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那片山河那些人>第八十八章 大进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八十八章 大进军

小说:那片山河那些人 作者:塞北雪 更新时间:2018/2/14 13:17:43

舒文博从号子里出来了,解放军的胸标重新发到他手上。可他的连长算是当到了头,又成了大头兵一个。想来这几年,他当真称得上大起大落,原本是个前途无量的御林军中尉军官,被解放军俘虏后成了老虎团的兵,剿匪战斗结束后得了个“团战斗模范”称号,又有了军政大学的背景,重新当了连长,到如今,又要去扛大枪钻战壕了。

但不管怎么说,能活着就好。去当大头兵,绝对是军长开恩,枪杀俘虏这件事到军长那里就算打住了,以后谁也不会再提。只要舒文博老老实实当兵,只要他不死,早晚他还能再当回连长。冯涤讲话:“就你狗日的这个素质,能让你当大兵当到死?”

舒文博只有一个要求,别让他回一连,避免尴尬。那帮战士平日里叫他“连长”叫惯了,他要下到基层战斗班,班长班副咋跟他相处?

冯涤笑笑:“你狗日的!想得还挺全面!那你说,你去哪?提前跟你讲明白,你就得在独立营这一亩三分地上,想跳槽,别说门了,窗户都没有!”

“老大,你想太多了,我也没说我要走啊?我就是不想让有根、鹤达他们别扭。这样吧,刚当兵那会儿我跟过机枪手,要不我去机炮连得了。”

“随你,反正汤姆逊你是玩儿不成了,弄把二四式扛着,算让你过瘾了,收拾铺盖卷找机炮连长报到吧!”

“营长,教导员,再见!”舒文博嘻嘻哈哈的朝冯涤和李顺通敬了个礼,转身往机炮连去了,那副欢乐极其多的倒霉德行,哪有半点儿被一撸到底的感觉?

舒文博找机炮连长报到,机炮连长挺为难,论资历,舒文博可比他老多了。舒文博不去一连当兵是为了避免让张有根、姜鹤达这类老战友别扭,他没想到他到了机炮连,机炮连长同样别扭。像舒文博这样的骨灰级老枪杆子,1945年被国军强拉壮丁、1948年做了解放军俘虏的机炮连长,别扭大发了。人家舒文博,当国军比你早,当解放军也比你早,有能力有战功,让人家开口管你叫“连长”?你真有料给这位爷当连长?

“舒连长,你看……”

“连长,你是连长,我是兵,把我一撸到底这是军长的意思,你千万别再叫我舒连长,我说的是真心话。”机炮连长别扭,舒文博可挺放得开。

机炮连长的笑比哭还难看,他是真不知道该咋整。

“连长,恕我冒昧,我就去摆弄二四式吧,营长和教导员也是这个意思。”

“那玩意儿可沉啊。”

“没事,沉归沉,打起来可过瘾呢,以前我有汤姆逊使唤,现在没了,换成二四式继续过瘾呗。”舒文博说得极为轻松。

“唉,那你先去找一排长吧,让他给你安排具体工作。”机炮连长挺会传球的。

“得嘞,连长,那我去了?”舒文博笑嘻嘻的,得了机炮连长的允许,转身去了一排。

机炮连就两个排,机枪排是一排,迫击炮排是二排。其中机枪排分四个班,一班是重机枪班,拢共两挺二四式,二三四班是轻机枪班。战时,这些战士将依据具体情况要么成建制作战,要么分散配属到步兵连队中。

执行突击营救任务时,机炮连损失挺大,不光人员,原有的装备也是损失殆尽,如今处于恢复期,上头给部队补人补枪,据说近期野战军又有大行动,舒文博来时,正是部队全员训练紧的当儿。

舒文博找到一排长讲明了情况。一排长比连长更为难,他就是个排长,他咋来安排舒文博?到这时舒文博终于有点儿不耐烦了:“排长,我就是个大头兵,百八不是,以前再牛掰那也是以前了,现在我是你的兵,你就给我正常安排工作就得了。”

一排长抹了把汗,说:“你就当主射手吧,做骨干,教教新兵蛋子咋用枪。”

“是!”

舒文博就这样成了机炮连一名主射手。说起来,他以前从没正儿八经做过机枪手,只跟梁五根当过一段时间的轻机枪副射手,说是副射手,其实就是苦力,机枪需要的备用零件和弹药由他经管着,背着这些东西满地跑,仅此而已。正儿八经的专业培训他更是从没参加过。只不过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多年,看也看会了。当初有几场仗打急眼时有亲自动手的机会,逼到份儿上了他舒文博打起机枪来也算有板有眼——起码比新兵蛋子强。

舒文广来找舒文博时臊眉耷眼的,他始终认为二哥被一撸到底他得负全部责任。舒文博倒是不在乎,问明了小弟的来意,舒文广告诉他,侦察部队要开拔了。多余的舒文广没说,舒文博也没问。舒文广只待了不到一刻钟就要走,舒文博嘱咐他万事小心,兄弟俩就此别过。

