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将军令>第一章 破城(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破城(一)

小说:将军令 作者:最后一名 更新时间:2016/11/21 16:25:07

攻书学剑能几何?

争如沙塞骋偻儸!

手执六寻枪似铁,

明月,

龙泉三尺斩新磨。

堪羡昔时军伍,

谩夸儒士德能多!

四塞忽闻狼烟起,

问儒士,

谁人敢去定风波?

第一章 破城

我木然地望着乘风用那把劈风刀砍下了徐将军的头颅,血飞溅出来,尽数地溅到了我的脸上。

我没有躲,并不是我躲不开,而是我不想躲。泪水混着汗水,此时再伴着血水,随着我的手胡乱地一抹,这张被人家称为绝帅的脸,定然变得与恶魔一般了。

只是如今,就算我真得变成了鬼,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惊诧。明州城破了,从此以后,我们都将成为失去了家的孩子,从天堂掉进地狱!

明州,曾在徐将军的领导之下,建立起了东方世界的第一个共和制社会,虽然这和西方世界的城邦共和国相比,晚了有几千年,而且在体制上也并不完善,甚至于有些地方还很幼稚,但是她还是尝试地建立了起来,就像是晨空的启明星,在刚一出现的时候,便注定要令天空中所有的星星为之黯淡,为之动容!

徐将军,也就是徐广,曾是天下最伟大的军事家和政治家,他的一生充满了传奇,三十年间他叱咤风云,所向披靡,他经历的战斗成百上千,鲜有败绩,历经万难在东方世界建立起了一座风碑,令所有的野心家都望尘莫及。他是领袖,却非君主!便是这样一位圣贤般的人物,最终还是被打败了,败在了邪恶、背叛、贪婪、野心与暗杀之下,而且一败涂地,再无翻身的机会。

“喜子!快走!”王乘风提着徐将军的头,对着麻然无知的我喊了一声,当先地冲出了帅厅。

我默默地跟在他的身后,任由泪水在脸上狂奔着,手里紧握着腰刀,恨不能就在他的背后一刀将他砍翻。但是我知道他没有错,他并非是利令智昏,相反,他要比我精明了许多!

徐将军的死,并非王乘风所为,在城破的时候,他已然知道了自己的结果,尽管我和乘风苦苦相劝,他还是引颈自戕。

对于一个中毒已久,痛苦不堪,无法治愈,而又行动不便的老人来说,当自己的殚精竭虑、耗尽一生的心血所追求的理想,最终又一次被无情地扑灭之时,也许自杀,真的就是最好的解脱。

“不要劝了!吾意已决!”我依然还记得徐将军临终之时对着我和乘风所说的话:“人总有一死,为志而死亦是无憾!吾已老朽,即便苟且存世也无几多时日。天下怕吾之人甚多,只因吾揭其谎言,阻其野心,若吾未死,终令其活不安生!也罢!吾今一死,天下安宁!”

听着徐将军的话,却令我感慨万千,徐广将军是这个世间为苍生着想的真英雄,这一生都在为实现孔老圣人所说的那个天下为公、大同世界的治世而努力,谁又料得最终却落得如此的结果,时也?势也?只能令人唏嘘。

“明州虽破,但吾相信,吾等曾立之共和必当永存民之心间,星星之火,亦可燎燃,吾今身死,不足为惜,尔等务要悲切,切记吾之理想,望能继之永恒!”这是徐将军对我和乘风所说的最后告语,在这一刻,我已然泣不成声,同时心中也暗暗得发誓,定然要继承徐将军的遗志,总有一天可以重整明州共和。

我和王乘风都是从小被徐将军收养的孤儿,从我六岁时开始,便一直生活在他的身边,他其实就是一手将我们带大的父亲和良师。

“吾死之后,你等割下吾头,交予赵军,可免一死!”徐将军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挥剑自吻。这也是他临死之前为我和乘风所作的最后安排,他要我们活下去,为他的理想活下去。

带领赵军进攻明州的是赵国皇帝宋泽的第二子吴王宋宗原,在攻城之前,宋宗原便放出了话去,若谁能割下徐广将军的头,赏千金,封万户侯!

宋宗原如此痛恨徐将军,那是因为他被徐将军打怕了。

此次是宋宗原第三次领军来攻,前两次尽管赵军势大兵众,气势汹汹,但却一败再败,宋宗原还险些成为了明州军的俘虏,最终他装扮成女人混在难民之中才得以脱身。他也知道,他面对的对手是被世人称之为战神的徐广。所以这一次宋宗原再提兵十万来围攻明州之前,采取了许多阴谋诡计,从内部分化瓦解明州军众,最可耻的是他采用暗杀的手段,在大战之前毒伤了徐将军,令其无法披甲上阵,只能垂死在床榻之间。便是如此,徐将军还是以极大的忍耐力强撑着精神指挥战斗,在他的头脑时明时昏之际,硬是将这场战事拖了一年之久。

宋宗原十分清楚,如果不是因为徐广将军毒伤沉重,他定然还是会一败涂地。

徐广将军早就该死,明州早就该破,尽管晚了八个月,宋宗原也欣喜若狂。

**********************

我深深地知道,明州迟早是要败亡的!

