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末封疆>第一章 亦死亦生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亦死亦生

小说:明末封疆 作者:杰木 更新时间:2016/5/23 11:17:57

“A点位报告,就位!”

“...”

“C点位报告,就位!”

“B点位是否就位,请回复!请回复!”

“...”

“这里是指挥中心,请赶往B点位的行动队员报告位置!”

“...”

“刘浩!刘浩!收到请回答!我命令你报告位置!!”特警支队长赵刚泽一把抢了过对讲机疯狂的咆哮着!就仿佛特警队员刘浩就站在他面前一样。

这是燕山市公安局武警特警联合演习的指挥部现场,窗外电闪雷鸣,狂风卷着暴雨倾泻般打在房顶上劈啪作响。但指挥部显得出奇的安静,随着赵刚泽的叫喊声,指挥部的人员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风雨透过敞开的窗户,不时飘进阵阵雨丝。但作为此次燕山市反恐处突演习的总指挥,赵刚泽却丝毫没有感觉到一点点的凉意。汗水仿佛冷珠一般顺着他的脊梁骨向下滚动,浑身不断冒出的冷汗已经将他珍视的警监白色衬衣完全的浸湿。一丝不祥的预感如幽灵般袭上了心头。

此时对讲机的另一端确实一番别样景象,在距B点位不远处的山涧里刘浩静静的躺在泥水中。任凭天空风雨交加,但他却没有一丝反应...

刘浩是燕山市特警支队飞虎大队的特战精英,他算的上是燕山警界的新锐人物。刘浩出身武术世家,自幼练习擒拿格斗之术。在他读高中的时候父母在一次车祸中意外身亡,从此刘浩就和奶奶一起相依为命。到了考大学面临专业选择,因为在高中时的初恋女友选择了日语专业,刘浩也毅然决然的去了东北学习日语。结果女友学成后决定出国发展,刘浩挂念家中的奶奶始终没有下定决心一同远赴东瀛。两人在断断续续半年后还是选择了和平分手。刘浩在大学毕业后回到燕山,燕山市是一座三线城市;日语并没有市场,正当刘浩苦于寻找职业的时候正好赶上燕山市大规模招录特警。23岁的刘浩一考即中,多年的武术功底加上对枪械特有的悟能力,刘浩在燕山特警队可谓是众人皆知的精英人物。从警四年,刚满27岁的年龄就被破格提拔成为了燕山市特警支队的中层干部;并且入选了精英队伍飞虎大队。虽然专业能力没话说,但他的身材显得太过瘦小,在这个普遍身高在180CM左右的队伍中让刘浩还是很郁闷的。可能是从小刻苦习武的原因;他的身高只有165CM左右,而且是黑瘦黑瘦的;导致队里的战友都叫他“大马猴”。可刘浩的功夫在队里却是没人不服的。有一次同宿舍其他5名舍友的人恶搞他,由于闹的过分;刘浩发了飙,在10秒中内将宿舍内的五人全部撂倒在地。后来在特警队内传开了刘浩的这次发飙表现,宿舍的的人更是说刘浩在一秒内至少打了三拳踢了五脚。总之是玄的不能再玄了。此次燕山市特地在特警支队选拔五名精英骨干来参加,由于刘浩个人能力强;所以赵刚泽在实战对抗中才让刘浩单独负责一路,没想到刘浩这下子失联了;想到这个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小子,赵刚泽就又气又恨,“回来一定严肃处理他!”可是他并不知道,刘浩永远也不会收到燕山市对自己的严肃处理意见了。

此时的刘浩飘忽在演习现场的山涧之上,看着雨水仍然不断的下着;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记的刚刚在突进B点的过程中自己骑摩托过弯道的时候突然从马路的内侧窜出了什么;由于下雨视线不好,刘浩紧急避险从警用摩托上主动甩了出去。身体和摩托朝着不同的方向瞬间被分开了。原本这种动作刘浩控制的是游刃有余的,可这次却不想滑行中的刘浩并没有撞到路边的护栏以停止移动。恰恰护栏中有一处破损,刘浩的身体就这样的冲出了护栏,堕入了山涧之中。可刘浩至今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碰到了什么,正在想着的时候;突然一道白光划过山涧之中。刘浩只觉一阵天旋地转,眼前尽是无边的黑暗...

