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那片山河那些人>第十二章 战地家书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二章 战地家书

小说:那片山河那些人 作者:塞北雪 更新时间:2018/6/6 11:02:23

“报告连长,报告指导员,副连长他……”小谷跑到舒文博和姜鹤达这边,一张被硝烟熏黑了的小细条脸叫眼泪冲得一道一道的。

“副连长咋了?”姜鹤达心中一凛,见小谷这副德行,他心说不可能吧?才到朝鲜几天,老同学就出事了?

“你们快去看看!副连长找你们!”

姜鹤达撒腿就往无名高地上跑,心说老郑你可别有啥三长两短,咱俩才重逢几天?你好意思扔下我一个人先走?

舒文博被炮弹震那一下,此时还没缓过来,行动不咋利索,很难走直线,于是就被白立冬和小谷左右搀扶着往高地快步走。

姜鹤达赶到时,就见跟郑聪一起行动的德普转盘机枪手还在哭,他身边码着半截被炮弹炸断的圆木,机枪还在,但上面全是血。姜鹤达越过机枪手往郑聪那边看,只能看见郑聪的上半身,身下都是冒着泡的黑血,还在不断的流,连队卫生员正忙活,搞得一脑门子汗。

“老郑!”姜鹤达往前凑了凑,不看不要紧,这一看,把也算千锤百炼的老兵姜鹤达给吓得倒吸一口冷气。

郑聪的下半身不翼而飞了!

郑聪的嘴,就跟离开水的鱼似的一开一合。

“老郑!你咋整的啊?你咋整的啊?”姜鹤达扑过去,帮卫生员一起拿止血带堵郑聪的“伤口”。此时的郑聪,像被一把巨大的菜刀一切两半了似的,眼瞅着进气少出气多,可就是咽不下最后那口气,当是有啥未了的心愿。

“他咋整的?啊?”姜鹤达带着哭腔大声问德普机枪手。

“指导员,副连长带着我们吸引老美的坦克,老美往我们这边打了一炮,副连长把我扑倒了,我起来以后,就看见副连长……”机枪手说不下去了。

“老郑!你没事!我们送你去后边!你没事!”姜鹤达的双手和半身衣服都叫郑聪的血给打湿了。

艳阳天,暗淡的山谷,刺眼的血……

舒文博赶到了,一见郑聪这样,赶紧也凑了上来,握住郑聪的手:“老郑,你没事,你知道不?鸟事没有……”

郑聪颤抖着抬起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上衣兜,他又看看姜鹤达,像有话要说,但他说不出来。

舒文博赶紧伸手从郑聪的上衣兜里翻出了两张纸和一张照片。

照片是合影,一个朝鲜家庭,除身着50式军服的郑聪外,四个老人和一个年轻女子都穿着朝鲜民族服饰,年轻女人的腹部微隆。

舒文博将照片递给姜鹤达,郑聪微微点了下头。姜鹤达用自己的解放帽裹住满是血的手接过照片。

“你家里人?你媳妇?”姜鹤达问郑聪。

郑聪又微微点了一下头。

“我都明白。”姜鹤达说。

郑聪想笑,可剧烈的疼痛使他无法露出笑容,死去时,他蹙着眉头,仿佛死了仍在受疼痛折磨。

“把副连长埋在这儿,做好标记。”舒文博心知他们还有下一阶段任务,不能在这里久留,于是对一班长白立冬下达了这个命令。

姜鹤达还拉着郑聪的手,白立冬对他说:“指导员,我们……”

“由我来,你们休息。”姜鹤达说。

“一起吧,都是战友,搭把手快一些,咱们还得前往九号地区。”舒文博说着,把手探到郑聪身下,郑聪的个子很高,生前体重不轻,如今却只需一个人就能把他抱进怀里。

他们在高地上给郑聪挖了个坟。舒文博将郑聪放入坟中,战士们开始填土。

对副连长的牺牲,所有干部战士是难以接受的。这场战争有多残酷,他们才刚上战场不久,副连长就牺牲了。虽然副连长是新来的,可战士们早已接受了他。郑聪对战士极其随和,在一连,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他对谁都客客气气的,对谁都笑呵呵的。他是一连这个家庭的新成员,自他加入这个家庭没多久,他便被这个家庭所接纳。如今,家庭的一员不在了。在行军时郑聪就上级参谋的意见发过牢骚,那是他太清楚一连的艰难了,所有战士都在拼着力气跟时间和敌人的汽车轮子赛跑,一些战士甚至跑吐了血。他郑聪,不是为他自己发牢骚,他是心疼他的兄弟。他拎得清,就大局来讲,为了胜利,他们一个连在必要时甚至是可以被牺牲的。他只是太在乎他的兄弟了,为了兄弟可以牺牲自己,在他这里不仅仅是一句话,在战斗中他用实际行动践行了这句话。为了保护战士,他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根据上级命令,一连在指定地点获取补给,将原伏击阵地换防给兄弟部队,休整五小时后,一连继续前出至九号地区,对由南朝鲜军占据的289高地展开攻击,攻占289高地,交战地域内陷入志愿军包围的南朝鲜军主力、部分美军、土耳其部队和法军将彻底失去南撤的路径。

情报显示,289高地驻有全美械的南朝鲜军一个连。

获取补给并休整两小时后,重新获取了力量的一连再次踏上征途,此时队伍缺少了包括副连长在内的许多战友,战士们默默前行,大部分人眼中含泪,同时内心充满了对敌人的仇恨。打从他们接到入朝作战命令那一刻起,他们都没对生命抱有任何幻想,都做好了牺牲在朝鲜的准备。战斗结束,一些战友永远离开,而他们还活着,他们就必然承受活人所必须承受的一切。

战后幸存者都有怎样的心态。自当兵以来历经血战无数的舒文博最清楚。战友离去的那一刻,有悲伤,有绝望,但也有庆幸——还好死去的那个不是我,过上一段时间,则会感到羞耻,为什么战友在自己面前牺牲了,自己竟觉得庆幸?

