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七国志>第一章 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始

小说:七国志 作者:年上御姐控 更新时间:2017/2/28 20:56:04

开篇:骑兽之势,必不得下!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乱世英雄,江山美人?罢也罢也,黄粱一梦!

黎明,玄武门外。

一身戎装的年轻武将站在房顶上,他右下方的街道上尽是人马俱甲的重骑,马蹄上都裹着麻布;最前面的一员小将不停地哈着气,身后的骑兵也都瞪圆了眼睛目视前方,沉重的呼吸此起彼伏。

房上武将的手不停地抖。

这时,玄武门前一只火箭冲天而起。

武将瞪大眼睛,用颤抖的右手用力拔出剑,指向皇城,大吼:“敌人就在太极殿!”

“啊啊啊”下面的骑兵大叫着发疯一般向城门冲去,“隆隆隆”马蹄声震耳欲聋。

数年前,长安,周国的国都。

正月十五的天还很冷,街边的积雪仍未融化。夜幕未至,但街面上早已灯火辉煌,中轴线上的朱雀大道尤为热闹,不论是穷人还是富人都走上街头欢度佳节,人头攒动,摩肩接踵,好似一派盛世景象,但街上时来时往的卸甲军士却又暗示人们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光鲜华丽的街景背后,亦藏着阴暗的一面。街边一个角落,一群乞丐正在哄抢地上的馒头,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一边扔馒头一边嚷嚷:“吃吃吃,韦相公赏你们的。”

众乞丐纷纷回应:“谢谢韦相公。”“韦相公大好人哩。”“韦相公定要长命百岁啊!”

大道上,数匹马飞奔而过,马上的骑士大声嚷嚷:“滚开!滚开!给大公子让路!”

行人纷纷避让,一个汉子小声嘀咕:“呸!狗仗人势!“

旁边的汉子小声劝道:“嗨,小点儿声,晋国公府上的人咱可得罪不起啊。”

那群乞丐不远处跪着一个十八、九岁的后生,衣衫褴褛,却也是个书生打扮;消瘦,面色发黄,但却跪得笔直,他面前铺了一张写满字的白布:鄙人楚昭,未及弱冠,落第三次,慈母病重,家徒四壁,无力求医,但求恩人,施舍钱财,救命之恩,楚某必当重谢。

有的行人心软,施舍个一二文,楚昭跪了一整天,得了数百文,但这远远不够,没有二三两银子,谭神医是请不来的。楚昭的腿都跪麻了,肚子也饿得慌,但也只能哈出阵阵白气。

忽见一队车马迤逦而来,周围尽是高头大马,左右还有数个仆妇护着一辆华丽的马车。浅红色的纱帘遮着马车四面,里面隐隐坐着两个人,是两个妇人!

忽听得有人喊道:“这么华丽的车仗,肯定三大家中的一家。”

不少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纷纷伸长脖子观望。

一个大嗓门:“俺认得,这是萧家娘子的车仗哩。”

人们来了兴趣:“哦,萧家娘子,不就是生意都做到塞外的萧氏商会的会长么。”

一个胖妇人压低声音:“俺听说萧娘子都已经过了双十年华,却还未找个夫家,真是个奇女子哩。”

有人附和道:“是的是的,不过那萧家高门大户,萧相公也自有打算。”

马车上坐着两个女子,其中穿锦服的女子,高耸的胸脯将衣料撑起,如玉的肌肤比那剥壳的鸡蛋还嫩,比那皇宫的贵妇还端庄高贵,一张鹅蛋脸,下巴略尖,仿佛是从画中的仙女一般;另一个穿着襦裙套着小夹袄的年轻女子,坐姿同样很端正,但面若冰霜,眉宇间散发着逼人的英气,她的胸脯比锦衣女子更大,让人联想到木瓜这种水果,她浑身上下给人一种可远观不可亵玩的感觉。

纱帘撩起一角,露出了锦衣女子那明眸皓齿的小半张脸,她用极有穿透力的目光从人群中一扫而过,她在楚昭身上扫了一眼后,便放下帘子。

锦衣女子目视前方道:“福伯,你去给那小子送三两银子。”她的声音很干练,又十分好听。

前面传来中厚的声音:“好嘞,小姐,我这就去。”

名叫福伯的中年男子小跑过去,在楚昭的诧异中将三两银子递给他。

楚昭瞪大了眼睛,他失声道:“这这这……”

福伯看了看白布,微微一笑:“后生,快去给你娘看病吧。”说罢,转身离开。

楚昭还愣在那里,他看了看手中的银子,终于明白过来了,他冲着福伯喊道:“敢问恩人贵姓?”

福伯头也不回道:“我家小姐姓萧。”

“萧家……,楚某有朝一日定会重谢救命之恩。”他向马车中的倩影重重一拜。

马车中的冷颜女子哼哼道:“一两就够了,小姐为何给他三两?”

