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末封疆>第四章 因缘际会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 因缘际会

小说:明末封疆 作者:杰木 更新时间:2016/5/23 14:18:32

魏府的大管家魏六安站在自己的老爷魏兴周的身边小心的说道“老爷,已经送张道长出门了。您说这么大雨,道长怎么也不歇歇脚再走呢?他难得来府上一次,若是同老爷您叙叙旧那有多好啊!这来去的也太过匆忙了。”

  在魏府中一般人是不敢这么同魏兴周讲话的,魏六安自小就是魏兴周的的书童,二人的关系早已经超越了主仆更似朋友了。很多时候魏府的大小事务魏兴周都愿意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魏兴周站在厅堂的大门旁边,注视着外面的瓢泼大雨。缓缓的说道

  “恩,张道长如此匆忙我也是第一次见到。”顿了半晌

  魏兴周略带忧虑的说道“如今这天下流民四起,正是各路妖孽横行之时。还望上苍保佑我魏家平安无事啊!”又一声惊雷响过,窗外的雨更大了。

  连续近半月之久的雨天终于过去了,入夜时分魏渊见天空中繁星点点便早早睡下准备第二天早起进行晨练。每天清晨跑步到南郊的校场是魏渊来到明朝后养成的习惯。如果不是因为雨天或其他不可抗拒的因素他是不会中断的。东方的天空刚刚泛起零星的亮光,魏渊在府苑中进行着压腿、纵跳等一系列准备运动,呼吸着清晨被雨水洗涤过的凉丝丝的空气让他整个人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伺候魏渊起居的丫鬟月娥也早早的起来梳洗着,看到少爷起来后她立刻将几个负责伺候少爷的男佣人统统叫醒守在少爷的身边,魏府的后院亮起了零星的烛光。由于已经习惯了三少爷早起,这几个小家丁有的靠在厅堂的柱子旁,有的伏在庭院的是桌子上,趁着公子做“准备活动”的时间他们好再眯一会。这些人虽然对于魏渊的早起心里有很大的怨言,但由于他们都是些平日里在魏府里很不受待见老被欺负的人,魏渊少爷很是平易近人的态度让他们大为感动。所以这些人在心里还是很拥戴三公子的。本来魏渊是不要求他们这样每天早起跟随的,可由于当今世道流寇横行,外面也很是不太平安生,所以老爷魏兴周严令公子们出行身边必须要有男佣人跟随保护。这些人也是没有办法,平日里只能祈祷少爷晨练时能够晚起一些好让自己能睡个懒觉。不断的雨水天气已经让晨练中断了半月之久,这三个守着少爷的男家丁由于甚是困倦竟又不知不觉的睡了起来。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睡啊!少爷已经出门了!”伺候魏渊的丫鬟月娥惊呼了起来!

  三个家丁被猛地惊醒了,他们慌忙的擦掉嘴边的口水,急急忙忙的往后门赶去,有个家丁一时没有看清转身就撞到了柱子上,可他也顾不得疼了!伴着月娥带有怒气的责骂之声,三个人风一样从后门追了出去,此时平秋香的第一声鸡鸣才刚刚响起。

  魏渊一边晨跑一边感叹着自己如拥有的这幅好身骨。要说自己如今的这幅身体底子是非常好的,论相貌,英武帅气。论身材,身高至少在180CM以上;要知道在明代平均身高165的情况下,魏渊现在的身材绝对可以算的上是高大威猛。但由于这副身体之前的主人乃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儒生,缺乏锻炼,虚弱的身子骨让魏渊很是不适应。自从他来到明朝后的第一天起每天晚睡早起天天的又是趟又是卧的;魏渊的这一行为刚开始让负责照顾他的佣人丫鬟们很是头疼。他们每天看着少爷像发疯似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当然魏渊不会对他们解释什么是“俯卧撑”什么是“仰卧起坐”,哪个动作练腹肌,哪个动作增强腿部肌肉。但时间一长丫鬟佣人们也就习以为常了,只当少爷是在习武健身。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魏渊就已经练出了一身的腱子肉,拥有了一副让自己基本满意的身材。而晨跑就是魏渊一天运动的开始。

  平秋乡田间小路上,魏渊身后的三个家丁被累的气喘吁吁。

  “少爷等等我们啊!”

