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越战之魔鬼英雄>战前最后的唠嗑(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战前最后的唠嗑(一)

小说:越战之魔鬼英雄 作者:飞永 更新时间:2018/3/8 23:35:51

心念之中,郑安国神色肃穆地望向肖均风,语重心长地道:"老肖,我很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也很钦佩你身先士卒的战斗精神和奋不顾身的勇气。不错,将有必死之心,士无贪生之念,我们身为人民解放军的基层指挥员,在维护祖国领土完整,保卫边疆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正义战争中,的确要务必一马当先,带头赴汤蹈火,义无反顾。"

分别递给肖均风和张海均一根烟,他自己点燃一根,猛吸一口,目不稍瞬地望着正低头沉思的肖均风,鼻孔里喷着袅袅烟雾,他慢条斯理地道:"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老肖,打仗固然需要勇猛果敢的指挥员,但更需要指挥员的机变如神,还有合理的人员和火力调配。"

说话间,郑安国将打火机打燃,起身双手捂着火苗,送到肖均风跟前,要为他点烟。

肖均风抬起头,见郑安国为他点烟的动作非常的殷勤,赶忙把烟含在嘴里,站起来点烟。

点完烟后,郑安国右手夹着烟,左手把玩着打火机,慢条斯理地道:"老肖,你和我相处的时日已不算太短暂了,我的身手和悍勇,你都有所了解,老张的步兵战术水平,你最清楚不过了,应该要对我和老张有足够的信心,要相信我们有能力当好连队的急先锋。你就留在后面负责指挥四排的重火力,掩护我们进攻部队的侧翼,随时安排三排替补我们尖刀排伤亡的战斗员。"

言及此处,郑安国转头望向肖均风,看看他有何反应。

肖均风抽着烟,神情非常平静。显然,郑安国的意见合情合理,使他不得不苟同。

张海均也恰逢其时地插口道:"老肖,副连长可不只是侦察兵奇才,对阵地攻防战也是相当精专的,几年前,老山攻坚战的时候,上级怎么会担任硬骨头七连的尖刀排排长?"

稍顿,他望着肖均风,郑重其事地道:"老肖,你也看到了,自从小郑来咱们A师侦察连担任副连长以来,弟兄们在他的调教和点拔下,军事素质有了长足进步,就连包小杰这样刚刚下连才五个多月的新兵,就有实力和超过三年军龄的老兵较上劲,难道你还不放心弟兄们的战斗力吗?更何况,据守东台山各个高地的并非越军最精干的特工部队,副连长带着我们大家收拾起他们来岂不如鱼得水?,更何况,我们背后还有强大的炮兵撑腰。"

郑安国心知肚明,张海均所说的话全是在为肖均风宽心,虽然侦察连的战斗力在全师首屈一指,就是放在整个1D军去比,仍然名列前茅,但是驻守东台山各高地的敌人是越军步兵第六师,这个师虽然名气远不及那个所谓的王牌31FA师,但绝不是善类,这个师擅长山岳丛林战,况且还占据着有利地势,想要干净利落地消灭他们,绝非易事。

郑安国尽管曾经创造过以一敌百,全身而退的战争神话,但那是在茂密的丛林当中跟敌人玩追猎游戏,他掌握着战场的主动权,把敌人打了就跑,敌人追来就藏,敌人撤走后又出来,寻机来他个出奇不意,攻其不备,把敌人玩弄于股掌之中,搞得敌人疲于奔命。现如今面临这种硬碰硬的阵地攻坚战,毫无偷机取巧的余地,他以往的优势必将全部丧失殆尽,全凭一身血气之勇和强悍战斗技能来与敌人针锋相对。纵然此次对阵的敌人不及以往那些敌人精悍,但绝不是泛泛之辈,若想稳操胜券,谈何容易。

郑安国心头陡然生起忧患意识,面上却笑盈盈地道:"老肖,一排长卢超是我一手调教出来的兵,他的单兵技战术和武艺,大家是有目共睹的,领导和组织能力虽说跟老张比起来,还差一点,可他毕竟干过多年的班长,有着丰富的实战经验,相信不会差。另外,你也看到了,弟兄们在过去五个多月的军事训练中相当拼命,吃苦受累,毫无怨言,新兵赵宏声的体质那么瘦弱,可他训练起来的猛劲不比任何身强力壮的弟兄差,直到搞得浑身皮开肉绽,仍旧咬牙坚持,从未退缩过。以弟兄们现在的状态,就算不能像军区侦察大队连的那些弟兄那样,个顶个的棒,起码不逊色我们中国军队任何一支实力强劲的步兵连。"

张海均咧嘴微笑道:"老肖,我的好连长,你就放心吧!冲击敌军阵地的任务就交由我们尖刀排和一排全盘负责,你就只管指挥好三排随时为我们尖刀排替补伤亡,同时指挥四排集中重火力掩护好我们攻击部队的侧翼,设法敲掉攻击部队正面那些敌人的重火力点。"

两人一唱一合,你摆事实,我讲道理,说得头头是道,令肖均风哑口无言,无力固执己见,只得叹息一声,双手一摊,说道:"好吧!就依从你们,我在后面指挥四排和三排,随时对你们进行火力和人员支援。"

"那敢好。"

郑安国和张海均相视一笑。

便在这时,通讯员小李走进连部。

郑安国侧目一瞧,见小李右手掂着一瓶平装的西凤酒,左手拎着一个麻布口袋,满头大汗地走近前来,把那瓶西凤酒递往肖均风手里,气咻咻地道:"连长,你的酒。"

凝视着小李左手上的麻布口袋,郑安国问道:"小李,看起来我要的东西你都找到了?"

