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那片山河那些人>第十五章 289高地攻防战(3)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五章 289高地攻防战(3)

小说:那片山河那些人 作者:塞北雪 更新时间:2018/8/18 16:01:22

舒文博和姜鹤达在一连的来路上跟冯涤等人碰头时,一连战士已完成了最后的清扫整理工作,战斗中遭破坏的工事已得到修复,并且战士们还额外加修了许多防炮洞,大伙儿累得大汗淋漓。

看着冯涤带来的人数,舒文博和姜鹤达有点儿蒙——怎么少了这么多?

“是这样,我们在行军中接到上级命令,三连和机炮连整建制借调了,参与师主力正面攻击,现在跟着我和教导员的只有二连。”不待舒文博和姜鹤达发问,聪明绝顶的冯涤便看出了舒文博和姜鹤达的疑问。

“一连的同志们这一路打得很好,执行命令坚决,给敌人以有力打击,打出了志愿军的威风,师首长已将同志们的战绩上报给志司了,首长们要给大家伙儿请功!”李顺通说。

“教导员,我们……伤亡了很多同志。副连长郑聪同志也牺牲了。”姜鹤达满脸悲痛。

“有斗争就会有牺牲。眼下想想怎么打仗吧,咱得接着打下去。”冯涤说出了跟舒文博意思差不多的话。

没任务时盼着上级给下达任务,真打起来了看到那么多牺牲的同志,又痛彻心扉。看来仗蒙子并不是真的嗜血成性毫无人味,毕竟他们是人,是人就有感情。

“鹤达,一定调整好状态,你现在这样不对劲,情绪怎么这么低落?让战士们看见不好。”去289高地的路上,李顺通低声对姜鹤达说。

“教导员,我知道我这样不对。可是,郑聪同志,不光是我的革命同志,他还是我的老同学,上学时我们关系就挺好,入朝之前我俩刚遇上,这就牺牲了,留下孤儿寡母和老爸老妈,他们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国内战争时期我从没独立带战士打过冲锋,今天是我头次这么干。一想到那几个战士是在我的带领下付出了生命,我倒还活得挺全乎,我心有愧疚!教导员,国内战争时咱们打过大仗,在猪婆山咱们打桂系的精锐,大军南渡长江之前咱又在国民党的肚子里闹腾了那么久,许多同志没能得见新中国成立。现在新中国成立了,又倒下这么多战士,我……”

“鹤达,把这笔账记到美国鬼子头上吧,如果不是他们发动对朝鲜的侵略,咱们那些牺牲的同志,现在应该都在国内娶妻生子种地养家了。他们的牺牲并不是你的错。你们拿下289高地后一连长马上跟我们做了汇报,如果没有你指挥重火力小组压制住了敌人,整个一连的伤亡整不好要翻倍。”

“不打仗,咱们一个都不死,那该多好。不过教导员,我明白,打不打仗我说了不算,既然来了朝鲜,决不能怂!”

“嗯,这才像一连的指导员!鹤达,抓紧时间休息一下,调整好你的心态,你是太累了。这一路你们很辛苦,完全没得消停,今晚你们一连的主要任务就是睡觉,睡足了,接下来还有仗要打,猜不错的话,天亮后鬼子们就该来了,咱们现在是楔在他们腰眼上的钢钉,只要咱们在这里守着,被咱们圈进口袋的鬼子撤不回去。敌人是不会让我们好过的,到时候咱们要面对两个方向的猛攻,一定守住,为大部队全歼敌人赢得时间!”

“是!”

到了289高地,冯涤和李顺通等人看了看阵地,表示非常满意,一连不光打仗猛,修筑防御工事的本事也不是盖的,这主要归功于舒文博,毕竟是美国人带出来的学生,针对美国人的优势炮火,舒文博对症下药做足防范,丝毫不敢马虎,289高地本就易守难攻,如今让一连在原有基础上又进行了加固。用冯涤的话讲:“这是标准的乌龟王八阵。”话不好听,但说到了点子上。李顺通补充了一句:“不光硬,还浑身长刺,大老美贴上来,再下去那就得掉一层皮!”