此后一段时间,部队停止休整开始逐步恢复训练,强度不是很大,但特别有针对性。像机炮连这种专业性比较强的部队,对人和装备的要求都极高,倒是闲不住,也省的一闲下来胡思乱想。舒文博吃的饱睡的香,因为天天跟重机枪打交道,又是吃又是练的,竟胖了好几斤,胳膊粗了,脸也圆了。

舒文广他们开拔一个月后,独立营也奉命开拔,过湖北全境进入了湖南。进军途中捎带手的打了十几仗,国民党军基本一触即溃,能跑的跑,不能跑的把枪扔在一旁乖乖投降。也有通电起义的,还没等解放军去打,自己就主动换了皮。

南京已经解放,据说老蒋都跑到台湾去了,沿着海岸线高歌猛进的解放军部队简直势不可挡。国民党打剩下的几支重兵集团,要么死要么降要么逃,根本不是解放军的对手。过了长江,解放军的进军步伐用一日千里来形容毫不为过。

等冯涤的独立营进入湖南境内,等着盼着打一场大仗再露露脸,可惜天不遂人愿,国民党的逃跑速度远远快过解放军的进军速度。当他们抵达长沙郊区时,听说湖南守军通电起义了。起义领导者不是别人,正是舒文博当年的军长陈明仁。

带出那么多邪乎的兵,敢在四平跟四野两个纵队死磕。到了如今,居然也打不下去了。国民党,真的气数已尽。

舒文博远远望向长沙这座曾殊死抵抗日本侵略者数年的古城,心中感慨万千。陈明仁军长在长沙,自己的独眼团长是不是也在?陈军长弃暗投明了,独眼团长呢?

冯涤不知从哪里划拉来了一坛子酒,背着李顺通把舒文博叫到一处背阴的地方,两人席地而坐,拿花生米当下酒菜,两人推杯换盏的开喝了。冯涤忧心忡忡的,心情极为不好,舒文博明白,冯涤这是替他着急,就大进军途中那几场小打小闹,想立功简直太难了!不立功,舒文博啥时候翻身?总不能全中国都解放了,他舒文博仍是个重机枪主射手吧?

“文博啊,我到底该说你时运不济,还是该说你倒霉全是你自找的?”人一旦心情不好,酒量再大都容易醉,冯涤就醉了,迷瞪着一双醉眼,嘴里冒出的话开始变得难听了。

“营长,啥也别说了,自己的屁股自己擦,我命由我不由天。命中注定,我也就是个当大头兵的料吧。”

“扯淡!还你命由你不由天,你咋厚起的脸皮跟老子讲这个?”

“营长,我说的都是心里话,我这就是自找的,我活该。可我心里痛快!当初要是不犯浑,我非憋屈死不可!我这辈子,确实犯了几次浑,哪次犯浑之后我都挺后悔,唯独那次犯浑,我认为犯的最应该!真是一点儿都没后悔!再让我来一次,我还要犯浑!”

“唉!啥也别说了,湖南的国民党肯定是完蛋了,下头还有云贵川呢,还有两广呢,还有海南和台湾呢。你个欠锤的货!赶紧给老子来点儿厉害的!咱们独立营,也得给老大来点儿厉害的,这仗啊,看来真是快打完了。再不整点儿厉害的,汤都捞不着喝!”

舒文博笑笑,和冯涤一碰杯,把酒干了个底朝天。

大进军中舒文博还有一个牵挂,那就是小米。抗战刚胜利时他就有找小米的心思,还没等落实就随部队去了东北。如今他换了皮从东北来到了湖南,湖南可是小米的家乡,抗战结束小米会不会复员呢?如果复员,她是不是回了家?可他又想到,小米已和她的那个封建大家族决裂,就算复员也不大可能回老家。茫茫人海,他靠啥找他的小米?

他只把他的担忧埋在心里,和他的二四式小组随部队长途跋涉,过了长沙,部队行进方向突变,一路往广西而去。从湖南到粤桂交界处,又是一路小打小闹似的战斗,打的一大半不是国军竟是土匪。部队所过之处,自古便是匪患严重的地区,职业土匪常年占山为王,尤其在国民党政府军败逃以前故伎重演,大量册封土匪头子为所谓“反共救国军”的将军,还空投了大量美制武器和弹药,使得这帮土匪实力大增,与当年的悍匪黎老八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国民党的如意算盘是,让这帮土匪在解放军后方找麻烦、打游击,搞疲敌战术拖死解放军。

怎奈,高歌猛进的四野大军太过凶悍,也曾在白山黑水间与东北胡子殊死搏斗,这帮人是真不白给,顺手牵羊的便把一路又一路土匪整窝整窝的灭掉了。

2

第八十八章 大进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