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择路>第四十七章 投奔八路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七章 投奔八路

小说:择路 作者:耕耘牛 更新时间:2018/5/31 6:31:59

狗蛋返回乔庄村不久田地里的庄稼开始返青,这正是青黄不接时候。保安团的日子越来越难过,薪饷越发越少。时间没过多久钱科长突然失踪,后来有人听说他投奔到蒲城县城日本人那里去了。王团长一开始不相信,没想几天后钱科长竟然托人捎信过来解释说自己投靠日本人是为了养活一家老小,他劝王团长要看清形势,尽快再回蒲台县城去做县长兼保安警备队大队长,并说在蒲台的皇军队长承诺,只要王团长回去薪饷一分不少,到年底再给增加赏钱,其他官兵照发薪饷。王团长把信拍到桌子上骂:“这个没有骨气的家伙,竟然敢投靠了小鬼子。”

何富财拿起信看了看叹口气说:“民以食为天,咱到现在连薪饷都发不全,他一个小小的政府官员需要养家糊口,再说老婆孩子都留在蒲台县城,他在咱这里咋能安下心来。”

王团长也只能跟着叹口气说:“随他去吧。”

钱科长的逃跑在县公署和保安团内部引起了不小的震动,没多长时间县公署和保安团陆陆续续有二十多人提出辞职回家,也有的甚至连个招呼都不打悄悄逃走了。王团长听取多方意见制定了新的管理办法,行政官员凡是家属留在蒲台县城提出辞职并打招呼的发给部分薪饷,擅自逃跑的一文不发;当兵的一律不准,有逃跑抓回来的除挨军棍关禁闭外,所有欠饷一律清空,不予登记。

六月初的一天,相联络官找王团长说杨司令想请王团长去三旅商量共同联合抗日等有关事项,王团长欣然允诺,他带上狗蛋和朱得旺等几名贴身警卫骑马来到三旅,杨司令热情迎接。晚上,杨司令摆上酒菜叫在三旅当联络官的张主任与几个旅领导一起陪王团长喝酒吃饭。狗蛋与朱得旺及其他几个警卫人员在另一个房间与八路三旅一个姓潘的警卫营长一起吃饭。等到很晚,潘营长站起来说出门解手,出去不一会他却又带领十几个拿着盒子炮的人员进来要缴狗蛋等几个警卫人员的枪。狗蛋大吃一惊正想反抗,无奈潘营长的枪口已经指向了自己,狗蛋只得眼看着潘营长把枪掏走。狗蛋气愤地质问:“你们这是干啥?凭啥要缴俺们的枪?”

潘营长说:“俺们已经得到情报,你们想投靠鬼子,俺们杨司令正在同你们王团长进行谈判,打谱采取断然措施阻止你们投靠鬼子当汉奸。”

狗蛋一听愣住了,感觉有可能八路得到是假情报,连忙解释说:“俺们王团长决不可能投靠小鬼子,你们有啥凭证?”

潘营长把枪往桌子上一拍说:“你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你们一营的徐秉利营长今天早上已经带领他的一营跑到蒲台县城投靠了小鬼子,你们王团长能不知道?”

“啥?徐秉利投靠了鬼子了?”狗蛋吃惊地反问,他琢磨一番摇晃着头坚决不相信地说:“这绝不可能,昨天晚上俺们还在一起说话过。”

潘营长卸了狗蛋的枪并没有把狗蛋等几个警卫人员捆绑起来,他示意狗蛋等几个警卫员坐下后继续说:“不相信那是你的问题,待你们回去就能都知道。现在情况特殊,俺们这样做也是被拍选择,希望你能理解,现在俺就问你们一个问题,如果你们团长暗地里投靠了鬼子你们还愿不愿跟着他去当汉奸?”

