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随波大明>第五十三章孔友林(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三章孔友林(三)

小说:随波大明 作者:灰娅 更新时间:2018/1/9 17:38:54

第五十三章孔友林(三)

西安一处破庙中。

诸多黑衣人纷纷聚集于这个,砖瓦颓败,乌雀哀鸣的地方。

此时残阳如血,金红色的阳光落在众人半是焦急,半是兴奋的脸庞中。其中有不少人心绪不宁,甚至连手中的刀都握不住了。

就在这时,一个娃娃脸的男子突然抬头问道:“你说,孔千户真的还活着?”

这所谓的孔千户,自然就是之前在天启前期迫害X社清流最为恶名昭彰的锦衣卫掌班千户孔友林。而这些人都是孔友林之前在京城锦衣卫的下属,因为孔友林一朝失势,这些人也只能流落江湖。

听有人对孔友林提出质疑,一秀丽女子随即反驳道:“张晓,你胡说什么呢?孔千户既然能在新帝除魏党之前就能未卜先知地让我们避祸,自然能保全自身。”

听有人如此说,那个叫张晓的年轻人说道:“张若,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事到如今孔千户也只能是流落江湖了。”

就在二人正欲争吵时,突然一中年男子说道:“张若,张晓。你们不用再说了。我们这些人的命是孔千户救得,因此一辈子听从孔千户的安排。况且跟着孔千户的那些年,我们也算捞足了棺材本儿了。”

之前在孔友林麾下彻查东林党时,孔友林带他们抄了不少达官贵人的家,因此这些人挣得钱早已经够花一辈子了。也因为如此,这些人对于孔友林一直忠心耿耿。

听了中年男子张文的话,突然有人高声说道:“江湖中自有道义,既然我们生是孔千户的人,那么死就是孔千户的鬼。”

事到如今,张晓才缓缓解释道:“重点的问题是,孔千户和今上在天启年间就已经结怨甚深,可以这么说吧!今上可以原谅魏忠贤,也不可能原谅孔千户!如果孔千户重出江湖的话恐怕会打草惊蛇啊!”

就在众人吵吵嚷嚷时,唯有一人持剑静立门前,沉默不语。此时她素面朝天,表情淡漠,任由门口的风将马尾和束发用的丝绸飘带吹得四处都是。她的脊背挺拔,隐隐望去宛如剑兰一般地清幽孤独。

她是张曦,是孔友林手中一柄暗藏的利剑,擅长暗杀之术,虽然这些人都是孔友林亲信,但是张曦究竟杀死了多少人也唯有孔友林一人明白。不仅如此,之前孔友林曾经策划过刺杀当时的信王,也就是当今崇祯皇帝的行动,其中张曦参与其中,暗杀了不少崇祯当时身边的护卫。因此,孔友林自焚而死后,被通缉的张曦也只能跟着孔友林残部,流落江湖。

与张晓,张若,张文三人同处一门历来肝胆相照不同,张曦身份模糊,出身卑贱,似乎是孔友林在路过山东捡的一个普通女孩。因为其听话乖巧,又颇为貌美,因此孔友林传了她自己的功夫。因为孔友林一直忙于官场事物,所以很少有时间练功,再加上张曦性格沉静,最能专心致志,再加上特别希望为孔友林分忧,因此她闲着没事就习武,只可惜张曦习武时间还是太晚,因此如今张曦的武功也只比孔友林差那么一点点。

就在这时,一玄衣中年男子在两个蒙面随从的陪同之下悠然走入早已破败的庙宇中。只是虽然此人走得很快,都是玄衣飘飘,掩不住那份骨子里的优雅从容。众人见状就明白是孔友林来了。孔友林做锦衣卫掌班千户的时候,心狠手辣,杀了不少敢于闹事的北直隶士子,因此众人对他很是畏惧。虽然落地凤凰不如鸡,只是碍于孔友林积威,众人纷纷缄默无言。

看到此时的孔友林依旧持着一柄士子佩剑,张若突然鼓起勇气问道:“孔千户,为什么你总是不带绣春刀?”

其实,张若其实还是有些喜欢孔友林的,因此张若并不太害怕孔友林其人。

听张若如此问,孔友林用沙哑的声音缓缓回答道:“对不住啊!我又忘了。况且我现在也不算锦衣卫了。”

绕是如此,但孔友林音色和缓从容,一点也没有因为最近的落魄而惊慌失措,仿佛他还是那个威震京师,权倾一时的魏党新锐,锦衣卫千户。

张若对孔友林印象最深的偏偏是孔友林是锦衣卫唯一一个佩戴士子佩剑的人。再加上孔友林虽然其貌不扬,但是不在怎么回事却有一种淡然的文人气度,因此张若也暗中微微倾慕孔友林。

与众人重逢的孔友林自然喜不自胜,望着面目熟悉但微带羞涩表情的张曦孔友林更是兴奋。

因为来得急,孔友林没有带什么礼物,事到如今孔友林只能一边递给她一块仅剩的桂花糖,一边微笑着对她说道:“猫猫。你的糖。”

