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择路>第四十九章 粉碎扫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九章 粉碎扫荡

小说:择路 作者:耕耘牛 更新时间:2018/7/3 15:12:33

狗蛋在大蛋家住下没几天便想去黄河口滩地里套兔子打野鸡,大蛋找出隐藏在房梁上的火药枪和铁套,狗蛋问钢枪呢?大蛋叹口气道:“让日本人缴走了。”

狗蛋无奈只好把火药枪擦试一新带上些干粮四处去放套、打猎,接连跑了一个多星期只打回来两只野兔和一只野鸡,他叹口气问大蛋:“这一带野物咋比过去少多了?”

大蛋告诉狗蛋:“前几年咱这里发了大海潮连人带物都被淹没了,光人还死了好几千哩。土地碱的厉害,草木又长不起来多少,野鸡野兔子的肯定多不起来。”

住了十多天,姜氏和小翠想回城里,狗蛋还想再打两天野鸡野兔。姜氏劝他说:“咱家店里光靠你爹一个人忙活咋行,再说你不赶车俺咋回去?”

狗蛋只好赶着牲口返回了县城。临走时,秋香因照看小儿子秋生顾不过来小花,便让小花跟着奶奶一起回了县城。

大年到义各庄开了三天会,回来告诉刘富贵和大蛋介绍说垦区变为共产党八路军掌管了,成立了新的行政委员会,选举了新书记和区长,区里还成了“各救会”、“农救会”、“青救会”、“妇救会”和“区大队”及“特务队”等许多组织,总的要求就是团结一致打日寇,开荒种地抓生产。大年还透露下一步区里要给各村派出工作组,说是要搞什么反奸除霸、减租减息和大生产运动。

到了开春种地的时候,工作组并没有来到村子里,大蛋仍然按照往年的办法继续把大多数田地出租或者雇工种植,自己留下的一小部分田地种上了高粱和地瓜。到了夏收时节,老天爷一直没下一场雨水,去年秋后种植的的小麦干瘪严重,新种下去的高粱和地瓜苗发芽率低且难以保墒。秋香顾不上照看秋生,她把孩子放进小土裤里,除了过几个时辰给孩子喂喂奶,其他时间都同大蛋一起早起晚归天天给秧苗浇水。

等待夏收小麦刚收割完毕,大蛋得到消息,日本鬼子和伪军又开始扫荡抢粮食。县大队刘队长负责组织各村联防队开展“破袭战”和“麻雀战 ”,袭扰鬼子和伪军的扫荡,他号召各村村民实行“空舍清野”,把粮食、棉花都埋藏起来,牲口迁移到偏远地方隐藏起来。

大蛋和秋香得知消息后赶紧把自家新打下的小麦和过去放置在西屋缸瓮的高粱隐藏到地窖里,秋香还想把地瓜干也埋放起来,大蛋劝说:“你把粮食都隐藏起来,鬼子和汉奸打进咱家找不到一点粮食就会掘地三尺,万一把咱的地窖挖了出来,那不就啥也没有了吗!”

秋香只好说:“那咱就给外面缸瓮里放上三五十斤的地瓜干,他们来了咱就权当给小偷偷了去。”

两个人忙活了大半天,把小麦和高粱全部隐藏到三处隐避的地窖里,上面用厚厚的木板和泥土掩埋好,大蛋又在上面踩结实,再用扫把打扫平整,感觉确实放心了,两口子才去田地里继续忙活种植晚高粱和大豆。

晚上吃过饭,大年让刘富贵、大蛋和刘富民分头通知全村男性联防队员集合,跟随刘队长一起去陈家庄西当夜把鬼子新建设的六七里地电话线剪断拆除并运了回来;过了半个月,刘队长又先后组织附近十好几个村庄的联防队员去陈家庄和下河村附近把鬼子和伪军修建好的几十公里的“封锁沟”全部推平。

时间不长,刘队长得到消息有一个中队的鬼子和三千多伪军押着千余民夫和百多辆大车正向义各庄开来,准备在义各庄和太平庄修建据点和炮楼,清河军区直属团命令各营连立即开拔到徐家坝村设伏打击来犯之敌。垦区区委和区行政委员会也命令刘队长的区大队及特务队带领各村的联防队一同前往配合八路挖掩体、修工事、“搞破袭”、和抢救伤员运物资。

大蛋带着火药枪和铁锨、锄头赶着大车跟随刘队长和大年一起前往徐家坝村,路上大蛋担心地问刘队长:“鬼子和汉奸来了好几千人,咱八路军才一个团的兵力,咋能打过他们?”

