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三国之我是反贼>第二十七章 雪中坚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雪中坚守

小说:三国之我是反贼 作者:又枫青 更新时间:2017/6/2 11:01:45

时间一晃就到了冬季。

冬季的王屋山脉如同一座洁白的宫殿,层峦叠嶂,晶莹透亮,住在其中的生灵,好不诗情画意。忽然一阵哆哆的马蹄粗,鲁地闯进这个童话世界,踏碎了它们的梦。

玄烨喘着白雾,裹了裹怀中雪白的貂皮,里面是一个水嫩的女子。“你这是何苦呢?”虽如是说,心里却是暖洋洋的,就如同怀抱一个太阳,任尔寒风凛冽。

“我就不想离开你,一刻也不行。”蔡琰紧紧地依偎在他怀里,丝毫不在意马背上的颠簸,安慰道,“你也别太着急,她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原来,赵云来报,紫霞产下的刚满周岁的女儿得了天花,性命堪忧。闻报后,玄烨一边捶胸顿足,大骂自己混蛋,一边率一队亲卫骑兵极速出发,期望能用最快的时间赶回到她们身边。去年张宁在辽东产子就没办法赶回去,紫霞在上党生下女儿,也是因为河东大战不能离开,这次他是不能再亏欠自己的亲人了。

“大哥,前面就是轵关口了,天色已晚,要不要歇一晚再走?”赵信从前面探路回来问道。

“好,那就暂歇一晚。”玄烨看看怀中的可人儿紧皱秀眉,道。

轵关口上次被焚毁之后,因为要驻兵又被郭嘉安排人手修复。进入关城后,玄烨依然住在上次那座守城府院。

夜晚,些许微光从窗外白雪上映射进来,更显房间的寂静,玄烨依然要先把蔡琰送入梦乡,才能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望着这间熟悉的房间,那些不堪的记忆一下从心灵深处涌入她的头脑,窗外每一片雪花的飘落,似乎都落在她的心房,透心地凉。“今晚,别走了。”

玄烨闻言也没多想,只是一如既往地坐床前,捧起她的柔夷亲吻一下,“你安心睡吧,我不走了。”

蔡琰幸福地闭上了双眼。

夜已深,霜已白,情已深,人未眠。蔡琰很感动,有一个男人一直无怨无悔地守护着她,而她此刻却觉得自己是那么的自私。因为战争的关系,她一直没有与蔡邕取得联系,他们俩的婚姻也就还未取得她父亲的同意,她因此谨守男女之防。她虽与玄烨行影不离,在外界看来已有夫妻之名,却未有夫妻之实,玄烨却也从不勉强。

玄烨迷迷糊糊瞌睡间,似乎听到一个声音,顺着声音的指引,他和衣躺进了一个温暖被窝,顺势搂住一具火热的娇躯。这样的情景似乎在他的梦中出现过很多次,这一次却感觉如此地真实。

当他的手碰触到那两团柔软,瞬间触电般警醒过来,睁眼一看,果然是她!

怎么办?很想放开却又舍不得,直到那娇躯羞涩地扭动一下,却没有拒绝的意思,心念直转,“这是一个信号么?到底要不要做禽兽?”却发现某个地方已坚硬如铁,“是啊,再不用就生锈了!”

屋外大雪顷盆,屋内温暖如春,春意盎然,激情四射,火炉熄灭了还尤不自知。

翌日凌晨,当她幽幽醒过来时,已不见了枕边人,回想起昨夜的情景,羞地脸上一片火热。这时,房门枝丫一声打开,玄烨手中抱着一件雪雕大衣,将她结结实实地打包起来。其间,被窝下的风景又让他血脉贲张了好一会儿。

抱着她来到府门外,只见二十几辆马拉雪橇车,排列在大街上。他们上了最豪华的那一辆,队伍缓缓启动,向东开去。

沁水城北门外,一个老人家将头伸出地窝子,忽然见远处开来一线黑色,再回头看了看地窝里面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孙子。他一咬牙,颤颤巍巍地爬了出来。

他身上仍穿着一件单衣,紧紧地贴在皮包骨上,风雪吹在上面如击铁石,咯咯作战。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哪里还有一丝热气!