虽然张曦的大明还是孔友林起的,都是一日看到张曦为了能早日看到孔友林而爬树的背影颇像一只优雅的黑猫,从此孔友林喜欢叫张曦猫猫。

听孔友林召唤张曦立即提着黑色裙摆迈着小碎步跑到孔友林目前,然后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接过孔友林手里的糖。当糖块冰凉的触感落到她洁白如玉的手掌中时,张曦脸上很难得露出了兴奋的表情。

众人都知道张曦喜欢吃糖,而之前在京城孔友林经常给她带糖吃。而接过桂花糖之后的张曦就像一只得到了小鱼的猫咪一般乖乖地走到一边品味难得的美味。

张文这时突然说道:“孔千户,真的是您吗?这难道不是幻觉?”

孔友林望着这个自己最看中的属下激动地说道:“怎么就不是我了?不信你摸摸?”

听孔友林如此说,张晓随即说道:“之前听说千户您被崇祯小儿逼到投火自尽,死无全尸时,我们都以为您已经去了。没有想到我们还有见到您的那一天。”

张若听张晓如此说也随即解释道:“这不能怪我们这么以为,毕竟您投火的那日可是众目睽睽。再说有人曾经去过您自焚的宅子,也没有找到您的尸体。”

这是张文也说道:“哦,对了。何剑秋叔侄也因为公开祭拜千户您,被今上派锦衣卫给弄到诏狱去了。现在也是音讯无踪,还请千户记得还有人没有放弃过您。”

看到活生生的孔友林张若不禁问道:“只是您是怎么逃出生天的?记得那一日您嘱咐我们提前离开京城后不久,锦衣卫中的魏党一律被清洗掉,不仅如此不少东林党在锦衣卫中的暗桩也被大量波及。听京城百姓的流言说事发之后锦衣卫衙门那条街几乎流满了枉死同僚的鲜血。”

张晓此时也说道:“若不是您替我们断后,我们怎么会有逃脱生天的机会呢?”

听了众人议论纷纷,孔友林不禁说道:“我们这些人之所以逃出来,关键在于在辽东认识了一个叫林祯的好朋友,是此人冒着危险特意为我等通消息,才让我知道今上要除掉我们这些的内幕。也正是因为他在锦衣卫中的人脉才让我和何剑秋叔侄捡回一条性命。”

听孔友林如此说张文突然问道:“什么?何剑秋叔侄居然还活着?”

张晓这是也随声说道:“那现在何剑秋叔侄在哪里?”

孔友林一边目视身后二人,一边对众人说道:“你们看!”

孔友林的话刚刚落下,蒙面随处摘下面纱后,众人便发现何剑秋叔侄二人也跟着孔友林来了,只是如今的何剑秋叔侄的面庞上却少了之前跟随孔友林的自在不羁,而是多了几分忧虑。

众人知道何剑秋叔侄人生遭遇巨变,因此和之前不一样也情有可原。

此时此刻,在场众人纷纷暗中揣测林祯及其家族在锦衣卫中的地位究竟有多高,居然敢撸今上虎须私放钦犯。众人也为孔友林被魏忠贤派到辽东公干后交到林祯这么一个好朋友而感到安慰。

这时张文问道:“那位林兄现在怎么样?是不是还好?”

孔友林知道张文的担心因此缓缓说道:“现在林兄一切都好。他现在没事的。”

这时张晓突然说道:“孔千户,您还是让这位林兄小心点。万一林义士与我们的联系被崇祯小儿察觉可就大大不妙了。别忘了,崇祯皇帝最讨厌魏党。”

张文继续说道:“不知千户您现在能否和这位林兄联系?”

孔友林回答道:“林兄现在在京城。并且现在朝廷外松内紧,尤其是东厂,锦衣卫更是不敢私下串联,因此我们之间联系就比较困难了。不过……等风头过了我会继续联系林兄的。”

听了孔友林的话,张文说道:“我们能不能去拜访一下林兄?毕竟还是他私下里传递消息才让我们逃出生天。”

听了张文的话,孔友林显然不太愉悦,毕竟孔友林现在已经不是威风凛凛的锦衣卫千户,要想继续控制这些如狼似虎的下属就很难了,为了在现在下属目前保持威慑力,林祯这具虎皮必须握在自己手里。现在张文打算亲自去找林祯,岂不是抛开自己单干了吗?想到这一点孔友林才冷冷地说道:“林兄弟身居高位,众目睽睽之下稍有不慎就会被抓住小辫子,因此我们还是不要去过多地麻烦林兄了。至于大家的感谢我会一一为大家带到的。”

张文一听孔友林如此说,也只能微微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说道:“我们得到消息之后就立即来了,这消息是孔千户带给我们的,孔千户没有理由比我们晚知道这个消息。怎么孔千户现在才到这个地方?之前又在哪里呢?”

