。高雨一边想着,一边施礼说道:“见过公祖先生。小子不敢说擅长,但还是有一些自己的理解的。”

  高雨知道自己重生后的第二个机会来了。果然,只听桥玄说道:“鬼谷之道,大旨为捭阖纵横,乱世中当为经典,如今乃治世,鬼谷之学,虽有可取之处,但不可深究,否则思想极端,当可惜了汝之天资。”

  听了桥玄的话,高雨明白了鬼谷子总体来说在这东汉末年是不受待见的,如今儒家这些大儒都是认为鬼谷子乃乱世学说。“公祖先生之言,小子不敢苟同。”

  蔡邕听了,哑然失笑,心道:公祖先生这次算是要栽了,这小子诡辩之术可是十分厉害的。

  果然,只听高雨继续说道:“世事变化无常,且鬼谷之弟子,自出世以来,无论孙膑庞涓,苏秦张仪皆一时人杰,且观之,庞涓此人,军事才华尽显,大魏虎卒,一时无二,然此人德行不显,终为师弟孙膑所杀。孙膑此人坐筹运能,兵机莫测,佐齐王成霸业,其才不可量也。且夫苏秦张仪,苏秦配六国相印,张仪两次相秦,皆有匡扶人国之谋。由是观之,鬼谷之术,当能为相治国,当能为将统军,当为外交纵横,包罗万象,非世人如今以为只纵横之术也。”

  “小友年岁不大,但对历史却十分熟识,难能可贵。”桥玄用一种欣赏的眼光看着高雨,甚至还用上了小友的称呼。“这便是鬼谷纵横之术吧,当真厉害。”

  听了这个,高雨就知道自己说的还没有说服桥玄。“非也,纵横术非世人认知为诡辩之术,其精髓在于能给人们带来善于分析发现和利用矛盾,然后利用这些矛盾,达到自己的目的。若我指鹿为马,有些见识的人都不会同意我的观点,因为我说的是错的,故无论我怎么说,世人都不会同意我的观点。所以我所说的,都是真实存在的一些矛盾。世人所说鬼谷之术乃诡辩之术,实为错误,且不说若春秋战国少了鬼谷子以及他的弟子,会少了怎样的精彩,就是他们对历史的推动来看,他们都是必不可少的,若少了他们,我华夏历史不知要停滞多久!由是观之,鬼谷乃我华夏历史必不可少的学说,且从对历史推动来看,亦是当为世人所用之学说,即便如今数百年过去,鬼谷之术亦为谋略经典。公祖先生同意否?”

  桥玄皱着眉,明显是被高雨所说的给打动了,想了一会说:“可纵横一脉的人,未达目的,不择手段,如庞涓,苏秦,何解?”

  “战国无义战。公祖先生以为然否?”

  “然。”

  “既无义战,不择手段又如何?如宋襄公之辈,满口仁义,可结果又如何?”

  “这。。。”

  “小友,如纵横家所行,致所过之处,将士阵亡无数,四周之百姓,民不聊生,又如何?”另一灰袍老者说道。

  “这是侍御史王允王子师。”蔡邕说道。

  这老头就是王允!看来现在还没混到司徒这个职业!高雨心里想到。说实话,高雨很不待见王允,用女人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在高雨看来,这是很不男人的手段。

  “见过侍御史大人。但如兵家白起,穷其一生,所杀几何?”高雨答道。

  “此不可混为一谈,兵家关乎一国生死存亡,乃道之所在,纵横多弄阴谋诡计,又岂相同?”

  “鬼谷教人们凭个人智识,权术,变动阴阳,执掌乾坤,亦为道之所在。又有何区别?”

  “此皆小夫蛇鼠之智,家用则家亡,国用则国败,岂能与兵家大道相比?”

  “亡一人利于国,亡百人利于国,孰优?”

  “亡一人也。”

  “白起一生,杀人无数,秦之暴名,始源于他;张仪一生,以连横之策,助秦成第一霸主,奠定统一天下之基业。再则,战国无义战,既无义战,然张仪却能以一人之辩,胜百万雄师,致使多少将士,百姓免于灾祸。而白起代表兵家大道,却倒行逆施,活埋赵军降兵三十万,可见一斑。由是观之,鬼谷,真大道也。侍御史大人以为如何?”

