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岁值千秋>第七十章 十万国人报王恩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章 十万国人报王恩

小说:岁值千秋 作者:这也那也先生 更新时间:2017/3/21 10:00:44

同关坳口距离郑国的渭东浮桥大约有一百八十里,有道路相通。如果按照每个时辰四十里的行军速度,我们应该半日时间便可赶到。

可是,周原其地如盆,缓丘连绵,这一路我们基本上都是在上坡,只能跑出每小时约三十里的速度。更糟糕的是,据后方递卒回报,戎人六部已经汇合,一边围杀阻敌的守营将士,一边分兵追赶我们。

也就是说,如今在身后追赶我们的,不只是遮天蔽日的乌云,还有六部戎族派出的数万戎骑!

此时,我手中除了一千多乘战车,就只剩下不到两千骑兵,而且鸿羽失了战意徒留悲伤,面对这些追兵根本没有抵抗之力。

戎骑一人一马,行动迅捷,可日行五百里,速度远超鸿羽。

鸿羽才跑出不到五十里,身后三十里处便出现了无数戎骑身影。那些戎骑密密麻麻,如蝗虫过境一般,同时不断拉近与鸿羽的距离。

看见戎骑行动如此之快,我也心生焦急,令金鼓手鸣犬音不停,催促鸿羽加速前进。

然而,就算战马都跑得口吐白沫,戎骑仍是越来越近。当我们离郑国国境还有百里时,戎骑却已离我们不到二十里。

自知已来不及逃离的我,终于还是下达了原地布防的命令,因为就算要死,我也要战死!

所有的战车在一片平原上分三行一字排开,士卒们绝望地看向远方潮水般的戎骑。

就在我们准备鱼死网破之时,一个令我终生难忘的转机,出现了!

就在我们身前不到五里的地方,井田四周有几座看着很普通的城邑。本来我以为周原上的国人都撤到了渭南,却没想到在此时,这几个城邑防门大开,从中竟涌出了无数国人!

这些国人有的拿着耕锄,有的拿着木耙,有的拿着厨刀,有的拿着火棒,有的瘸瘸拐拐,有的伤伤残残,有的正值韶华,有的已至暮年......

他们堵住了路,他们封死了田,他们连绵十里,他们不下十万!

当看到这些国人时,我瞬间就想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只感到心中一痛,泪水夺眶而出,仰天高喊:“苍天!寡人竟失德至斯乎?”说完,我拔出帝嗣就要自刎!

虢石父眼疾手快,一把握住了我持剑右手,激动地大声劝道:“王上不可!王上!微臣求王上想想,而今王上若是如此,那数百万宗周国人日后又当如何?戎敌不除,宗周难安!王上,不可让这十几万国人的情义于此白白葬送啊!”

今日我心潮大起大落,又见到此情此景,已是毫无求生之念,此时哪还听得进去虢石父的话?

我怒喝了一声:“滚开!”一脚踢开虢石父,回手便要引颈。

电光火石之间,不知从何处飞来的一支利箭,精准无误地射在我的持剑右手上!

我手背吃痛,撒了帝嗣。虢石父见状,连忙将帝嗣抢入怀中。

此时那支救命箭还插在手背上,但我却没有那种箭簇伤骨的钻心疼痛,心中奇怪的我左手一使力将箭拔出,下一刻我目瞪口呆了。

原来,那支箭根本就没有箭簇,只有一个平头罢了。但就是这么一支看似伤不到人的箭,却能插进我的手背里,足见射箭之人神能!