就在这时张若解释道:“这,孔千户是……”

张若的话还没有说完,孔友林随即解释道:“我从密道逃出后,知道何剑秋叔侄的事情。心中放心不下,才又求了林祯。因为何剑秋他们公开祭拜孔友林的事情影响太大,因此就是林祯也费了不少时候,才救出何剑秋他们。为了何剑秋他们一事,我才来晚了。”

众人听了纷纷感慨孔友林的高义,只是何剑秋听了孔友林的话,却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只是唯有当孔友林说起林祯时,何剑秋才露出一丝崇敬的表情。

等到大家全都安静下来之后,孔友林才缓缓问道:“大家潜入这里已经不少时间了,只是之前你们都按照我说的话做了吗?”

孔友林话刚落,张文随即答道:“启禀千户,我们都按照千户您的安排混入了流寇的队伍。尤其是张若,她居然在白莲教中混到了香主的位置,其中安排了不少兄弟们。”

孔友林听后点了点头,说道:“哦,既然大家都安顿好了。我也就放心了。”

这时张晓突然说道:“只是我们安顿好了,不知道千户您有什么打算?朝廷待您如此,您还对朝廷有所希望?”

张晓的话刚落众人中突然有人大声说道:“事到如今不如您也落草为寇算了。咱们兄弟这些人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岂不快哉?”

听众人议论纷纷要拉孔友林去投奔流寇,何剑秋怕孔友林行差行错从而铸就万古之憾就忍不住说道:“张兄此言差矣!朝廷中也不都是小人。而流寇中也不都是君子!”

张晓听何剑秋的话感觉不对劲,就反驳道:“朝廷中贪官污吏数不胜数,又有谁是君子?”

听了张晓如此说何剑秋说道:“如今这救我们这些人的林祯既胸怀宽广,又心有智慧,怎么不是君子?”

何剑秋的话刚刚落下,众人就有人怒骂道:“这狗屁林祯给你吃了什么迷魂药,怎么几日不见你到比之前更成了朝廷的忠狗。”

望着群情激奋的众人,何剑秋突然觉得这些人有些可怜,不禁得意地说道:“朝廷都自有道理?又岂非你们这些草莽中人可知?况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们这些人的密谋朝廷未必就不清楚了。”

现在张晓也狂怒道:“胡说八道!胡说八道!难道你的脑壳里灌了屎吗?”

事到如今,孔友林对何剑秋说道:“大家都别说了。我刚刚重出江湖,的确也应该韬光养晦一段时间,万万不可打草惊蛇。不过,你刚刚到是真的孟浪了。”

尽管孔友林如此说,何剑秋叔侄虽然表面上对孔友林服从,实际上眉宇间却多了一丝桀骜。孔友林知道何剑秋叔侄之所以会如此的原因,也理解在林祯召见他们之后彼此立场的不同。

这时张若说道:“听说孔千户的仇敌戴瑾因为直言得知崇祯这小儿被贬官渡专县。就是因为这小子和他弟弟戴瑜装疯卖傻搅动舆论,让您不得不到辽东避风头,才错过了很多升迁机会。如果您升到更高的位置说不定……”

听张若提议要报复戴瑾,孔友林不禁勃然大怒道:“刚刚说了不要打草惊蛇,你们还要折腾!你们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众人也知道如今戴瑾虽然已经被贬到渡专县,但是戴瑾的弟弟戴瑜依旧是崇祯现在器重的臣子,一旦哥哥出什么事情恐怕又是一场大闹。众人从北京离开之后已经基本上过上了之前想不到的安稳生活,因此为了区区仇恨又惹上麻烦,不是这些人应该做的事情。

之后众人又议论了不少事情,而在整个会议过程中,张曦一直是面无表情,只是随着孔友林的情绪而目光流转。众人没有留意张曦的静默,只是张若看着张曦如此,却也有些感慨万分。

待到会议结束后,众人将散未散时候,张晓看着孔友林一袭玄衣,孤独执拗的背影时,不禁对张文说道:“张曦也是可惜了。一辈子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搭在了孔千户的身上。孔千户也不给她名分。”

张文这时候说道“这样也很好啊!虽然张曦目前孤身一人,但是张曦一人现在心有所托,但又不过于强求,如今既无悲无喜又无忧无惧,比起现在因有所求而心有执念者,张曦现在也算是比较圆满了。”

就在这时又有人说:“孔千户真是个好人啊!他老人家冒着被崇祯小儿逮住的危险不辞辛苦地把你们救出岂不是很难得?”

听他如此说,何剑秋冷哼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们这些人都是孔友林救得?其实大家都错了,孔友林这货在京城忙来忙去的都是忙的自己家的事情,根本没有救过我们。而我们这些人的命是……林祯他老人家赏我们的。”

就在孔友林麾下锦衣卫人员全部离去之后,妙真一张神色不定的煞白俏脸显露于神像之后。

而在她身边素冰荷扶住她几乎昏倒的娇躯急忙安慰道:“妙真姐姐,你没事吧?”

妙真看了一眼素冰荷,最终咬牙切齿地说道:“林祯……林祯。你是谁?你是谁?为什么……为什么……你……你会放走孔友林?”

0

第五十三章孔友林(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