刘队长拍了拍大蛋的肩膀说:“鬼子和汉奸虽号称来了三四千兵力,其实真正能打仗的也就小鬼子的百十号人,其他的都是乌合之众,等着看好戏吧。”

大蛋不相信刘队长的话,他想起过去何长官的队伍见了鬼子便跑,就是偶然打一仗也是放一阵枪炮照样跳,他悄悄把大年拉到大车上提醒说:“大年叔,打仗的时候咱还是多长几个心眼躲远些,他的话不能全信。”

大年点头道:“放心,俺有数,就咱联防队这些破枪想打也打不过人家。”

到达徐家坝村南,八路郝营长带领徐连长及其他队伍已埋伏在村南公路两侧的青纱帐里。刘队长带队到达后被安排与徐连长派出的一个班前往小王庄村前去侦查,其他区大队和特务队人员在前线跟随主力队伍当预备队负责转运物资和伤员;各村联防队则被安排去邻村隐藏好,等待伤员转运过来再往后方医院送。忙活了一晚上联防队员们十分疲倦,许多人达到休息地点倒地便睡,大蛋把随身携带的被褥铺在大车上也熟睡起来。睡到天大亮,刘队长和两名手下押着一名伪军俘虏来到大年的联防队,让大年安排人员把俘虏押回义各庄去。大年连忙问:“咋抓到的俘虏?小鬼子打过来了?

“这是俺们在小王庄抓的‘舌头’,不过大批小鬼子和汉奸快要撵过来了,你们先派人把俘虏押回去,其他人员做好转运输物资和伤员准备。”刘队长安排完活又急匆匆返回了前线。

大年考虑刘富贵年纪大、刘富民腿脚走路不利索想让他俩押着俘虏先回义各庄。刘富民坚决不同意说:“这节骨眼上了俺不能先退,俺还想找那个伤着俺的鬼子队长报仇唻。”

见刘富民坚决不同意,大年只好让刘富贵带领付光宗押着俘虏先回义各庄,其他人员赶快吃点自己带来的干粮做好准备。歇息了小半个时辰,前面突然响起了爆豆般的枪炮声,大蛋大叫:“打起来了!打起来了!”队员们纷纷爬到高处张望。

狗蛋和大年爬到村子边的一户人家房顶上观察,只见西南方徐家坝村外硝烟弥漫,四处火光冲天、枪炮声响成一片。大年观察一阵敬佩地对大蛋说:“看这打仗的阵式,还是人家八路敢硬碰硬。”

大蛋仍不放心说:“咱赶快做好逃跑的准备吧,一旦郝营长、徐连长和区大队打不过鬼子和汉奸,到时候咱想跑也跑不过人家。”

大年想了想安排蒋世奎爬到一颗大树上负责观察,一有情况立即报告;其他人员则全部集合起来,做好运输物资、伤员或逃跑的两手准备。

不一会蒋世奎在树上大叫:“刘队长他们跑过来了,还抬着许多枪支和伤员哩。”

大年问:“八路郝营长、徐连长他们跑回来没有?”

蒋世奎喊道:“没看见。”

很快,刘队长带领他的队伍用担架和独轮车拉过来七八名在战斗中牺牲和负伤的官兵及缴获的好百十枝步枪。等待八路军卫生所处理包扎好伤员伤口后,在村子里指挥战斗的八路郑团长让大年把伤员和阵亡的官兵遗体及缴获的枪枝弹药拉回后方去。

大年立即带领联防队员把伤员和死亡官兵的遗体抬到大车上,又把枪支弹药放置在独轮车两边捆绑好,伤势不重的伤员也安排坐到大车上,迅速往义各庄返回。

刘富民没有返回,他推着自己的独轮车跟着刘队长跑向了前线。蒋世奎从大树上爬下来,见大年带领的联防队员早已跑远,拿不定主意正犹豫时候见八路又一只队伍奔往前线,他一咬牙拿上自己的火药枪也跟着参战将士的后面朝前线跑去。

大年带领联防队员跑到义各庄,把伤员和阵亡将士的遗体交给八路军后方长官,又把枪支弹药拉到仓库里放下,在放置枪支的时候,大年和大蛋趁八路管理人员不注意让村民悄悄都把自己的火药枪与缴获鬼子及伪军的钢枪换了换。

完成了运输任务,大年又带领联防队返回前线,这时前线的枪炮声越传越远,徐家坝村的枪炮声已完全停止。大蛋见刘富民和蒋世奎一人赶着一辆大车与县大队队员一起正满头大汗在搬运缴获的枪支弹药和物资忙跑过去问:“小鬼子和汉奸被打跑了?”