正当我惊异时,又看到前方一里处有三骑正朝我方驰来,定睛一看,其中一人被缚,一人白发,一人持弓。想必,那持弓之人便是射箭之人了。

“尔等止步,速速报上名来,否则格杀勿论!”阵前甲士出言喝止,数百弓手弯弓搭箭。

“宗周天子,你就是如此报答某家救命之恩么?”持弓那人朗声问道。

“胡说!尔等身在一里之外,如何能射到王上手背?再敢胡言......”虢石父还想继续说下去,就感到头上一轻,皮弁应箭而落。

看来我也不用再怀疑什么,于是高声说道:“请三位......壮士,到寡人车前五步说话!”看到那个被绑的年轻人和那个白发老者却也不像壮士,但既是三人同来定有缘故,所以我在称呼时含糊了一下。

那三骑来到近前,只有老者行了礼,自称廉氏族老,名叫廉伯,他还介绍了那个被缚的年轻人,是廉氏族中的一名小辈,叫做廉志。老者没有介绍那名壮士,看来此人不是廉氏族人。

那壮士是个短须男子,观其相貌约在而立不惑之间。他见了我既不行礼,也不说话。

壮士不行礼无妨,毕竟救了我一命。而我不仅不能怪罪他,更是需要对他礼遇有加。

“还未请教恩公名讳?”我施礼说道。

那壮士随意地回了一礼,神色有些不悦地沉声说道:“某家是谁不重要,但请天子不要忘了,某家射这一箭为了什么!”

听了壮士的话,我才想起来,如今鸿羽在逃亡,十几万国人在为我们阻挡戎骑!

想到此处,心痛再生!我翘首望去,只见那些国人们已筑起了一道长达十里的人墙,而那数万戎骑已距离国人不到五里。

这时,廉伯动了。他从怀中掏出一段红绸,借了一杆长戟将红绸高高挑起,不停摇晃。

国人们见廉伯摇绸,纷纷拜倒在地,齐声喊道:“王师有情,万民有义!王师有恩,万民有报!王师有难,万民有命!王师先行,吾等断后!”

“王师先行,吾等断后!”

“王师先行,吾等断后!”

“王师先行,吾等断后!”

......

听着十数万国人感天动地之声,我掩面大哭,对着万民稽首三拜,鸿羽将士跪地嚎啕!

待十余万国人声歇,他们起身拾起地上耙锄,背向鸿羽,面朝戎骑!

虢石父含着热泪对我说道:“王上,该走了!”

我侧首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微微摇了摇头,然后趁其发愣之际抢来帝嗣,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将他从车上扔了出去!

只见我左手执紧缰辔,右手将帝嗣指向戎骑,高声喊道:“王师怎可缩于万民之后?鸿羽将士!随寡人救百姓于水火!杀!”

说完,我左手一抖缰绳,天子战车率先冲杀过去!

“杀!”“杀!”“杀!”

鸿羽将士双目赤红,齐齐朝戎骑杀去!

金鼓手不用传令,擂起冲锋大鼓!

这一战,我和鸿羽,虽死不悔!

国人们闻得战鼓轰响,回首望去,皆是泪流满面,中间三里国人撤至两边,为鸿羽留下驰车空地,而两边国人竟已向戎骑冲去!

数万戎骑见国人冲来,一边前进一边射箭,待到近前直接拔出弯刀左砍右杀。

成片成片的国人倒下,却也阻挡住了戎骑的脚步。

当国人与戎骑短兵相接时,我和鸿羽也冲进戎骑之中与其混战。

鸿羽和国人并肩作战,一直杀到了黄昏!

天黑前,戎骑终于退了。

我不知道此战杀了戎骑多少人,更不关心此事,因为我关心的是国人死伤了多少!

当无数火把燃起,我看到了国人与鸿羽将士的血已汇流成河!

虢石父披头散发地跑了过来,见到我说得第一句便是:“王上,你受伤了!来人,传医官!王上受伤了!”

我本来还在木然地看着眼前的悲壮,待听清虢石父的声音后,也感到浑身剧痛,回头看了虢石父一眼,只是轻声回了一句:“寡人没摔疼你吧?”

说完我眼前一黯,直挺挺地往后栽倒下去!

“王上!医官!快传医官!”虢石父抱着昏倒的我嘶声喊道。

......