舒文博说:“还不算完工,还得再修瓷实一些,主要是防火沟,美国人的凝固汽油弹不是闹着玩儿的。当年我们在滇西见识过美国鬼子的燃烧弹,那真是一烧一大片,谁都不惯着,听说这大老美的燃烧弹里有化学制剂,能连土一起烧,上身就是大麻烦,不死也蜕层皮。那会儿大老美和驻印军专拿这玩意儿对付日本鬼子,好使得很。”

冯涤说:“一连长说得对,大老美的玩意儿是挺好,主要是他们底子厚,财大气粗,富人家就这点好,武器库跟百宝箱似的!弟兄们,等咱们国家建设的强大了,咱也能有这许多宝贝,上了战场敞开了用。这会儿为了咱国内的建设,咱就得咬牙豁出去了,这一路一连给咱们打头阵,老二,一连打得是真不错,在志司那边都挂了号,接下来我想看看你二连的本事。”

随行的二连长赶忙接过冯涤的话茬:“营长你放心,这么些年咱也算打过几场恶仗,如今在朝鲜,我的意思是,怂了别来,来了别怂,一连这一路给咱树了榜样,把老美的铁王八都给掀了,还给咱们营占了这么好一处宝地,现下就让一连的同志们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我们二连。大老美要敢来,俺借一连长一句话,他狗日的就算不死,我也让他狗日的蜕层皮!”

冯涤说:“行,我现在把阵地交给你们二连,让一连的同志们好好休息。”

二连替换下一连,热火朝天的开整。李顺通让姜鹤达带他去一连的各战斗班排走一走,做做战斗讲评并进行新一轮战斗动员。舒文博则把冯涤带进289高地中央靠后的一处地下工事,一连战士已将其开辟成战时指挥所。舒文博招呼冯涤坐下,他用炊事班烧好的开水给冯涤冲了一杯缴获南朝鲜军的美国速溶咖啡。

“哟,新鲜玩意儿,这啥味儿啊?”冯涤喜好喝酒,心情好或不好都喜欢整两口带度数的,平时的饮料则是白开水,连茶都不怎么喝,咖啡这类洋玩意儿他是真没见过。

“这是美国人的咖啡,南朝鲜军的后勤补给靠美国,他们的军官有这待遇。美国鬼子靠这东西提神醒脑,必要时能当饭吃,热量高,营养足,是美国大兵的标配。”舒文博讲解道。

“行啊文博,当年跟大老美一起在滇西和缅甸,没少整这些洋玩意儿吧?”

“呵呵,那倒没有,远征军当时以咱国内部队的标准来看,属于大户财主,可跟大老美还是没办法比。我们当初顶多吃点儿美国罐头,肉罐头就别提了,那玩意儿吃一两顿还行,算开荤,顿顿吃,油腻得很,屙不出屎,说水果罐头补充维生素,可密封包装的果子,还能存住维生素吗?”

“到底是大户出身,能吃上肉罐头还这事儿那事儿的。不过说实在的,咖啡这玩意儿,味儿真怪,糊了巴啃的,还腻口。但是文博的心意我领了,缴获了好东西还能想着咱老冯。”

“老大,瞧你说的,见外了啊。”

“说正经的吧,天黑以后,美国鬼子不敢跟咱实打实的过招,今晚你们连好好休息,警戒工作就交给二连的同志。明天一早,我估摸着大老美的飞机大炮啥的就都得来了,战斗会非常激烈。上级没给咱们规定坚守时限,只让咱们听命令行事。估摸着正面攻击部队也是拿不准啥时候能吃掉被包围的大小鬼子。你们连这段时间一直冲在前头,给咱全营当先锋,大小战斗打了那么几场,歼灭了阻截咱的美军,又包圆了来犯的美国坦克,如今是289高地,同志们辛苦了。我是这么安排的,明天先让二连主打,你们做预备队,没意见吧?”

“呵呵,老大,你知道我舒文博这辈子最不喜欢装孙子,您这么安排,用我队伍上的大连同志的家乡话讲,绝了儿!我们没意见!”