战争对幸存者的折磨,在肉体上,更在精神上。越老的兵,越是疲惫。有时候老兵渴望重返战争,除了杀敌报仇之外,也有寻求解脱的意味在里面。比如舒文博,他身为连长非要亲自带领无后坐力炮班前出打坦克,就是为了寻求解脱。杀人太多的人,总会有心理负担。嘴上不说,个中滋味,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

姜鹤达走在舒文博身边,和所有战士一样一言不发。直到天上传来异响。

舒文博回身面向他的战士,挥舞起连长令旗:“全体隐蔽!”

队伍的行进路线在山里,春季万物复苏倒是不缺隐蔽处,听了连长的命令,战士们立刻躲入山林小路两侧的树丛中。舒文博和姜鹤达一起藏进一丛灌木。不多时,透过茂密的树枝,他们看见了低空掠过的美军飞机。

“老姜,这个位置不错,咱们歇一歇吧,让战士们喘口气。”舒文博说。

“嗯,好的。”姜鹤达情绪不高,满脸悲痛。

“小谷,告诉大伙儿就地休息,抓紧时间吃口东西,半小时后继续前进。”舒文博说。

小谷领命而去,舒文博问姜鹤达:“老郑留下的那两张纸,是家书吗?”

姜鹤达说:“应该是。”

舒文博就说:“看看吧,了解下老郑有啥未了的心愿,仗打完了不管咱俩谁活着,替他把心愿了了,不枉咱们战友一场。”

姜鹤达从包里拿出郑聪留下的纸张,纸张上面有些地方已经被郑聪的血打透了,部分字迹全然看不清楚。不过,主要内容还能勉强读得通。

两封信,一封写给父母和岳父母,一封写给妻子。

“老郑心事太重,自从来咱一连报到,他跟我始终像没话讲似的。我只当他是因为他担心他的表哥们。他有两个表哥,全国解放后跟朝鲜族部队回了朝鲜,被整编成人民军的主力步兵部队。美国鬼子仁川登陆后,两位表哥便跟家里失去了联系,是死是活谁也说不清。……我还不知道,老郑结了婚,这就是他妻子,看样子是怀了,他能不惦记吗?”

“老郑啊,老郑。他是心事太重了。但是,他为什么不跟咱们说呢?跟咱们说了,虽然咱帮不上忙,总好过他自己把所有事憋在心里。他啥也不说,只担起了他的责任,这一路上尽力协助咱俩工作。他是个好同志。这一切,你一定要让老郑的家里人知道。他是咱们一辈子的好兄弟,好战友。”

姜鹤达低声读起郑聪的家书:“爸爸妈妈,岳父岳母大人,我已奉命随部队开赴朝鲜,不知何时才能归乡。自古忠孝难两全,现在我要为国尽忠,负起一个军人的责任。可每当想起我的爸爸妈妈和岳父母,我都深感愧疚。爸爸妈妈把我拉扯大不容易,岳父母把敏静那么好的姑娘嫁给我,我却离开你们远赴朝鲜打仗。爸爸的老寒腿一定要注意,不要让冷风吹到。岳父,不要喝太多的酒,敏静很担心你的身体。妈妈和岳母,你们要保重身体。岳母的胃不好,千万不要吃凉的东西。你们身体健康,我在朝鲜可以放心打仗。等我和同志们打败了美帝国主义,我一定回家好好孝敬你们。你们的儿子,郑聪。”

“这是老郑写给妻子的。敏静,记得你最后一次到部队探亲,走了很远的路,把脚都磨破了,我是很心疼的,可我这人嘴笨,不太会说暖人心窝的话,我问你为什么那么着急一气走那么远。我不是跟你发脾气,我是心疼你,更担心你的安全。要知道,在我们边防连的辖区内,走夜路是很危险的,因为到了晚上会有狼出没。很对不起,咱们在一起这么久,我让你受委屈,让你担惊受怕。这次我出发得太匆忙,来不及及时给你写信,这封信是我在朝鲜写给你的。我最后一次休探亲假时你已怀上了我们的孩子。到现在他或她已进入我们的二人世界了吧?我还不知我们的孩子是男是女。我想给孩子起个名字,我想了好久,在朝鲜我想到了,我们的孩子就叫援朝吧,这个名字男女通用,我认为很有意义,意指她父亲和父辈们的使命,也意指她的责任,她长大后,希望她能像她的父辈们那样,援助我们可爱的母国,早日赶跑美帝国主义,让母国的百姓们,也像中国人民和苏联人民那样过上太平幸福的生活。敏静,这次我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你还年轻,如果这次我不能活着回家,你就找个好人嫁了,爸爸妈妈不会怪你,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我希望你过上幸福的生活,如果我给不了你幸福生活,那么我希望你能够找到你的幸福。你千万不要委屈了自己。真想再吃一顿你做的打糕啊!我只爱吃你做的打糕。夫,郑聪。另,请告诉我们的孩子,爸爸永远爱他(她)!”

读完两封笔调淳朴但情真意切的信,姜鹤达已泪流满面。打过多年仗的舒文博,饶是心里难受,但眼窝子就是那么深:“老姜,记住了,不管咱俩谁活下来,记得去看看老郑的爸妈,去看看弟妹和孩子,以后他家里有啥困难,一定帮他们!”

2

第十二章 战地家书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