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辛亥窃国>第59章 陈作新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59章 陈作新

小说:辛亥窃国 作者:两界行走 更新时间:2016/12/14 20:24:05

“我们有四十九标的新军,还有不满满清统治的民众。”焦达峰有些不服气。

焦达峰的话刚落,黄鸾鸣就苦笑不已,陈作新也赞同焦达峰的话。

“我承认四十九标军纪严明,勇敢善战,弟兄们个个都能英勇奋战,能舍身取死。那又怎么样?你作为他们的领导人考虑过他们吗?他们的生命不是爹妈生养的吗?他们就这么该死吗?武新觉。”

景博听到他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更加生气。

“到。”

“告诉他们,我们到今天为止伤亡多少?我们对伤亡怎么处置?”

“是。自建军以来,不足六个月时间,占领浏阳县城及北部东部各乡镇,牺牲一人,受伤八人,其中三人伤势较重,难以继续服役。牺牲的战士,是预备役部队的,叫李江,孤儿,现葬在西湖山。因为时间仓促,还没有修建烈士陵园,烈士陵园的用地,浏阳县政府已经规划好,未来所有因战争牺牲的军人都会进入到烈士陵园,供后人祭拜。葬礼由其所在部队团部主持,团长念悼词,筹委会所有领导参加葬礼,为其默哀三分钟。”

武新觉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脸上满是自豪。三人一听,一个普通战士牺牲就举行盛大葬礼,这是何等荣耀,何等光荣。他们震惊了,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难道当兵的命这么高贵?

“伤重无法服役的三人,暂时安置在医院,等荣军所建立以后,三人转入荣军所。县政府会安排专人照顾,武装部会监督执行。其他五人已经康复出院,现已经归队,转入正规部队。”

“听到没有?如果我们正面对抗,黄标统,你认为那2000多号人能抵挡我军一个排的火力吗?”

“不能。很惭愧,我标弹药奇缺,或许你们一个机枪班就可以灭掉这2000人。”黄鸾鸣实话实话,余诚格对新军控制很严。

“那么,你们准备牺牲多少人夺取星城?”

“不知道。”

“这些参加起义的人死了,你们准备怎么办?”

“不知道,我们都时刻准备着牺牲。”

“混账。你们全他妈的都是混账,还准备牺牲,你们要死,干嘛还要拖着其他人?啊?他们活该吗?该死吗?”

景博用手指一个个的点着他们,痛斥他们对自己和其他人生命的不负责。

“为了革命,为了民主,为了平等,为了独立,我们都愿意牺牲。”焦达峰挺起自己的腰杆,激昂的回答景博的一连串问话,似乎自己这种奋勇牺牲的精神就能战胜一切。

景博听到这话,反而冷静下来了。

“这就是我痛恨会党,痛恨你们同盟党的原因。你们牺牲了能实现民主、独立、平等、统一吗?你们不知道,因为你们都是同盟党的狂热疯子,你们也不愿意去想后果,我告诉你们,你们实现不了。你们的牺牲没有任何价值,你们只会成为权利斗争的牺牲品,炎黄的苦难将由你们开始,整整三十八年啊。”

景博说着说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抬起头,两行泪水不由自主的流下。

武新觉、杨东,还有所有警卫战士都知道景师想起炎黄历史上的凄惨悲剧,全体立正向景博敬礼,大喊:

“总指挥,我们誓死保卫炎黄,誓死保卫百姓,没有三十八年。”

“罢了,罢了。”

景博挥挥手,制止他们再喊叫。

“黄标统,你们既然来了,那就只有一个选择,被我们收编。在战争结束以前,你们及新军都会在我们武力监控之下,你们只要不捣乱,就不会有生命危险,至于战后,你们如果想要回到同盟党,我们会礼送出境。”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同盟党。”焦达峰对景博的决定非常不满,异常愤怒,质问着景博。

“在我眼中,没有经过我们专业训练的部队都是乌合之众,再英勇都是无谓的牺牲。而且领导这群乌合之众的又是你们同盟党,同盟党在我眼中只是扶桑支持的搅屎棍,只会给炎黄带来无尽灾难。”

“我们社民党和你们同盟党的救国理念不同,我们控制一地,就建设一地,循序渐进的改善国人的生活,不断提升炎黄的整体国力,而你们四处点火,毫无忌惮的破坏,将炎黄一点微薄的实力葬送得一干二净,让扶桑可以毫无顾忌的掠夺。”

“怎么可能会这样?”

景博的话让陈作新怀疑自己所做过的一切。他做过无数尝试,追随维新人士,组织碧螺吟社,听南学会的讲演,赞成维新派的变法主张。戊戌变法失败,他认识到改良难以救国,弃文就武,投自立军,对会党没有兴趣,曾感慨:“非大改革不足以救亡非拥重兵不可”,“徒恃会党无益也”!四处谋求军职,试图内部瓦解清军,算得上是为了救国,无所不及。好不容易加入同盟党,结果。。。。。。

“景师,我想知道,您口中的同盟党为什么和我了解的同盟党不一样?”

