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血战南北>第二回 百人破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回 百人破胡

小说:血战南北 作者:历史系肄业生 更新时间:2017/4/28 15:02:00

拓跋绍很快便注意到了这面旗和这个人,转过身对着身后所有的骑兵高喊“冲上去,杀掉大纛旗下敌将”,元昊随即附和“杀此人,赏钱千贯,赏房八间,家仆十人”。元昊这一喊,听的周围的人全都热血沸腾,重赏之下有勇夫,杀红了眼的周军猛打胯下战马,高喊着各种口号冲了上去。

不过那精壮汉子身后的柔然兵这回并没有逃跑,嘴里也在高喊着口号迎着周军骑兵开始了反冲锋。那精壮汉子更是一马当先,高举马刀冲了过来,接连砍倒了两个迎面冲来的大周骑兵。拓跋绍心里着急,此刻必须迅速击溃眼前这股敌兵,一旦让这些柔然人站稳了脚跟,自己之前的所有胜利都将化为乌有。拓跋绍红了眼,牙齿咬的作响,抱定了不成功便成仁决心,举起长枪朝着这精装汉子猛冲过去,就在拓跋绍的马头与精壮汉子的马头还剩不到三步距离的时候,一枝倒钩箭划着破空声从拓跋绍耳边飞了过去,直指对面的精壮汉子。那汉子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纵马冲过来的拓跋绍和旁边的骑兵身上,加上夜色昏暗,根本没注意到这支冷箭,一这箭正中那柔然汉子的脖颈。这箭的力道极大,从汉子脖颈贯穿而出,随即血泉喷涌。

那汉子也真彪悍,脖子中箭,血喷如涌泉,犹自怒目圆睁举刀前冲,无奈伤太过致命,就算是英雄也难逃一死,终究还是在马上晃了晃,倒了下去。这精壮汉子突然中箭一倒,其身边原本跟着一起冲锋的柔然人也都慌了神,很多人看着倒下的尸体不知所措。拓跋绍立即意识到良机难觅,高喊“跟我冲”一马当先冲了上去。周军的将士们也被如此神准的一箭激励的斗志昂扬,纷纷跟着拓跋绍冲了上去。

那些原本硬被精壮汉子临时聚集起来的柔然人,见主心骨已经倒地,敌人又冲了上来,又瞬间失去了恋栈的心气,连象征性的抵抗都没有,便四散逃命。

拓跋绍见大势已定,这才勒马回头,指着精壮汉子的尸体大声喊道:“刚才是谁射的这一箭?”

“是我”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骑士高喊一声,打马来到精壮汉子的尸体前。

“你叫什么?”拓跋绍用马鞭指着这个骑士。

“我叫慕容绝”年轻人也大声回应道。

“我记住你了慕容绝”拓跋绍说完这句,转身冲了上去。

精壮汉子被射杀后,柔然军中虽然还有几个军官也曾试图整顿队伍伺机反扑,但都在萌芽阶段就被发现,周军的精锐骑兵和乌衣社的高手们通力合作,全都趁着对方立足未稳之际就发动全力一击,迅速将小股的抵挡部队消灭。因此拓跋绍和元昊的人数虽然处于绝对的劣势,但却掌握了战场的绝对主动权。

不管从哪一方的角度审视,这都是一场奇怪的战役。柔然一方拥有数千兵力,周军另一方只有几百人马,柔然人具有碾压性的兵力优势,但柔然人的主将被干掉了,数千人的大军无人指挥,士兵们只有狼狈不堪的四散逃命,几百人的周军打的十几倍于己的敌军抱头鼠窜,战场上经常出现十几二十几个周军骑兵追着数百柔然人狂奔的景象,场面蔚为壮观。

战场上的时间过的很快,不知不觉天色已经放亮,这时柔然人连最终的零星抵抗也没有了,跑的快的也早已逃走,大营内外四周剩下的,除了那些僵硬的尸体,再有就是受了重伤无法逃跑的伤兵。

