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为祖国建航母>六六、南海之滨化剑为犁(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六六、南海之滨化剑为犁(下)

小说:我为祖国建航母 作者:爽阁 更新时间:2018/3/1 0:02:50

当我和两位搭档董帆、梁闪耀背着大行李包、提着装着航母样本的深蓝色密码箱走出舰岛、暸望海景时,我听见两位舰长正在大声地吟颂普希金的诗句。只见戈基纳耶夫一边在胸前划着十字叉,一边自我安慰地念道: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你不要悲伤,不要生气!

熬过这忧伤的一天,

请相信,欢乐之日将来临。

心儿生活在未来;

现实却显得无奈;

一切皆短暂,都将过去;

而过去的一切都将变成亲切的怀念。”

听得出来,这位明斯克号航母的老舰长已然很无奈地将苏俄航母的没落命运比拟成了多情诗人普希金在爱情路上失败的命运。而作为军人的坚定不挠的性格,他依然渴望俄罗斯海军有崛起的那一天!现实与理想的矛盾交织在他的心头

,使他不禁想起在个人情感路上跌跌撞撞的普希金。

肖伟文早看出了戈基纳耶夫的复杂心情,走上前轻轻拍拍他的宽厚肩膀,右手指着远处的深圳沙头角,以热情鼓励的声调背颂起普希金的另一首诗:

“……我们原是自由飞翔的鸟儿,

飞去吧——

飞到那乌云背后明媚的山峦;

飞到那里,到那蓝色的海岛;

只有风在欢舞……

还有我相伴!”

同样能听出来,中国的南海老舰长是在暗示前者,不要把心灵变成“囚徒”,要把“她”和明斯克号航母变成自由飞翔的鸟儿,与山海共舞同乐!

他用革命乐观主义融化了苏俄军人那颗被“冷战”刺伤了的灵魂,相信在未来的世界风云变幻中依然有中华民族与俄罗斯民族携手相伴,友谊天长地久!

五月十日下午,明思克航母一路经过南海环绕香港一圈,被“德进”号拖轮拖进沙头角海滨为她度身订造的“航母军事主题公园”内的港池中,用她的七根总重达两千余吨的主副锚链固定在数个十四米高的海底桩上。就算是遭受二十五年一遇的强台风,也自岿然不动!

也是从这一天开始,戈基纳耶夫被德隆集团的唐总聘用为新航母上的特别职员,继续当明思克航母的“舰长”。

等我们这些修整航母的工程技术人员与深圳市电力部门的工程队重新为明思克航母架通岸基电源后,明思克航母世界军事主题公园正式举行开放剪彩仪示。参加开业仪示的除了德隆集团的董事会成员,还有深圳市政府代表及军方的特别代表。仪示在中俄两国国歌声中愉快地进行,整个航母甲板上人山人海,充满着欢声笑语和激动的热泪!

仪示上特意安派了一场深圳队对俄罗斯队的足球友谊赛,赛场就布置在足有三个足球场大的航母甲板上,四周围起高高的拦网,甲板上铺满厚厚的地毯。观众就在甲板艏艉和舰岛上观看,显得别具一格。

足球赛结束后,又开始文艺表演。首先登场的是刚刚组建不久的明思克航母仪仗队。因为全体成员都是从部队仪仗队招收的退伍兵,其中还有国旗班的军人,所以一上场就给人们威风凜凜、有模有样的感觉。似乎眼前就是一场庆祝航母启航的场面!

接下来登场的是乌克兰明斯克市舞蹈团的年轻姑娘们,她们载歌载舞,个个忍不住流下伤感的泪水。从她们的神态上可以看出,虽然她们多是不谙世事的单纯小女孩,但是对这艘以她们家乡命名的航空母舰,还是会油然而生惜恋之情!

看着这些异国小姑娘发自真情的表演,在场的中国人无不热泪盈眶,说不出来是同情还是勉励,以致于在整个表演过程中掌声数起数落!

那一天压轴上场表演的竟然是张大忠的新婚妻子于冰冰。真没想到,她那娇纤的身体里居然能爆发出雄浑阔厚的“男中音”,让一首新近火热的《浩浩乾坤》从甲板上的舞台传向深蓝的海水:

“流血的伤口不流泪,

举旗的杆子不下跪,

攥紧的拳头不松手,

过河的卒子不后退……

人活一口气,

难得拚一回,

生死路一条,

聚散酒一杯……

何以成败论英雄,

浩浩乾坤立丰碑。”

歌声好比擂响的战鼓,震荡得我热血澎湃!似乎天空中有个声音在激励我:姚保洋!你身为一名肩负祖国海防建设的高级军工,既然走上了为祖国建航母的道路,就当不畏艰难险阻,去争口气、拚一回!