“怎么办啊八爷!我刚刚当班就出这事,八爷你得帮帮我啊!”一个声音慌里慌张的说道

“沉住点气,先看看情形再说”这应该就是那个“八爷”在说话

当刘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前的是两个身影;一白一黑。穿白衣的笑颜常开,头戴一顶长帽,上有“你也来了”四字;穿黑衣的一脸凶相,长帽上有“正在捉你”四字。这两个人正在小声的嘀咕着什么;两人见刘浩醒了过来就朝他凑了过来。

“小哥醒啦!”说话的正是穿黑衣之人。

看着眼前的这两个怪人,刘浩不觉犯了嘀咕。COSPLAY还是搞怪作秀啊!也不用大晚上的办黑白无常出来吓人啊,他正想说话。穿黑衣者继续说道

“你已经死了小哥,先不要激动。我给你解释一下”

“...哈哈,你是猴子请来的逗比吗?我跟你说,大晚上的别跟我闹啊!”刘浩说着边笑骂着边挥了挥拳头。可没想到穿黑衣者一脸严肃的看着他说道

“你是真的死了,我们黑白无常就是来取你的魂魄的。”

刘浩心里暗暗的咒骂一句“真他娘的晦气!大晚上的碰见两个神经病。”

“我没空跟你们扯淡了,再废话我可收拾你了!快点告诉我你们是干嘛的!”说着刘浩习惯的伸手去摸腰间的甩棍,可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有摸到。

刘浩正要说些什么,穿黑衣者一指他便将他定在了原地无法动弹。刘浩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了。

“你听我说,你看这山涧之中躺着的人便是你”刘浩顺着黑衣人的手指向的位置望去,只见穿着一身警用作训服的人趴在山涧之中一动不动的任凭雨水冲刷着。再待他仔细一看,躺在山涧的不是别人,正是他刘浩自己!

“我怎么会躺在山涧之中呢!那我现在?!”刘浩开始慌张了起来。看到刘浩的神态有所变化黑衣人干咳了几下说道“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我是范无救,你可以叫我八爷,这是“谢常安”,“谢必安”的弟弟。我跟他哥哥组合在一起就是大家常说的黑白无常,今天谢常安代替他哥哥当班;由于行夜路的时候忘了遁形才导致了你的车祸。”

这下刘浩终于明白了原来马路内侧窜出的就是这个谢常安。

八爷顿了顿继续说道:“本来跌下山崖也不会要了你的性命,最多是个植物人,可恰巧有人从过去穿越到了现在,撞进了你的身体里,导致你的魂魄无躯体附着从而成了孤魂了。”

刘浩转过脸去张着嘴望着谢常安,吧嗒吧嗒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看看人家有多少怨气在你身上!哎,你说我怎么跟你哥哥交差啊!”八爷摇了摇头沮丧的说道。

听到着谢常安焦急的说“八爷您可不能不管我啊,这小子的魂魄现在咱们也不能带回地府!生死簿上他阳寿未尽,魂魄没有归宿不就成了孤魂野鬼了嘛!”

八爷捋了捋自己的八字胡“恩,办法倒是有。一命换一命;安排这小子的魂魄附到那个穿越来的人身上,到时候按生死簿上两人的年岁拿人便是了。这样你的责任也小一些”

刘浩呆呆的听着两人如此轻描淡写的安排着自己的生死,惊讶的连抗议都忘记了;事实上他的抗议也没有任何效果。

“妙哉妙哉!还是八爷想的周全;小弟还得仰仗八爷照应啊!”

“安顿好这小哥,咱们也好找阎王爷通融下;要不这小哥要是死活不依咱们可就麻烦了。”

黑衣人一指刘浩,刘浩恢复了正常行动和发声的自由。

“我不同意!我—!”

“好好说话,不要喊;要不你永远就不要说话了。”黑衣人像操纵木偶一样控制着刘浩的发音。

“我不同意!...八爷!”刘浩生怕再一说不了话了,立刻加了一句。

“可是小哥你这样我们也很为难的,那个魂魄已经入了你的身体;而你阳寿未尽,我们如果强行去拖他的魂魄;只会使你们两个都阳魄俱散。所以只好委屈你转附到他的身上,不然的话你只能在天亮之后成为孤魂野鬼了。”那八爷好言相劝道

可没想到刘浩的倔脾气上来了“我不同意!就是成了孤魂野鬼我也不同意!这辈子我还没过够呢!哪我也不去!”