狗蛋摇晃着头说:“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俺宁愿回家种地也绝不去当二狗子。”

“那要是让你们当八路打鬼子呢?”潘营长继续问。

狗蛋想了想说:“只要能发下薪饷,继续让当警卫连长,投奔到八路队伍里面来打鬼子俺也继续干。”

朱得旺等几个警卫员也连连点点头称是。

潘营长高兴地拍了拍狗蛋肩膀说道:“对,咱们是中国人,不能让小鬼子在咱的土地上胡作非为、糟蹋咱百姓。那些投靠鬼子当汉奸、助纣为虐的家伙将来绝没好下场。你们等一会,俺过去去看看杨司令同你们王团长谈判的情况如何,如果是误会了回来就把枪还给你们。”

潘营长说着话走了出去。狗蛋与其他几个警卫员大眼瞪小眼地互相望着不知道咋办好。朱得旺不解地问狗蛋:“难道徐秉利这个狗东西真投靠小鬼子去了?咱团长会不会也。。。?”

狗蛋坚决地说:“你不要胡乱猜疑,咱团长是读过书的人,知道该咋做人,凭俺对他的了解他绝对不会投靠鬼子。俺感觉问题就出在他犹豫不决光想占便宜上了,他同薛司令闹矛盾时候就该尽快投奔八路,现在这一耽搁竟闹出这么多乱子,唉。”

几个人只得耐心地等待。过了好一会,潘营长回来了,他乐呵呵地让自己几个手下把枪还给狗蛋说:“是俺们误会你团长了,俺们杨司令与你们王团长谈判成功达成了协议。走,咱们一起去你们团部。”

当晚王团长带领张主任及八路三旅的潘营长和郝营长等好几百名官兵奔回了乔庄村。何富财、八路相联络官、秦帮荣、孙连礼和杨秘书等人正在开会商量对策,见王团长回来,何富财迎过去向王团长汇报说:“你可回来了,俺们正在等待着你哩,徐秉利这老小子偷偷带着一营部分官兵投靠小鬼子去了。”

王团长点点头说:“俺已经知道了。”他向何富财等人介绍八路三旅的潘营长和郝营长并让立刻通知全团连排以上军官开会。等人员集合到会议室,王团长通报了徐秉利带领一营部分官兵投靠小鬼子的情况,之后他宣布:根据县公署和保安团目前面临的问题和困难,自己与八路杨司令商定,带领大家投奔到八路这边,县公署和保安团对外称呼暂时不变,弟兄们的待遇不变;八路派相联络官担任保安团的政委,其他各营派教导员;各连派指导员协助工作,八路郝营长暂时接替徐秉利的防区,帮助保安团打击小鬼子铲除叛徒徐秉利。

台下沉默了一会,孙连礼站立起来问:“弟兄们的薪饷已经欠了好几个月了,咱们投靠了八路,那过去的欠饷能不能给补发下来。”

相政委站起来说:“俺们八路目前也很困难,同志们的伙食尾子也没有你们发的多,但俺们艰苦抗战的决心和克服一切困难的信心从没动摇过。这两年俺们已经发动了三四万户群众去黄河口滩区开垦了大片的荒地,待粮食和棉花打下来收完税就完全能够保障部队的吃饭穿衣问题,咱们保安团也安排在保障范围之内。”

王团长最后说:“夏收快到了,只要打下了粮食,咱们也要把咱自己的地盘税赋收起来,只要税赋一收下来,咱先解决弟兄们的欠饷问题。再一个,咱有了八路三旅的支持,争取多打几个胜仗,消灭掉鬼子和汉奸,把过去丢掉的地盘给再夺回来,咱们的困难和问题就能全部解决。”

秦帮荣忍不住问王团长:“咱们投奔了八路,要是刘司令和薛司令知道了派兵来清剿咱咋办?”

王团长站起来说:“这里俺嘱咐大家,咱出去口要严实些,不能公开说咱投奔了八路,万一暴露了,他们要是来清剿那咱坚决同他对抗,再说咱有八路三旅做后盾,杨司令能打善战,他刘司令和薛司令都领教过,现在潘营长和郝营长又都过来保护咱,咱怕啥?”

