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为祖国建航母>七 我们先造航母模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 我们先造航母模型

小说:我为祖国建航母 作者:爽阁 更新时间:2017/3/20 21:47:32

辩论会上刘大海司令员已经预测我国到新世纪初才能上马航母项目,这给研究所里所有的专业人员无疑是当头一棒,大家心里都不舒服,为什么不让十亿中国人每人向国库捐一块钱,不就可以上马航母项目了吗?反正每个中国人这一年少发一块钱也不会饿死!这样,也省得象我这样胸怀大志的年轻人“好马卧槽”,白白浪费了国家的“皇粮”!

其实,更浪费了=+年前刘大海司令自己辛辛苦苦创建的第七研究院。我可是听老辈的同事讲,当年,刘司令员被中央任命为舰艇研究院院长,番号系国防部第七研究院。那时是房无一间,地无一垅,完全是白手起家。刘司令不辞劳苦,全国各地跑单位,磨嘴皮子,凭着革命年代锻炼出的韧劲,经过四年的风霜雪雨,最终把七院建立起来了。逐渐发展成拥有十五个研究所,一百八+七个专业研究室、十=个试制工厂、一万六千多人的科研机构,初步形成了舰艇科研设计体系。而我们+四所就是其中一家单位,而今却又要“赋闲”了,这不是老首长的一番心血白白浪费了吗?

白天上班,不是讨论就是分析那艘破壳子航母的技术数据。三天五天还行,时间一长,我就没耐心了,心里一个劲地嘀咕:把时间和精力都用来搞“纸上谈兵”,有什么鬼用?图纸能化成漂洋过海的航母吗?而且,这样干不出成就,我将来能分到单位的房子吗?没有房子,将来我拿什么找个上档次的女朋友?我这样想,别说我太自私不高尚,我看那≡位伙计跟我一样,整天都无精打彩的,象丢了魂似的。

还是张大忠聪明,他总会琢磨点浪漫的事打发时光。一天周末,他约我和小董小梁一起去一里外的一家酒吧消遣散心。路上,他指着我仨说,别整天守着个+四所枉自诀叹,愁眉不展,长期那样,不仅人易变老,头脑也会变呆板!你们放眼世界看看,象牛顿、达尔文、爱因斯坦这些大科学家,哪个少年时代不浪漫风流?风流才能出才子吗!

他的奇谈怪论没有办法给我这样“忧患”意识太强的人洗脑,但是那一次去酒吧,倒着实使我“浪漫”了一回!

那个酒吧叫“的士高酒吧”,酒吧里拥挤了很多的少男少女,男的女的几乎都是留着时髦的卷发,穿着花衫子,喇叭裤。他们尽兴地跳舞、喝啤酒。酒吧前面有个小舞台,是专供唱功好的人即兴表演的。我们四人找了个小吧台坐下,叫了几瓶啤酒边饮边闲聊,不时地东张西望,感受欢快的气氛。

我们正饮的欢,突然一个身影飘临面前,耳膜里传来一句熟悉的标准普通话声:“四位大才子,也有空来这里消遣啊!”我一抬头,站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士,留着瀑布般的卷发,戴着一副茶色眼镜,身穿碎花长裙。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那女士摘下眼镜,原来是瓦槑!

只见她毫不客气地坐在我和张大忠中间,反客为主说:“既然有缘份的我们总能相见,今晚的啤酒我出了吧!四位大才子,不介意吧?”

张大忠抢先答话:“哪里哪里!你是大报社的金牌记者,出去一趟赚的稿费奖金都比我们窝在这苦命单位挣的多,贡献几瓶啤酒,就当是你那次采访考察团的一点小小的回报,我们四哥们,哪会介意呀?”说着还直朝我仨个挤眼睛。

我是最反感张大忠这样的吝啬脾气的,他的工资比我仨高出两倍,平常却小气的很,没回都是他出主意搞消遣,可这一年里,都是我和小董小梁掏的腰包多。这回,他又能厚着脸皮吃一个女人的施舍!我急得站起来,打断他的话:

“瓦小姐,这怎么能行呢?我们是约好讲好的,四人平均出钱。”

瓦槑笑了:“这个也行!反正那次在中山拆船厂,我给你们考察团做了一顿饭,你们还欠我一顿饭呢!今天,你四位请我,也算扯平了!”她讲出这话,气得张大忠直朝我仨吐舌头。而瓦槑已经不客气地打开一瓶啤酒,举起来用瓶劲朝我四个一一碰过,便同我们欢笑地豪饮起来。

我们每人喝了≡瓶后,瓦槑要求和我们一起跳的士高舞,我们欣然依从。一曲舞罢,瓦槑余兴未尽,硬拉着我们上舞台唱歌。于是,我们借着三分酒劲,大胆地跟她登上小舞台。瓦槑点了一首《军港之夜》的伴助曲,与我们男女对唱起来。当唱到“战舰轻轻地摇”时,我感觉她拉着我的手竟情不自禁地摇起来,而她面对我时,似乎微微显出一丝不自然的神情,因为她那一对性感的小酒窝显得有点僵硬。这个细微的动作只有我一个人感觉得到,就算是精明过头的张大忠,也没可能明察秋毫。

不知为什么,那晚的相遇竟驱散了我的无聊和苦闷,很晚回去睡觉时,还做了一场美梦,梦见瓦槑又在那个船坞边的工棚里为我做了一顿大锅饭。可是第二天,当我走进+四所的办公室时,我和小董小梁却被于瀚所长狠狠批评了一通!

于瀚拿着一卷我们未完成的图纸大发雷霆,责怪我仨为何不在周末挤时间完成。训了一通,他又交给我仨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务必在≡个月內制造出一件缩小五十倍的墨尔本航母模型!

