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随波大明>第九十三章结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三章结拜

小说:随波大明 作者:灰娅 更新时间:2018/5/25 10:22:24

第九十三章结拜

等到二人到了县衙的隐秘处时,张林蒲依旧露出一丝忧郁的神色。

看到张林蒲如此常思雪也忍不住问道:“咦?你又是怎么了?”

张林蒲冷冷地说道:“没什么。”

听张林蒲如此说,常思雪反驳道:“没什么?怎么脸上的表情比哭还难看?”

看着常思雪清澈见底的眸子,张林蒲忍不住说道:“你刚刚劝谏县尊时说的话真好,可是……”

常思雪听后说道:“可是什么……”

过了一会儿,张林蒲才鼓起勇气对常思雪问道:“但是你说县尊他究竟听了我们的几分劝?”

听到张林蒲如此说,常思雪也感动他对于戴瑾的关切,因此也说道:“说老实话,听是听了。但是却不一定按照我们的安排好好保重自己。”

听常思雪这么推断,张林蒲显然不能接受,因此说道:“什么?县尊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就这么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常思雪见张林蒲如此,突然心有所感,因此他出乎意料地拉住张林蒲的袖子郑重说道:“如果你真的在乎县尊的身体,那就努力帮他,让他永远不要陷入绝境,永远不要有迫不得已需要服用瞬樱丹来扭转乾坤的时候。”

听常思雪如此说,张林蒲恍然大悟,因此他对常思雪郑重说道:“谢谢你,常先生。我明白了,其实你才是县尊他真正的袍泽战友。因此我会拼死保护县尊的。”

虽然如此但是常思雪依然说道:“这对你来说太残忍了!”

看着常思雪惊慌失措的表情,张林蒲却对他说道:“我知道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反正这条命也是捡来的,因此就由我来保护你们这些人。我知道虽然有很多人并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军人,但是他们并不坏,只是不知道他们需要我们这种人,大明需要我们这些人,天下也需要我们这样的军人。”

常思雪听张林蒲如此说,便觉得自己这种小文人实在是大错特错。因此常思雪对张林蒲说道:“请你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让大家都明白你们的苦心。”

张林蒲望着常思雪诚恳的表情,心中极为感动,但是话到嘴边却成了:“谢谢,我不需要。”

常思雪诧异地说道:“可是……”

张林蒲说道:“毕竟这些年被人歧视的日子已经习惯了。因此我也对一些东西不在意了。因此只要你和县尊理解我就可以了。其他的人,爱咋咋地,我也不管了。”

之后二人絮絮地说了好多话,只是常思雪听后却五味杂陈。他想不到如今明朝的文贵武贱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了。而现在他也直观地明白了为什么明朝的军队会在面对敌人时畏缩不前,而投降满清之后却如神勇无比。这种制度性,社会性的体系崩坏的确更是让人绝望。常思雪知道以戴瑾的聪慧,他不是不知道这一点,但是戴瑾依然选择了这条孤独的报国之路。常思雪不知道戴瑾可以走多久,但是却并不妨碍常思雪对于戴瑾的敬佩。

常思雪通过对于张林蒲的交往也知道张林蒲虽然是辽东军出身,但是张林蒲其实没有什么宏图大业,反而就是一小市民,因此他的理想其实也很小,只希望自己在乎的人可以在自己眼前快快乐乐的生活下去。只是戴瑾执意要除掉建奴,而他身为戴瑾的兄弟自然要帮他。而想到戴瑾其实对他常思雪恩重如山这一点,常思雪就有些羞愧。他知道自己的怯懦,但是事到如今常思雪却第一次想去拯救这个摇摇欲坠的王朝。他不为别的,只为了能让对他恩重如山的戴瑾活在他理想的世界里,永远也不要醒来。

因此常思雪也开始格外关注辽东局势。而常思雪关注的重点就是新任蓟辽督师杨铭化其人。常思雪越研究,就越发现杨铭化这个人的非比寻常。

之前二人也曾经关于辽东局势谈论过一些。

记得那时常思雪曾经问过戴瑾:“听说凤川先生之前是赞同王在晋的主意,为什么等到他做了蓟辽督师之后非要固守宁锦防线?”

