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随波大明>第六十六章菩萨画像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十六章菩萨画像

小说:随波大明 作者:灰娅 更新时间:2018/2/13 17:19:08

第六十六章菩萨画像

当常思雪如此施施然地回了渡专县时,何明,周景以及赵奕欢三人正在大厅喝茶。而戴瑾却不知道到哪里去了。常思雪好奇,便持剑问道:“县尊呢。他怎么不在?”

周景被常思雪一袭白衣,浴血持剑的样子吓呆了,连忙说道:“县尊他……他在……在佛堂呢!”

事到如今常思雪也知道,戴瑾有时候无事可做,也偶尔去佛堂念念经来祈求心安。只是戴瑾因为去的少,常思雪才疑惑。

身为刑名师爷的何明立刻被常思雪如此形象所惊讶。因为在他心目中,常思雪应该是一个懦弱,淡泊,柔软,随波逐流之人,不可能有如此嗜血的样子啊。

因此何明忍不住问道:“思雪,你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听何明这么问了,常思雪就把自己在渡专县监狱因为萧家丫鬟受辱而杀死狱卒的事情对他们说了。之后,常思雪就静静地看着三人变换各异的种种表情。听了常思雪如此解释,何明一开始就对这些狱卒们义愤填膺,听到常思雪最终把这些人一剑杀了时,何明除了有一丝诧异之外,居然就没有其他表情了。而赵奕欢脸上错愕诧异的表情就比何明多了几分。至于周景,常思雪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他脸上种种异样的神情。

事到如今常思雪现在就可以推测这些人看到这如同地狱的一幕究竟会有什么举动。依据老何周景的性子,估计当狱卒邀请他参加侮辱萧家丫鬟们的盛宴时,他就开开心心的做了。而周景赵奕欢则会阻止他们继续施暴,然后再把萧家丫鬟们带回县衙,但是赵周景

奕欢却不会处置这些狱卒们。而唯有何明才会真的拔剑出鞘,杀死侮辱这些女孩子们的狱卒,然后再带着她们亡命天涯。

讽刺的是,常思雪虽然平时不喜欢何明的耿介迂腐,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他反而对何明的人品最放心。想到这里,常思雪不禁五味杂陈。

事到如今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作为一个理智的人就先把这件事情的后续麻烦处理了再说。因此何明就和赵奕欢一起帮着常思雪安顿这些被带回县衙的女孩子们,而周景被安排去禀报戴瑾如何处置这件事情。就在众人忙忙碌碌时,一个女孩子觉得自己受辱之后,无言求活,无可奈何之下便触柱而死。常思雪见到少女死状之惨,只是默默惋惜一条如花生命就此凋零,而何明却只是佩服她的烈性。

周景急匆匆禀报戴瑾的时候,因为走得急了,突然撞到一个人。周景和那人正欲异口同声地怒斥对方时,他们都发现了对付的身份,原来周景无意之间撞到了老何。老何看是周景,就客气地问了一句:“周先生,怎么如此急促?你难道有什么急事吗?”

周景见是老何,便一五一十地对他说了常思雪惹出的天大祸事。老何一听自然义愤填膺,他可不是对这些狱卒的泯灭人性而愤怒,在他看来反正这些犯了罪的女孩子们就不正经,因此侮辱侮辱她们为自己无聊的生活找点乐子也无可厚非。谁叫她们倒霉呢!而现在老何之所以隐隐怒发冲冠的原因就是常思雪的胆大妄为,目无王法的性子,很有可能在未来给戴瑾带了未知的麻烦。想到这里,老何对于常思雪的怨念更深了一层。因此二人一起联袂去找戴瑾禀报这件事情不提。

当老何和周景匆匆忙忙来到戴瑾祈祷的佛堂时,戴瑾正默默地跪在一个白色丝绸蒲团之上祈祷。

不在怎么回事,渡专县的县衙之中居然有一个小小的佛堂。只是自从戴瑾入主渡专县以后佛堂的一切都由他亲自打理,别人插手不得。而常思雪对于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也不感兴趣,因此也没有太留意这一点。

而当周景来到佛堂之后,首先就被佛堂之中高贵淡泊的沉香气息所折服。几个呼吸过后,周景悄悄打量佛堂陈设,发现佛堂之中装饰一新,虽然不如江南那般华丽,但是陈设古雅简练,颇有心意。而让周景吃惊的是戴瑾跪拜的不是常见的佛祖观音之类,而是一个陌生的女子画卷。

