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择路>第四十四章 欺辱滋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四章 欺辱滋味

小说:择路 作者:耕耘牛 更新时间:2018/3/1 4:58:05

大蛋离开县城不久日本鬼子又反扑了过来,何主任和刘司令只能率领队伍如同第一次薛县长(薛司令)一样,一枪未放跑到乡下躲藏去了。这一次李满堂和姜氏没有逃难,因为有了上一次日本鬼子进城的经验,老两口也感觉自己年纪大了,再也经不起东躲西藏胡折腾了。李满堂索性把堂屋门板关闭顶好、院大车门楼关闭谁叫也不开门,直到过了五六天县城稳定下来,他才打开马车店大门开始了正常营业。这一年的春节,满屯、大蛋、二蛋和狗蛋都没有回来,李满堂老两口自己心情郁闷地过了个冷冷清清的年。

春走夏去,时间不知不觉就到了又一年的秋季,日本人派兵把何主任和刘司令打退到黄河口滩区一带,侵占了陈家庄、盐窝、店子等区乡,紧接着开始组织大批劳力修建碉堡和据点,县城凡有大车的人家全部被征用,李满堂和他的大车也被征用负责向盐窝、店子和东堤运送物质和砖瓦石块。李满堂跟着高保全、王老栓和韩有福等人天天早起晚归来回奔跑了一个多月,感觉身体十分疲乏有些吃不消,便找村保长王金宝请求歇息两天,王金宝自己做不了主,让李满堂去找押运大车的日本士兵请假,李满堂只好拿出两包香烟递给日本士兵说自己感冒了想歇息两天。日本士兵把香烟放进自己口袋,一挥手说:“什么感冒不感冒的,干活的完不成请假的不准。”

李满堂还想辩解两句,日本士兵抬起一脚踢到李满堂后腰上命令:“快快的开路。”

李满堂只好返回到大车队伍里气愤地骂:“这日本鬼子真不是东西,拿了俺给的好处不给请假不要紧,还他娘的反过来踢了老子一脚。”

王老栓叹口气说:“你以为日本人能把咱当人看待?人家是占领军,咱成了亡国奴,知道亡国奴是啥意思?那就是没有了国家的奴隶,现如今咱们算是被他们欺负死了。”

这一脚让李满堂真切感受到了屈辱的滋味,他脑海里禁不住一遍遍回想起狗蛋经常念叨的‘不打跑小鬼子永远没有好日子过’的话。然而,再眼瞅着现在的景况,他深深地叹口气同王老栓说道:“唉,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呀。。。。。。”

大车队又继续出发,李满堂随着运输队来到盐窝日本鬼子的据点,进入日本人和伪军把守的铁丝网内,只见各地许多被抓来的劳力正在盖碉堡修据点。因为是车把势,李满堂他们只负责把大车赶到指定地点不用去装卸,当地的一些劳力去被伪军押着去干活装卸货物。李满堂和高保全等人在据点附近找了个安静地方边啃窝头边歇息,高保全指着远处干活的劳力说:“你看看这些人,比咱们还苦哩。”

李满堂顺着高保全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两个鬼子兵正用枪托殴打一名劳力,旁边其他劳力敢怒不敢言,仍然在默默地干活。韩有福、齐老三看不过,想过去与鬼子评评理。高保全连忙拉住说:“你们想找死呀,小鬼子可不是好惹的。”

韩有福气呼呼地说:“咱们给他干活不给工钱不给饭吃不说,他们还随便打人,这天下还有讲理的地方没有?”

李满堂“唉”了一声叹气道:“老子给了日本兵两包烟不但不给批准请假,这腰上还被踢了一脚,你说俺这理同谁讲去?”

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说不上话来,一个个唉声叹气抽起烟来。连续跑了四五趟,一直到天黑时候才被允许回家。李满堂回到家里吃过晚饭躺到炕头上告诉姜氏说自己的腰被小鬼子给踢了一脚,有些疼痛,姜氏赶忙点起油灯仔细看了看李满堂的后腰看,见有些红肿,姜氏问李满堂需要不需要找个大夫给看看。李满堂赶忙摆摆手说:“算啦、算啦,千万甭找,这样的事情哟嚯出去你还嫌不够丢人的哩!”

