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烽火红颜>第十八回、灵枫会情哥两赴成衣厂,梓晨妆学妹初逢绒树林(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八回、灵枫会情哥两赴成衣厂,梓晨妆学妹初逢绒树林(2)

小说:烽火红颜 作者:万水千山杜 更新时间:2017/9/14 9:40:32

  第十八回、灵枫会情哥两赴成衣厂,梓晨妆学妹初逢绒树林(2)

  韵华看了灵枫一眼,她的眼睛像是被磁铁吸附了的两根钉子,定定地看着张顺望的一举一动。韵华拉拉她的衣袖:“上车啊!”

  灵枫像个梦游的人,被韵华拉上车。两辆车子向前驶去,张顺望两人一旁小跑着紧紧跟着,一双眼睛警惕着两边的行人和车辆。只几分钟,灵枫叫住黄包车,令张顺望:

  “再叫两辆车吧,这样多累啊!”

  张顺望一笑:“谢谢四小姐,我这样跑惯了,没事,您瞧,拉车的不是比我还累吗?”

  “他们才是惯了呢!”灵枫掏出香帕递到张顺望手里:“这个天儿多热啊,人家是专挣这钱的,你怎么比的了呢,擦擦汗吧。发印,快叫车!”

  刘发印赶紧招手,只叫到了一辆,灵枫下车,来到韵华的车上。张顺望过来把帕子恭恭敬敬地放在她的腿上,转身要走,灵枫叫住他:

  “你擦了汗的,我不要了,给你!”

  张顺望脸色羞红:“对不起,啊,不,谢谢,我待会儿给你买一块儿去。”

  三辆车走了一会儿,到了一个日用百货店前,张顺望下车,飞快就了店铺,不一会儿就手拿一方崭新的丝质手帕,来到灵枫面前:“凑合着用吧,比不上你的质量好!”说完,转身上车,四人这才向成衣厂而去。

  一到成衣厂,早已等候的李大妈耿师傅忙上前拉住她们的手:“四小姐,你好,老身有礼了!”

  “李奶奶您好啊!”灵枫连忙还礼。她知道,李大妈不是一般府上的人。

  “奶奶,韵华老想你了!”主仆礼过之后,韵华扑倒李大妈怀里,撒着娇。

  耿师傅笑着催促道:“四小姐,上楼吧。”

  二楼叶碧菡原来的碧清办公室,现在已是张顺望的经理室了,李大妈只在这里呆了半个月,就又搬回原来的经理室,其余两个府丁去了另一间客房,刘发印和张顺望宿在经理室的里间。

  张顺望忙着给两位小姐倒茶,随后,笑问:“李大妈,怎么招待您的宝贝孙女啊,你说话,我让他们去办!”

  李大妈转问灵枫:“四小姐,您想吃点啥啊!”

  灵枫甜甜一笑:“李奶奶,您问韵华吧,我就是陪她来的,沾光来的!”

  “四小姐,您玩笑了,这儿就是你家的啊!”李大妈笑了:“我听主子的。”

  灵枫的笑容更加甜美:“什么主子不主子的!您看着办吧!顺望大哥,陪我转转你的厂子门店吧,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这……”

  “这什么?”韵华看出了端倪,知道灵枫是嫌这儿不方便:“这是命令!”之后,忙给要说话的奶奶使了个眼色。

  灵枫站起身,向外走去。韵华忙推张顺望:“去吧,不然再丢了,你可担当不起哦!”

  看着张顺望不自然地跟了出去,韵华拉着奶奶的手:“奶奶,这可怎么办啊,四小姐看上张顺望了,她才多大啊,这要是让清夫人知道了,怎么说啊,这……”

  “噢!”李大妈回想着灵枫的眼神儿,想了想,摇摇头:“不是一个世上的人啊!该不该告诉清夫人呢?”

  灵枫扭头看了一眼后面的张顺望,站了下来:“张大哥,我很可怕吗?”

  张顺望走到她身侧:“四小姐,您怎么会可怕呢,您就是个小丫头儿吗!”