蒋世奎兴奋地说:“刘队长刚统计完,这一仗打死了五个鬼子、六十多个汉奸,还抓获了三四十个俘虏哩。”

刘富民喜冲冲地说道:“没想到八路这么厉害,光枪就缴获了三百来支,还有一门小炮、两挺机关枪哩。”

大年看了看刘富民和蒋世奎赶着的大车问:“这大车也是缴获的?”

刘富民又回答道:“可不,还缴获了二十多辆大车唻。”

大年看了看被缴获的大车都有县大队的人员在负责看管只好转过头命令自己的联防队员说:“大家一起下手,把战场大扫干净,把枪支弹药和物资都运回去。”

忙活了一整天,大蛋跟着大年来回奔跑了好几趟把全部伤员和枪支弹药及物资运回到义各庄,完成任务正想回村的时候,八路后勤主任和仓库管理员带着火药枪找到大年和大蛋,把村民们偷换的钢枪又换了回去;刘富民和蒋世奎赶着的大车也被要了回去,说是八路军有纪律:一切缴获要归公。

见八路后勤主任和仓库管理人员走远,大蛋不满意地对大年说:“咱白忙活了一天,过去何长官还给咱们奖励哩。”

大年叹口气说:“都说是八路穷,俺看这话说的有道理。”

刘富民忍不住学着八路后勤主任腔调嚷嚷道:“奶奶的,还一切缴获要归公,俺看就是死不出息。”

过了不到一星期,大年、刘富贵、大蛋被通知去义各庄开会,区里点名让刘富民和蒋世奎也参加。会上八路杨司令宣布在最近几次战斗中消灭了大批鬼子和汉奸并夺取了敌人许多据点,彻底粉碎了敌人对根据地的扫荡,根据地人民政权更加巩固和扩大。在反扫荡战斗中,八路军各级指战员英勇作战奋力抵抗取得了伟大胜利;各级地方政府和广大群众也给予了有力的支援,取得了很大成效。会上杨司令对在反扫荡战斗中有功的集体和个人予以表彰奖励。

刘富民和蒋世奎披红带花上台受到了表彰奖励;大年代表村联防队也得受到了表扬。会后刘富民和蒋世奎每人领取到一辆奖励的大车和两匹马。刘富贵和大蛋看着既羡慕又眼馋。大年专门讲解道:“上级可是嘱咐了,牲口和大车是交给你俩看管使用的,一但打开了仗队伍里需要调用时候这财产还是公家的。”

刘富民呵呵笑着说:“只要让俺使用就成,嘿嘿,这下俺拉货豁地省力气多了。”

刘富贵走到刘富民跟前说:“你这牲口也得给俺使用,不然俺就告发你骂八路的事情。”

刘富民赶忙用胳膊捅了捅刘富贵悄悄说:“甭乱咋咋呼呼,你是俺哥俺还能不让你使用吗。”

到了秋后,老天爷仍然不肯下雨,通上游的沟渠也正经没来过几次水,田地已经出现龟裂,豆子和晚高粱收下来的更少,秋香眼看打下来的庄稼寥寥无几,焦急地问大蛋:“今年干旱太厉害,打下来的粮食不够吃的,这小麦咱种还是不种?”

大蛋道:“不种咱明年吃啥?咱家地窖里不是还有藏粮吗?拿出来咱渡荒管够。”

大蛋和秋香把夏天收下来的小麦当做种子拿出来播种到田地里,望着缸里所剩不多的小麦,大蛋叹口气对秋香说:“咱家都这样了,其他人家更够呛,俺估计用不了几天,怕是又有逃荒要饭的了。”

元旦前,屋子外下开了大雪,大蛋和秋香怕回县城的路不好走,加上又担心秋生被冻着便没有去爹娘家过年。几场北风刮过,时光转眼就过了年三十。春节这天,因为粮食欠收,村民们收成不好,家家户户新年比较往年清静了不少,村里放鞭炮的几乎没有几家。许多家庭不但饺子没能吃上,想吃高粱饼子都成了问题。

刘富贵和刘富民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两人找到大年想赊些粮食渡荒年,大蛋摆摆手叹口说:“去年大旱,俺家的粮食也没打下几斤哩。”