但是,当这一天真得到来之时,那种悲怆却又在顷刻间,令我无法承受。

就像是个被线拉着的木偶,我完全没有意识得跟在王乘风的身后,目光还有些呆滞地盯视着他手中提着的徐将军的头颅。我不得不承认,在危机时刻,乘风要比我清醒明白得多,他的主意也多了许多!也许是从小就生活在一起的缘故,也许是兄弟情深,我不得不相信他。

太守府内外已然乱成了一锅粥,在明州城攻破之后,谁都知道,赵军定然会以重兵围攻太守府,只要是拿下太守府,拿下徐将军,那么,明州政权才算是彻底得被击灭了。

许多从明州各处败退下来的守军,也在不知不觉之中向太守府集中,城里四处都出现了火光,喊杀声此起彼伏。晨曦中,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云层,终于难得地露出了真容,一扫往日的阴霾,对于一直冷雨绵绵的冬日江南之地来说,这应该是最为美好的一天。但是,对我来说,这一天之后,再没有了往日的鸟语花香,再没有了昔时的书声琅琅。明州三年,对于我来说,就是天堂三年,终身难忘!

太守府的大门“砰”地一声被撞开来,一个浑身是血的魅伟壮汉盔甲歪斜地闯将进来,他的身后还带着一帮同样浑身是血的兄弟,便是如此得狼狈不堪,我也可以一眼认出来,他正是明州的军事副统余成龙。

余成龙,是明州公认的第一猛将,绰号赛张飞,他的肤色的确很黑,这绰号倒也与他十分相称。自从徐将军卧床以来,明州的军事统领实际上都掌控在余成龙之手,只不过这个年近三十岁的将军却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冲锋陷阵还可以,运筹帷幄却非专长,所以但凡有军事行动,他都必当来向徐广求教,对徐将军言听计从,心甘情愿地只当自己是徐将军的傀儡。

此时,余成龙定然是知道北门攻破,再坚守城墙已经毫无意义,才带着手下残存的兵丁赶到太守府,来汇合徐老将军。但是,他一跨进门来,便当先地看到了王乘风手里提着的徐将军头,不由得一呆,眼睛瞪得跟铜铃般大,随即便暴怒了起来,指着王乘风骂道:“狗贼!竟然害了徐将军!”不由分说,跃身而起,手中的宝剑挥出直取王乘风而来。

“你听我说!……”王乘风一面举刀相架,一面强自辩解着,奈何余成龙悲愤之中,下手又狠又重,他的武艺远高出王乘风许多,乘风也只说出四个字,便不得不打足精神来应付,他的手中还提着徐将军的头颅,此时就是个累赘,越发得被动了,转眼间便被余成龙攻了五六招,已然逼入了绝境。

那些跟着余成龙闯进来的士兵们,初时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在两个人打起来后才恍然大悟一般,渐渐围拢来,把两个人和我都围在了当中。

眼见着余成龙一剑劈下来,王乘风条件反射一般举刀相迎,谁知这一剑却是虚招,劈到半途便转了方向,快速地刺向他的胸口。王乘风躲无所躲,急得大叫起来:“喜子!救我!”

我恍如梦中惊醒一般,便看到余成龙的剑已然击碎了乘风胸前的护心镜,乘风就势倒在地上。我连忙挥起手中的腰刀,“当”的一声,拦住了余成龙下斩的剑势,救了乘风一命。

“你是同谋?”余成龙的剑被我的刀架着,他有些不敢相信一样得看着我怒问,仿佛我真的就是与王乘风一起杀死徐将军的帮凶。

“余大哥,你误会了!”到这个时候,我知道必须要跟他说清楚,不然我和王乘风都将背上黑锅,只怕这辈子都要被人指着脊梁骨骂了。

但是,不容我多作解释,余成龙冷哼一声,嘲讽地道:“将军的头被割下来,这还是误会吗?”他说着,更不留情,宝剑舞将起来,立时将我周身上下笼罩在了他的剑锋之下,只要我稍一分神,必定会被他大卸八块。

虽然我的武艺要比王乘风高许多,却也不是余成龙的敌手,我有自知之明,知道不能与他持久,只是因为往常与余成龙时常喂招,所以一时半会倒也堪堪匹敌,不至于马上落败。他一上手便是伏魔剑法中最为狠辣的霹雳十三式,根本不容我有还手之机,我也只能全神贯注地来应付,不敢有一毫的大意。

太守府外传来了杂乱的马蹄声,显然是攻入城来的赵军已经到了府门前,正在对太守府进行包围。

王乘风也听到了马蹄声,刚才他逃出了余成龙的毒手,马上陷入了兵丁的包围中,这些被余成龙带回来的明州兵,既然坚持到了现在,自然是最为忠实与勇敢的,他们同样痛恨叛徒,痛恨背信!但是,他们与王乘风的水平又差了许多,根本就拦挡不住王乘风的来去。

“喜子,这里交给你了!”王乘风大声对着与余成龙对战的我喊了一声,便不再恋战,从两个士兵挥起的刀网空当中钻出去了,好像是一条泥鳅,哧溜着冲到了太守府的门口,头也不回,奔了出去。

我心中暗骂,这个小子太狡猾,向来喜欢用我顶缸,我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吃亏的总是我。不过此时,就算是我想逃走,也不可能了。余成龙的霹雳十三式已然用到了最后的关头,我躲无所躲,只能咬紧牙关硬挺着,手中的腰刀左扑右挡,堪堪化解了他的第九式,便感到身上的衣服片片地飞舞出去,后背蓦然感到一阵冰凉,那是因为余成龙的剑锋将我的后背全然划破,露出了我的肌肤。

9

第一章 破城(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