相政委也跟着解释:“咱为啥暂时对外还保留过去的称呼,这就是为了坚持统一战线的需要,他刘司令和薛司令没有理由过来清剿。”

朱得旺等几个连排长又问:“要是俺们的亲属和家人也想去垦区开荒种地,八路让不让?”

相政委笑了笑说:“你们现在已经属于俺们八路的人了,只要自己的亲属和家人愿意去开荒种地,俺们还鼓励哩,只要在规定范围内,不但每个家庭能分配分给一二十亩田地,头两年还能享受上减免税赋政策。”

连排长们禁不住在台下热烈地讨论起来,许多人表态完全拥护王团长和相政委的领导。

何富财坐在王团长旁边的椅子上直到开完会也没有表态。

会后潘营长奉命返回了三旅;郝营长带领着他的队伍进入到徐秉利营过去占据的村庄驻扎下来;王团长和相政委及何副团长一起商量着将八路三旅过来的营教导员和连指导员分配到二三营里。

徐秉利带队脱逃使保安团损失巨大,一营剩下没逃跑的小部分官兵只能分配到二、三营里。王团长气愤不过,决心寻找徐秉利把他除掉,他派出除奸队员秘密去蒲台和小营四处寻找徐秉利的下落,怎奈徐秉利防护严密,除奸队员根本无法靠近。但在侦查中却发现住扎在小营和道旭据点里的鬼子和伪军最近经常派出小股部队到各村抢夺粮食。王团长感觉来了机会,他决定派兵把外出抢粮的小股鬼子和伪军消灭掉。

夏收刚过,县公署杨秘书和后勤张主任负责征集粮食和收税赋任务。两人组织县公署人员和各个区公所人员到各个村庄安排收税,收了一段时间,杨秘书和张主任回来汇报:凡是在保安团控制范围的粮食和税赋都能催缴上来;凡是鬼子控制区域的百姓反映鬼子和伪军也派人要粮食,这样下去百姓们无法承担两头的税赋。

如何消灭或赶走鬼子和伪军成了头疼的问题。何富财向王团长和相政委提议说:“如果鬼子和伪军大队人马外出抢粮食,那他守卫据点的人员肯定不多,咱瞅准时机干脆把他们的炮楼给拔了,让他们没有地方住。”

王团长和相政委都说这是一个好主意,立即安排人员着手准备。一日,朱得旺回来报告说驻扎在旧镇的三百多鬼子和伪军大部分外出抢粮,据点里仅留下三十多个人,是个好机会,就是路程远了些,问打不打?

王团长一拍桌子:“这么好的机会,为啥不打。”他和项政委立即组织八路郝营长和孙连礼及狗蛋的警卫连跑步赶往旧镇,在离鬼子和伪军据点附近的村子里隐避下来。王团长与相政委等人换上便衣到据点外围查看了地型,共同商量决定由郝营长和狗蛋等七人伪装成百姓,让附近村庄的“两面”村保长领路以送粮为名赶着三辆大车来到了据点跟前。守卫据点的伪军排长见拉回来了粮食,立即放下吊桥让大车和人员进入。郝营长和狗蛋与“两面”村维持会长赶着大车进入了据点,见到伪军排长说还专门给他弄来了一条香烟和三只鸡,伪军排长非常高兴,乐颠颠地带领几个人进入炮楼去喝水。

炮楼里,“两面”村维持会长把礼品送到伪军队长的手上,与伪军队长拉家常。郝营长狗蛋等七人则按照分工分别不动声色地移动到几个伪军身后,突然掏出盒子炮顶住了伪军排长和旁边的几个伪军。郝营长轻声地对伪军排长说:“俺们是八路,你不要大喊大叫,否则俺们就不客气。”说完话,他给狗蛋使了个眼色,狗蛋有从桌子上拿上几包烟,带领两个手下沿着楼梯登上炮楼顶层,顶层上有两个伪军站岗,见狗蛋上来忙问:“谁让你们上来的?”

