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戍楼北望>第92章 望湘村反击战(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92章 望湘村反击战(下)

小说:戍楼北望 作者:共饮长江水 更新时间:2016/12/8 9:17:19

第92章 望湘村反击战(下)

却说那支后退的鞑子,确是些新附军,打尖的真鞑子被杀得一个不剩之后,他们心生惧意,谁能料到在这山凹里,还藏着半百的敢拚敢杀之士。

此次催粮由四川行枢密院下达,各路皆有定额--当然是从民众中榨取。这望湘村由担着催督赋役、劝课农桑职事的里正负责,但他最知村里的情况,明白各家各户哪里还有余粮,然而交不出来是要治罪的,里正别无他法,便多次央求减少赋役,没成想恼了官府,直接抓进了监牢。

村里人念道里正的好,便聚众商量,却不知已触犯律法。鞑子早就下令,禁止汉人、南人打造和私藏武器,不得打猎、聚众、学习武艺,甚至不准夜行。

于是,村里有人为了不交或是少交粮,密报乐共城官府说有人聚众欲谋造反。那告密者粮是免了,却使一村子百姓遭了秧。昨日泸州府乐共城就开出了一百鞑子,加上杂役,足有百五十余人,先在梅岭堡过了一夜,今日清晨便抵达望湘村,无论男女老少,逢人就砍,逢屋就点。望湘村百余户五百余口中,跑得快的能侥幸捡条命,跑得慢的皆被劈翻。

这帮鞑子中,其实真鞑子只有一牌子,其余要么是新附军、要么就是寸白军。

前面地势渐平,已到山下,一半的鞑子还在村里折腾,到处翻箱倒柜、杀鸡抢鸭,只要能吃能用的物什,哪怕是烂棉絮也不放过,一概被其搜刮得一干二净,实在没有可用的东西了,就放一把火烧光。

这些新附军、寸白军,其实大抵都知道所谓的聚众造反多半皆是无中生有的事,但他们倒是欢喜,一旦遇上,又可以搜罗些吃用的物什,填补家用,至于民众的死活,他们没有闲工夫去管,那是朝廷与官府的事。

此时,那些追杀造反村民的新附军,飞奔而下个个慌张:“刁民造反,刁民造反!”

这个消息谁能相信?几家才共用一把菜刀的懦弱荆湘湖广人,能有胆子造反?不相信!

但很快李芗泉的弓箭就让他们明白,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数名反应稍慢的新附军、寸白军在众人的视野中接连被箭翻,看着地下抽搐的同伴,先前还在烧杀抢掠中欢呼的鞑子们慌了。

在那名战神一般的神箭手后面,隐约可见举刀挥枪的勇士作为扈从,再后面,却是先前还温驯如羊的村民,但此时,他们扛着梭标、提着锄头等农具,个个凶神恶煞。

王大郎这时露出一副咬牙切齿、肝胆俱裂的模样,他狠狠地道:“是新附军,可恨!本多是我大宋兵佐,却皆贪生怕死之辈,卖国以降鞑子,助虐为纣。我恨不能剥其皮、抽其筋、喝其血、啖其肉,以解心头之恨。”

李芗泉回头看了看人数众多的队伍,心中略感安慰,大喝道:“杀了此间鞑子,为亲人报仇!”

“报仇!”

“杀鞑子!”

吼声响彻天际,在这川南的土地上,被压迫被奴役的汉人终于爆发了。以李芗泉为首,王大郎、张靖等作为中坚,成为这支反抗队伍的尖刀,他们摧枯拉朽般的冲击着四散的鞑子们,将一个个落单的新附军、寸白军砍倒,再将妄图结阵的敌人如切菜般剁成齑粉。

没有武器的民众,或是操着扁担、禾枪(两头尖的粗木棍,挑柴用的),逢鞑子就劈,或是提着铁叉,遇鞑子就戳,实在什么都没有的,就捡起地上的石块,朝鞑子猛然砸去。没有人后退,他们圆睁着双眼,喊着各种能激发潜力的口号,如钢铁之流,在这片燃烧的家园里奋起反击。

被压迫得久了,总会爆发的。今天就让鞑子们瞧瞧,华夏勇武的血脉,从来就不曾流逝,汉人身上的血性,从来就不曾减少,只不过,他们被禁锢起来了,这种能量一旦释放,将会更猛烈,只会更猛烈!

