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择路>第四十三章 驱共内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三章 驱共内乱

小说:择路 作者:耕耘牛 更新时间:2018/2/1 5:41:26

在蒲台县经过两次战斗保安团减少三分之一人马。全部人员撤退到乔庄村后,由于缺少居住地方,县公署和保安团团部只能驻扎在乔庄村的一座寺庙里合署办公,其他营连分散部署在乔庄、肖庄、小营等几个村庄的农户家中,虽然粮食还足够吃一段时间,但是由于官兵损失较大,加之又被赶出了县城,士气大受影响。王团长把后勤张主任和县公署的杨秘书及钱科长叫过来问还有多少家底子?张主任汇报说:“现大洋还有七八万块,粮食拉出来了有四十多万斤,粮食估计吃个一年半载没问题,现在关键是钱款,咱们看似还有七八万,但每个月要给保安团和县公署人员发放薪水、购买肉菜和油盐酱醋、药品等生活用品;还需投入必要的办公建设费用,如果再加上补充弹药、被褥、服装鞋帽等开支估计用不了一年就会花光。这还不算给牺牲将士家属的抚恤补助。”

王团长琢磨了一会说:“到年底了,你们赶紧组织人员去收赋税,要确保咱县公署和保安团的正常开支。”

杨秘书叹口气道:“县城一丢失,许多地方都被鬼子和汉奸占领了直接没办法去收,剩下没被占领的地方百姓们也思想焕散,能收多少谁也不能保证。”

王团长生气地批评杨秘书和钱科长道:“俺叫你们来不是听你们诉苦水的,是要你们想办法把赋税收上来的,你们立即组织人员到还没有被鬼子占领的村庄去收。有胆敢抗税不缴的,按照通敌罪处理,实在不行就叫上保安团抄他们的家。”

杨秘书和钱科长赶紧点头称是。

徐秉利自打来到乔庄村想开小灶吃鸡吃肉比较困难,酒也只能对付喝大户人家自己家酿造的高粱酒,再加上没有听戏、闲逛玩乐的地方情绪非常低落,整天骂骂咧咧摔盆子打碗,有时候还打人踢人,吓的高大海和勤务兵光躲避他。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只要被徐秉利撞见总免不了挨训挨揍。王团长听说后把徐秉利叫到他办公室好一顿臭骂。徐秉利辩白说自己是因为看着牺牲了不少弟兄心里难过才打骂官兵的。

王团长瞪眼教训徐秉利:“你小子一撅腚俺就知道你想放啥臭屁,在这里条件差捞不着有好吃的好喝好玩的你浑身难受是不是?告诉你,当初要求撤退是你提出来的,现在后悔了只能癞你自己。你要是有本事把你的兵训练好,想办法再打回县城去,撵走鬼子和汉奸,好吃好喝照样有你的。”

徐秉利挨了团长的训,心里不服气又不敢说出来,只好灰溜溜回到自己营里拿眼睛直瞪高大海和勤务兵。

乔庄村由于地处偏僻,很长一段时间鬼子和伪军并没有打过来。过完年天气逐渐变暖,何富财向王团长建议应该继续招兵买马扩大队伍,同时组织村民和保安团的官兵先把几个村庄的护庄墙加固起来,防止鬼子和伪军偷袭。他特别提到要把县公署和保安团团部驻扎的寺庙围墙加高加固方能确保安全。王团长感觉何富财说的在理,立即命令加固修建护庄墙和寺庙院墙之事由何副团长、徐营长、李连长和钱科长负责;招兵买马收税之事由秦营长、孙营长、徐营长和杨秘书负责。

任务分工明确后,何富财组织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和全团官兵拉土的拉土、拉砖的拉砖,用掺和麦草的粘土加厚护庄墙;用大青砖砌高加固寺庙院墙,等待工程基本完工,王团长单独嘱咐狗蛋:“把你警卫连的人单独留下,让他们在寺庙里开挖个通往外面的秘密地道,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狗蛋组织警卫连官兵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秘密开挖了一条通往护庄墙外的地道。

秦帮荣、徐秉利、孙连礼和杨秘书通过各种方式招来了一百多名士兵又征收到部分税赋钱粮,保安团兵员虽没恢复到过去的水平,这一百多名士兵的加入和钱粮的进账也壮大了保安团的整体实力。