周景仔细一瞅,发现图画墨色鲜明,估计是最近几年画的。而图画设色雅致,用笔流畅,构图大方,放在外面也是一副难得的佳作。

图画中央是一蓝袄白裙的少女乘素练凌云而上,远方就是渺渺茫茫的人间烟火,在她遗世独立于世俗之中,周围皆为白鹤,祥云之类装饰。虽然少女的容貌用淡黄色面纱遮盖,但是隐隐约约间周景有一种面对绝世佳人的自惭形秽之感。虽然是画中人,但是她的绝世容光居然比画面上流丽绚烂的朝霞都要耀眼,如不是面纱覆盖遮住了她的炫丽容颜,周景根本就没有立于此地的胆量。见此情景周景觉得那应该是观音菩萨?只可惜观音最突出的特点玉净瓶杨柳枝却换成了一支枝叶茂密的槐树枝。

更让周景诧异的是,少女穿着一只红绣鞋,而另一只脚偏偏是光着的。素色裙摆随风浮动,勾勒出流畅的淡淡纹路,但是一只玲珑剔透,宛若天成的玉白色纤足裸露在外。

见此情景,周景突然想到白莲教等异端教派就是假借美貌少女为圣女蒙骗愚夫愚妇作为信徒,这戴瑾不会也暗中信了这种邪教才祭拜这种由美貌少女作为化身的神诋。想到这里周景不由自主的隐隐有些不安,但周景身边的老何却一脸平静,看样子他已经对戴瑾如此作为是见怪不怪了。

戴瑾听有人来,心中自然不高兴。因此冷冷地问道:“你来做什么?”

看样子戴瑾对于闯入者根本不问名字,只是问他要做什么,肯定是对于来者不经过戴瑾的允许贸然闯入不满。而周景也知道自己发现了戴瑾这个秘密真的把他得罪惨了。但是事到如今周景也只能对戴瑾说道:“是我周景。之所以冒昧打扰县尊,就是因为常霁常思雪他又闯祸了?”

听周景如此说,戴瑾微微抬起秀气如柳叶剪剪的眉毛,而此刻他大而明亮的眼睛此刻清澈如水,看起来似乎很是惊奇的样子。周景无可奈何只能详细地对他讲述了常思雪杀了狱卒的来龙去脉。

听周景说完后,戴瑾面容微微一沉,仿佛美玉染尘,但他随即淡淡地说道:“知道了。”

听戴瑾如此说,周景一时之间呆住了。他要继续说些什么,可惜戴瑾却缓缓问道:“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不知你还有什么需要说的?”

周景见戴瑾如此,便知道这一次他打算袒护常思雪了,知道事不可为,周景便只得尴尬求去。

就当周景离开时,偏偏和侍立一边的老何擦肩而过,老何看到周景有些失落的表情便知道戴瑾打算袒护常思雪。老何一直不太喜欢常思雪的过分超然散漫,现在常思雪出了事情,他恨不得抓住这个机会好好教训一下常思雪。可是戴瑾却是这个态度,因此这让老何很是不安。

老何进去时,戴瑾依旧在少女画像前祈祷。看到戴瑾平静安详的表情,老何反而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这件事情。

沉香袅袅中戴瑾依旧没有回头,但他还是缓缓说道:“老何,你这是何意?如果是让我重处常思雪的话,那你就不要再说什么了。”

老何听戴瑾如此说之后反驳道:“我不是责怪那位常先生今日的事情。而是担忧他妇人之仁的奇怪个性。我并不知道大人真正的谋划会是什么,但是您的策划无不阴损毒辣之至,如果县尊你现在不处理他的话,将来那位常先生善心发作不知道又会惹出多少麻烦?现在世道艰难,您需要的是能够不折不扣执行您一切计划的同路人,而不是这种唧唧歪歪的圣贤门徒。”

过了很久之后,戴瑾才缓缓说道:“我知道这条路太残忍,因此只需要我一个人承担一切就够了,不需要拉别人下水。况且乱世之中,我已然失去了那份仁者爱人的初心。那就不要让别人再失去了。”

老何还是不能理解戴瑾的思路,因此还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

因为这条不归血路上只有戴瑾才是棋手,而他们这些人统统都是棋子,或许在那个人的心中,就连戴瑾也是一个棋子,只不过比他们重要许多而已。

见老何如此戴瑾只能叹了口气之后幽幽地说了“我终其一生也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能有人为我做到,不也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吗?况且同路人也不只是一路上不离不弃的陪伴。有人能够超脱于我在尸山血海中建成一个崭新的世界不也很好吗?”

听戴瑾如此说,老何不禁问道:“就凭他常思雪也配能建立新世界?”

戴瑾听后摇摇头痛楚地说道:“我不知道他到底能不能建立一个比现在更好的世界,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终究是……不能了。”

0

第六十六章菩萨画像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