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我为祖国建航母>九二、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九二、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5)

小说:我为祖国建航母 作者:爽阁 更新时间:2018/11/8 20:21:57

车子沿着不规则的街道向市郊的西南方向驶去。我感觉车轮时而在爬坡,时而又下坡,一问弗拉基米尔,才搞明白,原来整个基辅市的老城区就在贯穿市区的第页伯河右岸一带,是建在七座

小山上的,地貌的不规则也导致建筑物排列的不规则。这就不象我们的首都北京,规划布局合理,街道环线方方正正,让人有清醒的方位感!

商务车穿过不知多少街道,只知计程器上显示的是二十公里,就拐进一所赭红色建筑物的院内停了下来。这是一所小学校,是由原先的孤儿院改建的。

弗拉基米尔下车指着院内一栋灰色小房和右侧的一座半身銅像说:“中国的朋友们,这位右手拿书、左手握着军刀的削瘦人物,就是博亚尔卡镇人的骄傲人物——奥斯特洛夫斯基!灰色小房就

是当年苏联政府为他修建的纪念馆。刚才,我们在学校大门口看到的一座立身铜像,是政府为他的小说主人公保尔.柯察金立的。我们到的这个地方,就是奥斯特洛夫斯基十岁时候从老家逃避

战乱来到的地方,也是他读小学的地方。”

我们本来以为就是我们这个“八人团”来参观比较冷清的革命人物纪念馆,却不想短短几分钟,随后又有一辆拉达牌轿车开进大院。轿车停在距我们的商务车好几十米远的一棵大树后,似乎

开车人有意在摭挡视线。

奇怪!明明有宽敞的地砖路闲着,却将车子停在偏僻的草莆中,难道有什么不能正大光明的事吗?想起临行时王参赞的叮嘱,我感觉到停在树林中的拉达牌轿车里钻出来的两个一高一壮的人

很可疑。

虽然他们将鸭舌帽沿压得很低,还戴着摭阳眼镜,但是那一白一棕的肤色还是提醒了我:这两小子很象出现在黑海船厂航母码头上的两个可疑游客!

我警惕地拉了拉董帆的后襟,在他侧面告诉他:“董帆,你看见那边树林里的一辆拉达牌轿车没有?车里出来两个鬼鬼祟祟的家伙,站在树边抽烟,东张西望,不象是来参观革命英雄纪念馆的

游客。你看那边围墙角落象是有个公厕,你假装上厕所,靠近那辆拉达轿车,看清它的车牌号吧?”

董帆点点头说了一句:“头儿,这几年你越来越象个大侦探了,福尔摩斯小说真没白看!”说罢,他假装着用手捂着肚子,朝停车的树林方向跑过去。我看着铜像忍不住默默苦叹道:是啊!平

生学的专业至今还未见端倪,业余涉猎的副业却日日见长!伟大的英雄,你在天之灵助我一臂之力吧!

我们七人在弗拉基米尔的带领下,走进灰色房屋左侧的一个小门。室內的空间不大,但是摆设的历史文物很齐全,有作家当年用过的书桌、椅子、茶壶、煤炉、矿灯、铁镐、钢钎、手推车独

铁轮,以及他阅读过的书籍和他的半身石膏像。

墙壁上挂满了图片,多是他从少年到成年一路成长的各个时期的照片,并配有详实的解释文字。其中最醒目的有两张图片,一张是作家与妻子的合影照,一张是作家躺在病床上,向妻子口述

创作小说的场景。尤其是第二张照片,让我瞩目了好久!

负责讲解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看她脸色,并无热情的样子,似乎对这样日复一日地讲解“革命英雄人物”早已产生了麻木感!再伟大的英雄人物,他的可歌可泣的事迹一旦离他

生活的那个年代越来越遥远,平庸安逸的后代也会对他变得越来越陌生!那些记載革命英雄人物的文字和图片在讲解员眼里,不过是一些令陌生游客好奇的“符号”!

我们这些来自东方的参观者,因为仰慕奥斯特洛夫斯基的英雄事迹,都是怀着满腔激情前来拜访,并没有受讲解员的态度产生消积情绪!就算她的语气有点不耐烦,而且在一连串的话语中时

常夹杂乌克兰语,我们仍是很耐心地听着。

通过中年妇女的解说,加上出租车司机的翻译,我们获知,奥斯特洛夫斯基只在这所小学念了两年书,就到附近工地当童工了,三年后又参加了红军。一年的残酷战争下来,才十六岁的他已

是浑身伤病,不得不转入地方工作。由于积劳加重了病情,二十三岁时不幸全身瘫痪,双目失明。后来组织上将他转入俄罗斯治病,他开始萌发将以往的革命斗争经历写成小说的想法。于是

,他克服健康人难以想象的困难,用盲文创作成长篇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讲到这里,中年妇女解说员的语气开始缓慢而沉重起来。似乎是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创作经历同样感染了她,她的眼里忍不住闪动着泪光!特别是讲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第一稿不幸被邮

局或出版社遗失时,她的泪光终究还是变成了泪花落下面颊!