八路军清河地委和第三支队等部队官兵经大小几十次的战斗从日伪手中逐步解放了长山、邹平、高苑、青城、益都、寿光、临淄、广饶等广大农村并建立起清水泊和清河根据地。但在战斗中,三支队马司令等许多官兵光荣牺牲,杨副司令升任正司令。八路战斗灵活、能攻善战,日伪军节节败退,这一下清水泊根据地便成为鬼子和伪军的眼中丁;沈主席因不想让八路进驻山东竟也把八路根据地当做肉中刺了。他命令鲁北行暑何主任和刘司令组织保安十五旅、十六旅等各部近万官兵,以收复临淄城和清水泊为名,分四路对八路三支队进行围剿。

十五旅派人到乔庄村找王团长传达命令要求一起参加围攻清水泊,王团长不同意,推脱说路途太远且自己的队伍在蒲台县城一战损失惨重还没有恢复元气。传令官说:“这是十四辖区行署专员、保安第十五旅张旅长的命令。”

王团长厌烦地说:“什么张旅长马旅长的,俺还不认识这个人哩,俺归五辖区刘司令管,没有他的命令俺无法执行。”

传令官碰了个钉子,只得气呼呼骑马返回。

何副团长提醒这样会不会得罪张旅长。王团长气愤地说道:“这个张旅长俺早就听说了,小鬼子刚到他占据的寿光县城,他连一枪都不放跑的比谁都快,现在看见八路军赶跑了鬼子和汉奸他却带兵打开自己人来了,这是个啥东西,让老子听他的,没门。”

不久,王团长得到消息,张旅长不但没有将八路三支队赶走,连自己的常驻地垒村也被三支队攻占,张旅长狼狈逃窜到寿光县南部农村躲藏。王团长得意地对何富财说:“看见没有,张旅长这是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老八路咋能那么好对付,俺幸亏没听他的。”

从沾利县被刘司令赶到青城第十防区当当特派员的梁建章被国军别动总队第五纵队第二游击区副司令李学文暗杀。在凤津县的薛副司令被任命为第十防区特派员兼司令,薛司令趁刘司令养伤期间,拉拢、利诱保安一团、三团投奔自己名下,然后带领自己的保安五、六团及一、三团一起来到青城第十防区驻扎在田镇。不久,薛司令派人来通知,让王团长去田镇参加作战会议,王团长一直对薛司令有成见,理都不理地说:“俺又不属他的管辖区他凭啥管俺,不去。”

何富财提醒说:“他可是带了四个团的兵力过来,号称上万人哩,咱要是同他硬顶怕没好处。这次开会说不定上峰还会去人,如果咱连个人都不去开会,他肯定会同上峰告咱,这对咱就不利了。”

王团长琢磨一阵告诉何富财:“要不这样,你去替俺开会,看上峰有没去的。到了那里你先看他咋安排,如果是打小鬼子咱就配合;如果是打八路那就等回来再说。对了,他要是问我为啥不去开会你就说俺长病了没法去。如有可能甭忘了想办法同他要些枪支弹药和粮食回来。”

何富财点头称是去参加了会议。

何富财去田镇的时候,八路三支队的杨司令给王团长写了封信派人送了来邀请他到清河区见见面,共商联合抗日之事,王团长当即带领狗蛋等几个帖身警卫,秘密去清河区找到杨司令一起商谈互不侵犯、联合抗日、一致对外等事项。杨司令还专门拿出缴获鬼子的好酒请王团长喝了一壶。回来的路上,王团长高兴地对狗蛋说:“见了这么多人,俺看还是八路杨司令待人真诚,人家打小鬼子从来就不玩虚的,哪像咱国军这些当官的打小鬼子草鸡,勾心斗角比谁都强。”

何富财带回来田镇会议内容:根据沈主席、何主任的要求,山东各战场总的作战方针是:反日、排共。薛司令计划近期同鬼子、伪军或者八路打几仗,争取抢夺更多的地盘,他要求国军各部要相互支援、配合作战。

王团长问:“何主任和刘司令去开会没有?薛司令批给咱枪枝弹药和粮食没有?”