  “呵呵!”灵枫今天第一次笑了。

  张顺望看着像桃花一样的脸,不禁周身上下不得劲儿,不由地用手搔着自己的头皮。

  “后院是车间吧。”灵枫一笑,向后面走去。

  “嗯,分上下两层,好多工人呢。”张顺望在灵枫身后介绍着工艺流程。

  灵枫转到后面小楼的仓库,这里没有人,她转过身站定,看着近在咫尺日思夜想的人:“张大哥,你知道吗,这些日子一来,我懒进茶饭,不思学习,你知道为什么吗?”

  看着灵枫火辣辣的眼神和赧红的桃腮,不禁心中一动,随着噗噗乱跳:“不,不知道啊!”说着转身就走。

  灵枫一把拉住他,搂住他的腰,幽然啼哭起来:“张大哥,我还想让你那样抱着啊!”

  张顺望扯开她的双手,咬咬牙:“别这样,你还是个孩子啊,而我呢,跟娘刚有了一个存身之处啊!”

  灵枫听后,转到他身前:“你的意思是,嫌我太小还是……怕砸了你们娘俩的饭碗?!”

  “灵枫小姐,都有!”张顺望定下心神,用坚定的眼神看着她:“你太小了,我有一种犯罪的感觉。还有,府上是不会像你一样,容纳我的,如果,府上知道了你的意思,你,还是你,而我,可能就会走人,你知道吗,你信吗?”

  灵枫低下头又点点头。片刻,抬头看着他:“我怎么办啊,啊,张大哥,我就是想你啊,我学、都上不下去了!”

  “我不该来刘府啊!”张顺望长叹一声。

  灵枫拉住他的手:“如果那样,我哪天早被人贩子卖到不知哪里去了,说不定,生不如死啊!我刘灵枫命中注定要受苦吗?你不来,我落入匪人之手,受苦;你来了,我堕入情网,受苦;你再走了,我的命也就随你而去,还是受苦啊!”

  张顺望手足无措无计可施,只得哄道:“灵枫小姐,眼下,你无论如何要好好长大,世事难料,说不定,多年之后,你会对现在的事,付之一笑;说不定,你会遇到好的姻缘,说不定我也早以成亲。所以,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好好长大!”

  “我明白了,”灵枫放开手:“你千万不要成亲,等我长大,顶多五年,你不才二十五吗,行吗?”

  张顺望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好吧。”他看看车间:“这里的人太多了,回办公室吧,李大妈等你呢。”说完,率先走出仓库。

  耿师傅找到后楼:“张经理,大家都等你们了。”

  “好好,四小姐就是想看看加工线吗,走,走!”

  这是张顺望来工厂后第一次这么大规模摆宴,没想到是这么无奈如此尴尬还有些许亢奋。

  某高校二楼的男宿舍里,重儿躺在床上,遥望着窗外夜幕里的群星,眼泪从眼角滚出,滴落在枕边,“灵枝,你在哪里啊——”他烦躁地起身,看了看熟睡的同学,来到窗前,看着窗外纹丝不动的树梢和眨着眼睛的星星,“灵枝,你在哪儿啊,没有你的存在,知道我是如何孤独吗,你是不是跟田守一好了呢?我该怎么办啊!”

  重儿回身抄起桌上的搪瓷缸子,将半缸子凉白开,咕咚咕咚一饮而尽,“灵枝,你在哪儿啊!我知道,你不明白我的心思,也不屑于明白我的心思,灵枝,我是喜欢你的!你走了,你跟姓田的好了,这个府上还有我存留的意义吗?你说,将来,啊,是不久的将来了,妈妈会将我怎么打发呢?都怪我啊,我还不如跟你一起去呢,大不了不就是个死吗,你都不怕,我到底怕什么呢!哼,他妈的田守一,不怪你,怪我自己啊,如果我跟她走,你算老几?!”

  重儿想到这里,摇摇头,举起拳头擂着自己的头颅,悔恨难当,懊悔不已。他在屋里踱来踱去,忽然站定身形,嘴中频频嘟囔着一个名字:灵枫、灵枫……

  六月,热浪席卷着津门,街上到处都是光着膀子拉车、吆喝和乞讨的穷苦人们,他们又一次挣扎在战争与酷热的生死线上。

  望着头颈水淋淋的车夫,车上的两个男孩子相互看看,摇摇头。车子到了碧清成衣厂,两人下车,跟门卫打着招呼:“张经理在吗?”

0

第十八回、灵枫会情哥两赴成衣厂,梓晨妆学妹初逢绒树林(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