张 大忠怎么就没遭批评呢?这个张大忠是很滑头的!他眼见当前的形势是建造不成航母了,于是乎高瞻远瞩,早已于半月前向七院打报告,要求调他回航空部队去继续当个飞行员。于所长怕他闹情绪,所以事事拨开他,就算不高兴,也是指桑骂槐,只训我仨人。

任务下来后,我们仨开始去联系试制工厂,就是制造小型船艇的工厂,也是我们七院自己的工厂,这是研究机构必不可少的实验性船艇制造单位。

试制工厂负责人接过于所长开的证明信,就带我们去一间下角料仓库,指着一堆堆的又小又不规则的钢材废料说:“小姚,现在钢材紧缺,你们只是制造个舰船模型,就将就着这些废料拼凑成型吧!切割机、电焊机都在,安全方面,你们自己注意喽。”说完,扭头去了,似乎我们制造航母模型的壮举对于他就是个不起眼的小儿科!

说干就干,我是理论和图纸专家,论资质比小董小梁高。他俩都是大专文凭,比起我这个名符其实的名牌大学生可差了一大截,所以在张大忠不在的场所,我就是个指挥官。我报钢材尺寸和形状,小董和小梁就一个劲地忙活。一个控制板材之间的角度,一个一手握面罩,一手拿焊枪点焊。

我受不了焊光的刺激,戴上自备的深度遮阳镜,远远地报着数字,指手划脚地点拨他们。有时,钢材太重,我就挪挪屁股,过去搭把劲帮一把。

三个月只剩两天了,我们的航母模型终于峻工。嚯!就算缩小了五十倍,这具仿造的墨尔本号航模也不小啊!你看,它长有四米多,宽有近半米,高约三十余厘米,不算甲板上的小舰岛,钢板都是统一用的一厘米规格的。美中不足的是还没有给它刷防腐防锈漆,显得有些灰头土脸。所谓人靠打扮,物靠装点,就是这个道理。

于是,我打电话清示于所长,要不要供应一大桶船舶专用漆。于所长在电话里笑道:先下水试试你们的杰作吧,若不漏水,再刷也不迟;若是在水里能承受得起三级风浪的冲击而不沉船,所里给你仨每人奖励=+元人民币!

一听说有奖励,我高兴得都得意忘形了,连想都沒想,就给瓦槑打了个电话,,再次约她到的士高酒吧相聚,其实就是想让她帮我们在报纸上发个消息,夸赞我仨的科研精神,以便激发我们的潜能,好勇攀科学高峰!瓦槑如约而至,而那个没被招呼的张大忠,也不知从哪个地缝里冒了出来,毫不客气地抓起啤酒瓶就喝起来,好象他就是我们当中铁定的“老大”,想干什么,我仨根本没有讨价的权力!记得我才进+四所不久,曾跟他产生过摩擦。张大忠指着我说着他的人生格言:我是天上飞的,你是地上爬的!跟我拧,你够得着吗?从此,我同他不打不相识,如小董小梁一样,对他敬而远之,就当他是个惹不起的主。

为了祝贺我们的辛勤劳动结出的“硕果”,瓦槑又拉起我们四个的手,大大方方地登上小舞台,五人合唱了一首《幸福在哪里》。当唱到“它在你的理想中,它在你的汗水里”时,瓦槑竟兴奋地举起了我的右手,向着台下大喊:

“小姚!你们是好样的!我很崇拜你们!”当时,我发现她的眼里已滚动着激动的泪花。啊!这个女人好感性!

可巧,在月底的那一天,老天真就刮起了三级风,吹得海军研究所的试水池波浪汹涌。这一天,试水池边围满了许多看热闹的同事。大家都要一睹航母模型的风采,亲眼见证一回我们的杰作在风浪中如何摇曳多姿。

我们的大杰作被大型航吊吊出仓库,摆放在两百多米的试水池边。于所长向众位同事简单地说明情况,即由兰课理总工挥旗发令,命令航吊将模型船吊入水中试水。在那一刻,我是又激动又紧张。激动的是我终于凭自己的能力造出了平生第一艘小小的航空母舰,虽然它不能纵横大洋,但谁又能否定,这是我走向成功的第一步呢?紧张的是,我怕它经受不起三级风浪的冲击!

可就在我沉浸在兴奋之中时,全场传来了阵阵的大笑声!我吃惊地揉揉眼晴,发现脱勾的航吊绳在水面上空空地摆动,而我们的航母模型却不见了踪影!这是怎么啦?就在我犯糊涂的时候,小董垂头丧气地提醒我:“保洋,你设计的航母模型吃水太深,沉没池底了!”

而站在一旁的小梁也嗡声嗡气地嘀咕道:“一开始,用一厘米厚的钢板焊接,我心里就打鼓,总担心船模的重量会大过它的浮力,没想到,怕事偏出事!这回算咱仨脸丢大了!每人=+元的奖金也算打水漂了!”

我心里真恨这两个同事:你们有屁怎么不早放出来哟?我大意失荆州,你俩怎么就不提醒我一句呢?我气得伸手直掐这两个闷蛋。

一顿严厉的训斥自然逃脱不掉,就见于瀚拨开嘲笑的人群,走到我身边,拉着个长脸问我:“小姚!这就是你制造的杰作吗?你们整天眼高手低的,不屑于专题讨论,说那是纸上谈兵,现在让你们几个小青年造个航母模型都沉水底了!要是真让你们建造真正的航空母舰,你们敢下手,国家还不放心呢!”

偏偏那个瓦槑,也挤到我跟前,说出的话比骂我都难受:“大才子,我想采访你都没有话题写喽!”她丢下这句落井下石的话,甩手而去!这样的女人变脸比变天还快!

5

七 我们先造航母模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