这个无形的天赖之音又象是在提醒我:你已然是个改装航母的“过河卒”,走出了第一步,就决不能再回头,要攥紧拳头向前冲!向前冲!

整个仪示过程都被以瓦槑为首的航母宣传策划团队全程录像拍摄,并配上优美简捷的解说词

,在多媒体平台广泛传播,将明思克航母军事主题公园的知名度扩散到全中国及港澳台。

借助媒体的热推,这项全世界首创的军事主题公园在开放的第一天,就迎来了三万多名游客

,而当时的香港迪斯尼乐园开放的首日,也不过一万人。从这一数据的对比,就能体现出中国人有多么深的航空母舰情结了!

如果说十几年前初见“墨尔本”号航母被拆解和之后考察学习西欧几国航母,是我认识航空母舰的起点,那么这段在文冲船厂修复改装苏制“明斯克”号航母的日子,一定是我为祖国建造航空母舰迈出的一小步。

虽然这一步无法与那些欧美强国的航母顶级专家相提并论,但是对于我这个初入航母建设门槛的中国军工来讲,已然是举足轻重了!毕竟这项工作已经不知不觉叫我染上了“瘾”,我相信从此之后,我将为之一发而不可收拾……

该返回北方葫芦岛海军基地了,我和董帆、梁闪耀向唐总辞行,打算从深圳宝安机场乘客机至沈阳桃仙机场,再换乘等候在桃仙机场的基地专车返回葫芦岛。

可是,就在我仨准备动身时,基地却打来电话

,让我仨改乘从宝安机场直达天津滨海机场的航班,然后直接去大沽口,顺道去参观学习另一艘刚刚从俄罗斯北海舰队收购回来的“基辅”号航空母舰,基地已经派专家组去考察了。

这个消息是真的吗?徐岭南真地又为中国人买回来了一艘航空母舰?他真的有如此广大的神通?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这可是基地领导于瀚亲口打给我的电话。他的声音是很有辨识度的,不会有假的!突如其来的好消息令我仨高兴得忘乎所以,我们立马收拾行装,乘上唐总派出的公司商务车,直奔深圳宝安机场。

三张头等舱机票是唐总为我们订购的,航班时间是下午三点二十分至六点二十五分。当商务车停在机场候机大厅入口处,车门还没打开,我却下意识地抱着密码箱,扫视一眼车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神情变得迟疑起来。而坐在副驾驶位上的董帆已急不可耐地提着另一只密码箱,钻出车门,转到车尾去提他的大行李包。

梁闪耀就坐在我身边,他空着手,我和他的衣物装在另一个大行李包里。要不是这二位各带了一件俄制海军呢大衣,我们也不用买大号的行李包。

梁闪耀正欲打开车门下车,我一把拉住了他,叫他把尾箱里的行李包提到车位上,我要重新整理一番。

梁闪耀不解地看着我,不知我为何变得磨叽起来。我急了,瞪了他一眼,命令他快点!梁闪耀只好照办。

我就坐在座位上拉开鼓鼓囊囊的行李包,翻出梁闪耀的海军呢大衣。梁闪耀急忙伸手夺呢大衣,他以为我对他的心爱之物有非分之想呢!

我又瞪了他一眼:“别动!谁稀罕你这洋服装!”

粱闪耀才缩回手。我顺手将密码箱裹进海军呢大衣里,重新装进行李包。可是当我再拉拉链

,怎么使劲都拉不拢。

送行的司机也等急了,扭过头直催我。无奈,我干脆把我的部分随身衣物从行李包里取出来

,才将拉链拉拢,并加装上微型锁。然后,我叫过来董帆,将我的衣物塞进他那并不太满的行李包里。

他见我两手空空,也不乐意了:“头儿,你真会图清闲!”

我拿起他的行李包背到肩上,回了他一句:“这样分工,到底谁清闲?”

董帆看着我,一副不解的表情。他再看梁闪耀

,那位也是一副不解的表情。我用手指戳了一下董帆手中的密码箱,又朝他使了个眼神。董帆才弄明白我的意思——两个装着相同航母样本和重要图纸的密码箱实在太显眼了,容易吸引坏人的注意力!

按照机场的规定,乘坐头等舱的旅客,每人所带行李不能超过四十公斤。我仨的行李包并没有超重,可以随机托运。而我仨随身携带的密码箱尺寸为20X40X50厘米,重量近十公斤,也合乎规定。可以手不离箱,箱不避眼,这样才让我最放心。

只是因为两个密码箱中都装了一小瓶“化学液”,可能难以通过安检。于是在登机前,我仨找到机场安检处的负责人,亮明身份,说明情况,才被特许通行。

2

六六、南海之滨化剑为犁(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