“你小子!万年不变的揍性,不过我稀罕。”

“老大,今晚咱开开荤吧,酒肯定是没有,美国罐头咱凑合着吃一顿。”舒文博说着,拿出了五盒罐头摆在冯涤面前,冯涤过了一遍:“可以啊,这还叫凑合?腌牛肉,腌猪肉,豌豆,沙丁鱼,菠萝。这相当可以了!”

“还有饼干。”舒文博又拿出了一个大铁盒子。

“行,吃饱了不想家。你是真挺给劲啊!对了,这些宝贝疙瘩伤员和战士们都有吗?”

“老大,甭操心了,我办事你放心。是这么个情况,南朝鲜二鬼子们正开饭还没等吃上两口我们就打过来了,所以二鬼子整个野战食堂都叫咱给包圆了,缴获的这些,咱甩腮帮子吃,没一星期也吃不完。大头儿我早给同志们送去了,我就留下这点儿,等教导员跟鹤达回来,咱四个凑合吃一顿带荤腥的,炒面先留着,回头吃。”

等李顺通和姜鹤达回来,四个人凑在一起美美吃了一顿带荤腥的。虽说这些罐头在美军那边是最普通的野战口粮,美国大兵吃都吃腻了,一个劲儿的骂他们国内的生产商没良心,但在志愿军战士们看来,这绝对是珍馐美味。吃完这顿饭,冯涤和李顺通去视察阵地和部队,临走前他俩嘱咐舒文博和姜鹤达,一定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回头狠狠打击美国鬼子。

闲言少叙,舒文博、姜鹤达及一连战士们陷入沉睡,再醒来时天已放亮,但能见度极差——天下大雾了。

冯涤特高兴,大雾天气,意味着美军飞机成了摆设。而无论美军还是南朝鲜军,对跟志愿军打近战统统心里发憷,不大可能在大雾天气过来找打。所以,部队主力继续休整,但往各要点加派了岗哨。再怎么说,提高警惕总没有错。

舒文博和姜鹤达在一连的来路上跟冯涤等人碰头时,一连战士已完成了最后的清扫整理工作,战斗中遭破坏的工事已得到修复,并且战士们还额外加修了许多防炮洞,大伙儿累得大汗淋漓。

看着冯涤带来的人数,舒文博和姜鹤达有点儿蒙——怎么少了这么多?

“是这样,我们在行军中接到上级命令,三连和机炮连整建制借调了,参与师主力正面攻击,现在跟着我和教导员的只有二连。”不待舒文博和姜鹤达发问,聪明绝顶的冯涤便看出了舒文博和姜鹤达的疑问。

“一连的同志们这一路打得很好,执行命令坚决,给敌人以有力打击,打出了志愿军的威风,师首长已将同志们的战绩上报给志司了,首长们要给大家伙儿请功!”李顺通说。

“教导员,我们……伤亡了很多同志。副连长郑聪同志也牺牲了。”姜鹤达满脸悲痛。

“有斗争就会有牺牲。眼下想想怎么打仗吧,咱得接着打下去。”冯涤说出了跟舒文博意思差不多的话。

没任务时盼着上级给下达任务,真打起来了看到那么多牺牲的同志,又痛彻心扉。看来仗蒙子并不是真的嗜血成性毫无人味,毕竟他们是人,是人就有感情。

“鹤达,一定调整好状态,你现在这样不对劲,情绪怎么这么低落?让战士们看见不好。”去289高地的路上,李顺通低声对姜鹤达说。

“教导员,我知道我这样不对。可是,郑聪同志,不光是我的革命同志,他还是我的老同学,上学时我们关系就挺好,入朝之前我俩刚遇上,这就牺牲了,留下孤儿寡母和老爸老妈,他们家里的顶梁柱没了。国内战争时期我从没独立带战士打过冲锋,今天是我头次这么干。一想到那几个战士是在我的带领下付出了生命,我倒还活得挺全乎,我心有愧疚!教导员,国内战争时咱们打过大仗,在猪婆山咱们打桂系的精锐,大军南渡长江之前咱又在国民党的肚子里闹腾了那么久,许多同志没能得见新中国成立。现在新中国成立了,又倒下这么多战士,我……”

