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的挺进团>第十四章 遗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四章 遗骸

小说:我的挺进团 作者:四月九 更新时间:2017/3/20 17:03:28

我还是决定继续往深处转移。

究其根本,这里还是距离日军的防区太近。我们虽然省略了两天的盘桓,直接来了把抵近侦察,却发现,根本无法展开有效的活动。

邵参谋等人研究了一会石头,实在没个头尾,我们又不是地质学家,也难得判断出这东西是暴雨山洪冲下来的,还是人为所致,索性也就不管那么许多了。

一夜无话,静待天明。

龙蛋还是杳无音信,众人都没说什么,但是心中不免有些烦闷。无论这厮是死是活,就眼下的情况看,对我们来说都不是好的征兆。我招呼几个家伙细细抹除了我们在这宿营过的痕迹,就爬上了一颗大树。

另一边,是我们应该到达的真正集结点。我们不知道这边的暗桩留了什么有用的东西在,但至少,不会是什么坑爹的玩意。

这次我打头阵,带着阿金和孝子第一个钻进了密林。后面的几个脑袋远远的缀着,如果情况不妙,至少不会被一窝端了,多少能跑回去一个报信的。

潮湿,闷热。

直线进入是个好法子,可惜我们没那个胆子。我规划的路线是个弧形,在这种密林的带绝对带着点作死的意味,但是,好在我们是军人,训练有素的军人。

汗水很快浸透了衣服,贴在皮肤上又粘又滑,我恨极了这地方,人进了这里,体力消耗至少是平常的两倍以上,水分消耗的堪称巨大。

阿金两个跟的很紧,他们年轻,却不代表体力更好,尤其他们都是新兵出来的,未必懂得如何在急速前进中很好的保持体力。

但是我依然没有放缓脚力,潜意识里,我把这种事当作考验,同时,也是一种保护。我想,如果真的被干掉,那一定该是我,我就这么想着,脑子里带着点自杀挑衅的味道,没头没脑的玩命往前冲。

“队,队长,太快了,你慢一点!”孝子的体力着实不太好,这会已经是满头大汗。

阿金咬着牙不吭声,不过看样子也坚持不了太久。这小子最近处处以我为标尺,暗暗的模仿了许久,我也不在意,我又不是什么好东西,只保佑这小子学成以后,不要变的更操蛋就好了。

猛地,我死命刹住了脚。

后面两个一个不防,直接借着惯性扑到在地上,然后就是大口的吸气和转瞬而来的拼命呕吐。

是的,我也想吐。

极为浓烈的腐朽气味仿佛能顺着皮肤灌进大脑。这种感觉我只有过两次,一次是某次战役的时候,日军肆无忌惮的发射的毒气,那刺激的味道让我现在回想起来都忍不住全身痉挛,想要在地上抽筋打滚。

另一次,在我还是新兵的时候,在二大爷的带领下,掩埋一群被鬼子屠杀的村庄里发现的尸首,尸臭,浓重的尸臭。

或许这里的密林给了细菌加速腐败的过程,充满腐败落叶的地面上,一颗颗烂穿了的人头睁着空洞的眼窝,正死死的和摔在地上的孝子对视着。

我没说话,实在说不出什么,只是如果这两个家伙谁敢发出一声喊,我绝对会条件反射一刀抹了丫的脖子,危险,从未如此抵近我的胸膛,很是搞的我有些神经紧张。

还好,这两个家伙虽然吓得不轻,却都不是很怂,牙齿死死咬着手,哆嗦了半天,愣是没发出半点动静,倒让我着实有些意外。

我顺着这块半沼泽的地方往里瞧,目光所至的地方,或深或浅,都有些露出的骨头茬子在探头探脑。挥手示意阿金返回和剩下的家伙打声招呼,就继续一个人往里摸了进去。

这味道呛的我脑仁儿生疼,走了没多远就再没力气看下去了,沿路都是骨骼的残骸,死的七零八落。

我扭头看,吐的不成人形的孝子此刻正哆哆嗦嗦的把一个防毒面具扣在脸上。于是暗骂了自己一句傻逼,怎么忘了现在鸟枪换炮,还有这先进玩意了,当下也掏出面具扣在脸上,虽然经过过滤的空气味道依旧不太好闻,但也比刚才胜似百倍的舒爽了。

邵参谋几人过来的很快,无一例外的脸上都扣着防毒过滤的家伙。小金子就是细心,就算吓的腿软还是脑子不乱,我越来越欣赏这小子了。

所有人都是标准的战斗姿态,自然的排成了队形。邵参谋和牛匪围了上来,查看着这些烂的掉渣的尸首。隔着个面具我都能瞧见牛匪脸上那嫌恶的德性以及满嘴不绝于耳的,FUCK。

这也难怪,美国佬哪见过这个,也许被炸碎了的新鲜肢体他们见了很多,但是这种完全烂穿了的,估计也是头回瞧见。

二大爷没带着面具,对他那被毒气熏废了的鼻子来说,没有必要。这老家伙东转西看,然后拍了拍还在愣神的大脑袋。

“脑袋,去,拣看着还新鲜的挖两具上来看看!”