拓跋绍和元昊短暂的商议后,一致认为追击可能会暴漏己方虚实,另外也不能确定柔然人后续是否有接应部队。拓跋绍果断下令,清点战场,快速撤兵。

打胜仗不容易,打了胜仗,成功保住胜利果实更不容易,像拓跋绍这样率领小股精骑奇袭得胜,要保住胜利果实更加不容易。深知这一点的拓跋绍,虽然打了大胜仗,但头脑还是清醒的,所以撤兵时他依然十分小心谨慎。

由于不能确定附近是否有柔然其他小股骑兵游弋,因此除了战马、粮食和兵器,所有其他战利品全部就地烧毁,以便减轻行军的拖累和负担,尽管如此,内应之前来带的二百多车粮食和柔然人丢弃的兵器以及三千多匹战马,仍然是一个浩荡壮观的队伍,整个队伍前后长达数里,撤退的途中,拓跋绍在队伍各个方向派出了近百人的斥候哨探,就这样提心吊胆的回到了蓟州城。

不过,尚未进入蓟州城,第一个难题就直接摆在拓跋绍面前。拓跋绍身为缉盗校尉,虽然也算是蓟州尉下属的武官,但他统属的是蓟州的缉盗营,缉盗营平时驻扎在蓟州城内,负责蓟州城内的绥靖治安,相对独立与蓟州尉大营,所以按理他此刻应该回到自己城内的缉盗营中,但此次他执行的却是蓟州尉下达都督的军务,按照军规,在没有向蓟州都督汪攀复命交令之前,他是不可以去其他地方的,但拓跋绍回到蓟州尉大营的时候,都督汪攀还没有率军回师,拓跋绍派出报信并迎接汪攀的信使也没有消息,一时之间,他不知道自己该回到哪里。

在这尴尬的时刻,又是元昊的一番话开解了拓跋绍,“你以孤军深入草原击溃强敌,是大功一件,如果回来后不回大营而回蓟州城内,旁人不会说你忠于职守,反而会说你恃功而娇目无上官,你就算是有功也架不住别人这么诋毁。蓟州眼下最重要的绥靖,莫过于抵御外敌入侵,你回归大营暂领蓟州尉防务,正是勇于担当的大将之风,也是蓟州百姓唯一的指望。至于其他顾虑,你大可不必太过纠结,以我对汪攀的观察,他不像小肚鸡肠嫉贤妒能之人,你进入大营,暂时接掌蓟州尉的防务,并不是要夺取他的兵权,待他凯旋率军归来,你顺理成章将大营防务交还给他,不贪功不揽权,相信他只会奖赏不会为难你。”

一番话彻底开解了拓跋绍,拓跋绍一旦想通,便不再犹豫,立即下令全军进入蓟州尉大营。但回到大营后,一连几天,不仅没有等到汪攀率军返回,就连自己派去报信迎接的信使也没有消息,一种不好的预感弥漫在拓跋绍心头。更为棘手的是,城中百姓已经知道了柔然大军南来消息,更知道了蓟州刺史已经不在城内的消息,蓟州城内时人心惶惶。

蓟州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首先源于刺史李智勇。蓟州刺史李智勇提前知晓了柔然人打过来情报,由于怕死又怕担丢城失地的罪责,其人已经在半个月前以丁忧守丧的名义跑了,跑的当天一同递上了丁忧守孝的折子。随着李智勇的出逃,蓟州刺史府的其他官吏如长史、同知、主簿等连同蓟县的县衙官吏也跑的所剩无几,也就是说,半个月来,蓟州城的各府衙一直形同虚设。整个城内不管是蓟州的行政管理衙门还是蓟县的衙门都已经在事实上处于瘫痪状态了。整个城内一直由缉盗营和总商会接掌和控制,为了防止城内的百姓人心恐慌,缉盗营和总商会尽量封锁消息,但这几日不知道什么人说漏了消息,柔然大军南来的消息还是传遍了全城。