见大年不愿意赊粮,刘富贵和刘富民只能让他去找找区里的长官看能不能赊些粮食帮老百姓渡难关,同时也要求免除赋税,大年说:“俺看八路也够穷的,他们的新政府刚成立不长时间,咋能有粮食赊给咱们。”

刘富贵提议说:“唉,这可咋好,万一他们不但没粮食赊给咱,再让咱缴赋税那咱百姓们就没法活了,到时候你可千万要顶住。”

大年决定叫上刘富贵和大蛋一起去区公所去找陈宝顺反映情况请求帮助。顶着鹅毛大雪,大年赶着毛驴车跑了大半个时辰来到了区公所找陈区长,那里的人却介绍说是陈宝顺因为过去当过汉奸又给国民党反动派当过官属于汉奸和投机钻营分子年前已被开除了,现在的区已经改成乡了,乡长姓韩,是上级派下来的。大年听了介绍一下呆立起来,大蛋见大年在犹豫便问:“咱找还是不找?”

大年没有回答,刘富贵焦急地催促大年道:“咱大老远来了为啥不找,你要是草鸡了俺带头去说。”

大年只好同意一起去韩乡长办公室去说说看。到了韩乡长办公室,大年让刘富贵领头敲门进入,韩乡长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壮汉子,见刘富贵等人进入后问是哪个村的?来有何事?

刘富贵介绍说大年是村保长,他让大年说,大年推脱一阵只好说主要村里的百姓来反映情况,自己是跟着一起来的。

韩乡长看了看大年、刘富贵和大蛋说:“有啥情况需要反映你们尽管说。”

刘富贵鼓起勇气把村子里因为干旱庄稼欠收、村民们年后吃不上饭等情况做了汇报,恳请政府考虑实际情况免除赋税、赊粮帮助百姓渡难关。

韩乡长点头表示说:“去年咱这一带干旱庄稼欠收,群众生活困难,这事俺们已经知道了,政府正在考虑解决这些问题,过几天区里派工作组进入各村帮助群众开展反奸除霸、减租减息和大生产运动,让贫苦农民得到更多土地,减少群众的各项负担,争取今年农业生产大丰收,群众收入有大提高。”

刘富贵高兴地说:“韩乡长,你这一番话让俺心里亮堂了许多,百姓们就盼望着有这一天。”

韩乡长拍了拍刘富贵的肩膀说:“你们回去后要发动群众配合好工作组开展工作,要让群众知道,俺们共产党人是解放劳苦大众给他们撑腰壮胆子的,一定会让贫苦农民翻身做主人。”

从韩乡长办公室出来,刘富贵乐呵呵说听:“俺听韩乡长的意思,这一次新政府肯定会考虑照顾咱们渡过难关,这样的话赋税也就能给咱减免了。”

大年铁青着脸面一言不发,回到村口大年说自己还有事情让刘富贵和大蛋下车各回各家,他自己赶着毛驴径直回到自己家里。大蛋感觉出大年有心事,同刘富贵分开后,连忙又跑向了大年家问大年:“大年叔,俺看你脸色不对,你是不是从韩乡长话里听出啥名堂了?”

大年深叹口气说:“要变天了,你听不出来吗?新政府一成立就把陈宝顺这些旧长官全部都给开除,俺这个干过村维持会长的怕也是蹦跶不了几天了,唉,俺感觉开展这所谓的反奸除霸、减租减息和大生产运动实际上就是冲着咱俩来的。”

大蛋不明就里又问:“俺就是个光知道种地的小老百姓,他们搞反奸除霸、减租减息同俺有啥关系?”

大年摇摇头道:“怕是过不了多久,咱俩的田地就会被这些穷棒子们分了去,最起码也会让咱俩减租减息,谁让咱俩当初开垦的田地多还出租给别人种哩。”

大蛋不服气说:“田地是俺自己开垦出来的,也有县衙门手续,他们凭啥对付咱。”

大年苦笑着说:“你忘记了咱俩为了躲避税赋,田地登记在册的才一小半,其他不在册的就属于非法用地了。再一个这些登记都是旧政府搞的,新政府还不一定能承认哩。”

大蛋生气地埋怨道:“新政府一来就管闲事,搞这些破运动有啥意思。”

大年叹口气又道:“人家说要解放劳苦大众哩。唉,俺琢磨着等工作组一来往后咱俩就没好日子过。”

大蛋仰起脖子说:“他们再咋运动也不能不让咱种地打粮食吃饭。”

0

第四十九章 粉碎扫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