  “我们实在是跟不上了啊!”

  魏渊停下来看着这三个上气不接下气的家丁

  “我已经跑的够慢了,这都跟不上。都说了不用你们跟着了!”

  这三个人也顾不上答话,光顾着手扶着膝盖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魏渊想了想,这么跑步也是索然无味,于是喊道“喂!你们三个听着,一会儿我在南郊校场的河边等着你们,第一个跑到的赏钱一贯,第二的不赏不罚,跑最后的罚钱一贯。”

  魏渊抛下这句话后继续朝前跑了起来。这三名家丁面面相觑,突然一名家丁猛地跑了起来。

  “哎呀!你这厮!”

  “啊!啊!啊!”

  伴随着一阵阵咒骂和呼喊声,三个人疯一样的追着魏渊跑去。但即使如此魏渊也将他们远远的甩下了。

  魏渊坐在河边深呼吸着,清凉纯净的空气使他心旷神怡。身为特警精英的他已经远远的将佣人们甩在了身后。而刚刚他提出的奖惩办法也是特警队里屡试不爽的招式,这种办法能够最大限度的调动参与者运动的积极性。在平日的训练中魏渊很注重对于人潜力的激发与调动。

  他准备休息一下后再在河边做一些热身运动。晨起的空中飘着薄雾,河边的雾气更甚一些。映着河岸旁的十字坡,很有一种“晨雾遮远山”的意境。这才是真正的雾啊!魏渊深吸了一口气,身边萦绕着的雾水被魏渊大口大口的吸入胸腔,夹杂着清晨的芬芳和泥土的气息。这可真不是后世那被污染的雾霾可比的滋味啊!魏渊沉浸在了古朴环境的渲染之中。正当他准备起身开始热身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苍老而洪亮的声音。

  “魏渊公子真是好雅兴啊。”

  魏渊一回神,猛地回头瞧看,只见自己的右侧河岸旁边站在一位老者,他不由得心中一惊。这老者站在距离自己如此之近的地方自己却毫无察觉,可见老者身上的功夫了的。只见这老者脚踏十方棉布,身着青衣道袍,眼神中一股沉稳,轻轻的捋着银须看着自己。

  魏渊看着眼前的老者好似有些眼熟“你是?前几日拜访父亲的道长?”但细细瞧来又不甚相似。

  “哈哈!魏渊公子真是好记性,我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道长洪亮的声音在河岸边回响起来。

  “什么叫可以说是?这修道之人总是爱讲些玄而又玄的话的出来。”魏渊心里想着,但嘴上很客气的问道

  “总之道长今日来这河边所谓何事啊?”

  “你总不会是来河边跳广场舞的吧。”他在心里暗暗嘀咕着

  魏渊知道这道长上次至魏府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今天又突然出现在此处不由得让他疑窦丛生。

  虽然他对眼前这个道长知之甚少,但冥冥中感觉此人绝非常人,这道士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找自己。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今日贫道在河边与魏渊公子偶遇就是道,既然你我有缘相聚,公子是否能对贫道直言相告呢?”

  魏渊被老道这么一通说辞整的很是疑惑。

  “道长如此说话魏渊就不太明白了。道长你不问我,我怎么知道告诉你什么呢?”

  道士见魏渊有些不耐烦倒也不着急,依旧笑眼微微的看着他;

  “贫道观公子的容貌骨像与八字相去甚远,只是不知公子拜的是哪路神仙改了命数。前些时日在府上不便向公子询问,今日既然相遇,还望公子能对贫道坦言相告。”

  听到了修改命数这话,魏渊不免心里一惊。他略有出神的望着眼前的这位道士半晌说不出话来。

  “这老道有些道行啊!看来不是走街串巷的什么半仙之流。”魏渊在心里不禁感叹道。可这道士依旧微微的眯起笑眼仿佛能将魏渊心里的一切秘密看穿了一般继续盯着他看。一时间魏渊紧张而又急速的思索着该如何应付眼前的这位谜一样的道士。