姜氏见不是很厉害,这时才放下心来又开始瞒怨起李满堂来。

李满堂只好把被踢的整个过程与老伴说了说。姜氏气愤又无奈地叹着气说:“这东洋鬼子也太欺负人了。”

转过天李满堂让姜氏去找药店购买个狗皮膏药贴在后腰上,他躺在炕头上不起来。村保长王金宝和两个伪军找来家问为啥不去。李满堂说自己被日本人踢坏腰了,需要养息几天,伪军不同意想把李满堂硬拉起来。姜氏发了火,她拿起擀面杖冲到伪军跟前阻挡说:“你们也是爹娘养育的,俺老头子他这么大年纪了被日本人打坏了腰,你让他咋能起来再去干活。”

伪军见李满堂腰上真有膏药,又听说是被日本士兵打伤了,只好退出房屋,但还是硬把李满堂的牲口和大车赶走了。过了三天李满堂腰不疼痛、人也歇息过来,他惦记着自己的牲口和大车,早晨起来吃过饭便去集合地点去寻找自己的牲口和大车,大车是找着了,但是牲口却没有找到,李满堂忙找到王老栓问:“见着俺的牲口没有?”

王老栓叹口气说:“甭找了,你的牲口累死了,已经被日本人吃肉了。”

“啥?”李满堂听了王老栓的话一屁股坐在地上悲愤地捶着地叫喊道:“天杀的,俺的枣红马呀。。。”刚喊完一句话,他脖子一挺,人晕厥了过去。

等待李满堂清醒过来,他已经躺到自己家的炕头上了。姜氏抹着眼泪正忙活着给他用汤勺喂水喝。刘氏见李满堂清醒高兴地对姜氏说:“俺二哥他清醒过来了!”

李满堂长舒了一口气说:“小鬼子不是人呀,他们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俺养了七八年的大牲口给吃了,不行,俺得找他们赔赏去。”

姜氏连忙按住李满堂说:“行了、行了,你忘记腰上的那一脚了,找小鬼子要赔赏?你这不是想自找麻烦吗!”

刘氏跟着劝说:“俺听说前两天盐窝有个修炮楼的劳力从炮楼顶上摔下来死了,小鬼子连给家属看一眼都不让,直接给埋了,赔赏啥的没捞着一文钱,人家比你还惨哩。”

李满堂愤恨地喊叫道:“小鬼子这是在造孽呀!”

又过了大半个月,高保全、王老栓和韩有福等人回来了,李满堂看见他们一个个面黄肌瘦、蓬头垢面,大牲口全都瘦了一圈知道都遭了罪。高保全后悔地说:“早知道俺还不如把大车和牲口都处理掉省下这一次遭罪受。”

王老栓的大车坏了,他让韩有福的大车帮忙驮了回来,第二天他找到李满堂让去帮忙修理大车。李满堂来到王老栓的家见大车轱辘完全磨断,便同王老栓一起把车轱辘换掉。王老栓叹口气说:“这一换车轱辘,俺又得陪上好几块现大洋。”

李满堂建议说:“给日本人干活,他不给工钱不要紧,这损坏的车辆该给咱补偿补偿,再一个他们也不能白吃俺的牲口。咱俩是不是一起去找日本人要个补偿钱。”

王老栓感觉李满堂说的有道理,等修理好车辆,俩人一起找高保全把想法说了。高保全摇摇头道:“想从日本人那里对付补偿俺看够呛,人家成为占领者和主人了,哪有奴仆朝主人要补偿钱的。”

李满堂有些不甘心说:“咱去问问,他给咱最好,不给咱也没有办法。”

高保全只好说:“那你们就自个去尝试尝试,不过千万不要同日本人顶起来,他们可是一点都不讲理哩。”

李满堂找到村保长王金宝想让他帮忙去问问皇军或者皇协军,王金宝不敢去怕皇军一生气揍自己,便让李满堂自己去找。李满堂说自己不熟悉当官的,坚持让王金宝一块去。王金宝拗不过李满堂,只好陪着李满堂和王老栓一起去找自己认识的一个皇协军连长。连长名叫曹轱辘,了解到李满堂和王老栓的来意嘲笑着说:“死了人皇军都不赔,你死了个烂牲口、坏了辆大车还想指望着补偿,你俩脑子被驴踢了?”