何富财回答:“没有,光是薛司令传达的沈主席与何主任的指示。枪支弹药和粮食俺问了,他说目前他也很困难,等有条件时候想着咱。”

王团长冷冷一笑说:“俺估摸着他也不会给咱。哼,他就专门会搞内耗,往后反日打小鬼子咱支持;排共打八路嘛,咱能应付就应付,俺就搞不明白这都是抗日,为啥要自家人打自家人哩?”

何富财说:“看来沈主席与何主任反对八路到咱山东来。”

王团长叹口气说:“不让人家来,有本事你能把鬼子和汉奸打跑了也行呀,关键是咱国军没能耐,不联合八路光靠咱自己,那就同现在这样地盘越打越少。”

何富财提醒说:“王团长,你这话咱俩在屋子里发发牢骚可以,在外面可不能多说,小心隔墙有耳。”

几天后,王团长带领他的部队配合薛司令在新兴、姜家一带与蒲台县城前来扫荡的鬼子和伪军打了一仗,双方都没占到多少便宜,小鬼子见薛司令的兵力较强,主动退回了蒲台县城。王团长率部参战没缴获到一枝枪,反而消耗了几百发子弹。

鬼子和伪军为了加强对蒲台县城南岸的控制,派兵力渡过黄河在道旭村渡口安设了据点。掐断了乔庄村与田镇、蒲台县城及东部和北部地区联系。王团长决意拔除它,就在此时薛司令派人前来传达命令,要求王团长率部到王浩村、贺家村一带进攻八路军后方司令部,将此地的八路消灭或驱走。王团长推脱说自己的部队正在组织攻打鬼子道旭据点,抽不出兵力去参战,他反过来要求薛司令派兵支援自己的部队攻打道旭。薛司令气得大骂王团长是一贯的不服从命令,竟然还知不道哪是大头哪是小头,倒管起朝廷来了。不久薛司令派手下去王团长老家把王团长的老母亲和孩子抓了去当做人质。

得知自己的老母亲和孩子被薛司令派人给抓去当做人质,王团长勃然大怒,他立即带领自己的手下去找薛司令要人。来到田镇,守城军官告诉王团长说薛司令已经带兵去广北攻打八路三支队的后方司令部去了,他把薛司令留下的一封信递给王团长看。王团长打开信看内容是训斥自己不服从命令,让立即带队开拔到广北。王团长问:“俺娘和孩子哩?”

守城军官说:“老人和孩子已经随转移到了安全地方,薛司令让你放心,你娘和孩子他好吃好喝好待承着,你只要听从命令听从指挥他就立马放人。”

王团长愤怒地骂:“有不同意见那是男人之间的事情,绑架老人和孩子这算啥?一个堂堂的大司令咋能小人做派。”

骂归骂,既然薛司令已经去了广北,王团长只能率领队伍掉转回头,先返回乔庄村驻地。刚准备吃晚饭,站岗哨兵把白天刘司令留下的命令信递给王团长,让他尽快带队去广北参加作战行动。王团长对何富财说:“刘司令的命令咱必须听,正好俺还打谱去找薛司令问他要人哩。”

转过天吃完早饭,王团长又带领队伍朝向广北地区的王浩、贺家村庄方向奔去。到达王浩、贺家村附近的纯化村时,天色已是晌午,王团长让各营自找地方驻扎下来歇息吃午饭,他安排狗蛋派出侦查人员四处打探到薛司令驻扎的地点,暗地里又让狗蛋拿上他写的一封信想办法交给八路杨司令,让他们赶快撤退。狗蛋立即安排三组侦查人员分头到各个方向前去侦查打探,自己则拿上两个馒头,单独骑马跑向杨司令驻扎的地方,找到杨司令的警卫员把信递交上去,又迅速骑马返回了纯化村。这时王团长与何副团长已经从刘司令驻扎的村庄回来,正在开会。

狗蛋见外出侦查的人员陆陆续续返回,急忙问明情况,然后赶到会场。见狗蛋回来,王团长问侦查情况如何?