  “小生失足跌落山崖很多事情都已经不记得了,还望道长体谅。”魏渊匆匆的想到一个理由应付的说道。

  “噢?公子真的是自己失足跌落山涧的吗?”那道士依旧微笑着看着魏渊问道

  魏渊被老道这不温不火的态度搞的很是不快,甚至是有些恼羞成怒了。要不是顾及眼前这位道士是父亲的朋友,他早就翻脸拂袖而去了。

  “魏渊还有事情要做,道长要是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小生就此告辞了。”魏渊耐着性子对老道讲完躬身失了一礼转身就准备离开了。

  “哈哈!魏渊公子好烈的性子,贫道并不知道公子到底遇到了什么,也不管公子遇到了什么。只是想在此告诉公子“凡事谋定后动,知之有的!”“顿了顿他收起了以往洪亮有力的声音,突然用带着阴沉而怪异的笑意说道“智兴则可乱天下、武胜必能逆乾坤,公子可不要辜负了自己哦!”

  这几句话不仅听得魏渊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那老道讲话的声音更让他从后脊梁处渗出一股寒意,正当他要转身问个究竟之时。

  “少爷!我第一个到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一个家丁的喊声从浓雾中传了过来,魏渊一分神的功夫。当他再一次转过身来,老道已经消失在了茫茫雾色之中,不见了踪迹。

  “你可曾看到刚刚站在河边的道士去哪了吗?”魏渊对着家丁急切的问道

  “什么道士啊!我只看到公子一人站在河边呢。”那家丁诧异的答道

  “...怎么会只有我一人呢,刚刚这里明明有一名青衣老道与我相对而站啊!”魏渊小生的嘀咕着

  “这道士真是个怪人!净说些让人糊涂的话”他在心里想道。

  虽说是初夏,但当太阳完全升起之后,浓雾便渐渐散去了。闷热的暑气就开始从脚底夹杂着大地的气息不断的上腾,整个天地如同一个大瓷窑,太阳像炭火一般,在酷暑的六月燃烧。站在河边倒是还能保持一些清凉,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南郊校场上的人越聚越多起来。由于魏渊的带头作用,很多的乡勇已经习惯了早晨锻炼一下身体。但是由于地里还有农活要干,他们往往来的稍晚一些。河边的雾气随着太阳的升起而渐渐的散去,乡勇们边活动着身子边闲聊着家常。突然有人问道:“今儿怎么没看到大强啊?”

  “哎!是啊是啊!,平时就数他咋呼的厉害,今儿个他不来还挺冷清的。”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

  乡勇们口中的大强,全名叫做张大强。是住在秋平乡东头的农户,今年已近三十了还没有讨上老婆。此人生的五大三粗很是有膀子力气,平日里讲话嗓门也大的不行。原本由于他身体好又懂的些武艺曾被县衙几次征召去当衙役。可这张大强平日里虽然大大咧咧的,但对自己的母亲却很是孝顺。为了更好的服侍年迈的母亲他硬是扛着不去县城里当衙役,选择在乡里做了名乡勇。要知道衙役是能按月拿俸禄的,乡勇只是义务兵没有人给银子的。

  魏渊对这张大强也是有几分印象的,之前由于张大强在训练中很是出彩自己还打赏过他呢。听众人这么一说他也感到很是奇怪,这大强每天的训练来的都很积极,怎么今日到了这番时候还不见人影呢。

  魏渊见平日里与张大强关系很近的李东在人群中显得很是沉默,表情也有一些不自然。想必这李东一定知道些什么,于是魏渊抬手示意大伙安静下来,人群很快停止了议论。他伸手一指李东“李东!张大强为什么没来啊?”原本缩在人群中的李东猛然被这么一点显得很是手足无措。

  “啊?小…小的也不知大强他为何…为何没来。”李东吞吞吐吐的说道

  看李东的反应,魏渊就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猫腻,于是他沉下了脸。

  “李东!你可想要想清楚了。欺骗本少爷会有怎样的下场。”乡勇们对于魏渊的性格还是知道一些的,这位魏渊公子虽说平时跟大伙嘻嘻哈哈很是平易近人,可是一旦真的生起气翻了脸那可是六亲不认的。

74

第四章 因缘际会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