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生若尽欢死何惧>晓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晓亭

小说:生若尽欢死何惧 作者:明眸在心 更新时间:2018/8/18 22:34:59

书房内,天昭仍然在看着皇上交给他处理的公文。听见天信的脚步声,这才放下来抬起头看“该说的说了?”

“说了”天信往边上一坐

“我让你查的事,你查的怎么样”

“那是个老狐狸,做事不着痕迹,到现在,什么管用的都没查到”

“那就先放一放吧,别展露出来”

“行,那你忙,我先回去了”

“你先看看这个”天昭说着把一份公文交给了他“边关狼烟又起,眼下倒也不算太紧,你怎么看”

“哥,你这次回京,十有八九乃是皇上有意立储,你要是现在提出去边关,那不是”

“国家利益为先,况且,我从来没有在乎过这个皇位”

“王爷,皇上召您现在入宫”小元子站在门口说道

“替我更衣”

皇上只召他一人进宫,无人跟随。直至天快明了,他才回到府中,只说皇上放了他三天假,准他三天不上朝。又吩咐下去把边境的地图尽快送来。就是他刚刚躺下准备休息时。小元子慌慌张张跑进来,说是晓亭回来了,而且怒气冲冲嚷着要杀人呢。天昭闻言马上换了衣服出屋去看。此时沉鸳他们几个早就赶了过来,晓亭挥着剑满院子乱刺,此时也暂且被沉鸳给稳住了。月华见如此忙要上前去却被天昭拦了下来,月华无奈只得在一旁不做声,看着事态发展。天昭也没着急露面。

“你要干什么”沉鸳握着他的手问

“我要干什么,我要杀人,我要杀了夏言”

“你杀夏言干什么,他惹着你了”

“光天化日之下,指使恶奴当街殴打百姓”

“你管了?”沉鸳忙问

“我,我,我怎么管,爷说过,无论如何,都只能看不能管”

“那你这是干嘛”沉鸳松开手“你拿着剑就往里闯,要是让爷看见了,你不想活了”

“我看是”天昭此时才出了声

“属下等参见王爷”众人齐齐跪在地上

“都先起来”天昭走到人群中“你不许起”他指了指晓亭“越来越没规矩,给我搬把凳子来,想说什么,就说吧”

晓亭见状,就把夏言在大街上强抢民女,并且将其跟在身后苦苦哀求的父亲暴打一顿直至昏厥等等暴行说了一遍

“说完了?”天昭接过茶轻轻抿了一口,这些他早就想到了,相对于十七年前的那桩案,这些真的只是微如牛毛。看着面前的晓亭点点头。“啪”的一声将手中的茶杯摔在地上“为这事,你就提着剑跑到我的院子里,你自己看看,你刺伤多少人”天昭说完拂袖而去。留晓亭跪在那里。众人也一哄而散,唯有沉鸳几个追了过去。到了内厅,天昭也不说话依旧是往正坐上一坐,看起边关的塘报。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转眼已到了正午。日头正毒。外面小太监跑进来正准备趴在沉鸳耳边说事

“有什么事大点声”天昭也不抬头,语气也不温不火。沉鸳忙给使眼色

“回王爷,晓亭将军他,他,他快坚持不住了”

“才一个上午就不行了,他那股子蛮劲呢”

“爷,都一上午了,晓亭他,他知错了”沉龙忙说

“到底是爱将啊”天昭依旧是不抬头,甩了这么一句话

“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泼盆凉水让他清醒清醒”沉芳拦在沉龙前头说“晓亭的做法确实过分,该罚,该罚”下人听了令忙都退了出去。一盆凉水泼在晓亭头上确实让他清醒不少。看着这府里来来往往的人,似乎他像凭空蒸发一样,无人问无人理。晓亭就那么跪着。到了下午,日头偏了西,天昭这才看完所有的塘报“来人,让晓亭来这见我”下人得了令就走了“这小子,沉不住气啊,我非得好好治治他这臭毛病,不然将来,会给他惹大麻烦”天昭说着,下人就把晓亭给带来了。天昭一挥手无干人等自然全部退下。整个院子里就只有天昭和他这五大护卫。

“人都走干净了,说说吧,一天了,想清楚没有”

“属下,属下,属下有罪。不该提剑闯进王府,还伤了那么多人,对爷也一点不尊敬。也不理解爷的良苦用心。爷,您罚我吧,怎么罚我都认”