李满堂不服气地说:“俺枣红马也是花钱购买来的,他们吃了俺的牲口好歹也该给个补偿吧。”

曹轱辘斜眼看了看李满堂说:“那你去找皇军试试。”

李满堂只得递上一包香烟央求曹连长帮忙给说说话,曹轱辘点着香烟见王金宝也在帮腔,无奈地摇着头答应与李满堂和王老栓一起去找皇军队长问问。来到皇军队长的办公地点,曹轱辘把李满堂和王老栓的来意同皇军队长说了说。皇军队长问为啥不看好自己的牲口及时修理好自己的大车?李满堂解释说自己生病牲口是被皇协军硬拉走的;王老栓说大车是因为拉的货物太重硬磨断的。皇军队长一挥手指着李满堂和王老栓说:“你们干活的偷懒,不配合皇军修炮楼,不是良民,拉出去重重的打。”

李满堂和王老栓一看大事不好,连忙给皇军队长道歉说:“别,别,俺有眼无珠不该得罪皇军,这钱俺不要了权当犒劳给皇军的。”边说着话边连滚带爬赶快跑了出去。

在日本人的营房大门外,王金宝追赶上李满堂和王老栓埋怨说:“让你们不要来你们偏不信,这下可好,害的俺也被皇军臭骂了一顿,好赔罪哩。”

李满堂欲哭无泪狠狠地打了自己脸面一巴掌骂道:“俺真他娘属驴的脑袋,咋能信这些狗日的?!”

赔偿一分没要到,还差一点被打,李满堂对购买大牲口跑生意彻底死了心,再往后他专心经营起自家的马车店来。入冬的一天,李满堂的马车店来了两位客人,其中一位是过去在保安队的刘队长。李满堂见了连忙鞠躬说:“刘队长,你咋来了?”

刘队长赶忙阻止说:“甭乱喳呼,往后你叫俺刘老板就成。俺们到你店里住两天,你给俺两找一个厢房,再炒三个菜拿一瓶子高粱烧。”

李满堂赶快让姜氏给炒菜做饭,他从货架子上拿了瓶高粱烧酒、带上开门钥匙给刘队长开了厢房门,然后又从炉子上提过来热水壶给刘队长倒在脸盆里让他们洗脸。等姜氏把菜炒好,李满堂端过去,正想走时候刘队长招手让李满堂也坐下来说有事情商量。李满堂只好坐下来听刘队长说话。

刘队长旁边那个年轻人给三个人都倒上一杯酒,刘队长劝说一起喝下酒才说:“李老板,咱们都是老熟人了,过去你照顾俺们刘司令、薛司令都很好,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俺们打谱在你这里建立个地下联络站,你啥也甭管,到时候光负责保证好俺们安全,随时把了解到城里鬼子和伪军的人员物资变化情况告诉俺们就成。你看咋样?”

李满堂打了个激灵,忙说:“你们来入住保证安全那是俺应当做的,有啥事你们只要问俺,俺能知道的就全部告诉你们,真正成立联络站啥的最好甭设立,俺小老百姓就这点家业可经不起折腾。”

刘队长哈哈笑了笑说:“也好,咱先不建立联络站,到时候你能随时把你知道的鬼子和汉奸情况告诉俺们就成。”

李满堂嘿嘿笑了笑说:“这成,这成。。。”

元旦过去一段日子,又一个新年就要来到,狗蛋决定请假与父母过个年顺便把小翠娶回家里。他找到王团长说明缘由,王团长高兴地说:“娶媳妇是个大事情,俺多准你两天假,等办完喜事过完年你再回来。”他又让钱科长把过去欠狗蛋的薪水给结算了一下全部支给了狗蛋,并说这是特殊照顾。

狗蛋换上便衣骑上一辆团部的脚踏车绕道回到了家中。李满堂和姜氏见狗蛋回来非常高兴,立即张罗狗蛋的婚事。姜氏问狗蛋:“你这次回来娶上媳妇是不是打谱不走了?”