狗蛋汇报:“根据三个侦查小组了解的情况是:八路第三支队后方司令部驻扎在王浩、贺家庄一带,估计有两个营的兵力;刘司令和薛司令的队伍分别驻扎在刘官庄、郭八和尹家村一带;其他各部正从四方赶来集结,准备包围八路后方司令部;再就是侦查员了解到抓王团长大娘和孩子的是保安五团郭团长手下的人干的,听说他目前就驻扎在刘官庄村子里。”

听了狗蛋的汇报,王团长说:“根据俺和何副团长到刘司令那里报到听介绍情况看,情报基本一致。对付八路三支队刘司令的命令是先挤后打,只要三支队离开了咱鲁北就成;如果癞着不走就消灭了他们。。。”

不等王团长把话说完,徐秉利站起来说:“俺看打八路那是过两天的事情,当前咱应该立即去找薛司令和郭团长要人,先把大娘和孩子救出来再说。”

秦帮荣、孙连礼和狗蛋也纷纷表示赞同。王团长看何富财。何富财最后发话说:“根据咱们所掌握的情况看,从刘司令给八路下通牒到他们乖乖撤离还需要几天时间,咱们利用这个空挡找薛司令和郭团长要人时间还赶趟。”

既然何副团长也同意,王团长立即带队前去刘官庄村寻找薛司令和郭团长。来到刘官庄村护庄门楼下,出村迎接的是五团郭团长。王团长气嘟嘟地问:“薛司令在哪里,俺要找他。”

郭团长说:“薛司令没在这里,你找他做啥?”

王团长忍住怒火说:“俺要找他和你要人,你们今天必须把俺娘和俺孩子放了。”

郭团长轻蔑地一笑说:“哦,原来是要你老娘和孩子呀,早知是这样你听从命令不就成了。薛司令有命令,让你听从俺的指挥,只要消灭了八路,他就立马放人。”

王团长一听郭团长这话气不打一处来,他摆摆手说:“你不也就是个团长吗,俺凭啥要听你指挥?好了,俺不和你啰嗦,你让俺进村去见见他,俺还有话问他。”

郭团长阴阳怪气地说:“薛司令是你想见就能见到的?今天俺们这里不接待客人,谁也不能随便进村里,你还是快回去吧,等打跑了八路你再来。到时候俺们再请你喝酒,一切要求保证满足你。”

王团长气得脸上的青筋暴起来说:“薛司令不见不要紧,但是你让他把俺娘和孩子立即放了。你们这样做也太不地道了吧,抓老人和孩子当人质这算啥英雄好汉?”

郭团长嘿嘿笑着解释说:“王团长,你要多理解俺们的难处嘛,现在大敌当前,咱们应当精诚团结、一起驱共,待打完这一仗再找薛司令要人不迟。”

王团长气得指着郭团长鼻子叫喊道:“姓郭的,俺同你无冤无仇,你要不想把事情做绝就立刻给俺放人,否则的话不要怨老子不客气。”说着话王团长就要拔枪。

郭团长一看也连忙拔枪,护庄墙上郭团长的官兵和王团长带领的官兵也互相把枪口对准了对方。何富财知道郭团长手下带来了海军陆战队官兵,这些人都是沈主席留给鲁北何主任的保卫人员,用的清一色英国枪枝,装备非常先进,一旦互相发生冲突自己的人肯定要吃亏,他连忙阻止王团长,让自己的官兵把枪收起来后退,他把王团长拉后几步说:“王团长,不能动武,真打起来咱会吃亏的,你老人和孩子那不更加危险了?你在这里等待等待,俺去说和说和。”

何富财走过去与郭团长商议了一阵又返回来,郭团长这时也带领他的人进入村庄爬到护庄墙上的门楼上下,关闭了大门。何富财告诉王团长薛司令确实没来,对方的意思是等打完仗他面见薛司令时候再给说说话。王团长眼见郭团长把大门关闭气得浑身发抖骂:“姓郭的,老子往后记住你这不仁不义的小人了,咱们后会有期。”说着话他一挥手命令:“撤退。”

回纯化村的路上,徐秉利建议说:“他郭团长能抓咱王团长家的老人和孩子,咱为啥不也去抓他的人!”

