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雪亮军刺>30.狩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30.狩猎

小说:雪亮军刺 作者:暗月 更新时间:2017/3/5 9:47:27

马东的档案落笔不多,文字性的描述更是惜墨如金。

可就是这么一份极其笼统的档案,却让冯凯和钱飞寒在心里。而在这份以编年史为记录方式的档案中,2005年9月的那次单兵拉练,虽然不尽详细,却已将马东的作战能力跃然纸上。

2005年9月,马东成为蓝狐小队成员后,第一次执行境外野外生存拉练。

境外拉练的好处在于,可以在训练期间熟悉当地环境和人文地理。

俗话说十里不同俗,小地方有小地方的生存方式,如果不甚了解,化装渗透工作便很难执行到位。

话说马东抵达境外后,他发现自己的活动区间与一伙武装毒贩的地盘重叠。

对于潜在威胁,马东不能视而不见,潜伏至毒贩营地附近进行观察。

单兵拉练,原则性非常强,尤其是在境外邻国区域内进行拉练,非特殊情况不允许与当地人发生接触,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摩擦。军中无儿戏,马东行事自然要加倍小心才行,不然的话,早晚会有人找他算账的。

马东用望远镜观察营地,并在地图上进行修正,将所有可供隐蔽的地方和开阔地带,建筑物都在地图上标明出来,以备后用。当然了,营内的人数,所使用的武器,以及活动规律等,也是马东要格外留意的。

观察了几天时间,马东确定营内有80多人。

与很多以毒养军的贩毒集团一样,这个营地里士兵穿着制式服装,几乎人手一支AK47步枪,其他轻重武器种类更是种类繁多。看样子,这些人是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队伍,不是一般的乌合之众。

摸透营地情况后,马东远离营地。

抛开原则性问题,马东一个人也不太可能端掉一个营地。他打定主意,将搜集到的情况整理成简报,等拉练结束后,便把简报上交给大队长。至于这个营地是否需要铲除,那就是大队长的事了。

为了密切掌握营地内的动向,每隔几天,马东还会回来一次。

与营地相隔数公里外的山沟内,种植着数百亩正值收割期的罂粟田。这也是马东为何时常过来一趟的原因。一旦收割完毕,提炼鸦片的工作便会展开。数百亩罂粟,其危害性可想而知。

马东打得如意算盘,拉练期间与毒贩保持距离,一切等拉练结束后再说。

最近一次观察,马东发现营地里的警备明显加强了,单岗变成了双岗,营区周边的巡逻也开始密集起来。

马东跟毒贩打交道不是一次两次了,这种情况出现的结果不外乎两个,一是有大人物即将到场,为了防止出现意外,警戒比平时要严密很多;第二个可能则是毒贩准备“出货”了,不想被其他武装势力黑吃黑。

经过一番观察,马东确定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营区内多了十几匹骡马。

缜缅边境山高林密,车辆难以通行,运输大多靠骡马。

前几次观察,马东并未在营里看到骡马。

由此可见,平日里毒贩是把这些牲口寄养在农户家中的,又或是为了出货,临时抢了些回来。

不管怎么说,种种迹象表明,眼前这伙毒贩正在准备出货。

这样一来,马东有点沉不住气了。

中止拉练,回营提请出兵消灭这伙毒贩。还是睁只眼闭只眼,任由他们将毒品运出去呢。

马东拿不定主意,毒贩们却已整顿待发,将炼好的鸦片装袋。

尽管眼前这伙毒贩与马东无缘无仇,可考虑到一旦这些鸦片被毒枭提炼成海洛因,势必会进入流通领域。

那时,还不知会有多少家庭会因此家破人亡,就算不进入国内,危害也是极大的。

思量再三,马东决定出手。

打定主意,马东便开始着手计划。

因为警备加强,在没有掩护的情况下,渗透会非常困难。

马东制定了两套方案,一是通过渗透的方式,冒险进入营地内,放火烧了存放鸦片的仓库;假如渗透失败,则执行第二套方案,想办法在押运途中将鸦片毁掉。

开始行动后不久,马东便确认第一个方案无疾而终。这伙毒贩非常警觉,一天之内将营区周边的空旷地带清理干净了。在没有隐蔽物的情况下,渗透的难度可想而知。一旦失败,马东便会被岗楼上的重机枪打成筛子。

“走着瞧。”