她哽咽着擦擦面颊,加重语气强调道:“啊!可怜而伟大的病人呀!他再次凭着惊人的意志和记忆力,克服常人不能想象的困难,重新写成这部惊世小说!”

她前后判若两人的解说态度,不由让我这个双眼湿润的军工感慨万千:伟大的苏联时代作家奥斯特洛夫斯基将他三十六年短暂的生命和全部精力,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

而斗争。时过半个多世纪后,他的继任者们并没有搞好这个“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甚至将正在前进的“事业”变得越加遥不可及;但是他和战友们为之“斗争”的精神尚在,并一直在感

染着他的继任者们!

我们不能苛求这个曾经与我们有着共同目标的国度如何再编织“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但我们依然能够与其携手共同加强先烈们留下来的红色友谊!这次乌克兰之行,不正是在践行着中乌

的红色情谊吗?

一个小时的参观结束后,我们八位同事与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铜像照了一个合影像,以作永远的留念。细心的兰淼淼还拿出英雄的小说,请求解说员用英雄用过的笔签字,解讲员毫不推辞地答

应了。

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纪念馆,董帆在车子最后排传递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跟踪我们的拉达牌轿车的车牌号:CB#561。我默念了几遍,品出了谐音味:我遛你!

我顿时感到好笑:瞧这车牌就象个贼车!刚才那两个一白一棕的家伙,长得就不是乌克兰人,也不可能是小学校的教职工;这两个人又不进纪念馆参观,也肯定不是游客!

我正在运用“福尔摩斯的初级侦探排除法”判断这两个可疑人,董帆又传给我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CB#561拉达车出了纪念馆一直在跟踪我们”。

我将纸条传给副驾座的徐总,徐总看了一眼又传给弗拉基米尔。中年司机看了字条,小声对徐总说:“我会想法甩掉尾巴的!”

他将手挡扳到最高挡位,回头叫我们系好安全带,然后逐渐加大油门将车速提起来。凭着对当地街道路线的熟识,他开始玩起了“八卦路线”,在博亚尔卡镇的街道和错纵参差的居民楼区左

拐右转,以便尽快甩掉跟踪者。

没想到跟踪的拉达牌轿车小巧灵活,在小街巷玩追逐比加长的商务车性能强胜一筹!两辆车子追逐的鸡飞狗跳,老幼惊呼,好几次拐弯都险些撞到人!

一个挎篮子的老大妈吓得扔掉篮子,篮子里的水果滾了一地,被车轮碾碎多少说不清了!两个边走边拍篮球的少年惊得向路两旁闪避,留在路中弹跳的篮球不幸被车身碾过,发出一声“嘭”

响,我们也顾不上下车赔钱了!一对骑单车的情侣让道失误,双双跌进路边的池塘,变成了落汤鸡咒骂不停!

最倒霉的是一条癞皮狗,低头走路寻觅食物错过了最佳避让时机,不幸地发出一声“嗥”叫,四条腿变成了三条腿!

眼见贼快的拉达车怎么也甩不掉,气得弗拉基米尔直念顺口溜——上帝啊!拉达开的比火箭快,乌鸦比狐狸坏,干活的全是老太太,大姑娘腿露在裙子外,你说说怪不怪!

徐岭南也急了:“老弗,你光说怪有什么用?赶紧再想个法子呀!”

车后排的董帆性如烈火,嚷道:“徐总,快叫‘基米尔’把车子停下,让我下去把那两小子收拾了!”

徐总劝道:“小董,这里可不是打架的地方,闹出事来,警察会拘留咱们的!”

倒是我被车子一阵狂颠,灵感大发。我问弗拉基米尔:“老弗,博亚尔卡镇不是个郊区镇吗?附近不是听说有个大林场吗?”

弗拉基米尔回答“有”。于是我说出我的办法,徐总听了,连夸高明!

弗拉基米尔采纳了我的“锦囊计”,一打方向盘,商务车朝南面的大林场急驰而去。可恶的拉达车依然紧紧尾随。商务车进入空旷的林区道路,才发挥出马力大的优势,将拉达车甩开了一定

的距离。

1

九二、在乌克兰的那些日子(1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