萧氏微微一笑:“红娘,你不懂,今日能助他渡过难关,若他日发达了,他会忘了今日萧家的恩情?”

名叫红娘的女子答道:“原来如此,小姐眼光真是长远,我什么都比不上。”

萧氏瞟向她的胸脯:“你这里不是比我大么?”

红娘脸唰的一下变红:“哎呀,小姐,这是在大街上呢。”

萧氏掩嘴轻笑。

楚昭收拾好东西,突然,他被一个尖嘴猴腮的瘦子撞了一下,那人急忙道歉,他没管那么多,急冲冲朝城南的家中奔去。

最南边的城厢,是一片穷人的聚居地。房屋大都很破旧,街道既窄又脏,一旦下雨,泥泞不堪。

楚昭兴冲冲地推开自家陈旧的门,向屋里大喊:“娘,我回来了,您有救了。”

屋里空荡荡的,一张桌子,两把竹椅,残破的灶建在角落。一张打着补丁的灰帘子将空间一分为二。

一个黑胖的妇人撩开帘子走出来,又惊又喜:“小昭,你可回来了。”

楚昭急道:“王婶,我娘怎样了?”

王婶叹了口气:“唉,你还是去看看吧。”

楚昭一听,大步跨进里屋。

床上,头发花白的中年妇人盖着薄被,她也很瘦,脸色苍白。楚昭心如刀绞,他知道母亲独自将自己养大耗费了太多心血,若不是契胡人南下打草谷,父亲也不会死,母亲也不会带着他一路乞讨至长安,可恨的契胡人!

“母亲,孩儿今天遇到了恩人,您有救了。您看、您看,钱就在这……”他掏钱时突然愣住了,“钱呢?我的钱上哪去了?我明明揣在兜里的啊,不对,不对,就在我兜里,怎么会不见呢?”他发疯般找起来。

“对了,一定是那厮,他撞了我一下,肯定是他偷的。我这就去找他!”楚昭红着眼睛就往外奔。

“昭儿……”楚昭的母亲有气无力道。

“扑通”楚昭跪在地上,痛声道:“娘,孩儿对不住你啊,连钱都看不住。”

李氏(楚昭母亲)摇摇头道:“罢了,老天爷要带我走,拦不住的。还是你,要好好活下去,不要让楚家的香火断了。”

楚昭痛哭流涕:“娘……”

王婶也跟着抹眼泪。

这时,门外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楚李氏,我来看你了。”

楚昭,李氏脸色均一变,但李氏还是低声道:“去见见……不能失了礼数。”

楚昭咬咬牙:“我这就去。”

院外,一个身体发福、穿锦衣的中年男子眯起那小眼睛笑道:“贤侄啊,你娘的病如何了?”

楚昭拱了拱手:“谢过赵员外的好意。”心道:前几天我向你家借钱,直接被轰出来,现在又笑嘻嘻的凑上来,葫芦里卖什么药?

赵员外看了看身后一众随从,关切道:“贤侄啊,你娘还是有救的。”顿了顿,满脸惆怅“只是……唉!”

楚昭眉头一紧,暗忖:果真天上不会掉银子。他还是急切道:“赵员外,有甚法子?”

赵员外将楚昭拉到角落,小声道:“你可知道朝廷要用兵了?”

楚昭点头回答:“嗯,坊间早就传开了,就是不知要对何方用兵。”

赵员外跺了跺脚,叹道:“贤侄啊,我数十年前酒醉后弄了一个侍女,那侍女被大夫人赶出家后,给我生了一个儿子,这也是我前几天才知道的,朝廷要抽壮丁,那小子被挑中了,那娘们天天求我,我这不烦得很么。”

楚昭满脸疑惑,只得等候下文。

赵员外突然喜笑颜开:“哎呀,我一想到贤侄,就觉得你能帮我这个忙。”

楚昭更加疑惑:“我?”

赵员外拍拍手,凑近小声道:“贤侄,你这身板,是个兵苗子哩,啧啧……”

“嗡”楚昭如被晴天霹雳击中,呆立在空地上。

赵员外见状,继续道:“只要你能替他从军,我会请谭神医治好你娘的病,再给你一间宅子,将你娘好生供着。”

楚昭一时没回过神,喃喃回应:“容我好好想想。”

赵员外急道:“只要你想通了,随时都可以找我。”

屋内,楚昭看着母亲,双目通红,他攥攥了拳头,下定决心:为了救娘,豁出去了。

楚昭最终还是答应了赵员外的要求,但他必须看到李氏的病好了之后才会从军。

一个月后,李氏的病终于好了大半,而楚昭也要兑现他的诺言了,只得谎称游学要离家一段日子,以此瞒过李氏。

落榜三次,被迫从军,对于只有十八岁的楚昭,路在何方?

2

第一章 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