大脑袋立刻表现出了极大的崩溃和不满,于是我赏了这厮一脚,他透着两片玻璃镜子看了又看我们几个,同样跳起来一巴掌扇在倒霉牛的脑袋上,抓了个壮丁。

整个队里,他能欺负的也就这厮了。倒霉牛同样精神斗争了半天,这种挖坟掘墓的事--当然,如果这地方算坟墓的话,实在有点让他这个老实人难以下手。可是长官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至于违抗的结果,我想没人比他更清楚。这也就是龙蛋不在,不然在这厮的想象里,没准这会已经和地上埋的家伙们躺一起去了。

我们全都远远的退开了。

鬼知道下面是怎样一种惨状,这种能造成永久大规模心理创伤的事儿,是个正常人都得躲开八丈远。牛匪泰勒更是对二大爷的命令完全崩溃,各种why了半天,不过连阿金和孝子都没空搭理他,就是远远的盯着看,冷的像个死人。

腐质层非常的好挖,很快掘出了一个深坑。大脑袋恶心的够呛,我们都不去想象他到底看到了什么震撼神经的场面。至于倒霉牛,挖到一半就已经狂奔的一边摘了防毒面具大口大口的呕吐,吐的胆汁都喷出来了。

空气中的臭味更浓了一些,我想也许是我们的心理作用更甚。

邵参谋一如既往的皱着眉头,死硬的毫无表情。很快,大脑袋清理出了一具尸首。我刚想过去查看,没想到他快人一步,直接蹲到旁边开始了“尸检”。

与其说是尸检,倒不如说是“捡骨”。能烂的,不能烂的基本上已经烂光了,衣服什么的更是想都别想。二大爷也晃晃悠悠的溜达了过去,除了警戒哨,能动弹的都围了上去。

这明显不是日本人的尸体。

身材高大,骨骼粗壮,更重要的是,一个金属质地的身份牌。

我们都看向牛匪,这厮已经快晕过去了,哆嗦着手指头在身份牌上抠了半天,才勉强摸索出字迹。

托马斯文森,美军第二空骑队,就是这具尸骨的主人。

我们面面相觑,这么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深山老林里,竟然埋着一具美国盟友的尸骨,也算见了洋鬼了。

我又看向邵参谋,毕竟如果是空军的话,坠机记录还是有的,美国佬对战死的士兵绝对做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在这方面也从来不吝啬对盟国的求助。

邵参谋摇了摇头:“据我所知,没印象。”

牛匪泰勒更是崩溃:“上帝啊,第二空骑队是什么鬼编制,该死的,为什么我们的人会被埋在这肮脏的沼泽地里腐烂生蛆!”

我和二大爷对了一眼,得,感情哪国都有不能抖出来的执行秘密任务的部队。天知道这位托马斯先生生前执行的是什么作死的任务,最后落得一个身死异乡,虫吃鼠咬的下场。

不过,眼下不是感怀死者的时候。

若是鬼子的尸体,我们倒也不介意把他继续扔在这烂着。只是好歹这算是盟军的遗体,旁边还杵着牛匪这么个盟友,我们总不好管挖不管收拾,任他继续在这遭这份身后罪。

征求了牛匪的意见,火化是肯定没戏了,我们都不想挨炮弹和被围剿,再说现在还带着任务,活人没准哪天都一颗子弹去见上帝了,背着个死鬼的骨头简直是在搞笑。商量了半天,还是孝子出了个主意,先找颗干爽的树挖个槽子,把遗体放进去,等胜利了我们再来接这位盟军英雄回家。

牛匪纠结了半天,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也就爽快的同意,顺便收走了身份牌。我们看的好生羡慕,娘的,打了这么多年仗,死的没名没姓的家伙多了去了,天知道这帮为国捐躯的倒霉鬼的魂能不能自己飘回故乡。

有了这场变故,我们没敢再挖。谁知道牛匪的老乡在这撂了多少,挨个拣一遍骨头我们也不用干别的了,直接拍拍屁股回对岸算球了。

地图上标识的暗号树已经不远了,我们实在想不通暗桩为毛要把我们往这鬼地方领。牛匪自告奋勇要打头阵替换我,我自然乐的清闲一会,就和邵参谋走在后面,私语了一会。

“老邵,怎么看,和咱们这任务有关?”

“不好说,图基本上是美国人绘的,长官部的参谋充其量打打下手。”

“也就是说,美国佬特意把咱们引到这?这边的暗桩不会也这么配合吧?”

邵全胜瞄了一眼走在前面的牛匪,声音压得更低:“没人告诉你这边的暗桩也是美国人留下的?”

我差点咬了舌头,骂娘的话挂在嘴边几乎要喷出来。

这么重要的事儿,当然,没人他娘的告诉我。早知道是这样,我就该把范饭扔过来,这种两颗鸡蛋上跳舞的事儿是他的强项,这下好了,感情长官部和内应接头和美国佬所谓的截取密码本,基本上就是他娘的一个任务!

姥姥的,试探老子对党国的忠诚度需要这么玩吗?

我又嗅了嗅四周渐浓的腐臭味儿,这趟任务,越发的不简单了。

2

第十四章 遗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