就在拓跋绍和元昊秘密商讨如何应对城内流言的时候,拓跋绍派去迎接汪攀的信使终于回来了,但是却带回了一个让人很难接受的消息:汪攀的率领下的蓟州尉主力在伏击柔然北路大军时出现了意外,在伏击发动前被敌军发现,汪攀不得不提前发起进攻,伏击战变成了遭遇战,一场血战下来,一万五千人的大军损失大半,自都督汪樊以下七成的军官战死。但万幸的是柔然北路大军经过一番血战之后也损失惨重,目前已经向回退却,而蓟州尉活下来的将士正缓慢的向蓟州撤回。

拓跋绍听了这个消息之后悲喜交加,悲的是大军损失惨重,那么多鲜活的生命,那么多原本生龙活虎的将士,就这样被战争无情的吞噬,他们本来可以很好的活下去,他们有些人是抱着保家卫国的一腔热血前来投军,有些则只是抱着当兵吃皇粮的心态来混口饭吃,但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他们的生命都永远留在了战场上;喜的是柔然人退了回去,蓟州免遭战火涂炭,蓟州百姓可以接着过安生日子了。

剩下的就是向朝廷报告这次战事了,毕竟这么大规模一场战役,死伤又如此巨大,但是又一项难题摆在拓跋绍面前,蓟州尉都督汪攀战死,如今该怎么报?以谁的名义报?是都督府还是刺史府?是报捷还是报败?

各位看官或许还有些懵懂,为何拓跋绍会有如此的纠结,要想理清这些头绪,我们就得首先把这蓟州一战来龙去脉理出头绪,下面待我们慢慢道来。

拓跋氏号称大周八大姓之一,与独孤氏、宇文氏、贺兰氏、慕容氏、段氏等大族高门不相上下,比尔朱氏、贺拔氏、连高氏等更是高出一筹,

拓跋氏中,拓跋绍一脉本是大周朝廷勋戚,拓跋绍的祖父拓跋孝当年跃马疆场战功卓著,在拥立太子登基时又立有大功,受封为奉国公,至拓跋绍的父亲拓跋衍宏之时,不仅袭承了其父奉国公的爵位,更是不断的被委以重任,曾官至尚书右仆射,位居宰辅要职。

先帝慕容魁执政十几年后,暴卒,先帝无子,先帝的皇后独孤氏没有在近支宗室中选择新君,而是在远支宗室中选择慕容睿入继大统,独孤氏随后被尊为太后,由于新帝慕容睿登基时年仅14岁,尚未弱冠,不足以理政治国。朝臣共议暂由太后独孤氏摄政。

独孤氏太后临朝摄政后,大量任用其母家独孤家族的子弟担任朝中要职,尤其是独孤氏太后提拔其亲弟弟独孤坚为大司马大将军,独孤坚一时权倾朝野,而独孤家其他近支远支子弟也都得以位列朝堂,独孤氏家族逐渐得势并控制了朝政,一时间,“满朝尽是独孤氏”为天下尽知。独孤坚为独揽大权,不断对先帝慕容魁重用的老臣下手,尤其是身为宰辅又掌握实权的拓拔衍宏成为了独孤坚首要打压的目标。拓拔衍宏也曾在朝堂上公开斥责独孤坚为奸佞权臣,几次暗中联合朝中大门高族的老臣们意图弹劾独孤坚,无奈独孤坚手握京畿兵权,又有太后独孤氏这个内援,几番较量下来,拓拔衍宏在与独孤坚的斗争中惨败下来。

拓跋氏的首脑拓拔衍宏倒台后,拓跋家族的其他族人要么被罢官夺职,要么被贬谪边疆,拓跋家从此在朝中彻底失势,与拓拔衍宏联手的老臣也都未能幸免,多数被罢官夺爵。从此以大将军独孤坚为代表外戚独孤氏在朝中大权独揽。