戴瑾听了常思雪的问题之后,罕见地对他解释道:“老师也不容易。朝中那些不知所谓的清流不晓得忍辱负重,因此非逼着皇帝和老师出战。若是老师真的按照之前的想法舍了宁锦防线,满朝大臣说不定真的会活生生撕了老师的!”

常思雪听了戴瑾的话,显然不同意他的观点:“难道凤川先生真的就扛不住清流压力?有的时候,大家同意的观点也未必正确。难道凤川先生真的舍弃保护大明的正确方法?”

常思雪知道杨铭化的任命是崇祯皇帝花费了许多心力才办到的,为了安排杨铭化崇祯皇帝承受着比历史上任命袁崇焕更加巨大的朝野压力。但是常思雪问戴瑾时候,很特意地没有说崇祯皇帝这个人,显然常思雪已经对他彻底绝望了。

戴瑾听常思雪这么说也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道:“凤川先生也知道这一点。但是辽东的确离京城太近了,因此辽东战守问题是大明心腹之患,因此凤川先生也不敢赌国运。况且身为一个合格的统帅,凤川先生不止要考虑自己的那一份一亩三分地,还要考虑朝野观瞻。如果蓟辽督师与朝廷过分闹别扭的话,对于平辽大业,对于朝廷尊严都不好。本来凤川先生就是今上强行提拔上来的人,如果凤川先生又和朝廷对于辽东的主流态度不同太多的话,朝廷和内阁一怒之下,放弃了对于辽东的支持,说不定对于辽东的军饷都发不齐了。因此为了朝廷体面,起码是表面上的体面,老师不得不做出部分牺牲去迎合朝中清流的一些主张。”

听了戴瑾的解释,常思雪突然说道:“难道凤川先生是糊弄糊弄这些清流,至于怎么守卫辽东基本上还是自己的主意?”

就在这时,戴瑾也微笑着说道:“你说的正确。那些清流也就是嘴上说说罢了。真要他们老老实实地做什么事情,估计是不成的。老师在朝廷上给了他们面子,他们得到面子之后也就心满意足了。至于辽东前线究竟是个什么模样。这个真的就很抱歉了!”

过了一会儿,常思雪又对戴瑾问道:“可是万一有人真的无事生非要严查凤川先生的话那先生如何应对?”

听了常思雪的疑问,戴瑾耐心地回答道:“哎!他们这些人也就这样了!你以为他们真是什么英雄好汉不成?与其过度关心自己不熟悉的辽东事物,得罪皇帝。倒不如在过了这段风头之后,他们哥几个秦淮河继续老老实实地泡几个江南名妓实惠些。你说你是他们,你会如果是好?”

常思雪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想到日后清朝建立的历史,不由得越发感觉不安,因此继续问道:“我明白县尊的意思,只是建虏势大,打真的打不过,可是一味固守也不是解决之策。不知道凤川先生对于建州女真怎么看?”

就这样一向对揣测人心并不太在乎的常思雪罕见地发现戴瑾在犹豫了一会之后才躲躲闪闪地对他如此说道:“我也问过老师,老师没有说什么。因此这你就不用担心了。之前你说的是,逆转天命更需要舍我其谁的霸气和天命在我的信念,而老师二者都有。因此我对老师有信心。”

之后就是长久的沉默,而这一次打破沉默的便是常思雪。望着戴瑾凝固静美的侧颜,常思雪忍不住问道:“只是县尊觉得凤川先生的计策是议和吗?如果是议和的话,说不定朝廷根本就不可能接受啊。如果这件事情东窗事发的话,那凤川先生糊弄朝中清流的计策就真的破产了。那先生即使真的救了国,日后的名声也不会比秦桧之流好多少!”