“鹤达,把这笔账记到美国鬼子头上吧,如果不是他们发动对朝鲜的侵略,咱们那些牺牲的同志,现在应该都在国内娶妻生子种地养家了。他们的牺牲并不是你的错。你们拿下289高地后一连长马上跟我们做了汇报,如果没有你指挥重火力小组压制住了敌人,整个一连的伤亡整不好要翻倍。”

“不打仗,咱们一个都不死,那该多好。不过教导员,我明白,打不打仗我说了不算,既然来了朝鲜,决不能怂!”

“嗯,这才像一连的指导员!鹤达,抓紧时间休息一下,调整好你的心态,你是太累了。这一路你们很辛苦,完全没得消停,今晚你们一连的主要任务就是睡觉,睡足了,接下来还有仗要打,猜不错的话,天亮后鬼子们就该来了,咱们现在是楔在他们腰眼上的钢钉,只要咱们在这里守着,被咱们圈进口袋的鬼子撤不回去。敌人是不会让我们好过的,到时候咱们要面对两个方向的猛攻,一定守住,为大部队全歼敌人赢得时间!”

“是!”

到了289高地,冯涤和李顺通等人看了看阵地,表示非常满意,一连不光打仗猛,修筑防御工事的本事也不是盖的,这主要归功于舒文博,毕竟是美国人带出来的学生,针对美国人的优势炮火,舒文博对症下药做足防范,丝毫不敢马虎,289高地本就易守难攻,如今让一连在原有基础上又进行了加固。用冯涤的话讲:“这是标准的乌龟王八阵。”话不好听,但说到了点子上。李顺通补充了一句:“不光硬,还浑身长刺,大老美贴上来,再下去那就得掉一层皮!”

舒文博说:“还不算完工,还得再修瓷实一些,主要是防火沟,美国人的凝固汽油弹不是闹着玩儿的。当年我们在滇西见识过美国鬼子的燃烧弹,那真是一烧一大片,谁都不惯着,听说这大老美的燃烧弹里有化学制剂,能连土一起烧,上身就是大麻烦,不死也蜕层皮。那会儿大老美和驻印军专拿这玩意儿对付日本鬼子,好使得很。”

冯涤说:“一连长说得对,大老美的玩意儿是挺好,主要是他们底子厚,财大气粗,富人家就这点好,武器库跟百宝箱似的!弟兄们,等咱们国家建设的强大了,咱也能有这许多宝贝,上了战场敞开了用。这会儿为了咱国内的建设,咱就得咬牙豁出去了,这一路一连给咱们打头阵,老二,一连打得是真不错,在志司那边都挂了号,接下来我想看看你二连的本事。”

随行的二连长赶忙接过冯涤的话茬:“营长你放心,这么些年咱也算打过几场恶仗,如今在朝鲜,我的意思是,怂了别来,来了别怂,一连这一路给咱树了榜样,把老美的铁王八都给掀了,还给咱们营占了这么好一处宝地,现下就让一连的同志们好好休息吧,剩下的事交给我们二连。大老美要敢来,俺借一连长一句话,他狗日的就算不死,我也让他狗日的蜕层皮!”

冯涤说:“行,我现在把阵地交给你们二连,让一连的同志们好好休息。”

二连替换下一连,热火朝天的开整。李顺通让姜鹤达带他去一连的各战斗班排走一走,做做战斗讲评并进行新一轮战斗动员。舒文博则把冯涤带进289高地中央靠后的一处地下工事,一连战士已将其开辟成战时指挥所。舒文博招呼冯涤坐下,他用炊事班烧好的开水给冯涤冲了一杯缴获南朝鲜军的美国速溶咖啡。

“哟,新鲜玩意儿,这啥味儿啊?”冯涤喜好喝酒,心情好或不好都喜欢整两口带度数的,平时的饮料则是白开水,连茶都不怎么喝,咖啡这类洋玩意儿他是真没见过。

“这是美国人的咖啡,南朝鲜军的后勤补给靠美国,他们的军官有这待遇。美国鬼子靠这东西提神醒脑,必要时能当饭吃,热量高,营养足,是美国大兵的标配。”舒文博讲解道。

“行啊文博,当年跟大老美一起在滇西和缅甸,没少整这些洋玩意儿吧?”