“嗯,都找到了。”小李将麻布口袋递给郑安国,挥右手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热汗,气咻咻地道:"副连长,这个麻布口袋是我问炊事班要的,里面那套大号军装,可把我找得好苦哇。"

“是吗?”郑安国接过麻布口袋,抓在手里涨鼓鼓的,打开一看,里面果然装着一套半新旧的大号军装,随即将麻袋丢到桌底下,笑盈盈地望着小李,说道:"怎么了?弟兄们都不愿意把旧军装捐给我做伪装服吗?"

小李摇摇头,苦笑道:"不是,这一仗打下来,弟兄们谁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存活下来,当然不会吝惜穿旧的军装,一听说副连长需要用旧军装做伪装服,都抢着给还来不及。"

郑安国神色诧然地道:"那你为何找得如此辛苦?"

小李又是愁苦一笑,叹息道:"副连长,全连百多号弟兄的个头都不算高大,很难找得到你想要的那种大号军装,我那个老乡个子将近一米八,全连就只有他的军装才可能符合你的要求。"

郑安国怦然一惊,当即恍然大悟,暗忖:我怎么就没想到?中国士兵的体态普遍偏瘦,即使张海均这样体健筋强的大汉,比起几乎个个都是虎背熊腰,高头大马的西方军人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抿嘴一笑,他拉开抽屉,摸出半袋水果糖,往小李面前一送,莞尔道:"辛苦了,这个给你,拿去尝尝。"

"副连长…这…"小李脸蛋浮出红晕,东瞅瞅肖均风,西瞧瞧张海均,不好意思伸手去接,显然,冯连长和张排长在旁边,使他感到格外拘束和羞怯。

郑安国见小李在干部面前显得太过腼腆,便即离座而起,左手一把抓过小李的右手,说了声:"把手张开。"

小李侧过脸去,望了望肖均风,肖均风朝他微微一笑,点点头,他嗯了一声,这才把手掌揸开。

右手将那半包糖果塞在小李手里,郑安国拍了拍他肩膀,微笑道:"好了,拿去跟弟兄们一起分享吧。"

小李咧嘴一笑,那笑颜好生淳朴,好生可爱。

望着小李那张俊俏又可爱的脸蛋,郑安国不期然感到心头一阵沉痛,小李不过是个孩子,只是无情的战火,残酷的杀戮,迫使他过早参军戍守边防,过早承担起保家卫国的神圣职责。

郑安国惨然一笑,右手推了推小李,说道:"去和弟兄们一起玩吧!过了今天可能就没机会了。"

小李嗯了一声,揄着那包糖果,欢天喜地地走了。

咚咚咚的三下响,肖均风将三只军用搪瓷茶缸一字排列在桌面上,抓起那瓶西凤酒,瓶口往嘴巴一塞,牙齿咬紧瓶盖,狠狠一捩,瓶盖松动,他便用手旋开瓶盖,把瓶里的酒均匀地注入三只茶缸里。

张海均盯着肖均风手里的酒瓶,嬉皮笑脸地道:"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肖连长这几天太舍得破费了,红塔山香烟点着,名酒喝着……"

“彼此,彼此,你还不一样成天夹着十多块钱一包的红塔山,石林烟你都看不上了。”肖均风惨苦一笑,搁下空酒瓶,拉开抽屉,取出一大袋花生米,放在桌子上,摊开袋子,随后拿起两茶缸白酒,分别递给张海均和郑安国,大咧咧地道:"来,咱们兄弟仨干一杯。"

三人齐刷刷地站起身来,又一齐举杯,铛的一声响,三只盛有白酒的搪瓷茶缸相互一碰,三人各自将茶缸往嘴边一送,扬起脖子,咕噜咕噜地喝进两大口。

郑安国用袖子抹了抹唇角的酒渍,噔的一下,把茶缸往桌子上一搁,朗声赞道:"好酒,酸而不涩,苦而不黏,香不刺鼻,辣不呛喉,不愧是中国四大名酒之一。"

舌头一舔厚嘴唇,张海均哈哈大笑,说道:"副连长,想不到你喝酒的品味一点儿也不比你抽烟的水平差。"

郑安国莞然一笑,左手抓起一大把花生米,右手捻了几粒,抛进嘴里,扑哧扑哧地咀嚼着。

这一刻里,他不禁回想起高二那一年寒假,和几位铁哥们商议之后,分别回家,将各自老爷子珍藏的名酒偷出来,跑到城郊搞野炊的时候开怀畅饮,于是西凤、五粮液、茅台、汾酒等驰名中外的美酒佳酿齐聚一堂。

他和他的那几个哥们都算是首次喝白酒,自然不胜酒力,结果一通狂喝滥饮过后,全都酩酊大醉,在郊外露宿了一个晚上。

那次偷白酒喝的经历不但奠定了他的出色酒力,更使他从此迷上了好酒,非好酒不喝。

郑安国是近水楼台,有个当将军的老子,喝好酒的机会并不难找,可是对于像肖均风和张海均这样或来自农村,或出身城镇工薪家庭的平民子弟来说,品尝名酒的机会比提干升职还要微乎其微。

5

战前最后的唠嗑(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