几个人商议一阵感觉很有道理,王团长决定派出侦查人员查清楚郭团长的老家住在哪里?老婆孩子在什么地方?同时他安排人员天天盯住郭团长和下面的军官动向,发现有外出军官想办法抓捕。过了两天侦查人员发现郭团长手下有部分官兵外出行动,王团长立即命令徐秉利带领一营前去抓俘虏。两个时辰后一营跑回来士兵报告说徐营长同郭团长的人打起来了,让赶快派出兵力支援,王团长只得带领二营、三营和警卫连一起前去支援,跑出六七里地,果然看到徐秉利带领他的队伍正同郭团长的官兵互相射击。见王团长过来支援,徐秉利懊丧不已说:“本打谱抓几个俘虏,没曾想他们后面又过来了不少官兵,俘虏没抓着反而被他们粘上了。”

王团长打了个反冲锋,对方后退了一段距离,但郭团长的兵力却也在不断增加,火力也越来越猛,反冲锋没有起多少效果,却伤亡了好几个弟兄,王团长感觉自己实力对抗不过对方,只好命令部队一边打一边撤退想脱离战场。郭团长的官兵依然不依不饶,继续追击。王团长生气地大骂:“姓郭的这小子有完没完,老子都撤退了他还不散伙,这是想同老子拼命呀。好,老子今天就同你玩玩,弟兄们咱们不撤退了,占领有利地形,打他个埋伏。”

保安团的官兵们迅速占领了一片土坡,埋伏好后,等郭团长追击的官兵跑到跟前后,突然一起开枪,眼见着对方官兵倒下一片。郭团长的官兵见中了埋伏,只好退败一段距离,趴下来对射。互相乱打了一阵子,郭团长的队伍背后突然响起了密集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郭团长的队伍顿时大乱,官兵们纷纷四处逃散。

“咋回事?”王团长感觉奇怪,连忙让狗蛋前去查看情况。

狗蛋迅速叫上朱得旺跑前面侦查。通过望远镜狗蛋发现,大约有两个正规营的老八路从后背东西两个方向包围上来,打了郭团长个措手不及。郭团长的海军陆战队死伤大半,其他拼凑起来的营连更加不堪一击,郭团长见抵挡不过,只好带领部分官兵狼狈的逃往他处。

王团长得知情况后长舒一口气高兴地说:“还是老八路厉害,姓郭的老小子这下吃了大苦头了,真他娘的解气。”

何副团长叹口气说:“解气是解气,怕就怕刘司令和薛司令会怀疑咱们通共了。”

王团长一挺脖子说:“他们怀疑那是他们的事情,反正老子又没有邀请八路,俺还打谱感谢他们哩,不是他们过来,咱保安团还知不道要伤亡多少弟兄哩。”

何富财苦笑着劝说道:“咱还是赶快撤退吧,万一老八路继续打过来连咱一块包了饺子那就全玩完了。”

王团长点点头,他一边留下狗蛋等侦查人员继续打探,一边挥起手命令道:“弟兄们,收拾起家伙,撤退。”

狗蛋和朱得旺又返回前方,发现八路官兵打扫完战场后又向刘官庄村进发。狗蛋通过望远镜发现带队的老八路竟然是那个负伤被王团长照顾过的郑营长。他急匆匆赶过去与郑营长接上了头。说王团长对郑营长给解围表示感谢,抽空他会专门前来表达谢意。

郑营长呵呵笑了笑说:“这是巧合,没你们发生冲突俺们也要拿下刘官庄村。”

说完话,郑营长带队又去攻打刘官庄村,狗蛋眼看着他们很快就攻入了村子里。

回去后,狗蛋把了解的情况汇报给王团长,王团长让狗蛋购买上许多礼品带上几个警卫第二天便去了刘官庄村。下午再返回的时候,王团长竟然还带回来了三个被八路三支队俘虏的海军陆战队营连级军官。

刘司令听说八路三支队大批队伍返回支援,仅两个营的基干部队半天时间就把郭团长一个团打的大败、连刘官庄村也被人家夺了回去,知道再不跑就轮到自己了,他率先带领自己的部队逃回黄河以北,其他各部见状也纷纷撤退。

不久,王团长用八路郑营长送给的三个海军陆战队军官与薛司令换回了自己的老母亲和孩子。

1

第四十三章 驱共内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