他佝偻着背,每走一步,摇摇晃晃,战战兢兢,似乎整个身体架子都要散掉了。他深陷的眼窝中按着两个玻璃珠子,摇摇晃晃,让人胆战心惊,它们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

这样一副骨骼在雪地里一个部件一个部件地运动,然后完成行走的姿态,如在后世,这必然是一个机器人,没有任何装饰的那种钢筋铁骨!而在这里,他却不折不扣地是个人,当然是个人,而且是个活人。却让人怀疑,他到底靠什么活着?这样一副人体骨骼中哪里还能找到一点脂肪或者肌肉?他早应该进实验室了!

玄烨坐在雪橇上,尽量把她埋在自己怀里,遮挡住一切风雪。忽然发现,前方有个身影,在向他的车队行来。然后缓缓地跪下,哀求地看着越来越近的车队,张张口似乎想说什么,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这个场面狠狠地敲击了一下玄烨的心房。

车队停下来了,玄烨下车,来到老人面前,解下酒囔,给他喂了一口。烈酒入喉,老人家立刻来了精神,然后一个劲地磕头。

玄烨连忙扶住,入手却是一阵冰凉刺骨,“他或许已经死掉多时了!”

他仍是说不出话来,只是突出的喉结上下动了动,然后颤抖着手指城墙下的地窝子。玄烨顺着看去,连忙吩咐人去看看。

然后一个侍卫抱着一个孩子来到玄烨和老人跟前,老人想把手移动过去摸一摸孩子,却是动不了了,玻璃珠下,流出两行清泪,一个生命戛然而止!

“你们去看看,还有没有其他人,都带过来。”玄烨饶是见惯了生死,眼睛也不由得一酸。

不一会儿,又有二三十人从地窝子里被陶出来,从他们口中得知。河内太守王匡下令收缴百姓的口粮,他们没了粮食只好卖儿卖女,又以几乎白送的价格卖了房产等一切可卖之物,最后上街乞讨。为了维持城内治安或者不碍某些人的眼,他们又被驱逐出城。而城外天寒地冻的,有无御寒的衣物,走不出几里路就会被冻死。于是就地挖一个地窝子,缩在里面,等死,他们可是不会冬眠的。其它四门也是这个情况。

“赵信,你安排人把他们收集起来,一起送去轵关。咱们继续赶路。”玄烨道。

“主公,主公,那孩子怕是不行了,要是有口热汤就好了,可是暴风雪中哪能生火。”一个侍卫跑过来道。

“我去看看。”玄烨来到那个孩子身边,他已经被侍卫用大髦裹了起来,放在车里。玄烨摸摸那个孩子脖颈,体温严重不足,脉搏也越来越微弱了。道:“得赶紧给他喂食。”

众人搜索了各自己的腰包和车上,只有一些肉干,硬邦邦的饼子,最主要的是烈酒。怎么办?玄烨急中生智,挽起手臂,掏出匕首,就要划下去。

被大牛止住,“老大,用我的,我血多!呵呵。”说罢就在自己手上划了一道口子,让热血流入孩子的口中。

“够不够,不够我来!”“我来!”。。。。。。

“行了,这是救命用的,用不了那么许多,反而消化不了。大牛,你把伤口包扎好一些,这严冬季节别暴露在外面,别沾了水。别不在意,要是因为那点小伤把整支胳膊废了。”

雪橇车队分作两支,一直往西,一支往东。

终于在天黑之前,穿过太行径,来到天井关城。

“将军,您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赵云前来迎接。

“情况怎么样了?”玄烨往院内边走边问。

“五天前突然出现发热、红疹,大夫看过了,很可能是天花。”赵云道。

“已经五天了,病情有加重么?之前如何治疗的?”玄烨皱眉道。

“病情一直在加重,由于孩子太小,汤药不能受,也只开了些蜂蜜和参汤之类的。”对于医者,没有把握的病症,他们往往不愿意用重药,而是开一些无关紧要的保健药,患者的身份越是尊贵越是如此。因为治不好最多算是庸医,若是下猛药治死了,那就得偿命了!