狗蛋举香烟点着头笑嘻嘻说话道:“长官嫌爬上来麻烦,让俺把香烟送上来的。”

站岗的伪军见狗蛋举着烟,放松了警惕,两人走过来拿走香烟正想催促狗蛋快下去,狗蛋猛然掏出盒子炮对准他们说:“别动,谁动就打死谁。”

等身后两名队员赶过来缴下站岗伪军手里的枪,又用绳子把两人捆绑起来后,狗蛋迅速把机关枪控制在自己手上,又让手下的队员发信号。

王团长和相政委见炮楼上发来了信号,立即带领官兵迅速向据点冲锋。

据点里的伪军见大批八路官兵向据点冲来,顿时乱作一团,纷纷撤退到各个房间里拿起枪想抵抗。郝营长见此拿枪指着伪军排长的脑袋命令他让手下投降。伪军排长只好按照郝营长的命令行事。伪军们见自己的长官已经被俘虏,又见炮楼全部被控制,只好按照郝营长的命令集中到炮楼门前把枪放下,垂头丧气地举起了双手。

王团长和相政委带领官兵们冲进来,见郝营长和狗蛋已经兵不血刃拿下了据点非常高兴,立即命令官兵把据点里所有武器弹药、各类物资和粮食放到从附近村庄里征集过来的四十几辆大车上,把据点里的房子扒倒,将炮楼点着火,然后押着俘虏赶着大车兴高采烈的地返回了乔庄。整个夏收时节,王团长与相政委和何副团长一起,利用“避重就轻”、“围点打援”、“四方出击”的多种战法,先后消灭了四五股外出抢粮的小股鬼子和伪军,拔除三处据点和炮楼。王团长将俘虏来的伪军经教育充实到各营连,又招收了一些新兵,保安团的实力也逐渐增强。不久郝营长又奉命带队开拔到其他地区开辟根据地去了。

夏粮税赋征集上来,加上又连续打了几个胜仗,缴获了不少的武装弹药及各类物资和粮食。王团长安排杨秘书和张主任清点钱款和粮食,将过去亏欠县公署官员和保安团官兵的薪水全部发了下去;把粮食重新分散到好几个村的“堡垒户”家中隐藏起来,说是以防万一、有备无患。紧接着他又让杨秘书组织起各村的村保长和乡村绅士及各界知名人士召开大会,正式成立了蒲台县抗日民主政府,大家一致选举王团长为正式民主县长。

转过年的二月,八路三旅又内部批准将保安团改编为八路三旅黄河独立团。为了统一战线的需要,黄河独立团对外仍然称呼为保安团。王团长仍然当团长,但八路三旅还给他增加了个清河军区参议、三旅政治部统战室主任的官差。

蒲台县城的鬼子和伪军见八路军和保安团经常袭击、拔除自己的据点,后来又听说王团长被选举正式当上了蒲台县的民主县长,又气又恨。他们也搞了个所谓的选举,把徐秉利推选当上了蒲台县的伪县长。徐秉利当上伪县长后几次组织人员入村抢粮收税不成,眼见自己的伪县警备大队经常遭到袭击、损失不少,便把王团长驻扎的乔庄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向日军队长提出组织大队人马,长途奔袭乔庄的建议。

与此同时,王团长也决定重新恢复一营,他把狗蛋叫到自己办公室说明打谱让狗蛋当一营代理营长争取对方意见。狗蛋怕自己当不好,建议说还是让自己当个副营长合适,营长先让其他人干。王团长摆摆手说:“当前特殊时期,俺看还是你去当一营的代理营长比较合适,俺也放心。你看看俺手下的这几个人,个人打着个人的小算盘,再论资排辈提拔人员,俺怕将来还有向徐秉利一样投靠小鬼子当汉奸的。”

狗蛋理解王团长的良苦用心,他答应代理一段时间看看能否胜任,如果不行再回来当警卫连长。晚上狗蛋躺在炕头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感觉管理一个营要比管理一个连困难多了,加之又是重新组建的一营,人员配置和管理、武器弹药配备、新兵的训练等等一系列问题都需要解决。。。胡思乱想到后半夜,他才迷迷糊糊睡起觉来。

天蒙蒙亮,村庄外突然响起了枪炮声。狗蛋被惊醒,他一轱辘从床铺上爬起来穿好衣服问:“咋回事?”