“行啊,沉鸳,按照王府的规矩怎么办啊”天昭拿着手中的茶碗问道

“爷,晓亭他,的确以下犯上,这是大不敬,但是他这是也拿到了夏言的罪证不是,而且都在太阳底下跪了一天了,罚的够了吧”

“成,你们可真成,都护着,你不说是吧。晓亭,你自己说”

“以下犯上,乃大不敬,按规矩,30板子”

“行,听清楚,沉龙沉芳,你们俩还愣什么,去吧,你们俩亲自来”二人接令,从话里便听出了语气,王爷早就不生气了,但今天晓亭的举动也确实过分,着实是找打。也就没了话,该搬凳子搬凳子,该拿板子拿板子。二话没说,就把他压在凳子上了。

“你要是敢喊一声,就给我加倍”天昭末了甩了一句话就进屋去看地图了。30板子过去,沉龙进来禀报,天昭也只是让人送他回去,还特别说不让上药,便不再多说。

深夜,晓亭趴在床上,想着这一白天的种种。心里怎会没有委屈。突然听得外面有声音,又立刻握住身旁的佩剑。盯着门口。门被打开,推门而入的正是天昭。

“属下,参见王爷”

“现在知道懂规矩了,早上你要是这样,至于跪一天还挨顿打吗”天昭边说边坐在床边。晓亭挣扎着跪起来,天昭一挥手便免了。“我知道你委屈,我也知道,你之所以到了人贩子手中,正是因为你母亲被县里的恶霸所掳,你父亲追出去被恶霸当街打死,你目睹了这一切,又被家里人因为管不起这张嘴,便卖给了人贩子,对吧。今天,是因为想起了他们,才忍不住的。可是晓亭,夏言他不只干过这种事,他罪大恶极,他罪无可恕,他总有一天会伏法。但你的脾气太急躁。你进府的时候才十三岁。那么多孩子见到我,都怕我,都打哆嗦,只有你,你不怕我,我还记得当时所有人都跪着,你就跑过来,扥着我的衣角说我像你哥哥,其他侍卫都是先学武才到我身边,只有你们五个可以说是自小长在我身边的,从习武到认字,从京城到边关,说你和晓羽是远身护卫,你俩远到哪去了,十步之外,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做是我的仆人,我的部下,整个王府都知道,我对你们和对自己弟弟没差,天信那里只要添了厚衣服,你们谁没添,逢年过节,全府上下的护卫就你们五个是几个王妃亲自给缝的新衣服。进府不到半年,患了伤寒,连着发热整整三天,我一直守在你床边,喂你吃药,喂你吃饭,我给你请御医,你怕下针,我一直安抚你,陪着你。十五岁生辰,你看上一把剑,我下令多少银子都买给你,今天呢,要不是沉鸳他们挡在厅前,要是我当时在厅内,你是不是就准备拿着这把剑指着我了,啊?”

“爷,是晓亭该死,晓亭辜负了爷的期盼”

“好了,你们四个,别在门外偷听了,外面冷,穿的少别冻着”天昭语落,沉鸳,沉龙,沉芳,晓羽就齐刷刷的站在了门口,一个个都红着眼,低着头

“行了,一个个都哭什么”

“爷,我们,我们,我们在您身边不仅没照顾好您,还老惹您生气,您,您”

“我啊,从来都没怪过你们,我只是希望你们在我身边能学点东西,将来若是真的一方为将,或者封疆大吏的,别再这么风风火火,说冲动就冲动的,你们在我身边,发生什么我还能护着,若是不在我身边了,吃亏的是你们自己。好了好了,晓亭跪了一天了,你们四个也急了一天了,什么都没吃。我让王妃给你们煮了面条,晓亭挨了打,吃点清淡的”

“爷,我这打没事,您看了一天的塘报和地图,是不是有仗打,跟我说,我打先锋。”

“你们几个瞧瞧,在我身边站了一天,还不及这个连屋都没进的人呢”

“爷说的是”沉鸳打了个欠“不过爷,这白天您也有说的不对的地方”

“我哪说的不对”

“我们今天拦的时候,您说我们护着他,要我说,这是您的爱将才是,要搁别人,你不把他打出府去才怪呢”众人一阵大笑。没多久天昭只说让他好好休息,便出去了,此事也算告一段落。

之后的几天,天昭都是闭门不出,在府内研究边境战事,晓亭的伤好了以后便来报道。正巧赶上月华来给送甜点,进屋的时候总发觉有些不对,对着天昭这几个护卫看个不停。

1

晓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