“这怎么能行?也罢。我进去看看,你们就待在外面,这病会传染的。”玄烨就要推门进去。

“我也要去。”蔡琰向前拿住他的手臂。

“胡闹,我体内有预苗,你没有。子龙,麻烦你把蔡小姐带去别院,还有马上封锁这个院子,任何人不得出入。”说罢推门而入。

见到来人是玄烨,紫霞起身跑过来,抱住玄烨嚎啕大哭起来,“你这混蛋,怎么才回来啊。。。。。。”

“好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嘛,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还没见过咱们的宝贝女儿呢,她叫什么名字?”他轻轻地抚摸她的后背,使其慢慢平复心情,安慰道。

“哼,你的女儿,你竟然问我?可怜的孩子到现在还未有名字呢?”说罢,又流出两行清泪,为人之母之后,果然性情大变,她哪儿还有往日的无稽和豪爽,这分明是个怨妇嘛。

“好吧,她就叫玄琅罢,琳琅满目的琅。”说着来到孩子的床边,一看,严厉道:“你马上出去,从今天开始,别再踏进这房间半步!”

未等玄烨说完,她已经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会传染的,马上回去洗个澡,把换洗的衣物全烧了。”说罢也不等她答应,就把她推出门外。

再回到孩子身边,把裹在她身上的貂裘解开,从中冒出一团热气。玄烨皱眉,暗道,“这个傻女人,孩子烧地这么厉害,还在一个劲地给她保温。”此时,玄琅的全身已长满了红斑,有的地方还形成了水泡,翻看一下眼皮,她不知已经昏迷多久了。

此刻玄烨非常气愤,朝着门外喊道,“来人,有没有蒸馏水?他娘的有才怪了,赶紧去烧!”

半个时辰后,一个侍女将半器皿蒸馏水端进屋子,玄烨接过。倒入烧酒(蒸馏酒),开始调制医用酒精。然后用一条丝巾沾湿,为小玄琅擦拭身体,做初步的降温和消毒处理。

完成之后,当场给侍女做了一个简易口罩,让她带上,吩咐她每半个时辰给小玄琅擦拭一次身体。

然后就去找大夫商议用药去了。玄烨依稀记得关于天花的一些中药疗法:在前驱发热时,可用桑菊饮加减,在发疹初期,可用升麻葛根汤加减,形成脓疱时,可用沙参麦冬汤加减。具体怎么用药却是不得而知了,有没有效更无法预知,毕竟他不是学医的,只是偶然浏览过一些资料罢了。这一次让他更坚定了找到华佗的决心,华夏医疗技术的飞跃,将在他身上找到可能的突破点。

忙完这一切,夜已深,玄烨又来来到小玄琅的房间守着她,看着这个依然昏迷的小身影,他有些莫名的心酸。忽然有什么东西咕咕叫了起来,原来是自己的肚子,他还没吃晚饭呢。突然一拍大腿,把睡在隔壁的侍女叫起来问。果然,玄琅已经三天没进食了!

“这还得了?在你手里,估计连头猪都养不活!”玄烨抄起一只碗,冲进紫霞的房间,三两下把她从被褥中拖出来。睡眼朦胧中,她才发觉自己已经被扒光了上衣,在惊诧的目光中,半碗鲜奶被生产出来。然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寒风吹拂,房间内只剩下两只白花花的胸脯在灯光下摇曳。她浑身一个哆嗦,赶紧重新躺回被褥里,一觉到天亮。

三日后的清晨,风雪已经沉寂,太阳初升,一声婴啼将他从睡梦之中唤醒。当他顶着两只黑眼圈,看见两只小手在眼前挥舞时,精神一震。“哈哈哈哈,终于醒了!终于有救喽!”赶紧把小家伙抱起来,推门迎接冬日的朝阳。

接下来的半个月内,继续治疗,在玄烨的悉心照料下,终于痊愈。天井关在一片喜庆中,迎来的初平二年的新春。

借着春节的喜庆,玄烨为紫霞和蔡琰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正式承认她们两人成为“孙”家的媳妇。

第五卷完。

0

第二十七章 雪中坚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