狗蛋回答:“还得回去,团长只准了十天假,过完年就得走。”

姜氏叹气说:“你这来去匆匆的让俺们一点准备时间都没有,再说你老栓叔和小翠那里怕是也没有准备好。”

狗蛋说:“这事咱也甭弄大了,光叫亲戚们来吃顿饭就成,万一让小鬼子怀疑上,他们过来抓人就麻烦了。”

李满堂道:“过去有打问你的俺和你娘一直都说你在外面跑买卖,日本人没凭没据咋能随便来抓人。现在关键的是得同你老栓叔商量好,还得赶快联系上大蛋、二蛋和你三叔,让他们提前回来帮助操办操办。”

说完话李满堂跑到王老栓家征求亲家对办理喜事的意见。

王老栓听了李满堂的想法非常高兴,表示完全赞同,唯一担心的就是时间太紧迫,怕准备仓促了许多地方考虑不周全。

李满堂把狗蛋想简单办婚礼的意见告诉王老栓。王老栓不满意地说:“他年轻人能知道啥?结婚大事再窝囊也不能悄无声息地去办吧,让外人见了还不笑话咱。”

李满堂只得同王老栓商讨确定腊月二十八举办婚礼,两家各自筹备喜事。

李满堂从王老栓家出来,立刻去电话局打通了满屯和二蛋的电话,通知他们狗蛋在腊月二十八结婚,要求他们尽早回来;他又找自己的大哥李满柱,让他负责帮助通知自家的亲戚和邻里乡亲,也让大侄子喜来赶大车去黄河口通知大蛋和秋香。大蛋和秋香第二天就赶了回来,一家人紧紧张张忙活了好几天,到了腊月二十七准备事项基本完成,这时满屯和二蛋、小凤一起坐着满屯找的警车回来了。李满堂和姜氏看见自己的大孙子高兴的合不拢嘴,争着要抱一抱,姜氏抹着眼泪说:“好几年不见,想不到俺的孙子已经长这么大了,真是老天开眼呀。”

李满堂乐呵呵地问二蛋:“你还没有给他起名字吧?”

二蛋说:“他姥爷给他起了个名字,叫安生。”

小凤见李满堂脸面有些凝固忙上前解释:“这名字是暂时用的,这次回来就打谱让你给他重新起一个。”

“哦、哦,这就好,这就好。”李满堂不住地点着头,脸面上的笑容又重新显现。

满屯从旁边过来打圆场说:“咱甭见着孙子就高兴的把正事给忘记了,快说说狗蛋的喜事需要俺们做些啥?”

李满堂喜滋滋地说:“一家人到齐了就比啥都好,你没有啥可干的,到明天光给俺负责照顾好主桌的客人就成。”

满屯满口答应,他望了望四周瞧见自己媳妇刘氏躲在一旁正看着自己,忙走过去嘱咐让她把司机师傅领回家给做饭吃。李满堂笑着撵满屯让一起先回去歇息歇息,等到了傍晚再过来帮忙看响门。

满屯这次依旧没有带石姨太回来。他回到家见着了自己的两个儿子铁锁和石头特别高兴,问他们学习没有?两个儿子说有时候去听教书先生给讲讲课。满屯叹口气摇了摇头从皮箱子里拿出新棉衣棉裤给铁锁和石头,让他们换上新衣服新裤子穿,又拿出许多吃的用的和学习用的书籍给铁锁和石头。

刘氏不一会炒好三四个菜摆放好碗筷叫大家一起吃饭,等待司机吃饱饭开车离开后,满屯与刘氏商量想把两个儿子一起带到济南府,找正规学校教育孩子。

刘氏舍不得两孩子都离开自己,只同意让一个去。

满屯劝说半天见拗不过刘氏,只得与刘氏协商确定等过完年先把铁锁带到济南府去学习;石头等过两年再做考虑。

晚上放完鞭炮响过门,李满堂在堂屋和厢房里摆了四桌子酒菜招待帮忙人员,满屯、大蛋、二蛋齐上阵与参加帮忙的乡亲一起高高兴兴吃了顿饭。

第二天,李满堂雇了八抬大轿,让大蛋、二蛋等人陪着狗蛋一起去王老栓家热热闹闹把小翠娶回了家门,紧接着全家人又快快活活过了个大年。初二一大早,在小凤的提议下,全家人高高兴兴来到照相馆照了张全家福。晚上,李满堂把老母亲和大哥满柱、三弟满屯几家人都叫到自己家里,姜氏叫上几个妯娌又带领一帮儿媳妇们帮忙洗菜做饭,忙活了半天做了两桌子饭菜。姜氏给每个孩子盛上一碗杂烩汤,让孩子们吃完饭自己出去玩,剩下的男人和女人分别坐在两张桌子上吃饭。满屯带来了两坛子日本月桂冠清酒让大家品尝。二蛋和狗蛋给每人倒了一碗,大家品尝后都感觉没有多少酒味,狗蛋吐了一口说:“这酒轻飘飘的一点劲都没有,还不如咱自己酿造的高粱酒来劲。”