朱得旺慌慌张张跑进来说:“不好了,小鬼子和汉奸已经把咱们村子给包围了,正在攻打村西门楼。”

狗蛋与朱得旺拿上枪跑出门外,这时王团长、相政委和何副团长等人也跑出了屋子。王团长朝秦帮荣、孙连礼和狗蛋大声喊叫道:“快组织队伍,顶住、顶住。”

狗蛋集合起警卫连的官兵,迅速朝村西门跑去。西门城楼上正在守卫的二营三连官兵们正在拼命抵抗,狗蛋跑到城楼上找到三连连长问:“情况咋样?”

三连长指着护村河说:“鬼子已经用炮火把大门炸坏了,正想强渡防护沟渠打进村庄里来。”

狗蛋当即命令朱得旺带领警卫一排坚决把西门给堵住,他带领二三排在护庄墙上配合二营三连往护庄河沟里拼命扔手榴弹。一阵阵手榴弹在防护沟渠里炸响。鬼子和伪军倒下一片,西门内朱得旺带领一排也冲出门外猛烈开火,鬼子和伪军被迫退了回去。见西门暂时安全,狗蛋和三连长迅速组织人力用麻袋装上土把西门堵上,干了不到十分钟,鬼子突然打过来密集的炮弹,正在与官兵们一起给麻袋装土堵门的狗蛋在爆炸声中感觉眼前一黑,人也随炮弹爆炸的气浪倒了下去。

等狗蛋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已经躺倒在卫生所的床铺上,卞卫东和另外两个大夫正给自己腿部动手术,等取出弹片包扎好伤口,过来探视的王团长问卞卫东:“他伤势咋样?”

卞卫东汇报说:“伤势较重,弹片打到骨头上了,刚取出来包扎好,人是走不动了。”

王团长看了看卫生所满床满地的伤员叹口气命令:“能转移出去的尽量转移,不能转移的隐藏到老乡家里。”说完话,他又带领人员走了出去。

过了半个时辰,枪炮声越来越靠近,王团长、相政委和何副团长等许多官兵都退守到了团部驻扎的寺庙里;后勤张主任刚跑到寺庙门口就被打来的枪弹击中后背当场牺牲。狗蛋知道情况不妙,忍受着腿部剧痛坚持坐起来命令过来探望自己的朱得旺和常运财说:“赶快让王团长他们从地道里撤退。”

朱得旺点头跑了出去,常运财仍然没有走,他找来一副担架要把狗蛋抬上去运走。狗蛋怕连累大家不同意。常运财态度坚决说:“连长,咱弟兄们要活就活在一起,死也死在一块,俺们不会放下你不管。”说完话便叫人帮助一起强行把狗蛋抬到担架上运到了秘密地道口跟前。正在组织撤退的朱得旺见常运财等人抬来狗蛋,立即接过担架,两人一前一后连拖带拉,费了很大的劲才把狗蛋运出了村庄外的地道出口。

出了地道、两人继续抬着狗蛋气喘吁吁向东跑出七八里地,终于摆脱了危险。狗蛋躺在担架上眼看朱得旺和常运财因为抬着自己明显落在了队伍的后面,他心里焦急,猛然想起自己的表哥牟根旺就住在附近的牟王庄村里,便让朱得旺和常运财把自己抬到表哥家里。朱得旺和常运财坚持想把狗蛋抬到八路三旅的后方医院。狗蛋摇摇头说:“你们再这个跑法,俺缝好的伤口就颠裂开口子了。俺表哥牟根旺就住在这个村子里,你们把俺送到他家,等俺伤养好了后俺再去找你们。”

朱得旺和常运财见狗蛋态度坚决,只好把他送到了牟根旺家里。

0

第四十七章 投奔八路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