看刘浩这死硬的态度八爷也显得很是为难“小哥你不要这么固执嘛,这人死后并不是都投胎转世为人的。还有其它五道轮回:天、阿修罗、地狱、畜牲、饿鬼。而孤魂野鬼便是饿鬼一届。这孤魂野鬼要忍受无尽的痛处和磨难,眼见食物而不得食,食之不得饱,永远饱受饥渴。饿鬼喉咙很细,像针一样,一般的食物他们都吃不下,在这样经历七七四十九天后方可进行投胎至畜牲届。小哥你这又是何必呢?”

这一席话倒了把刘浩给吓到了。他也犹豫了起来,

“我百分百回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吗?”刘浩保佑一丝希望的问道

八爷斩钉截铁的回答“百分之一千回不去了!”

刘浩想想反正这一世肯定是不让活了;倒不如转世看看,怎么样不是活出个样子来,干嘛非要去那饿鬼届呢。拿定主意后刘浩决定加些筹码,好对得起自己一些。

“那我就这么平白无故的就挂了,想想都冤;要是非要我转世也不是不行,我希望提出几个小小的要求;如果你们答应,我就去。如果你们不答应,那就让我去饿鬼届吧!但我一定会找机会机会告你们一状的!”

看到刘浩松了口,在一旁的谢常安急忙说道“好说好说。只要不是成仙成魔,其他的都好说”

“我希望保留现在的记忆,因为我这一辈子还没有活够;还有很多美好的记忆,要是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忘了一切就太冤了。”

“这个好说,小哥也不是去投胎;孟婆那边的汤是可以不喝的。”

“好,还有就是我想跟奶奶道个别;自从父母双亡后我一直和奶奶相依为命,我不想让老人家那么痛苦。”这是实话,刘浩想到老人以后要孤苦伶仃这心里就不是个滋味。

八爷摊了摊手“这个我们办不到;阴阳两隔,作为魂魄的你是不能跟活着的人见面的。”看着刘浩一脸乞求相,八爷停了停补充道“你放心,我定会安排你跟你奶奶见一面的。因缘际会,到时候你自己注意就是了。”

听到着刘浩心里泛起了一丝感激之情,朝着“八爷”抱了抱拳。

“谢八爷,我最后一个心愿就是想知道我父母现在好不好”

“他们都是行善之人,也已经转世在人间投胎了;你尽管放心”

“那我已无牵挂,请八爷替我安排就是。”说着刘浩闭起了双眼

“今日之事小哥一定要保守秘密”

“八爷放心,今日之事定会烂在我刘浩的肚子里”

“那好,我们就帮你打开时光遂道,让你体验一下穿越的感觉。”说罢,黑白无常张开双臂,摆了个弯弓射雕的驾势,齐声高喊道:“开---呀--!”耳边就听“轰”的一声,巨大的天幕突然间凭空裂开一道缝隙,里面射出炫目的亮光。八爷一指刘浩说道:“小哥,这便是时光隧道,你好自为之吧。”说罢,用手轻轻在刘浩后背上一拍,刘浩觉得眼前一黑,不由自主的便一头扎了进去......

“我奶奶的事就有劳八爷了!”隧道中传出了刘浩的喊声。

山涧里再度变得漆黑一片,只有雨水源源不断的冲刷着地面。

第二天的清晨,在刘浩坠崖的路段聚集了大量的警车和救护车以及新闻媒体的记者们;中午的时候一条“特警精英因公负伤成植物人,全社会期待奇迹发生”的新闻已经传遍了燕山市,特警队精英战士刘浩被安排在了燕山市最好的病房内进行全面的看护;虽然植物人恢复意识的概率小之又小,但燕山市政府还是采取了全力的措施去争取最好的结果。只可惜这个世界的刘浩是再也睁不开双眼了。

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一条炫光的阶梯悬空于这无尽之中存在于刘浩的眼前;阶梯的两侧秃秃的没有扶手,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顺着阶梯不断的向上走去,机械与麻木的动作不知道持续了多久;在他向上攀爬的过程中,先是充满了鸟语花香,而后又是大雨倾盆;暴雨之后又是狂风四起,夹杂着雪花冰渣的寒风如小刀般削刻着刘浩单薄的身体。就在刘浩渐渐适应了四周不断变化的气候与脚下机械的行走之时,突然他刚刚踏上去的一段悬梯猛地消失了;刘浩的身体一头朝前扎了下去,在刘浩的整个身体都消失不见之后。消失的悬梯又再次浮现了出来,在阶梯的竖面上用精致的梵文撰写着“刘浩至公元一六三八初春明帝国河南布政使司南阳府南召县秋平乡无魂魄之躯—经手人范无救(加急)”

98

第一章 亦死亦生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