仲秋的雨很凉,风更凉。

秋风将秋雨吹来,绕过天子战车的华盖,弹在我的脸上。

“夫君,你终于醒了!”姒憔悴的容颜是我醒来后见到的第一个画面。

“为夫,为夫......”我挣扎着想要起身,却没有丝毫力气。

姒将我的上身扶起,靠在车厢壁。抖动的车身在告诉我,我们还在行进。

我看向了天,天是亮的,但黑云盖住了太阳,让我分不清晨昏。

喝了一口姒递来的水,我声音沙哑地问道:“为夫晕过去了?几时了?这是哪儿了?”

姒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强颜欢笑地说道:“秦老先生说,夫君胸前虽受了刀伤,却无大碍。夫君之所以晕倒,只是脱力了而已。夫君也没有昏迷太久,如今只过了一夜。不过,奴家也不知现在是几时,但应该还未过午。递卒刚刚回报,再有二十里就到渭东浮桥了。”

听姒说话的时候,我才看见她左臂上包的医布,心里恍然想起昨夜的大战,连续问道:“夫人,你伤势如何?洪德呢?国人和鸿羽?”

我没敢问“国人和鸿羽死伤多少”这句完整的话,只敢问半句。因为我既要知道那具体的伤亡,又担心会听到一个令我绝望的数字。

姒只说了她和洪德的伤情,她左臂受了一刀,洪德左肩中了一箭。但是说完了这些,姒便有些犹豫要不要告诉我国人和鸿羽的伤亡情况,她挣扎了好一阵儿,还是开了口。

“夫君,鸿羽还有七百乘,骑五百,士卒已不到八千,四部仪仗合起来也只够两部之数了。至于国人,战死了多少奴家也是不知,昨夜他们已请求留下,说要为死难的国人和士卒送葬,奴家代夫君同意了。这一夜鸿羽都在慢行,却没有停过。还好雨不太大,不然前路可就更加难行了。”姒说了很多。

我闻言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责怪地说道:“夫人,这件事你做得有些糊涂了,那些国人说是为战死之人送葬,其实他们也是要继续为鸿羽断后啊!”

姒又递给我一块饼,摇头说道:“姒没有糊涂,倒是夫君糊涂了。如果夫君昨日战死,那国人此举还有何意义?如果夫君不忍那数万国人断后,那宗周剩下的国人岂不是更要受那涂炭之苦?夫君作为天子,取大舍小之道难道忘了么?”

姒的话与虢石父如出一辙,但这话从她口中说出,却让我深深思考。

十几万国人相对数百万国人,是小。但是,作为天子,我真的必须要取大舍小么?

当我思考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瞥到了天子战车的一个角落。

那个角落里,安安静静地躺着一个篮子,那是国人慰军时送给鸿羽的,里面依然剩下几个黑馍馍。

我让姒将那篮子取来,从里面拿出一个黑馍馍。

黑馍馍有些发霉了,散发着坏变的馊味。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将黑馍馍掰开,取了中央的那一块放入嘴中。

还没坏,但还是那么涩口难咽。

姒不明白我在做什么,看到我吃发馊的黑馍馍惊得篮子都没提住。

“夫人,这发馊的黑馍馍,你曾经吃过么?”我并不是要揭姒的短,而是满眼疼惜地对她和声问道。

姒看着黑馍馍,似乎想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留下两行泪来,摇头说道:“想吃,也吃不到。”

我伸手将姒搂在怀中,徐徐安慰道:“夫人,你曾经若得此粮,想必会对那施舍之人感恩戴德,铭记其一生,甚至以身许之都有可能。如今国人拿此粮来慰军,便是希望王师能够守护他们,所以对于寡人来说,十几万国人虽是小,却不能舍,即便是为了保住大多数国人。因为,当寡人舍了小的时候,就会彻底失去了大!你明白了么?”

姒泪流满面,不断点头。

我没有再说什么,用心感受着胸口的疼痛,竟再次沉沉睡去。

......

1

第七十章 十万国人报王恩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