“为什么?哦,不要看表象,要看实质。同盟党组织了不少运动,萍浏醴起义、黄冈起义、七女湖起义、钦廉防城起义、镇南关起义、钦廉上思起义、云南河口起义、广州新军起义、黄花岗起义,哪一次成功了?毫无计划,毫无组织,毫无纪律,和太平天国、义和团等有什么区别?你是浏阳人,应该能发现现在浏阳和以前的区别吧。”

“是的,到处尘土飞扬,大搞建设,军民和谐,百姓不畏惧军人,军人不欺负百姓,每个人的眼中不再有那空洞无光。”

“我们九月十六日清晨拿下浏阳,半个月时间,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你知道吗?你了解过吗?军爱民,民拥军,参军挤破头,助民齐上阵。军人牺牲专享祭拜,哪怕一小兵,只要是为国为民的战场上牺牲的。他的名字,他的经历,他的事迹都将铭刻在纪念碑上,没有人会忘记。你们还记得同盟党各次起义中那些逝去生命的名字吗?”

“为什么你们能做到这样,而同盟党做不到?”陈作新难以理解这种变化。

“因为我知道他们要什么。百姓要什么?他们才不管是三民主义还是五民主义,他们的要求很低,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孩子健康长大,不需要卖儿卖女,就这么简单。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只要你付出劳动。你或许会问,这些文盲会干啥?别小看劳动人民的智慧,他不懂,我教,只要你学,我免费教,无论是劳动技能,还是他们曾经羡慕嫉妒的认字识数,肯学我就教,通通免费。百姓有希望了,自然满意,自然高兴,自然就愿意跟着走。简单吧。”

“景师,请问您花了多长时间做到现在这样?”黄鸾鸣也感兴趣了,插嘴问道。

“半年,50人起家。怎么样?想不到吧?”景博说这话的时候嘴角还微微上翘,一看就知道很得意。

“错了,真的错了,我们都错了,星台言之有理啊,夫空谈救国,人多厌闻,能言如鄙人者,不知凡几!以生而多言,或不如死而少言之有效乎!口号救不了国,只有强大自我才能救国。景师,我可以跟随您吗?能让我看到炎黄不断强大,一生足矣!”

陈作新号称生有异资,多才多艺,骑马、舞剑、练拳、习武、书画,无不精通,正值不惑之年,更是四处奔波,看尽人间冷暖,一点就透。景博讲得这么实际,他还不懂就不是笨,而是顽固了。

“不可能。同盟党有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创立民国、平均地权的纲领,有民报为宣传喉舌,为什么成为你口中的搅屎棍?我不服。”焦达峰被景博这样批判同盟党的言语激怒。

景博听到这话,冷哼一声。

“在黑龙会领袖的牵线下成立的组织,是个好组织?你所谓的《民报》,原名叫《二十世纪之支那》,支那,哼哼,支那,明治维新之后,扶桑人不忿叫我国做“居四夷之中”的中国,为了培养大和民族的优越感,一改长期以来对中国的称呼(chugoku),而改用支那。你不明白这是贬义词吗?混账东西,还自以为是。”

“好,再看看那十六字纲领,泛泛而谈,有实质内容吗?有强国策略吗?有具体计划吗?驱除鞑虏,满族就不是我炎黄之民族?要尽屠之?恢复中华,中华本就在,只是病已,救治即可,何来恢复?人都躲在国外黑社会的羽翼之下,谈建国,可笑至极。平均地权,地为国之本,民之根,需要你来平均?不知道土地兼并是历朝历代最后走向衰退、甚至灭亡的导火线吗?这样的人,这样的党,还妄想救国,真是痴人做梦,惹人讥笑。说他是搅屎棍都是抬举他,没说他是扶桑的走狗就已经是很客气的了。”

“我再告诉你们,星台为什么和他们同船,会留绝命书跳水自杀?因为他看明白了,看清楚了,你们那个领袖就是一个扶桑走狗。明白了吗?蠢货。难道要等扶桑在我国领土肆无忌惮的杀戮上亿百姓,你才能明白吗?哦,你是看不到的,就你这智商,肯定会早死,看不到那一天。”

越说越气,景博又开始发作了,武新觉一看不对劲,知道景博又心痛了,赶紧上前拉住景博,安抚起来。

“总指挥,不会,不会有那一天,您不是来了吗?有我们在,永远没有那一天,永远没有,我发誓。”

“永远没有那一天,永远没有,我发誓。”警卫班的战士跟在后面大声喊。

黄鸾鸣和陈作新相互看着,虽有疑惑,但他们似乎有种感觉,这景师说的很像是真的,不然武新觉和他们的战士不会是这样的表现,他们似乎知道些什么重大的秘密,而且这些人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4

第59章 陈作新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