通往官道的路上,到处可见鞑子丢弃的旗帜、兵杖、盔甲,隔得远的或者眼疾手快的鞑子们,见势不妙夺路而逃,将任何影响逃命速度的物体丢得干干净净,手脚慢上半拍的,皆被反抗的民众一一撂倒,哪怕是与少数垂死挣扎的新附军一命换一命,这些被激发出血勇的村民,也毫无畏惧。

无主的战马在原地嘶鸣,无助望着这个溶炉。这一战,杀鞑子四十七人,缴获马匹二十五骑,兵甲若干。。。。。。

日上三竿,李芗泉站在村头,冷静下来的他,孑然一身又无言的望着远方。

王大郎、张靖等人默默的看着这名神射手的背影,心中无不感慨,对方不过一番国使者,竟然对百姓如何爱护,竟以一己之力就敢冲阵成百的鞑子,此人,乃真英雄也!这时,他们的耳边飘来一首歌,一首从未听过但却让人心潮澎湃的歌。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广袖飘飘,今在何方

几经沧桑,几度彷徨

衣裙渺渺,终成绝响

我愿重回汉唐,再奏角徽宫商

着我汉家衣裳,兴我礼仪之邦

我愿重回汉唐,再谱盛世华章

何惧道阻且长,看我华夏儿郎

(注:歌手孙异《重回汉唐》)

悲壮的歌声中,唱出多少无奈,唱出多少唏嘘,似又在激励在这里的每一位汉家男儿,不要忘了自己的尊严,不要忘了自己的责任,不要忘了流淌在身上的汉家男儿之血。

张靖听到这里,同样悲痛不己。他走到跟前朝李芗泉跟前拱手正色道:“足下非大宋之民,却有心怀华夏之念,张某惭愧!我本是堂伯亲卫都头,随堂伯与鞑子大小战数十场,小建功勋。然则景炎三年正月,堂伯在重庆与鞑子战,不料都统赵安及帐下韩忠显两逆贼开门降元,激战中,某与堂伯失散,无奈之中召集百十数人,于重庆府城破之际潜出,辗转川地。

今日鞑子捕杀村中百姓,张某与这班弟兄路过时,为保全实力存了退避之心躲入林中。直至方才见大人力敌鞑子才警醒,又闻大人吟唱,回首数年以来的时日,真可谓上对不住天,下对不住地,悔恨万分。此番定洗心革面,谢大人明志!”

这一番话下来,已让李芗泉无比惊讶,他不明白这人为何罗罗嗦嗦的跟自己说过去的事,难道我们很熟吗?也惊讶于这张靖原有如此经历,还有什么重庆城之战,李芗泉不禁问:“你堂伯是谁?”

“姓张名讳珏!”

“制置使、都统制张大人张将军,大宋川军领袖?!”听到这里,李芗泉大惊失色!以战功递升中军都统制,人称为“四川虓将”的制置使张珏?如何了得!

钓鱼城之战因击毙蒙古大汗蒙哥而驰名中外,当时的副将张珏便崭露头角,后其坐镇钓鱼城,阻止并粉碎了蒙古铁骑的大举进犯,保卫了南宋王朝的半壁江山。

在抵抗鞑子、保卫皇宋的无数次斗争中,张珏依靠广大军民,坚决反对妥协投降,不仅战绩辉煌,功勋卓著,还高瞻远瞩地提出了联合被奴役各民族共同抗元、国内各民族及其政权间和平相处的主张,与后世中共提出的联合抗日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李芗泉的惊讶之声,立即引起了张靖的怀疑,此人自称来自东婆罗番国,竟然知晓堂伯乃都统制,这其中必定有诈!他立即一使眼色,他的随从马上理会意思,立即拔刀将李芗泉围了起来,张靖更是将一把剑架在李芗泉脖子上。

王大郎与村民皆大为疑惑,刚要上前了解情况,被张靖一声喝:“休得上前,此人身份不明,不得造次!”

事起突然,不知何故的李芗泉大为惊讶,冷硬的钢剑带着沉甸甸的感觉,透过脖子传至大脑,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真实得不能再真实,他明白,脆弱的脖颈,是绝对挡不住钢剑一割的。

李芗泉侧过脸,此时的张靖,却是虎目直逼,凌厉的目光里,射出的是防范与杀意,两道剑眉,像极了两把尖刀,似要从脸上蹦出来,直插李芗泉的心窝。

李芗泉搞不明白了,自己与这张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而且刚才还在同一个战壕里并肩作战,为何顷刻之间就翻脸不认人,如果那把钢剑切下去,李芗泉绝对会死不瞑目,何况,他并不想死,于是,他下意识的问:“张。。。。。。张都头,这却是何意?我与尔等无怨无仇,为何行如此之事?”

张靖喝道:“汝口口声声道自己乃东婆罗国人,却又如何知晓吾堂伯乃都统制,今日你若不道个明白,我等如何相信。”

李芗泉内心哎呀一声,刚才这张靖自称张珏之侄,这消息过于震撼,自己一时忘了张珏也只是几年前才被蒙古人所败,如果自己来自东婆罗国,又如何知道这个事情。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来的吧,谁会相信!

0

第92章 望湘村反击战(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