面对敌人的警觉,马东没有气馁,着手准备第二套方案。

马东就地取材,用野战刀削了一截竹子,做了一个吹筒,又削了十余支吹镖。

吹镖作为武器,上面必须要萃毒才行。马东又抓了两条剧毒毒蛇,将镖针浸在蛇毒中一段时间,让其成为致命武器。吹镖做好后,马东还在丛林里找了些含有化学毒素的植物茎叶,以备不时之需。

马东按部就班进行着准备工作时,营地里的毒贩子陆续离营。

运毒队换下了统一制服,改穿马帮服饰。

看样子,途中运毒队会经过政府军,又或是其他地方武装的地盘。

随着驮着鸦片的骡马出营,马东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单独“狩猎”行动。

最初三天,马东并不急于行动,而是耐心地跟在运毒队后面,观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和行动规律。

很快,马东摸熟了运毒队的押运方式,首先针对骡马为目标的干扰行动进入实施阶段。

如果是小队行动,通过预先在路旁埋设爆炸装置,便可重创运毒队,而后通过交叉火力消灭剩余有生力量,最终将其消灭。但马东只有一个人,想要达成目标,就必须另辟蹊径。

马东预先准备好的有毒植物的茎叶派上用场,只要将这些茎叶混在饲料中,骡马吃下去后,便会出现中毒症状。不过,让马东头痛的是,这伙毒贩显然在照顾牲口方面非常有经验,无论是打尖或夜宿,都有人照看着。

既然横竖没有机会,那就主动创造机会好了。

第四天傍晚,马东身披伪装网,在躲过巡逻队后,成功潜伏进了临时营地内。

马东用吹筒,将一枚豆子吹了出去。

就野外技能而言,马东是信手拈来,那枚豆子飞出去,正中一头骡子的左眼,那头骡子当时就惊了。

那头骡子是马东从十余头骡子中精心挑选出来的,缰绳没有拴牢。骡子死命甩头的动作,将缰绳从树上扯开。失了约束的骡子,哀鸣着放开四蹄便往林子深处一路狂奔而去,几名打水打草的马夫见状,自然奋力去追。

暴走中的骡子引走了马夫,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

这时,马东趁着渐黑的天色,悄无声息靠近过去,将准备的好有毒植物的茎叶碎末撒在了马夫打好的料草上。而后,马东抽身而退,继续潜伏在营边。

马东的伪装非常到位,尽管与敌人近在咫尺,三十余名武装分子,始终没有发现黑暗中一双眼睛在虎视眈眈。半夜时分,一名武装分子起夜,更是距离马东不足半米处小解,差点尿在马东脸上。

整整一个晚上,马东始终保持着清醒,不曾动弹一下。

经过一夜潜伏,待运毒队收拾东西走人后,马东从阵位里爬出来。

活动了下身体,马东颠颠地跑去看骡子今早刚排出来的马粪。

在将一坨臭哄哄的马粪球举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后,一脸倦意的马东这才放下心来。

马东没有尾随运毒队,而是找了个地方补觉。

休息了几个小时后,马东沿着运毒队留下的痕迹,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路边不时出现的粪球给马东指引着,不用担心会掉队。

而随着路面上马粪出现稀糊状,马东开始紧张起来,因为距离运毒队不远了。

接下来,随时都有可能与武装毒贩面对面接触,马东必须谨慎行事才行。

“不能停,这批货必须按时送到。”

“赵头,不行啊,骡子快不行了吗,再走下去,骡子会死的。”

“死了也得走,不然我们都得没命……”

远远地便能听到运毒队队伍里响起来的争吵声。

静假其变中,运毒队分为了两个梯队。

出现中毒症状的骡子被留下,侥幸没中毒的骡子则背负着所有鸦片继续上路。

看样子,运毒队里有常年与骡马为伍的人,晓得问题症结所在。

只要给骡子吃些草药,再休息几天便能恢复体力。

孰不知,运毒队这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正中马东下怀。

运毒队留下五人负责照顾中毒的骡子,拿下这五人,只花了马东两分钟的时间。

300米外用加装了消音器的85狙,很轻松的便将这五人逐一干掉。

打扫战场后,马东带着十余枚缴获的手雷继续追击前面的运毒队。

面对人员减损,却负累相应增加的运毒队,马东决定给予敌人一份大礼。

马东将缴获的手雷用塞进一个现成的鸟窝里,用藤枝将其固定好,再将手雷的安全销一一拔除,做成了一个诡雷。马东将这个诡雷部署在运毒队必经之路上方的树枝上。待运毒队自下方经过时,马东在500米外用85狙命中鸟窝。

“轰轰轰……”

随着十余枚手雷从天而降,跌落进运毒队中间,正面战斗打响了。

6

30.狩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