二蛋批评狗蛋:“你懂啥,这一坛子清酒老精贵哩。”

狗蛋不服气地把碗里剩余的清酒倒到二蛋的碗里呛白道:“那你就多喝些小日本的马尿。”

满屯看了看狗蛋问:“狗蛋,听说你们队伍换防到蒲台县城了,这两年过的咋样。”

李满堂不等狗蛋说话就对满屯说:“好啥,去年日本人占领了蒲台,狗蛋他们保安团早就逃到黄河南岸村庄里躲藏起来了,俺一直劝他干脆回来老老实实种地做买卖,他也知不道哪根筋出了问题就是不听话,光拱直着当他的小破连长,正好,满屯你帮俺劝说劝说他。”

满屯开导狗蛋:“这两年你们队伍不断换防,俺对你也照顾不上,往后要是感觉不行的话你就干脆再回济南府,俺介绍你到警察大队谋个官差,薪水待遇比保安团肯定强。”

狗蛋摆摆头说:“让俺投降给日本人干事、俺不干。他们霸占了咱山东,又打死了俺们那么多弟兄,俺还要给他们报仇雪恨哩。”

二蛋劝说狗蛋:“有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狗蛋你看看,甭说咱山东,现如今大半个中国都被皇军给占领了,往后就是日本人的天下,同他们作对不是被消灭就是被打跑。前一阵子光咱山东就有好几十个司令、包括旅长、团长的都投靠了日本人,就你们小小的保安团还能打得过皇军?你还不如趁咱三叔能说上话,跟俺们回济南府当警察去,好吃好喝少不了你的。”

狗蛋生气地犟起脖子说:“都像你这样,咱们还不被小鬼子欺负死,俺早就考虑好了,俺就是宁可回家种地俺也不给他们当汉奸。”

李满堂见满屯脸面涨的通红,忙端起酒打圆场劝说道:“他就这个犟脾气,来来,咱不同他小孩子一般见识,喝酒、喝酒。”

满屯叹口气、摇晃着脑袋端起碗与大哥、二哥又喝起酒来。”

二蛋用腿磕了下狗蛋道:“过去满灵活的一个人,这几年也知不道让谁给调教成榆木疙瘩了。”

狗蛋又用腿磕回去说:“俺看你二蛋也快被小鬼子调教成坏蛋了。”

酒席间,李满堂让二蛋和小凤把大孙子的名字换成泉生,因为孩子是在济南府出生的,济南泉水多,干脆就叫泉生比较合适。二蛋和小凤满口答应。

转过天,司机师傅开车过来把满屯和铁锁及二蛋一家接上车返回了济南府。大蛋和秋香因为惦记着家里饲养的鸡鸭猪狗也赶着大车去往了黄河口。家里只剩下李满堂老两口和狗蛋及小翠了。李满堂认认真真同狗蛋谈了次话。他埋怨狗蛋不该当着三叔面说那些话,让三叔挂不住脸面伤了心,也堵了去济南府的后路,他要求狗蛋往后不要再去保安团了,一来在队伍里过日子不稳定,成天对抗日本人又同八路搞摩擦很危险;二来家里的马车店也需要帮手;再一个光把小翠自己留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

狗蛋表示做人不能不讲信用,既然答应了王团长就必须得回去。

李满堂见劝说不过狗蛋,生气地直跺脚骂狗蛋犟得像头驴。狗蛋忍不住说道:“爹,难道你忘记小鬼子是咋踢你的了?咱家的枣红马是咋死的?还被她们白给吃了!你难道还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吗?”

李满堂被说到疼处,只好“唉”地一声叹口气,经自抽起烟来。

晚上,小翠也劝说狗蛋甭再去扛枪打仗冒风险了。狗蛋把从团部带回来的薪水交给小翠说:“俺好不容易混到连长这个位置,咋能说不干了就不干,俺想趁年轻再闯荡两年看看有没有发展也赚些个钱,万一真不行了俺就回来。现在家里有你帮咱爹娘俺就放心。往后只要有空闲俺就常跑回来看你,俺还想让你尽快给生个大胖小子哩。”说着话狗蛋就要搂抱小翠。

小翠生气地一把推开狗蛋说:“去抱你的枪杆子吧。”

0

第四十四章 欺辱滋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