过了很久之后戴瑾才最终说道:“兹事体大,这件事情暂时不能完完全全的告诉你,但是老师的绝不会如此简单地就匆匆议和。”

第一次常思雪对于戴瑾的背景开始起了疑惑。区区一个小小的县令居然对于明朝平辽的军事机密如数家珍,由此可见此人在明朝决策层的地位非同小可。

之后戴瑾便让常思雪和他一起去后衙赏月散心。此时月光如水,而月下的戴瑾宛如玉人一般晶莹无暇。那一刻,即使即将面对这苍茫乱世,常思雪却感觉自己此时此刻异常的平静。

就在此时,戴瑾和常思雪突然听到前方传来异常的动静。二人处于好奇便小心翼翼地顺着声音探寻。

走了一会之后,二人就在后衙竹林中发现张林蒲在月下练刀。戴瑾看着张林蒲矫健的身影,自然忍不住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而常思雪却为他身边比月光都要凄寒的刀芒而心惊胆战。

常思雪有些疲倦,因此特别想回去休息。但是戴瑾却似乎对于张林蒲有点好感,因此一直在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张林蒲,而常思雪也不好意思在上司坚持看的情况下自己去休息,因此二人就这样任由露水渐渐把他们的衣襟浅浅地濡湿。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等到二人看到张林蒲有休息之意后,戴瑾才高声问道:“怎么今日练起来了刀?”

看到戴瑾露出的微笑,张林蒲心中颇有惊心动魄之感,因此才如此说道:“我辈武人,只能靠这点子微末的武功吃饭。因此怎么敢懈怠呢?”

听张林蒲如此说,戴瑾亦走上前去说道:“你的刀法不错。只是在练习刀法之余你更要明白自己为什么拔刀而起。我知道你现在已经不是辽东军官,但是你毕竟都是大明子民,因此无论如何也不要忘了精忠报国啊!”

历经生死之后的张林蒲虽然已经有些不太看重这些东西,但是当戴瑾从袖子中掏出一块手帕为他擦去额头上的汗水时,张林蒲却有一种义无反顾的冲动感。

因此张林蒲突然对戴瑾说道:“县尊对我张林蒲恩重如山,我九死都不能报答,因此为了县尊,我也会努力的!”

戴瑾听后感觉大慰,有些就连笑容也温暖了许多,而张林蒲更是因为戴瑾的微笑而飘飘然然。

望着戴瑾的微笑,张林蒲此时此刻恨不得为他去死,因此他持刀跪下说道:“我知道县尊的心意,因此为了天下,为了大明,甚至为了……县尊,我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

听到张林蒲如此说,戴瑾眸光盈盈,他想说什么,但是看着常思雪有些奇异的表情,戴瑾却是只能微微一笑。

张林蒲望着月下姿容如玉的二人,觉得自己有义务保护好他们,因此也说道:“你们活着我拼死护着,你们死了我为你们复仇。”

戴瑾看着月光下有些昏昏欲醉的二人,心中五味杂陈,但还是说道:“对不起,我并不如你一般生死不负。但是只有我在人间一日,我不会亏待兄弟们的。”

常思雪知道自己和戴瑾张林蒲二人注定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但是在这个世界中自己遇到的异异类也就是这两个人了,为了不让他们失望,因此才说道:“我嘛?没有什么志向,但是只要你们需要的话,我自然倾力相助。”

说完三人在月下会心一笑,彼此的笑容因为是沉浸在月中而各位静谧。

月光如雪,此时将三人年轻的面容照耀地栩栩如生。此时此刻,三人一同在月下异口同声说道:

“澜州戴瑾戴怀玉!”

“晋江常霁常思雪!”

“绍兴张林蒲。”

三人说完姓名籍贯之后,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情,但是事已至此,他们也只能顺着自己此时此刻难得的感情说道:

“三人结为兄弟,不能同年同日生,也不求同年同日死。只求能够一同实现彼此的志向。”

说完之后三人对天跪拜,以月为凭,他们知道他们的誓言不是为表示此生不负,只求上苍怜悯彼此的痴心妄想可以实现,即使自己不能活着看到自己的心愿实现也无所谓。

三人刚刚宣完誓,戴瑾就忍不住哽咽地说道:“谢谢你们,思雪,林蒲。你们对我……对大明的恩德我们这些知道内情的人……生生世世都会记得的。为了你们的信任,我会为大家努力撑起一片朗朗乾坤的。”

虽然这仅仅是一个誓言之后,但是在结拜之后,就是常思雪这种人也义无反顾地愿意相信戴瑾的话是真的。如果做不到,那就是如今他真的有苦衷吧!

0

第九十三章结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