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和平使徒>I can~t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I can~t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小说:和平使徒 作者:非洲鬼使白 更新时间:2018/2/11 20:18:28

赵天耳中听不见一丝声响,啸尘愤怒而又不敢大声的咆哮对他毫无作用,他驮着背站在道路中央一言不发,而就在街道的另一边不到百米处就是图阿雷格军的队伍。

赵天举起枪伴随着躲在了建筑物中惊讶的一言不出的脸扣动了扳机。

马刺波动了几块混凝土块,与周围及其不匹配的长筒靴在地上不断的乱动踢着周围的石块,往上,军大衣和贝雷帽让这个人在黑色的队伍中格外显眼,墨镜下的眼睛往边上一看去。

“你怎么这么有好心情来看我啊?杰克。”是凯恩在说话?。

“你穿衣服的品位还是那么差劲啊。”

“你好意思说我么?疯子!你来这里不会是来说这个的吧!”?

“闭嘴!

凯恩闭上了眼睛但同时也停下了说话的声音。

”你要学会享受生活!虽然你已经活不了多久了,我最好的朋友。”

身边不断走过的黑色士兵把他们夹在了中间,但有给他们留出了空地。

队伍不断的奔向远方,刚才传来枪声的地方,凯恩和“杰克”都一言不发,但最后还是凯恩开了口。

“我现在不想见任何人。”

“我知道,所以我也只是顺便来看看你。”

“那你请回吧!我还有事要忙呢!”

说完凯恩转身跟着队列走开。

“嗯……”

杰克皮鞋上沾了一些泥土,脸上的红白油彩也擦掉了不少,他笑了,笑得十分诡异。

“真实完美的组合拳啊!生活上的问题侮辱了军人荣誉?我建议你赶紧死在某个角落,起码会被国葬的。

凯恩一顿,随后头也未回,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这个人的声音随后一直跟着凯恩的耳朵转悠,但凡是个人都能看出来这个人呢精神不太正常。士兵们绕过他的身旁向前冲去,而凯恩此时却已经成为了这股“潮水”中的一个,那个衣着怪异的人影消失了,如同他来到的那般奇怪。

赵天开枪吸引住了黑色士兵的注意,他肯定不是想要害死啸尘他们,赵天开那三枪马上就被盖住了,子弹如同吹来的风一般完全封锁住了他们的胡同。

“你在干嘛!?”啸尘近乎咆哮的喊着!紧靠墙壁的身躯一振,一阵尘土掩盖住了他的身躯,火星士兵的榴弹击穿了墙壁,白色的烟雾笼罩住了他们的全身。

赵天将一枚榴弹塞入侵了发射器当中,随后飞身穿闯入胡同内,烟雾散去了,枪声也随之越来越弱,赵天端起枪对着胡同后边的墙扣动了榴弹发射器的扳机。

“轰!”砖墙倒了一半,赵天飞奔过去,一脚踹了下去,胡同尽头的砖墙轰然倒塌。

顾啸尘耷拉着的头抬了起来,离他肩膀处不远的墙上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洞,而此时他的头上被白色粉末与红色液体涂满了。

胖子正端着机枪向着道路上那团黑色倾泻子弹。

一股力量把顾啸尘拉了起来。

“我把后墙炸开了。”

“疯了吧你!没炸到自己人么?”

“你们快点给我跑。”

“什么?”

“我命令你们撤退!”

“你怎么了!一起撤走啊!”

“闭嘴!”

“顾啸尘!”

“你他妈怎么啦!”

“记得我跟你说过我父母的事情么?”

“现在不是....!”

“闭嘴!”

“我骗了你们,而且骗了三年,我根本没有父母,我只有一个哥哥,但他早就死了,战争开始时就已经死啦!我也死了,我死在了广场上的血泊里,我和大哥死在一起的!”

“你在说什吗啊...”

“我从没把连队里的战友当过什么亲人,连手下都没有!因为我知道你们迟早都要死,而你活下来了,你到最后了,很好。”

“....”

“三叉戟行动将是对侵略者的最后一击!而我,旗手连队的队长赵天上尉,也应该英勇的死去。

我早就盼望着这一天了,放心吧不会有人记得我的,上面应该会让你替代我吧。”

赵天瘫软在了地上背靠着墙。

“对不起,但我不认为战死的兄弟们会恨我。(笑)”

“没人会。”

“任命顾啸尘为旗手连队代理队长。你们走吧。”

“....”

顾啸尘向着塌下的砖墙走去,季洁,胖子,和剩下的两名士兵也在片刻停顿后跟上了。

颜色站在了赵天身旁。

“你还想让我背你走么?。”

颜色双手抓住了赵天的背,富有弹性的胸脯顶住了赵天胸前的携行具(拥抱赵天没有抗拒)。

“我预计你没几秒钟可以跑了。

“季姐记得你的生日呢。大家...还准备给你过生日,在结束以后...”

“我...也记得你。(笑)”

“嗯..你...”

“嗯....你还真残忍啊。”

颜色飞快的起身向着缺口跑去。

“嗯...哈...."赵天摸了一下嘴巴。手指上的灰尘沾了上去。

赵天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点开了音乐,从腰间拿出了手枪对准了胸口。

“仔细想想我真是个恶魔呀。”

那一天是血腥的一天,在韩国境内的某处,一声枪响无人在乎。

一阵音乐无人欣赏。

我凝望天空,把繁星细数,然后想,自己究竟为何物?

我满怀忧伤,还是充斥着痛苦?

又或许,这就是爱呢?

我独自一人走在街头,借问每一个我熟悉的孩童,明天会是晴天,还是雨天?

哪一种将会出现?

我无法向昨日告别啊,我的朋友!

我就这样一直到最后,在这无尽的黑暗中,已无其他路可走,就让这束光指引我到昨天,只有那儿我才能找到,内心的澄净,没有煎熬,还有,我曾任其远去的梦想,也只有在那儿,我会找到我寻觅的欢笑,就在前往昨天的路上。

为什么世界上的人都不明白,最美好的事物随手可得?

一点点笑语,一个拥抱,一个笑容,一个…你给我的吻…。

我跪倒在地,我哭了又哭,爱啊!请不要把我抛弃!

幸福与快乐,请再多留一会儿吧,就让时间也别再流逝,我无法向昨日告别啊,我的朋友!

因为我所知的美好已成过去,我就站在这里,无论什么都尽管来吧!

任凭那时光流逝,将昨日更替!

只有那儿我才能找到,内心的澄净,没有煎熬,还有,我曾任其远去的梦想,也只有在那儿,我会找到我所寻觅的欢笑,就在前往昨天的路上。

在火星排外运动最激烈的时期,赵天父母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而将赵天藏入了垃圾桶,夫妻二人却被排外的图阿雷格人撕裂成了碎片,而赵天也看着这一幕,后被联邦救援队的赵夺印所救并收养,见他无名无姓取名赵天。

要说图阿雷格总督区平叛时期在鼎盛时期火星的起义军也好叛军也好,近百支,但这也仅仅是数字而已,很快就开始兼并融合,数字迅速变少。

最后只剩下总共两支。

总的来说,这两支队伍很好分,出身不同,分别是“黑棋军”“红旗军”

“黑棋军”出身平民起义,而红旗军出身军队叛乱,而这个疯子就是,原总督区中央指挥部总参谋长,“校官”

0

I can~t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