  “这。。。。。。”

  “精彩。两天之内,竟以不同说辞,使我等无法辩驳,高雨你真是个人才。”这时,蔡邕站出来说道。

  “哦,莫非昨日高小友与伯喈亦有一辩?”桥玄问道。

  “然。”蔡邕说道。随后便将昨日高雨所说与众人说了一遍。

  郑玄听后叹道:“小友当真天资非凡啊。小小年纪,竟能将鬼谷一脉的学说研究的如此透彻,着实不易。”

  “多谢康成先生夸奖。”

  高雨表示自己再也不想跟这些人交流了,自己的文言功底仅限于高中,先前说的这些还是这几天考虑了许久才编出来的。自己就这么点存货,实在是太难了。

  “辽东高家,老夫竟不曾记得辽东有此世家。”王允说道。

  这老头,什么时候都想着是不是世家之人,门第观念真重!高雨在心里诽谤着王允。

  “我家本辽东一普通家庭,非世家,祖上传得《鬼谷子》一书,视为珍宝,不料因战乱遗失。”

  “喔,原来是这样。。。。。。”王允叹道。语气中夹杂一丝不屑。不知是因为刚才被高雨辩驳倒,还是对高雨的出身感到不屑。

  这老头竟功利至斯!怪不得用貂蝉来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高雨不由得对王允的印象又下降了一分。高雨甚至怀疑王允是怎么和这些大儒混在一起的。

  当然,高雨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代王允在士大夫之间风评是很好的,尤其是现在寒门无出路的情况下,王允所在的太原王家又是豪门世家,王允也是很有能力的一个人,自然能和那些大儒一起交谈,要不后来董卓也不能叫他去做司徒。高雨还有一点不明白,既然能成为好友,为何后来王允对蔡邕说杀就杀呢?或许这就是政治吧!

  高雨没看到的是,在自己说出自己的出身后,桥玄,郑玄的眼中也流露出一丝失望。

  高雨还不知道的是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只有在乱世,寒门子弟才有出路,才可以拼出一个未来,在治世,即便是在现代,普通老百姓是不可能进入国家真正的权利圈子的,那些真正的权利永远把持在那些红色世家或豪门的手里。现代尚且如此,何况古代!

  “出身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有一颗钻研的心。我有一个徒弟,虽出身贵族,但母亲地位卑贱,其无甚地位,但其机智善辩,如今更是在幽州,为我大汉戍卫边疆。你很有天资,还望以后你能在伯喈的手下继续学习下去,不要浪费了你的天赋。”这是,另一一直未说话的老者出言说道。

  “这是当朝尚书卢植卢子干。”蔡邕说道。

  高雨看向那个老者,准确说卢植根本不像个老者,或许是文武双全的缘故,卢植显得不像是已过知天命的年岁,头上很少有白发,倒像是个中年大叔。高雨对历史上的卢植很有好感,卢植不仅是这个时代的大儒,经学大师,后来黄巾之战卢植率军平定冀州黄巾,连战连捷,要不是后来卢植拒绝向宦官左丰行贿,怕是平定黄巾最大功劳就不只是朱隽,皇甫嵩了。在历史上,卢植可称之为“儒将”。至于卢植说的他徒弟,高雨自然就能想到威震异族的“白马将军”公孙瓒。还有后来的蜀汉昭烈帝刘备,也是卢植的徒弟。

  “小子谨记子干先生的教诲。”高雨恭敬地答道。

  只见卢植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伯喈,不若你讲这小娃交予我,我来调教他怎样?”

  这话听得高雨菊花一紧,什么叫调教啊!

  蔡邕听了,也不立即答应,转头看向高雨说道:“你是好运气,得子干看重,你若想跟子干走,我便立即消除你奴籍,成全于你。”

  高雨听了,向卢植一揖,道:“承蒙子干先生看重,高雨不胜惶恐,然君子无信不立,高雨既已卖身与老爷,便是蔡府之人,本该万事听老爷吩咐,但老爷于高雨艰难之际,拯救高雨兄妹二人,便是我二人再生父母,高雨愿留于蔡府,侍奉老爷,以报蔡家之恩。”

  卢植听后叹道:“小友不止精通鬼谷,单是这份品德,便令我等赞叹啊!”

  “好了,我们要谈事情了,你先下去吧。”这时,蔡邕笑着向高雨说道。高雨看得出来,蔡邕笑的很欣慰。

  “是,老爷。”高雨说着就退了下去。看来他们是要谈论一些重要的事情,自然不能让自己旁听。目前屋里这几位都属清流派,看来是要谈论一些关于宦官党争的事了。高雨想着。

18

第六章 鬼谷之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