拓跋绍是拓拔衍宏的第三子,他的两个哥哥都在朝中为官。拓跋衍宏失势后,这两个儿子也被罢官,一直赋闲在家,而拓跋绍是庶出,平时并不为人所知,加之拓跋绍立志功名自己挣,执意远赴边关做低等军官,正全力扫除朝中其他对手的独孤坚根本没有注意这个小子,因此一场政治风波过后,拓跋绍倒也平安无事。

这拓跋绍虽是出身钟鸣鼎食之家,从小也锦衣玉食,但从不以贵胄自居,在军中担任低等军官,更从不显耀自己的家室,与军士同吃同住俨如兄弟,一直很受下属敬佩。蓟州一战奇袭柔然北路大军这一年,拓跋绍刚二十三岁,虽然年轻,但却有两样本事别人不及,一是临事不乱,果敢善断,二是善纳雅言。这两样在后来的历史进程中证明,拓跋绍不愧是当世枭雄豪杰。

奇袭柔然大军的另一位关键人物元昊,就是带领六百多人两百多辆车打入柔然大营内部的内应首领,更是经历奇特。

元昊之父原本也是大周宰相,父亲被诛杀后,元昊作为犯官之后被军流到蓟州服苦役。虽然是军流囚徒,但元昊毕竟家学渊源,在蓟州这个教化不昌私学罕有的地方,识文断字的人也算是个稀罕物,所以没做几天苦力,就被城门领相中,做了城门领的清客兼两个儿子的教习,平时也为城门领代看代写公文。

恰好没多久,蓟州城内出了一件大案,大伙盗贼集团作案,意图抢劫一家大商户,劫掠失败后被缉盗营拓跋绍紧紧追击,负责城内巡防的拓跋绍布置周密几乎立即破了这个大案,在最后收网时,城门领负责围堵的方向出了问题,结果匪徒未能全部落网,4个匪徒头目逃跑,拓跋绍一怒之下将状告到了刺史府,城门领情知自己责任重大,一旦追究下来自己情形不妙,虽然城门领也不归刺史府节制,但如果刺史拿自己开刀,根本不需要打官司,光玩忽职守这四个字,就足够把黑锅都甩在他身上了。到那时自己就不光罢官那么简单了,因此就想写个辩解陈情,怎奈腹中墨水太少,思来想去不知道如何写,无奈之下只好把难题跟元昊一说,元昊微微一笑,“好办,放心交给在下,保你无事”

城门领是老行伍,兵痞一个大字不识多少,元昊也没有再行请示,写好一封信,直接递送了刺史府。

文书递上去旬日有余,刺史府派人来城门领家中,张嘴就问“给刺史大人的上书出自谁人之手?”

城门领以为东窗事发,被吓的够呛,站在原地直冒冷汗,颤颤巍巍的低声说道:“写的人不是我,另有其人,大人稍候,我这就让写的人过来”,回身小声对儿子说“快叫先生过来”

当元昊来到刺史府来人面前时,来人打量了一下元昊,似乎有点意外,没想到居然是这样一位毫不起眼的青年,深深一辑,起身再一个拱手“刺史大人有请”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城门领一家看的直发蒙,想上前问是否有自己的消息,又不敢问,只好忐忑的看着来人带着元昊走了。

来到刺史府,无需通报引荐,刺史大人李智勇直接在二堂接见了元昊,李智勇也惊讶竟然是这么普通的一位年轻人,楞了片刻没有说话,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见元昊的头上简单的挽了个髻,脖子上带了一个类似于胡人常待的猛兽牙齿的东西,一身洗的已经发白的极其宽大的长衫,袖子高高挽起,脚下却穿了双皮靴,蓟州处于北地,本地风俗颇受胡人风化影响,因此这身半胡不胡的打扮也不足为奇。

“一笔字倒是不错,那夹片都是你写的?”李智勇对这个年轻人很感兴趣,没有拐弯抹角,直奔主题。

“是”元昊略一躬身,很坦然的答道。

4

第二回 百人破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