“呵呵,那倒没有,远征军当时以咱国内部队的标准来看,属于大户财主,可跟大老美还是没办法比。我们当初顶多吃点儿美国罐头,肉罐头就别提了,那玩意儿吃一两顿还行,算开荤,顿顿吃,油腻得很,屙不出屎,说水果罐头补充维生素,可密封包装的果子,还能存住维生素吗?”

“到底是大户出身,能吃上肉罐头还这事儿那事儿的。不过说实在的,咖啡这玩意儿,味儿真怪,糊了巴啃的,还腻口。但是文博的心意我领了,缴获了好东西还能想着咱老冯。”

“老大,瞧你说的,见外了啊。”

“说正经的吧,天黑以后,美国鬼子不敢跟咱实打实的过招,今晚你们连好好休息,警戒工作就交给二连的同志。明天一早,我估摸着大老美的飞机大炮啥的就都得来了,战斗会非常激烈。上级没给咱们规定坚守时限,只让咱们听命令行事。估摸着正面攻击部队也是拿不准啥时候能吃掉被包围的大小鬼子。你们连这段时间一直冲在前头,给咱全营当先锋,大小战斗打了那么几场,歼灭了阻截咱的美军,又包圆了来犯的美国坦克,如今是289高地,同志们辛苦了。我是这么安排的,明天先让二连主打,你们做预备队,没意见吧?”

“呵呵,老大,你知道我舒文博这辈子最不喜欢装孙子,您这么安排,用我队伍上的大连同志的家乡话讲,绝了儿!我们没意见!”

“你小子!万年不变的揍性,不过我稀罕。”

“老大,今晚咱开开荤吧,酒肯定是没有,美国罐头咱凑合着吃一顿。”舒文博说着,拿出了五盒罐头摆在冯涤面前,冯涤过了一遍:“可以啊,这还叫凑合?腌牛肉,腌猪肉,豌豆,沙丁鱼,菠萝。这相当可以了!”

“还有饼干。”舒文博又拿出了一个大铁盒子。

“行,吃饱了不想家。你是真挺给劲啊!对了,这些宝贝疙瘩伤员和战士们都有吗?”

“老大,甭操心了,我办事你放心。是这么个情况,南朝鲜二鬼子们正开饭还没等吃上两口我们就打过来了,所以二鬼子整个野战食堂都叫咱给包圆了,缴获的这些,咱甩腮帮子吃,没一星期也吃不完。大头儿我早给同志们送去了,我就留下这点儿,等教导员跟鹤达回来,咱四个凑合吃一顿带荤腥的,炒面先留着,回头吃。”

等李顺通和姜鹤达回来,四个人凑在一起美美吃了一顿带荤腥的。虽说这些罐头在美军那边是最普通的野战口粮,美国大兵吃都吃腻了,一个劲儿的骂他们国内的生产商没良心,但在志愿军战士们看来,这绝对是珍馐美味。吃完这顿饭,冯涤和李顺通去视察阵地和部队,临走前他俩嘱咐舒文博和姜鹤达,一定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回头狠狠打击美国鬼子。

闲言少叙,舒文博、姜鹤达及一连战士们陷入沉睡,再醒来时天已放亮,但能见度极差——天下大雾了。

冯涤特高兴,大雾天气,意味着美军飞机成了摆设。而无论美军还是南朝鲜军,对跟志愿军打近战统统心里发憷,不大可能在大雾天气过来找打。所以,部队主力继续休整,但往各要点加派了岗哨。再怎么说,提高警惕总没有错。

7

第十五章 289高地攻防战(3)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